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49章 洞中死尸(四)
    望着苍蝇蛊王轻盈的身躯飞来飞去,以及嘴里的尖喙频繁地刺向身旁的蛇群,我心里禁不住一阵感动,暖暖的,眼眶里也再次噙满泪水,湿湿的。【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我知道,它是在帮我,也许是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与我彻底融合,将我当成了真正的宿主,也许是刚才滴落在它身上的泪水,以及用掌心护住它的举动感染了它,让完全可以展翅高飞的它不忍离我而去,要与我生死与共!

    瞬间,我对这只苍蝇蛊王的感觉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前的勉强共生和不讨厌,而是第一次有了感情,觉得它是一位值得坦诚相处,并相互依赖的朋友。

    虽然非常的感激,但清楚,面对着周围成千上万的黑蛇,苍蝇蛊王的攻击显得杯水车薪,根本不能救出我,甚至于连它自己也会遭殃!

    想到这里我也不知道它能否听得懂,扯着嘶哑的喉咙喊了起来:“快飞走呀!黑蛇这么多,没用的,别扎了……”

    不晓得是没听懂的缘故,还是本不愿意离开,苍蝇蛊王没有搭理我,仍旧不停地飞翔着攻击那些黑蛇,并且已经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时不时被反咬,不过还好,全都灵巧地躲避过了。

    转而奔向它的黑蛇越来越多,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大会就会被咬住,进而被吞噬,于是打算用自己最后的一点余力,抓住它后强行抛开,这样也算死得有点价值,至少救了一个‘朋友’。

    手臂不足以够到苍蝇蛊王,想要抬腿迈步却动也不能,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已被蛇群掩埋到了胸膛,根本无法动弹,遂长叹口气,觉得连这点遗愿也完成不了,实在可惜!

    “轰轰轰,轰轰轰……”

    正沮丧着,身后突然传来一连串的巨石响动,用力扭动脖颈回头一瞅,李师傅终于找到了拱形石门的开关,让它重新打了开!

    我心中虽有欣喜,但也藏有遗憾,忙对正冲过来的李师傅大喊道:“别管我!快出去,顺着藤茎爬上坑洞!”

    李师傅在蛇群前驻足,愣了下,但并没有听从我劝告,而是继续前行,嘴里大喝一声,脚下用力一蹬,人腾空而起落在了我旁边的蛇群上,对我笃定道:“都是出生入死多少回的朋友了,想让我不管你?你觉得可能吗?!”说完从怀里摸出一把飞刀,“唰唰”地砍起了紧紧缠绕我的黑蛇,动作干脆利索!

    我知道这些都是表象,李师傅的身体什么样心里很清楚,他这是在透支自己,如此迅猛的攻击根本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果不其然,还没容我再次开口,他站在群蛇上的脚步已经有些凌乱,踉跄着就要倒下,手里的飞刀也挥舞得吃力起来,好几次之后才能砍断一条黑蛇。

    “李师傅,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你就算累死,也不可能将我救出去的,还是放弃吧,这是最理智的选择!记得替我转告叶子,没有娶她是我食言了!让她找个更好”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条飞过来的黑蛇咬在了嘴唇上,算是给我来了个亲密接触,让我哑口无语,虽然很想将它扯开,但还不愿意让自己同时失去嘴唇,除了甩头之外,一时之间竟然拿它没有办法。

    虽然嘴巴不能说,但是眼睛却看得清楚,李师傅已经倒在了蛇群之上,并且身上也被咬了好几只,人正做着挣扎,不停挥舞着手里的飞刀,看来这次,我们俩是要一同葬身在这海岛洞底了!

    我已经彻底放弃,静静地注视着四周以及眼前的黑蛇们,它们几乎一个模样,通体幽黑、二尺来长,看不到眼睛在哪里,可能是也比较黑的缘故吧!

    “嗡嗡嗡,嗡嗡嗡……”

    一阵翅膀的扇动声响起,是苍蝇蛊王飞了过来,它停在咬我嘴唇的黑蛇上,用尖喙狠狠地戳起了蛇头,一下又一下,比对付先前的那些黑蛇狠多了。

    几下之后,令我惊愕的一幕出现了,黑蛇竟然松开了嘴掉了下去,并且躯体剧烈地跳动起来,不一会就僵直着身子挂掉了,随后,鳞片竟开始外翻,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几秒钟之后,在竖起来的每块鳞片下面,一条条白色的蛆虫钻了出来,并且,四周那些被苍蝇蛊王咬过的黑蛇们,也都开始出现了异常,身体开始蹦跳,然后就是僵直,鳞片竖起,当然也有白色的蛆虫咬破蛇皮钻出来……

    这倒是着实让我惊喜,想起了以前它们啃咬绳索和树根的景象,说不定这次,也可以将这些黑蛇悉数咬死呢!

