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64章 雨轩被吞
    经过婚纱女尸的身旁时,发现她仍然盯视着根须绞缠成的内壁发愣,丝毫没有察觉或者在意我的靠近,趁此机会,忙轻轻扭动身躯,朝上快速游离而去。【风雨首发】

    先前的灯光已经距离我很近,只有四五木的高度,也看清楚下来的人是谁雨轩!

    她也瞧见了我,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挥舞着四肢快速下潜,片刻之后就来到了我面前,

    我一把抓过她的手,在掌心上迅速地写下三个字:“先出去!”随即拽着朝上快速游去。

    之所以做这个决定,一来是因为胸腔里憋着的这口气已经快到极限,而坑洞的尽头还不知道有多深;二来就是下方的婚纱女尸不是个善茬,说不定一会又要发动攻击。

    但颇为意外的是,雨轩并没有顺从地跟随着我朝上游去,而是将手从我的紧攥中抽离了出来,对一脸疑惑的我解释起来,用手在我掌心写道:“坑口已被封住!”

    我明白了,她一定也是与我一样,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掉下来的,出不去后打算朝坑洞底部下潜,一来寻找我,二来寻找其他出口。

    现在有点担忧起叶局长来,要是他也不慎坠落进坑洞里,那就麻烦了,三个人就没有一点后路可退了,希望老道的他既能够发现开关,又没有中招,不过这样太难了,因为记忆中,那小小的凸起在圆形盖板的中央位置,一旦触动很难逃脱!

    雨轩拍了下陷入沉思的我,随即指了指下面的婚纱女尸,眼神中充满好奇,大概意思是问我那女人是谁,怎么会悬浮在水中,并且穿着洁白的婚纱?

    由于不能够开口,解释起来一句两句说也不清楚,所以我只能在她手上简略地写了句:“女尸,很危险,跟在我旁!”

    雨轩大抵是与先前的我一样,没有料到身着婚纱的女子是死尸,面色比较惊讶,不过还是顺从地点点头,随着我朝下游去,尽量与婚纱女尸保持最远的距离!

    经过婚纱女尸的时候,我一直警惕着她,担心再突然消失然后从头顶上出现,并且用腿间的窟窿吞噬我和雨轩,那种情景我还好说,就怕雨轩就忍受不住呕吐出来,那样就麻烦了,很快就会窒息,连我也救不了!

    眼瞅着就要从婚纱女尸旁边游过去,身后的雨轩突然用手戳了戳我的后背,忙扭过头来,用不解的目光瞅向她。

    此时的她脸色极度慌张,眼睛怒睁嘴唇紧抿,似乎受到了惊吓,瞅见我之后才稍微舒缓一些,用颤抖的手指向上面。

    我心中一紧,将头慢慢地仰了起来,照着灯光瞅向头顶,却更加迷糊,因为除了清澈的海水外,并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忙低头想要询问雨轩,究竟看到了什么,不料此时她没了踪迹。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于此同时,耳中听到身后传来水花声,赶紧转身去瞅,惊愕地发现,婚纱女尸的那条白色裙子又散了开,像一口轻薄的牢笼,将雨轩罩了起来,只露出下端的两条腿在拼命摆动,并且有一串串的气泡从里面溢出!

    我知道,雨轩一定看到了婚纱女尸腿间的窟窿,惊悚之下才将口里的空气吐了出来,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忙扬起黑刀奋力游动,从鼓涨裙子的下面钻了进去。

    仰起脸用手照着一瞧,果不其然,婚纱女尸的腿又张了开,而刚才被我划破的伤口已经愈合,此时正包裹着雨轩的半个脑袋往里吞噬。

    见状我忙一把抱住雨轩的两条大腿,朝下时间拖拽,但是却连带着将婚纱女尸一起下沉,不由得一阵纠结,看来是夹得非常紧,单纯用力拉的话,根本抽不出雨轩的头颅!

    我一咬牙,摆动双腿朝上窜去,到了婚纱女尸腿根处后,将她的裙子朝掀了掀,心说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窟窿周边的皮层可以愈合,那就跟你来个彻底的,将手里黑刀横向,照着她的腰部狠狠砍去!

