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858章 疼!
    叶子的身体虽然被他摇晃得颤抖,但是回应的声音却很笃定:“阿飞说的没错,是他让我从女孩变成了女人,知道了什么是爱情升华,体会到了极致的享受”

    “够了!别说了!别说了……”

    红衫男子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用手指揪着头发,撕心裂肺地呼喊起来,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看来叶子刚才的话语,对他的心理造成了重创!

    见他沉浸在悲痛中,我虽然有些唏嘘,但更发现了机会,忙攥着黑刀轻步朝前迈去,打算趁其不备、出其不意地砍了他,好救出叶子!

    但是刚上前一步,这家伙就忽的一下将头抬了起来,用十分警惕的目光盯着我。

    我尴尬地呵呵一笑:“那个……,你现在该相信了吧,我和叶子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对我痛斥起来:“你就是一个窃贼,不仅偷走了我心爱女孩的心,还偷走了她的身子,我会让你品尝到什么是失去的痛楚,什么是一生的梦靥!”

    我有点不耐烦:“能别这么绕来绕去,说点人话吗?!”

    他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先前问你的问题,还没有回答我呢,究竟是选择救出叶子,与她比翼双飞,天天过鱼水之欢的日子,还是舍小取大,带走吊在养虺池上的三个人?不过按照你的理论,那样的话可是背叛自己感情哟!”

    “我不会做出选择的!”

    “不行!必须选择,否则我只能将他们一个个先杀了,然后再专心对付你!”

    “你敢!”我厉喝一声,同时举着黑刀就要上前,但被他扬起的长箫制止。

    “你最好回头看看养虺池,现在的三个朋友正在处在生死的边缘线上呢,就看你怎么选择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了这么一句。

    忙扭头瞅去,刚才从水中探出偷来的巨虺,已经用猩红的信子,舔着强哥和叶局长以及雨轩三个了,正长大了血盆大口,准备将他们整个吞下。

    见状我心跳加速起来,急切得几乎喘不开气,冲红衫男子命令起来:“赶紧让巨虺停下来,潜到水里去,快”扯着嗓门吼了起来,用尽了所有气力。

    但是他始终优哉游哉,语调略带戏谑:“不好意思,对于巨虺的控制,我们也不能完全随心所欲,归根到底,它是一种有着异常能力的奇兽,即便从小被豢养,也保持着自己的野性!

    你也看见了,我并没有吹奏长箫,但那只巨虺还是独自行动了,所以你的三个朋友,只能听天由命,看它的心情了!”

    我上前一步,将黑刀指向红衫男子的脸庞,刀尖距离他的鼻尖只有半寸不到:“别以为我好忽悠,先前一只巨虺要吞食强哥时,不是你吹奏催眠箫曲让它潜回水中沉睡的吗?!”

    他用手里的长箫将我的黑刀拨弄开,将头瞥向一侧,表情有点无奈:“怎么给你解释呢?总之这只巨虺现在之所以靠近你的三个朋友,不是收到我的命令,而是它自己的兴趣,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我挪动步子朝旁边侧了一下,重新正对着红衫男子的脸:“你一定有办法的,赶紧让那只巨虺停下来!至少在我还没有作出选择之前,强哥他们三个不能死,否则你就是食言了!”

    他被我呛了一句,颇有点无奈:“好吧,我就暂时保住那三个人的性命,但你必须在三分钟内给我做出选择,到底是选带他们三个离开,还是选择救叶子出去!”

    说完之后,他将长箫又朝座椅侧面戳了一下,应该是激发了什么机关按钮,随即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声。

    忙扭头瞅去,发现养虺池上方,距离水面仅一米有余的强哥他们三个,正被铁锁链拽动着快速朝上升去,短短三四秒的功夫,已经重新被吊回到了天花板上。

    而那只巨虺,对于强哥他们三个的突然升起,似乎有点始料不及,仰起头呆呆地瞅着上方,没有任何反应,不过没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

    又过了几秒钟,它可能自觉没趣,又“哗啦”一声重新潜入了水中,并没有因为到嘴的肥肉离开而恼羞成怒,跳起来朝上追逐,这让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见强哥他们三个暂时脱险,我缓缓长舒口气,转身瞅向红衫男子:“我已经做出自己的决定了!”

