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96章 黑刀无情(二)
    “急啥,你的插话都影响我的回忆了,等听完了姑奶奶我的整个经历,就什么也知晓了!”面前这位萝莉般面孔的女鬼训斥了我一句。【风雨首发】

    “不好意思,您说您说……”我说着扬起了手,示意她继续。

    她甜美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我想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世人都知道欧治子是一代铸剑名师,铸造了很多传世宝剑,但却很少有人知晓,他除了铸剑,还曾经打磨出一柄宝刀!”

    “宝刀?”我十分吃惊,“怎么会?不管史料还是野史,都没有记载过他铸造过出了剑之外的冷兵器啊?”

    女鬼哼笑了一声:“那是因为他不愿意让世人知晓,那把杀人噬魂的斩`首刀,是出自他之手,只告诉了一个刽子手!”

    “刽子手?为什么会将斩首刀赠送给一个刽子手,欧治子声名显赫,不是只给王侯将相铸剑的吗?”我忍不住疑惑,插嘴发问道。

    萝莉女鬼不紧不慢地叙述起来:“我们生活的那个时代,打仗非常的频繁,每一天每一个诸侯国都牵扯其中,所以战俘非常的多,那时候敌对的情绪非常强,即便已经投降,大部分还是难免被屠杀,所以就需要一些刽子手,专门做这一行当,而我爹就是其中之一!

    我爹出身猎户世家,生来胆大,并且体魄强健功力高强,所以从军后很快就受到重用,占时作为先锋,战罢充当砍杀俘虏的刽子手,死在他刀下的异国将士,可以说不计其数,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遇见了我娘。

    在一处世外桃源般的山林里,一下子就被她的美丽和善良所吸引,所以离开了战争的队伍,当然,不可避免地被将军一通责骂,说他葬送了自己的前途,被女人米乱了心智,是个没出息的小男人!

    父亲没有辩驳和多做解释,留下来追逐母亲,当然,也隐瞒了自己的曾经砍杀无数人的曾经。

    母亲出生在大山,没有见过村子之外的男人,所以对这个长相英俊、身材伟岸,并且知晓外面世界的美男子,没有任何抵抗力,很快就缴械投降,成了他的女人。

    两人本以为隐藏深山,就可以过上与世无争、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但战争是残酷的,齐国战败殃及到了母亲所在的村落。

    父亲知道,那些其他诸侯国的士`兵进来后,就是烧杀抢夺,所以提前打带着母亲逃离了,一直在国都才定居下来。在异国他乡生活,尤其是两手空空谈何容易,所以父亲被逼无奈之下,瞒着母亲去应招做了刽子手,对她谎称是去做衙役。

    与军队的规矩不一样,他是在城主手下做,所以斩杀的大部分是穷凶极恶的歹毒,这样的多多少少给了父亲一些安慰,毕竟,杀了他们也是为民除害。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意料的那么简单,被处以极刑的罪犯,往往都是些罪恶滔天的恶人,所以怨念极强,他们死后,很多人的灵魂都不会去投胎,而是变成了厉鬼。

    这些厉鬼由于害怕衙门的森严,所以只好将火气撒在父亲身上,让他每晚都噩梦连连、寝食不安!

    母亲当然发现了不对劲,但每次询问,父亲都说是压力太大而已,并没有告诉过她实话,于是有一次,单纯善良的她,第一次跟踪了父亲,在人潮攒动的集市上,看到了身穿红衣的父亲。

    随着一声令牌落地,他手里的屠刀挥舞,将一位跪立的男子头颅砍了下来,顿时鲜血四溅,场面极度血腥和残忍,惊得母亲当场昏了过去。

    母亲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父亲正坐在旁边,虽然昏昏欲睡,但一见她醒来立马变得兴奋起来,脸上全是关切和心疼。

    母亲闭上眼睛对他责问起来,也是人生第一次对他发火:‘说,为什么要片我?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到底砍了多少人的头颅?’