    “刺啦”

    一道皮层断裂声响起,感觉非常轻而易举,就像砍伐空心的萝卜一样,将婚纱女尸的腰劈成了两半,将上半身推到一旁,朝下半身的断口处一瞅,能够清晰看到雨轩被裹在里面的半颗头颅。

    头颅的周边满是暗红色的稠液,黏黏的就像是胶水一样将它沾了住,估计是从婚纱女尸躯壳的内壁上分泌下来的!

    担心朝上拉扯女尸下半身的话,可能会伤害到雨轩的脑袋,于是收起黑刀抽出九龙短剑,从女尸肚皮朝腿间划拉去,将她分成了两半,随后,就像剥粽子一样,将皮层朝后扯去,让雨轩的头颅重新恢复了自由!

    我忙用衣袖擦了擦她脸上的粘液,用力地拍打着她,想将把她叫醒,但没有任何效果,她双唇紧抿、双目紧闭,始终处于毫无知觉之中。

    正揪心着,眼睛的余角里,突然瞥见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不由得一愣,忙转身用手电照去,吃惊地看到,先前被我腰斩的婚纱女尸,上下半身竟然又自己吻合了上,重新成了完成的一具躯壳,并且游动到了我和雨轩的头顶,朝下迅速降来。

    没想到这婚纱女尸虽然只是一具躯壳,竟然还有复活的能力,不由的心中一阵唏嘘,忙抓着雨轩朝一侧游动想要躲避开她逐渐膨胀的白裙,但她的速度太快了,或者说抱着雨轩身子的我游动的太慢了,几秒的功夫,两人又被彻底罩住了!

    并且更加悲催的是,她大腿根处的窟窿这次变大了不少,似乎专门为了将我们两个包裹进去而准备!

    我心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然你能再生,但毕竟只是一具躯壳,这次一定要用刀刃将你划烂,看看你还能不能愈合?想到这里主动上前迎去,举着手里的九龙短剑,伸进她腿间那口脸盆大小的窟窿里,用力朝一侧切割起来。

    “滋,滋,……”

    一下又一下,将她腿根窟窿边缘的皮层,划了个稀巴烂,样子惨不忍睹,我自己也已经气力耗尽,直到胳膊几乎抬不起来才罢休。

    虽然这样做有种虐`杀的嫌疑,但毕竟是为了抗争和活命,所以心里还是能够原谅自己的行为,趁婚纱女尸悬浮的空当,赶紧抱着雨轩向下面逃去。

    游动了两下,忽然觉得腰上有种凉凉的感觉,以为是海水低温的缘故,没有去理会,但随后就意识到不对劲,因为使不上一点劲,而且有了丝丝的抽痛。

    停止游动后侧脸瞅了一眼,顿时整个人怔住了,首先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腰,而是身后的那片海水,已经变成了艳丽的鲜红色,在手电光亮的照射下晶莹剔透,有种凄惨的美感!

    我知道,这是血,并且一定是从我腰后流出的血,眼睛下撇后看到的景象验证了我的推测,在腰窝处插着我那把黑刀,不过已经没进了大半,基本已经将我的身体刺穿,在伤口处,有鲜血还在不停地流出,像红色的墨水一样,在水中迅速弥漫……

    这一切紧紧能让我震惊罢了,真正让我怔住的是黑刀的刀柄上,攥着一直纤细的手雨轩的手!

    我实在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即便眨了好几下,看到的景象也没有什么改变,反倒是更清晰了,看来并不是视线的原因,瞅向怀里的雨轩,她的脸此时依旧是那么秀丽和单纯,只是眼神里,折射出来的光芒比较阴森得意,令我不由得一阵心寒!