    他有些意外:“哦,这么快,还没有到三分钟呢!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快告诉我你要带走的是谁?”

    我摇摇头对他更正:“不是我要带谁走,而是让叶子带着她父、还有强哥以及雨轩离开!”

    他蹭的一下从石座上站了起来,对我厉声拒绝:“不行!你想然自己取代他们中一方,门都没有!这是二选一的题目,不是三选二的题目,你要给我弄清楚了!”

    我深吸口气,笃定引导道:“你不就是见我夺走了你的至爱,想要折磨我报复吗?其实只要将我留下来,想怎么虐`待就怎么虐`待,这样岂不是更痛快?又有什么必要杀了叶子,亦或者强哥他们三个呢?!所以,把我留下来,与你来说并不吃亏!”

    他并不上套,断然否决了我的建议:“你想要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救出自己的爱人和朋友,这种死了都要让他们记住你和感激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成全?别做美梦了!”

    我见再怎么游说都没有用,只能用最直接的方法了,那就是直接杀了他,并且要果断迅速,不能给他吹奏长箫,或者触动是座上机关的机会,更不能让他有时机对叶子下手。

    打定主意后,我长叹口气,假意无奈道:“好吧,我作出选择。”

    他很兴奋,似乎就是等着我回应,然后看我的笑话,从精神上惩罚我,迫不及待地追问:“你要带谁离开?”

    “他们四个全都要带走!”

    我大喝一声,随即挥舞着手里的黑刀劈了过去,首先一下就是他的左手,打算让他松开锁链,防止对叶子下手。

    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早有准备,见我挥刀砍来,蹭蹭后退一步,并且甩动手里的锁链抵挡。

    “叮当”

    刀刃与粗大的锁链相碰,清脆的响声还有一串耀眼的火花同时出现,并且产生的张力,勒着叶子的脖颈,一下子就将她拽倒在了地上。

    见状我忙收回黑刀,对她急切道:“你怎么样叶子,有没有被拉伤?”

    她将头艰难地提起,冲我摇了摇,声音很微弱:“我没事阿飞,你别打了,带着我爸还有强哥雨轩离开吧,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要对付的不仅仅是这个家伙一个人……”

    我虽然不忍心,但还是打断了她:“叶局长和强哥雨轩要救走,但是你也要救走,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大不了都交代在这里!”

    叶子声泪俱下:“你不要感情用事,现在要理智一点,能多救一个人就多救一个,带我爸他们三个离开吧,放心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这家伙曾经最喜欢的人,他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如果没有感情,做任何事情都靠理智的话,那人与机器有什么区别?!再说了,这家伙已经不是六年前你认识的人了,已经成了鬼血莲花教的教主,并且对你和我的感情恨之入骨,绝不会对你有一丝手下留情的,会想法设法地折磨你、摧残你的!”

    “说的没错!”红衫男子插了话,“如果你要是带着那三个人走了,叶子以后的每一秒钟都要在极度痛苦中度过,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让她变成真正的溅人,一个见了男人就主动脱衣服的骚`货,然后就是将所有能想到的酷刑,全都在她身上施加一遍……”

    “够了!”我再也听不下去,大声喝止了他,“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种状况就永远不会发生!”

    “放心好了,我不会先杀了你的,我要让你苟延残喘地活着,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从一朵鲜花变成一只破鞋,令你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对于一个疯子,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浪费口舌了,早点下地狱吧!”说完之后,我抡起黑刀再次冲了过去,与他厮打在一起。

    他与上次一样,每一下都是用长箫抵挡,并不主动出击,大概是在消耗的我的气力吧?