    父亲本就疼爱母亲,见她这次如此伤心难过,再也不敢继续隐瞒,忙将任职刽子手,并且先前在军队里充当残杀俘虏的带头人的经历,完全坦白了开,并且向母亲发誓:‘以后绝不会再砍人头颅,如果犯了,就永世不得好死,并且断子绝孙!’

    母亲是爱父亲的,也相信他,所以原谅了他,毕竟,他是自己的丈夫,而且……那时候已经怀了我。

    也许是那次昏倒,让本就体质一般的母亲落下了病根,亦或者知晓了父亲砍伐过那么多人的头颅,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她之后的状态很不好,经常的噩梦连连,甚至半夜吓醒。

    郎中的话更是雪上加霜,让父亲为了疗养母亲,放弃她腹中的胎儿!

    母亲坚决不同意,认为孩子已经是一条生命,无论如何不该扼杀,哪怕自己冒再大的风险,也一定要承担的住,将孩子生下来,让其感受到那个真实的世界。

    孩子是生下来了,一个女孩,当然了,也就是我,但是母亲,由于极度的虚弱加上大出血,看了我一眼后,就微笑着离开了人世。

    父亲为了将我养大,并且不违反母亲的誓言,只能去做苦力,非常得含辛茹苦,这样的生活一直继续到了我十岁那年。

    那一年,父亲领着我在大街上行走,遇见了一位蓬头垢面的道士,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父亲,母亲之所以会死,是因为被一些恶鬼所害,而这一切的苦果,全是父亲以前种下的果,并且我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活不过碧玉年华,也就是十六岁。

    听了道士确之凿凿的断定,父亲不得不相信,待他走后将我领回家里,随即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重新做刽子手。

    我能看得出来,他是绝得自己即便没有违背誓言,老天也让他妻子丧命,女儿活不长,索性什么都不在乎了,放手去干,当然了,也有报复的心理。

    没有几个月,父亲就出名了,成了远近闻名的执刑第一人,又过了几个月,就被当时的大将军重新招了去,成了处置俘虏的小头目。

    那时候,父亲就像是疯了一样,只要是抓住俘虏,立马就斩`首,丝毫不管他们是否投诚,是否愿意卸甲归田,所以后来,其它诸侯很多将士都不敢与其所在的队伍打仗,他的官职也越升越高,成了副将,统帅!

    齐国公也要依赖他来保卫城池,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一切看上去令人艳羡,但实际上父亲的患上了怪病,每到晚上就噩梦连连、无法闭眼,到了最后,即便连白天也经常出现幻觉,滥杀下人。

    父亲想起了那个神乎其神的道士,派出手下去搜寻,终于找到了他,也知晓了他的真名叫扁鹊,是一位绝世神医。

    扁鹊还是那句话,说父亲杀人太多,种下的因才会有如今的果,被那些冤魂厉鬼来索命惩罚,自己无能为力,不过在父亲的威逼利诱之下,倒是说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命人锻造一把斩首刀,不仅能取人性命,也能斩起魂魄,这样一来,带在身边就没有鬼魂敢近身了,再去斩杀任何人,也不会有鬼魂来报复。

    有下面的人给他介绍了一个人,那就是欧治子,不过很尴尬的是,这人只会铸剑不会打刀,当然了,为了全家人的性命,他也不得不按照父亲的要求,打造了一把能够连鬼魂都斩杀的宝刀夺命!

    当然了,代价就是用了四十九个童男,以及四十九个童女的命作为引子,这也是欧治子以及父亲不愿意提及的事情,所以都讳忌莫深,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内情。

    那把名为夺命的斩`首刀,确实非比寻常,自从将它佩戴在身上,父亲就不在噩梦连连,也不会再出现幻觉,看到些奇奇怪怪的景象,算是彻底痊愈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为我治病,关于这一点,那个叫扁鹊的说自己也没有把握,要到雪山远海寻找药材,不知道算不算是借口,但父亲也没有办法,只好相信他。

    待在杀人成性的父亲身边,耳熏目染的多了,我也喜欢上了砍头这档差事,后来不顾他的各种反对,成了一命女性刽子手,在那个是代里,可是第一人啊!