    我忙将雨轩放下,自己朝前游动了两下并转过身,与她保持着一定距离,用凌厉的目光盯视着她,想要知晓答案。

    她没有给我回应什么,而是嘴角勾起笑意,摆动双脚朝上游去,迎接的是已经缓过劲来,正徐徐而下的那具婚纱女尸,冲进了她膨起的白裙里。

    仰起头,能看到那具婚纱女尸的腿间已经恢复了原状,皮层上的伤口完全愈合,圆形的窟窿在不停扩张,似乎在迎接雨轩的头颅。

    虽然心里很痛恨雨轩,觉得她应该就是我们之中的内奸,但心里仍旧很矛盾,也有很多疑惑,所以绝不愿看着她被婚纱女尸吞噬,于是用力扭动腰肢,想要彻底上去拦住她,但先前用九龙剑划拉女尸消耗了太多气力,此时后腰又被黑刀刺中,不管怎么摆动双腿,就是不能上升分毫。

    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处在阴阳的分界线上,并且大半个身子已经滑进了黑暗中,但还是有些于心不甘,左右瞅了瞅,即使很不情愿,但也只好朝斜下方潜去,靠在了那些盘根错节的树根洞壁上,并用双脚踩住凹坑将身子固定住!

    扬起头,用灯光照着往上瞅去,发现雨轩的头颅,已经完全被女尸腿间的窟窿裹了进去,继而是上半身,下半身,短短几十秒的功夫,整个人已经被吞噬了掉!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总归不是好事,被那放佛有着生命一样的躯壳套住,说不定会失去自我,彻底被她操控,成为一个傀儡!

    我无奈的闭上眼睛,为雨轩的遭遇感到惋惜,心里涌现出深深的伤痛之情,往昔相处的点点滴滴不停在脑海里掠过……

    沉浸在自己的浮想中,脸上突然传来指尖滑动的触觉,虽然光滑但却冰冷异常,心中骇然,忙睁开涨痛的双眼,发现吞噬了雨轩的婚纱女尸已经游到我面前,正用葱白样的食指触摸着我的脸庞!

    此时的她,已经不再是一具苍白的空壳,里面填充着雨轩的身体:原先空洞的眼窝里有了明亮的眸子;干瘪的鼻子也翘了起来;大张的嘴巴合了上,微微张起的嘴唇里,露出几颗洁白的皓齿;身体的肤色也从苍白变得嫩白,有了血色!

    这一切,都让我实在分不清,先前的她究竟是雨轩还是女尸!

    从我脸上触摸的指尖,此刻朝下游离而去,顺着脖颈到了胸膛之上,停留了短暂的片刻后,将领口拉了起来,随即,骤然伸出另一只手,一把抢过了我的九龙短剑,将我的紧身内衣划了开,之后剥掉。

    包裹着雨轩的女尸,用复杂的眼眸扫了我一眼,随后用原先的那根食指又滑动起来,在胸膛上转了几个圈后,又奔向了小腹,与割掉上衣一样,将湿湿的保暖裤也割了开,只剩一条内裤!

    我心里七上八下,心说她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说是躯壳里面的雨轩,要报复我在船舱里时窥到她的**的行为?

    思忖的功夫,裹着雨轩的女尸还不打算收手,又将指尖钻进了内裤的边沿,伸了进去,拉起来后也要用九龙短剑划破,眼见就要得逞,自己的最后一点**也要暴露,不由得用手一把攥住她的腕部阻止。

    她停住了,抬眼瞅向我,折射出来的目光中有挑逗、有冰冷、也有鄙夷,不过只是停留了短暂的两三秒,随即朝下瞥去,甩开我无力的手,继续扬起九龙短剑,开始切割内裤的边沿。

    “滋”

    划开一道口子后,她似乎很兴奋,将九龙剑用嘴里的牙齿咬住,双手揪住豁口的两侧,用力扯起来。

    “知啦”

    即便是在深水中,但还是听到着响亮的声音,低头瞥去,内裤已经被完全撕裂成两半,下面的那啥也完全裸露了出来!

    其实心里最先传来的感触是舒服,原谅我的坦诚,毕竟,它被粘湿的衣服还有内裤包裹了这么长时间,一下子解脱并恢复自由后,当然是比较惬意。

    女人的诡谲的笑意让我不由得一愣,从短暂的放松中绷紧起来,不知道她脱掉我所有的衣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要与我行鱼`水之欢,还是要将我命根切断……?

    不过我的这些担忧和猜测全都错了,她什么也没有做,而是咬着九龙短剑朝后游去,与我拉开了两三尺的距离,随即双眼直直地盯视着我和后面的根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