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 > 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最新章节列表 > (二)醉酒失德
    “呸,他妈的什么玩意啊?”走出交警大队的门,我忍不住恨恨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这已经是我第十次从这个门走出来了,但是关于车祸的调查却依然没有任何的进展,我依然没有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那个接待我的家伙就会打官腔,一涉及到具体的问题就用‘我们还在调查’来搪塞,真他妈的让人气愤,我想如果手中有一把ak47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打爆他的猪头。

    这帮人模狗样的孙子,也就会糊弄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要是车祸中死的不是玲,而是某个什么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这些孙子早屁颠屁颠的下去抓肇事的司机了,哪还能悠哉悠哉的坐在这里打官腔啊?我呸!

    郁卒的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着下班的人们急匆匆的往各自的家里赶,我的心里不禁有种酸楚的味道。就在十多天以前,我还跟这些人一样,每天一下班就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好让疲惫的身心找一个停靠的港湾;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家’这个曾经无比温馨的字眼现在只会勾起我的伤心记忆,再不能带给我任何温馨的感觉,死神不仅带走了玲,还带走了这个家的欢笑和生机。

    我如行尸走肉般的在大街上游荡着,连天色是什么时候暗下来的都不知道,直到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不知不觉当中我居然回到了学校的门口。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走进校园,却转身朝不远处的一个叫‘醉生梦’的酒吧走去。虽然我并不是个贪杯之人,但是此刻的我却正需要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在醉生梦死当中忘记所有的烦恼和痛苦。

    “欢迎您到‘醉生梦’酒吧,请问先生您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漂亮的服务员小姐将我领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带着一种职业的浅笑望着我问道。

    “一个,三杯扎啤。”我连多说一个字的心情都没有,有些不耐烦的答道。

    “您稍等。”服务员小姐带着职业的笑容走了,想必也不是第一次碰到像我这样的客人。

    趁着服务员小姐给我去拿酒的这段时间,我略微打量了一下酒吧内的情形:只见一条过道从中间将酒吧分成了左右两边,每边都纵向摆着七八张长条形的桌子,虽然酒吧的面积不大,但是却无压抑的感觉。

    看样子现在并不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除了我之外,只有另外两拨共五个客人,而服务员小姐也只有刚才招呼我的那位。

    “先生,您久等了。”服务员小姐很快就将我要的三杯扎啤送来了,我摆摆手示意她不必管我了,服务员小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自去招呼别的客人,而我则端起了面前的扎啤,一仰头喝了一大口,一种类似猪槽水的酸味强烈的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差点吐了出来。

    老实说我并不擅长饮酒,平时也几乎不喝酒,要喝酒的话也只是偶尔喝点二锅头,从来不喝啤酒,因为我喝不惯啤酒那种的酸味,感觉就跟猪槽水的味道差不多。

    啤酒一杯杯的进肚,我的感官和思维慢慢变得迟钝起来,周围的喧嚣也渐渐离我远去,我仿佛是一个人坐在无人的旷野当中,独自的品味着苦涩和孤独,眼里除了面前的啤酒杯,已经容不下任何的东西。渐渐的,我的脑海中开始出现空白,就像一个木偶似的机械的举杯、喝酒、放下,再举杯、再喝酒、再放下,如此循环往复,知觉也越来越模糊……

    “先生,你醒一醒。”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摇晃我的身体,我慢慢睁开了惺忪的醉眼,慢慢的面前模糊的人影变得清晰起来,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漂亮的服务员小姐:“小姐……什……什么……事……啊……”我的舌头也开始打结,脑海中依然是一片模糊,想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生,现在时间很晚了,我们要关门了。”服务员小姐的话让我的思维稍微清醒了一些,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

    好一会儿之后,我才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我刚才喝着喝着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现在酒吧里面就剩我一个客人了。

    “都……走……了……啊……呃……呃……呃……”我一连打了三个酒嗝,舌头依然不那么听使唤:“结、结……帐……一……共……多……少……钱…… 呃……“

    “扎啤五元一杯,一共是十五元。”服务员小姐报完价之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先生,我看您好像喝醉了,要不您告诉我您家里的电话,我通知您的家人来接您。”

    “我……我……没……醉……我……清醒……得……很呢……”我勉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迷迷糊糊的从衬衣的口袋里摸出一张好像是二十块钱的钞票递给服务员小姐道:“十……五…… 是吧……这是……二十……不用……找了……我……走了……”我晃晃悠悠的朝门口走去,口里还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抽…… 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呀……“

    “先生……”服务员小姐呆呆的看着我出了门,又突然从后面追了过来,我勉强站住身体回头问道:“小……小姐……呃……还有……什么……事情……是……嫌……我……小费……给少了……”