    不过这种喜悦有点没底气,因为黑蛇的数量实在太多,并且又是十分凶残的带毒生物,所以,单凭一坨坨的蛆虫,恐怕难以将它们噬咬殆尽!

    接下来的一切,与我料想得十分不同,蛆虫们并没有像先前那样,用头端的利牙噬咬黑蛇,而是颜色出现了变化,白色的皮囊之下,透出了隐约的黑色,并且出现了裂痕,随后,就像刚才的蛊王一样,钻出了带翅膀的苍蝇。

    这些苍蝇的翅膀比较细小,抖动两下后就干燥了,立马展翅飞翔起来,不停地落在周围的蛇群上,舔`舐一下其中一个随后飞走,寻找下一个目标。

    一颗烟的功夫不到,周围全是嗡嗡的声响,无数只苍蝇在飞舞,这种犹如掉在粪坑里的情景和感受,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会恶心得想要逃离,但是此时,却十分得兴奋,觉得是天赐良机,不对,应该是蛊赐良机,一切都峰回路转了!

    越来越多的黑蛇死掉,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白色蛆虫钻出,并蜕变成苍蝇,继续舔`舐黑蛇,借助它们的身体培养自己的后代,这种繁殖是呈指数增长的,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一百个苍蝇只要繁殖十代,总共会产生两万亿只后代,这是一个非常震撼的数量!

    黑蛇在不停的死掉,苍蝇在迅速的增多,我的身体恢复了原样,不过却已经千仓百孔,伤痕累累,低头瞅了眼,脚下已经空出一米有余的圆形空地,忙用黑刀支撑着身躯,将李师傅也拽了进来。

    他虽然伤口较少,但是加上先前已经被巨型蝙蝠抓挠过,与我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相互背靠着背,坐在了青玉石阶上,注视着这场前所未有的蝇蛇大战!

    黑蛇的数量在锐减,但却有数以千计的同类从上面的台阶上涌下来,不停地补充着,并朝飞舞的苍蝇咬去,看来这场战斗一时半会停不了。

    “阿飞,趁此机会我们赶紧离开!从拱门出去,然后爬上坑洞!”李师傅长喘口气,对我催促起来。

    “嗯!”我点点头,随即与他相互搀扶着,跳过这一侧少量的黑蛇,朝拱门一点一点地挪去。

    钻过去后,李师傅扬起了手,要朝石壁上一块颜色稍暗的开关摁去,见状我赶紧用手拦住:“等一下,苍蝇蛊王还没有出来呢!”

    “那好,赶紧让它飞过来吧!”

    我深吸口气,也不知道怎么与它交流,直接喊了起来:“蛊王,快飞过来,我们要关上石门了!”说的同时不停用手势比划,示意它迅速飞来。

    在空中的它保持了平衡,随即扭头瞅向我和李师傅这边,但却没有飞来,而是继续朝青玉石阶上的黑蛇扎去。

    我敢确定它刚才一定听懂了我的意思,但是却搞不明白为何不飞来,难道是舍不得自己千千万万的子孙们?

    “哧溜哧溜,哧溜哧溜……”

    正急切着,突然听到石阶的尽头传来奇怪的摩挲声,忙举着手电照去,仔细地察看起来,随着声音的愈发响亮,在光的昏暗边际,出现了一条硕大的黑影,蜿蜒着朝下快速滑来。

    十来秒之后看得清楚了,也震惊得下巴差点脱落,因为爬过来的是一条黑色巨蟒,个头与以前见到的白蟒差不多,头颅像牛,身子比鼓起来的麻袋还粗,并且看不到究竟有多长,按照这比例,少说也有个四五十米,它的眼睛比较明显了,像两颗黑色台球,只是折射出来的神情比较特殊,似乎不正视你般,让人看不懂!

    它的出现不仅令我和李师傅惊愕,也打断了正在相互搏斗的黑蛇和苍蝇们,它们自觉地分成两伙:苍蝇们黑压压地飞在空中,聚集在蛊王的四周,翅膀舞动的节凑一样,就像敲打的战鼓,很有气势;黑蛇们比较低调,见它们的老大来了后,全都退缩在了两侧,甚至于有逃脱的迹象,大概与人一样,打仗处于劣势后,没脸见首领吧?