    但是与上次不一样,一阵迅猛的攻势之后,我非但没有感觉到吃力,相反,身体由里向外涌现出一股股的热量,就像是源泉一样,时刻补充着我的力量,让我能持续保持着惊人的爆发力!

    红衫男子也察觉出了这一点,手上长箫的抵挡变得越来越吃力,后退的步伐也变得缓慢沉重了不少,兴许不是他变弱了,而是我变强了。

    我知道,一定是刚才强烈的取胜的意念,激发了八尺阴阳镜,从而让它释放了很多力量,打算趁此优势,先把叶子从他手上救出。

    于是将黑刀利刃挥向的重点,从红衫男子的头颅转向了左手,雨点般地砍了下去,果不其然,在我凌厉的攻势下,他为了保住手臂,松开锁链躲闪到了一旁。

    我忙将锁链住在手里,并且迅速在臂膊上缠了几圈,将叶子与我的距离保持在一步之内,但这样却忽略了一个问题……

    红衫男子终于变被动招架,为主动进攻了,手里的长箫就像是一根铁棍般,呼啸着朝我挥来,速度极快,犹如电光火石、变幻莫测,已经看不清楚具体的走向,只能听到“呜呜”的声响。

    但我并没有因为视线的缘故而退缩,因为知道自己还有一样优势,那就是耳朵,敏锐的听力可以协助我的眼睛。

    所以接下来,每一次都能准确地判断出长箫袭来的方向,并且用黑刀抵挡住。

    “砰”

    又是一声碰撞,黑刀和长箫擦出一串火花,将我的注意力也吸引在了上面,自己也以为,只要跟紧了长箫,就能逢凶化吉,平安无事。

    却不料红衫男子的右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柄钢管,紧攥着朝我胸膛直直刺来。

    钢管有甘蔗般粗细,前端被倾斜着割断,所以非常得尖锐!

    “滋”

    尖刺瞬间就穿透了皮肉,从肋骨缝隙里挤进肺腑里,我先是一阵冰冷的寒意,继而是钻心般的疼痛,忍不住大吼一声:“啊”

    喊完之后,剧烈地咳嗽起来,并且有血渍从嘴里溅出,显示着肺腑的伤十分严重!

    我先前一直忽略的问题就是:红衫男子的左手始终是空闲的,而我,则是缠绕着锁链,所以与他相比,还是有一个劣势。

    可惜先前没有重视和警惕,要不然也不会中招,现在懊悔已经来不及,忙将脚步后退,打算与红衫男子拉开一点距离。

    谁知刚退后了一步,胸膛里就突然传来万箭穿心的感觉,刺进肺腑的钢管里,又射出了很多钢针,扎进了更深处的皮肉里。

    再次朝后退去,想要凭借着强大的蛮力,挣脱钢管还有前端钢针的束缚,但人却被牢牢勾住了,并且胸膛里传来撕裂般的巨疼,让我直倒吸寒气,差点昏过去。

    实在没有想到,钢针竟然和鱼钩一样,上面还带有倒刺,紧紧勾住了肺腑和皮肉,如果真硬要挣脱开的话,估计肺脏要掉下一块,胸口也要出现一个窟窿了。

    “阿飞”

    后面的叶子哭喊起来,挣扎着要从地上站起来,但由于手脚被锁链困住,所以一次又一次摔倒在地上,下巴都磕破了,伤口里鲜血汩汩的涌出。

    我深吸口气,对她劝慰道:“趴在地上不要动,我没事的!”

    “真地没事吗?!”

    红衫男子阴邪地说道,同时将手里的钢管朝外拉了拉,让里面钢针上的倒刺,再次勾着血肉朝外扯动。

    “啊”

    钻心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再次大喊起来,脸上汗水直流,双腿都有些站不稳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刺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