    “不是的,我是看你真的有些醉了,还是让我通知您的家人来接您回去吧,您现在这样实在很危险。”服务员小姐本是一番好意,但是她的‘家人’两个字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只觉得心中一痛,十分烦躁的说道:“我……不用……你管……我……都……跟你……说了……我……没醉……你……怎么……还……这么……烦……啊……”说完我就不理那个服务员,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学校门口走去。

    “哎哟……他妈的……是谁……在路……当中……放……这么大……的石头……”我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酒吧离学校门口也就三百米的距离,但是现在的我就像一个刚学走路的小孩子,走不了多远就要跌一跤,反正感官已经十分的迟钝,一点都不知道痛。

    “昨日……象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我摇摇晃晃的顺着学校的大操场向教师宿舍楼的方向走去,自我感觉良好的哼着歌,好像自己是个天皇巨星似的。白天喧嚣的学校在夜晚恢复了平静,整个学校几乎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只有教师宿舍楼的几个房间里还透出微弱的灯光。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一首‘新鸳鸯蝴蝶梦’已经不知道被我来来回回的哼了几遍了,而我也终于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教师宿舍楼前。虽然头脑不是十分清醒,但是在快到宿舍楼的时候,我还是本能的停止了‘歌唱’,不然的话恐怕就‘今夜无人入眠’了。

    “玉麟,是你吗?”就在我高一脚、浅一脚的向楼梯走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同时楼道里的灯也亮了起来。灯光突然亮了起来,让我的眼睛一下子看不见任何东西,我只觉得有个人伸手扶住了我的胳膊,同时那个声音也在我的耳边响起:“玉麟,你喝酒了?”

    “啊……是……大姐啊……”我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光明,这才看清扶住我的人是玉梅姐。这时候我的思维已经非常非常的迟钝了,根本没去想玉梅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而是傻傻的问道:“大姐……这么……晚了……你在……这…… 干什么……“

    “你也知道很晚了?你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跑出去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跑了回来,你还问我?”

    玉梅姐的声音仿佛很生气,我正想开口说话,只觉酒意上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酒嗝,然后脑海中也一片空白,身子也远远的向旁边倒去,依稀中仿佛听到玉梅姐在唤我的名字:“玉麟……玉麟……”

    我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是恍忽中好像是吐了,然后我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绮丽的梦,我梦到玲又回来了!虽然玲离开我才不过十几天而已,但是再见到玲的时候,我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感觉上玲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不过玲有一点却没有变,她还是像以前那么温柔。

    我记不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只记得后来玲要走,我哭着抱着她不让她走,向她倾诉着我的爱恋,最后玲留了下来。多么绮丽的一个梦啊,我真希望这个梦能够一直做下去,永远都不要醒……。

    可惜梦终归是要醒的,刺耳的阳光照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终于从宿醉当中清醒过来。虽然大脑有一些发胀,但是昨夜的梦却还清晰的留在我的记忆当中,我闭着眼睛回味着绮丽的梦境,不自觉的将双手紧了紧,仿佛要将梦中的玲紧紧抱住,不让她离开似的。

    本来只是下意思的双手一抱,但是没想到这一抱可不打紧,我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腾的一下坐了起来,被子也掀到了一边——被子里面真的有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只是并不是梦中出现的玲,而是玉梅大姐。

    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大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还穿着短裤,提到嗓子眼的心不禁稍稍放了放。再往玉梅姐看去,她身上虽然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但是胸前的扣子却开了,两个饱满坚挺的玉乳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两颗紫红的葡萄显得无比诱人,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一口。

    想不到今年已经四十一岁的玉梅姐身材还保养的这么好,肌肤白皙细嫩,曲线玲珑诱人,我只觉得一股热流朝小腹下涌去,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胯下一定搭起了帐篷,男人在生理上本来就有晨勃的特点,再加上受到如此强烈的感官刺激,不勃起才怪,除非是阳痿。

    欲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理智马上占据了上风,我举起右手,‘啪’的一声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强迫自己将目光从玉梅姐的身上移开。虽然我记不得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用脚也能想象出来个大概:玉梅姐一定是扶着喝醉的我回来,把我安置好之后准备离开的时候,被我强行抱上了床。原来并不是梦,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女主角换成了玉梅姐。

    “嗯……怎么这么吵啊……”玉梅姐的声音显得娇媚无比,听在我的耳中仿佛有无穷的诱惑力似的,胯下的帐篷搭得更高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以前听到玉梅姐的声音从来不会有什么不良的想法,但是自从刚才看到了玉梅姐的身体之后,我就觉得一切都不同了。

    我知道这是一种心理作用在作怪,但是一想到昨夜我抱着玉梅姐睡了一夜的事实,我就心情再也无法平静下来,我知道我和玉梅姐的关系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那种纯洁的姐弟关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用眼角余光看到玉梅姐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慢慢坐了起来,看来她还以为是在自己的床上。我不用想也能猜到玉梅姐睁开眼睛后的第一反应,我闭上了眼睛,同时涌起了一种想堵住自己耳朵的冲动。