    不过接下来,我发现自己错了,也明白了那些黑蛇们为何如此惧怕他们老大。

    这条硕大的黑蟒张开了嘴,露出弯钩一样的弯牙,越张越大,感觉上下颚几乎贴在了背后的身体上,都能吞下一头牛了,不过它吞的不是牛,而是聚集在一起的小黑蛇们,将它们一口几十上百条,一口几十上百条,咬在了嘴里整咽了下去。

    这种举动看得我浑身发毛,不明白它为何会吃掉自己的手下和子孙,难道就是因为办事不力,丢了它的面子?还是说其实是站在我们这一边,要帮我们?

    李师傅这时候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脸上的神情很不对劲,比刚才更加的惊慌,对我急促道:“阿飞啊,现在我们必须赶紧走了,我现也明白了,这条黑蟒并不是普通的蟒蛇,而是一条虺(hui)!”

    虺这东西我听过,对李师傅反问道:“就是那种经过五百年的煎熬,可以进化为蛟的古兽?”

    李师傅颔首道:“没错,虺这东西性情十分不稳,有时非常安静温顺,有时却又暴戾凶残,蚕食任何见到的东西,包括同类,而眼前这只,从体型和能力来看,应该快要进化成蛟了,威胁超乎想象,单凭我们和苍蝇蛊王,根本无法抗衡!”

    我深吸口气:“那我赶紧让苍蝇蛊王回来,关上石门后好快点一起逃走!”

    李师傅阻止了我,眼中露出躲闪的神情:“不行,按照虺的脾性和能力,这块石门根本挡不住它,所以……,所以我们需要苍蝇蛊王的帮助!”

    我退了一步,用狐疑的眼神瞅着李师傅,反问道:“你的意思是,牺牲它来争取时间,保全我们两个的性命?”

    他抿了下青紫的嘴唇,点点头:“也可以这么理解,你要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了,蛊的天命就是为了主人所存在,它早就承认了你,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怨恨!”

    我坚定地摇摇头:“不行!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它的主人,而是朋友!!我不会为了自己活命,而让朋友充当替死鬼的!”

    李师傅急切起来:“阿飞,现在这个情况,不是有妇人之仁的时候,苍蝇蛊王死了可以再培养一个,但是我们要再磨蹭下去,都会死掉,想想你父母,想想叶子紫嫣他们那些人,走吧!”说完朝石壁上的开关用力摁去。

    “轰轰轰,轰轰轰……”

    拱形石门朝下降落,发出一阵巨响,吸引了里面石阶上的黑蟒,还有空中的苍蝇蛊王,它们都转头看了过来,露出各不相同的神情。

    眼瞅着石门就要闭合,我忙将身子倒地一滚,钻了进去。

    “阿飞,你”

    “啪”

    身后李师傅的话还没有喊完,石门就彻底关了上,发出一道契合的声音。

    灯光下,我看到苍蝇蛊王的眼睛有些异样,似乎有点湿润,也许……也许是眼泪,心里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好可笑,苍蝇怎么会有眼泪呢?一定是我自己眼睛干涩的缘故!

    再看黑蟒,它盯视了我两秒后,就将头扭向一旁,又开始吞食起自己的子孙来,直接无视了我!

    它的胃似乎永远不会满足,几十秒的功夫不到,就将青玉石阶上数以千计的黑蛇吞了个精光,并且蠕动着身躯朝前靠来,看样子要发起攻击了。

    我朝前迈了两步,扬起手里的黑刀,希望能助空中的苍蝇蛊王,还有它产出的后代们一臂之力。

    黑蟒这时候将硕大的头扬了起来,又张开了血喷大口,登时,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涌出,让我忍不住用胳膊掩上了口鼻。

    本以为它会朝下咬来,但是错了,一阵强烈的吸力从它嘴里产生,似乎真正的目的是要将我们吸进去!

    我还好,虽然踉跄好几下,但总归站稳了,不过再抬头照去的时候,却揪心地看到,苍蝇蛊王的那些后代们,由于身形细微和单薄,正源源不断地被吸进黑蟒口中,片刻工夫,数以亿计的它们就被吞掉了!

    黑蟒闭上了嘴巴,吐出细长的红色信子,样子得意极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