    父亲有些不放心,害怕我会被那些鬼魂也鬼缠上,所以将那把,可以斩杀性命和命魂的索命屠刀给了我。

    也许是遗传了他的基因,在这一行我的悟性非常高,砍伐犯人或者俘虏的头颅时,比他更加得麻利和残忍,很快就有了名声。

    但是与父亲的矛盾也与日俱增,后来,他为了阻止我去就像当刽子手,将用关在了房间里,还派人把守着,可是我就像是上了瘾一样,一天不砍人的话,就会手痒痒,浑身也不自在,吃什么都没有味道,睡觉也辗转难眠。

    几日之后,人已经变得形容枯瘦、半疯半傻,父亲没有办法,只好让我继续当刽子手,就这样,开始的时候民众还称赞我,为我斩杀犯人欢呼,可是后来就越来越害怕了,不知道是谁将我砍头上瘾的事情散播了出去,搞得人心惶惶,都惧怕我,担心一天没有犯人后,我会砍下他们的头颅!

    那时候齐国已经与周围诸侯国停战,所以能斩杀的只有犯人,但是犯人罪行称得上斩杀的,也没有多少人,所以民众的恐慌也是有点道理的。

    不过我想要砍头的浴望却越来越强烈,一天一个已经完全不能消除我的急躁,必须好几个才行,手已经不是我自己能控制了的,似乎完全听命与那把夺命屠刀。

    和平的时期,统帅将会是诸侯最大的心腹大患,因为掌握着兵权,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政`变,成为新的诸侯,何况在其它几个诸侯国,这种事情已经出现了先河。

    唯一遗憾的是,父亲没有听信下面谋士的话,主动出击替代齐国公,觉得自己忠心耿耿不会有事,却不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在一次例行进宫之后就被生擒。

    我不顾一切想要救出父亲,但是太过鲁莽,也被轻而易举地抓住了。

    齐国公捏造除了很多的父亲的罪行,欺骗那些不明真相的民众,最后他们相信了,觉得女儿杀人如麻,父亲也好不到哪里去,完全就是个伪善者,将以前他保家卫国的的赫赫战功完全忘却!

    父亲祈求齐国公放了我,因为我本就没有几年活头,那个虚伪的人答应了,但是提了一个卑鄙的条件,那就是判处父亲死刑,并且让我亲自当刽子手斩`首他。

    那一天正午,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在正大街上围观者数以万计,他们抛投石块水果,辱骂我们父女是祸国殃民的妖魔,一个个正义禀然的样子,小市民的嘴脸……

    高台之上,我宁死也不同意砍伐父亲,但是手里的黑刀却拽着我一步步向前,身体里的那种斩`首浴望也催促着我动手,下面那些看热闹的人,似乎也很想看到我砍掉自己亲生父亲的头颅,不停地欢呼着着,嚷着‘快点快点’的呐喊。

    夺命刀扬起来的瞬间,父亲对我微笑了,轻轻地道:‘爹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变成现在弑杀成性的样子,心里愧对你娘啊,杀了我也是成全我,只有一点你要记住,不要再从事刽子手这个行当了,否则你会陷入了歧途魔道,越来越失去理智的,至于这把刀,就扔了吧!’

    我将夺命刀抛在了地上,抱着父亲失声大哭,却太多投入,没有察觉到他的双手在动,知道身体痉挛,听到‘噗呲’一声时,才发现,他捡起了刀割破了自己的脖颈。

    血肆无忌惮地喷洒出来,将我一身的红衣浸染的更加艳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