    “啊……”果然一如预想当中的那样,玉梅姐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尖叫声,然后是双手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胸前,遮住了外泄的春光。

    我闭着眼睛将头伸向了玉梅姐,颇有些视死如归的豪气道:“大姐,你打我一巴掌吧,那会让我好受些。”

    “唔,你不提醒我还真忘了,你是该打……”玉梅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我强忍着睁开眼的冲动,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玉梅姐的手掌跟我的脸颊‘亲密接触’的那一刻的来临。

    虽然我是喝醉了酒,但这并不能成为我可以对玉梅姐无礼的借口,虽然我估计并未做出不可挽回的举动(不明白?当然是指xxoo了,^_^),但是强行抱着玉梅姐睡一夜已经是非常出格的举动了,这是只在夫妻间才能发生的行为。

    仿佛是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玉梅姐的手掌终于触到了我的脸上,但是却没有如我预想当中的那样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因为玉梅姐的手掌只是从我的脸上轻轻的拂过。

    我疑惑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玉梅姐满含泪水的双眸,我大吃一惊,慌道:“大姐,你别哭啊,是我该死,我不过糊里糊涂的把玉梅姐当成了阿玲,做出了这等下流的事情……”我不说还好,我一说玉梅姐的眼泪就唰唰唰流了下来,这下我更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大姐,你别哭啊,都是我的错………”我举起左手,啪的又打了自己一巴掌,就在我举起右手准备继续扇自己嘴巴的时候,玉梅姐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愕然的望向玉梅姐,玉梅姐流着泪道:“你这个大傻瓜,你真是要气死我啊,谁怪你这个了?”啊?什么?玉梅姐不怪我对她做出的无礼举动,那她为什么还生气?

    看到我一脸茫然的样子,玉梅姐放开了我的手臂,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背过身去擦眼泪。我脑海中不断的变换着念头,但是昨晚的宿醉让我平时敏捷的思维变得迟钝起来,我还是没搞明白玉梅姐是因为什么而生气。

    玉梅姐等了一会,看我仍旧没有明白,幽幽说道:“昨晚你只是喝醉了酒把我错当成阿玲抱上了床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大姐怎么会因为这个生气呢?大姐气的是你作贱自己、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你知道嘛,昨晚我看到你喝得醉醺醺的样子回来,我当时真想扇你两个巴掌……”

    玉梅姐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提起昨晚的事情,我心头不禁一震道:“大姐,昨晚你是不是一直在楼下等我回来?”

    “不是,我是看电视的时候突然想起下午有个朋友送了我一包茶叶,你知道的,你朱大哥不在了,我又不爱喝茶,所以我就想把茶叶拿给你喝。结果我去敲你的门,发现你根本不在家,我感觉很奇怪,恰好这时我听到楼下好像有什么动静,于是就下楼去看,结果正碰到喝到醉醺醺的你。”虽然玉梅姐的这段话说得毫不停顿,但是我知道玉梅姐肯定是在撒谎,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刚好下楼就碰到我回来?

    玉梅姐虽然背对着我,看不到我的表情,但是也似有所觉,她马上又接着道:“玉麟,我先回去换衣服了,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被别人看到就该说闲话了。”

    说完之后玉梅姐就下床往外走去,我张嘴欲喊,但是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来。我眼睁睁的看着玉梅姐有些落寞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然后就听到她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我长叹一声,颓然倒在了床上。

    “唉,我都把早点给你买来了,你怎么还窝在床上啊?”不知过了多久,玉梅姐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猛然从望着天花板发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我才发现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我意兴阑珊的下了床,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了,于是扬声问道:“大姐,我的衣服到哪里去了?”

    “在洗衣机里呢,你昨晚吐得一塌糊涂,衣服早就不能穿了,连带大姐我的衣服也跟着遭殃了呢。”玉梅姐的声音从客厅中传来,我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浓浓的暖意,感动之余又有一丝歉疚。

    玉梅姐的话证实了我昨晚的确吐过,虽然我自己已经记不得当时的细节,但是也不难想象当时狼狈的情形。我收拾起情怀,到衣柜里又找了一套衣服穿戴起来。当我洗漱完毕来到客厅的时候,玉梅姐已摆好了碗筷,就等我来吃早餐了。

    我偷偷瞟了她一眼,发现她今天穿的是套蓝色的职业套装,显得相当的干练;不施脂粉的娇靥显得清丽脱俗,丝毫不见岁月留下的痕迹。她的神色也十分的平静,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我也没敢多看,低头坐到了她的对面。

    “大姐,真是太麻烦你了。”我道了声谢,然后就低头夹过一根油条吃了起来。我现在都有点不敢正眼看玉梅姐了,她对我的情意连瞽子都可以看得出来,但是我现在却只能装胡涂。

    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的话,我以后该如何去面对她。在我的内心当中,我一直是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姐姐般看待,从来就没有过其他的想法。

    但是我现在知道了玉梅姐对我的情意,并且还发生了昨夜酒后失德的事情,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与玉梅姐的关系。

    从现实情况来说,我和玉梅姐一个是寡妇、一个是鳏夫,真要走到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奈何我的心已被玲所占据,再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对了,你昨晚一定连晚饭都没吃吧,哪就多吃几个包子吧。”玉梅姐往我碗里夹着包子,她的热情让我感觉有些无所适从。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尴尬,玉梅姐微微一笑道:“怎么啦,还在为昨夜的事情而不好意思啊?

    大姐都已经说过不怪你了,你还放在心上啊?嘻嘻,你的脸都红了,想不到你的脸皮还真薄呢。“我讪讪的笑了笑,心情有些复杂。

    “哦,对了,玉麟,你昨晚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跑去喝酒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玉梅姐突然话锋一转,问起了昨天的事情。我叹了口气道:“昨天下午我又去了交警大队,那帮孙子还是那幅鸟样,屁事没做就会糊弄我们老百姓,我都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有派人调查这个案子?”

    “就因为这样你就跑去喝酒?”玉梅姐追问道,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我昨天的情绪的确是有些烦躁,所以一时冲动之下就跑去喝酒了,结果给大姐你添了很多麻烦,我真是很抱歉。”

    “麻烦倒是小事,伤害你自己的身体才是大事。”玉梅姐沉着脸说道:“玉麟,不是大姐说你,像你这样借酒浇愁最容易伤身体,这次就不说了,以后你要是再这样任性大姐可就不管你了。”

    “大姐,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玉梅姐对我的关爱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转移话题道:“对了,大姐,你昨晚把我的衣服放进洗衣机的时候有没有记得搜口袋?”

    “咯,不是都在那儿嘛。”玉梅姐伸手一指电视机的边上,我起身一看,钱包、钥匙、口香糖、打火机、香烟果然一件都不少。

    玉梅姐看我又坐回了位置,问道:“东西都不少吧?”我点了点头,玉梅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了一声道:“对了,还差点忘了一件事情,我忘了搜你的衬衣口袋,等我把你的衬衣扔进洗衣机后才想起来,所以你衬衣口袋里的二十块钱被打湿了,我记得是晾在洗衣机盖上,我去给你拿过来。”

    “二十块钱?”我没有听清玉梅姐后面说了些什么,我明明记得昨天下午是先去小卖部买的香烟和口香糖,一共花了十块钱,我给的是一张五十,小卖部的老板找我的四十块钱我没放回钱包,就放在衬衣口袋里。

    后来打的去交警大队的时候,又花了十五块钱的车费,口袋里剩下一张二十和一张五块的。

    后来在酒吧喝了三杯扎啤,结帐的时候我给了服务员小姐一张二十的,并且没要她找零,衬衣口袋里应该还剩下五块钱才对,怎么会是二十块钱呢?

    “怎么啦?丢钱啦?”就在我做算术题的时候,玉梅姐已经从卫生间将那张晾在洗衣机盖上的二十块钱拿给了我,看到我呆呆的表情,玉梅姐还以为我丢钱了呢。

    我摇了摇头,将刚才心算的算术题分析给她听,玉梅姐听完之后嫣然笑了,笑得我有些摸头不知脑:“大姐,你笑什么啊?”

    玉梅姐娇笑道:“这还不明白啊?我是在笑你的魅力还真大,居然能将酒吧的那个服务员小姐迷得晕晕乎乎,让她连五块和二十块钱的钞票都分不清,看来下次买东西一定要拉你去,交款时没准能让那收款台的小姐连钱都忘了收。”她这当然是开玩笑,但是却指出了一件事实,我昨晚在酒吧结帐时只付了五块钱!

    “大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估计那位姑娘怕我发酒疯,所以明知道我给她的是五块钱也没说破。”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想不到我第一次进酒吧就喝了回‘霸王酒’(吃饭不付钱叫‘吃霸王餐’,喝酒不付钱当然就应该叫‘喝霸王酒’了,^_^),看来那位服务员小姐一定被我当时醉醺醺的样子给吓住了。

    玉梅姐横了我一眼道:“这回应该吸取教训了吧?记得回头把钱给人家送过去。”

    我当然只有唯唯应喏,想不到喝醉一次酒还真闹出了不少事情。虽然玉梅姐口口声声的说不怪我,但是对于昨晚的失德行为我还是非常的不安,看来以后的确不能再随便喝酒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