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零二章 碟仙(二)

第七百零二章 碟仙(二)

作品:国安局档案 作者:水中云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雨轩有些胆怯地躲在我背后,轻声询问:“阿飞哥,这女人……?”

    我知道雨轩是要问,前面的女子是不是鬼?其实冷不丁出现在这里,已经说明了一切,但是不愿意让她再惊惧,于是用手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没事,别怕!”说完拉着她踮起脚尖,打算从背对我们的白袍女子后面绕过去。(风雨首发)

    谁知道刚经过她的身边,白袍长发女子就骤然转过了身,令我和雨轩猝不及防,更惊吓了一跳:女人的脸是一抹平滑的苍白色,没有鼻子耳朵嘴巴,眼睛也被挖了去,成了两个黑乎乎的窟窿,空洞地盯视着我俩,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啊——”

    雨轩受不了惊吓,尖叫一声扎进了我怀里,死死地抱住我,连眼睛也不敢睁开。

    还好,这只面容丑陋的女鬼只是转过了身,并没有进一步的上前,见状我赶紧拉着吓得浑身哆嗦的雨轩,朝楼下奔去。

    到达正屋后长出口气,心说总算是安全下来了,正要拉着雨轩朝门外跑去,耳旁突然传来奇怪的响动:“滴答,滴答……”就像是水珠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我心一提,忙停下脚步朝屋里四下扫去,惊愕地发现,在昏黑的墙角处,有一个娇小的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步履沉重地朝我们走来,近了些后惊悚地发现,她甜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神情,麻木的就像冻僵了般,垂立的双手沾满了血水,正不停地滴落到地上,发出我刚才听到的声响。

    很显然,这又是一个脏东西,没必要纠缠,忙拽着目惊口呆的雨轩朝门口走去,想要早点摆脱,出去寻找李师傅帮忙。

    “哐当——”

    正屋的房门自己关了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房间里顿时变得更加昏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我凭借着感觉拉着雨轩走到了门旁,用手使劲拉起来,但无论怎么用力都打不开,情急之下想到门板已经脱落了好几块,于是打算用脚踹碎,然后钻出去。

    刚抬起脚,还没有踹,突然感觉身后有亮光照来,并且轻微摇曳着,应该是烛光,顿时一阵意外,忙收脚朝后不解地张望,发现推测的没错,确实是烛光!

    晨雪正手端着蜡烛,先前我栽在地上的,一步步朝楼下走来,在她身后,悄无声息地跟着那只没有五官、脸色平滑的女鬼。

    它空洞的眼神死死盯着晨雪,虽然没有眼珠,但也能让人感受到其中冰冷的恨意!

    原先朝我们靠近的女孩,转变了方向,朝下楼的晨雪一步步走去,同时嘴里发出尖厉的叫声,之后竟然说了话:“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附在我身上,让我用水果刀削去了母亲脸上的五官?不觉得残忍吗?要知道每一下,她都忍受着剧烈的皮肉之疼和心理之痛!”

    “残忍?你母亲对待我才是真正的残忍!”晨雪开了口,但是声调却变了样,成了另外一个中年妇女的嗓音。

    雨轩轻轻扯了下我的衣角,又指了指外面,意思是不如趁这个机会赶紧出去,寻求李师傅他们的帮助。

    我对她摇了摇头,小声回应:“先不要走,听听它们的谈话,或许能够知道这些游魂充满怨念的原因,这样的话才能完成我们进入鬼宅的目的,劝解它们进入轮回!”

    雨轩脸上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地立在我身旁,与我一起注视着房间里三个女人,应该是女鬼才对!

    这时候手里滴血的女孩又对晨雪质问起来:“我母亲究竟对你做过什么,让你这么残害我们母女?”

    晨雪体内的女鬼咯咯一笑:“她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也对!做了那么卑鄙无耻的事情,怎么能还意思告诉自己的女儿呢!”

    “你胡说!我母亲怎么会做出卑鄙无耻的事情?别诬赖她!她一直乐善好施、吃斋念佛!”女孩厉声辩解起来。

    晨雪体内的女鬼哼笑起来,“她做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心里内疚,害怕坏事做的太多遭到天谴罢了,你问问她,当初对我到底做了什么?”说完转动脖颈四下扫视,嘴里呼喊起来,“该死的贱人,你藏到哪里去了?快点出来!告诉你女儿当初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这时候我和雨轩才发现,一直跟在晨雪后面,没有脸的那只女鬼不见了,也明白了,她就是手里滴血女孩的母亲,也是晨雪体内的女鬼现在寻找的人!

    “妈!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呀?告诉我你根本就没有做过恶事,这个女人是在胡扯!”手里滴血的女孩脸色紧张起来,朝着空寂的房间大声呼喊着。

    “算了!”晨雪打断了女孩的喊叫,轻蔑道,“她一定是躲在哪个角落里不敢出来了,我就直接告诉你她当初的恶行吧!”

    “你说吧,但是要发誓,如果撒谎的话,一定魂飞魄散!”女孩命令道。

    晨雪脸上现出邪笑,将蜡烛栽到桌子上:“当然可以发誓,如果接下来的话有半句谎言,我愿意魂飞魄散,既做不了孤魂野鬼也永世得不到超生!事情怎么说呢,还是应该从我二十岁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我可是京城的名角,每次演出都会座无虚席,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富商名流,都会争相一睹我的芳泽,聆听我的唱段,当然了,其中的追求者更是数不胜举,但是我没有一个看得上的,觉得这些纨绔子弟或者官场大爷们,没有一点气概,这也许是我经常唱戏的缘故,喜欢像西楚霸王那样的大英雄!

    那时候的京华,虽然热闹繁华,但也战火连连,今天这个政府明天那个朝代复辟,颇为不安稳。那一年,京城又被一个大帅占领,他与其他的那些军阀不一样,虽然出身草莽,但是却为人正直,对手下也管教甚严,不允许官兵烧杀抢掠,或者欺侮百姓。

    他也很喜欢听戏,所以经常光顾我的会场,我也留意过他,长得确实很丑,但是却高大魁伟、一脸正气,是个爷们!两人眼神有时交流也都会心一笑,似乎洞察出对方心底的惊鸿。终于有一天,他等不及了,主动来到后台看我,告白的话确实很直白,说自己是个粗人,不懂得什么缠绵悱恻和浪漫情怀,但是一定会对我好,一辈子都像宝贝一样疼爱我,像天仙一样伺候,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

    我看上了他的憨厚和正直,乱世中也希望有个依靠,于是同意了,嫁给了他。有点惊喜的是,他竟然没有娶妻生子,所以我一个戏子理所当然地成了司令夫人。他确实很爱我,不管在外面多忙,打仗多么危险,都不会忘了问候我,也从来不沾染其他的女人。

    过了三年,我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虽然他表面不说,但我看得出来,他很心急,思前想后,觉得他一个统领十几万人的司令,要是无后该多么在手下面前抬不起头,诺达的家业也无从传人,于是主动给他无色了一个女子,不是别人,是以前唱戏时就跟着我的一个小师妹。

    本来大帅不同意,但是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再加上他心底也是想要个孩子,于是同意了,见到了这个小妹妹俊美的姿色后也很是欢喜。虽说是自己牵线搭桥,但洞房花烛夜听到他们欢愉的声音,心里还是有种怅然失落的感觉。

    几天之后,我突然呕吐起来,经过大夫诊治,竟然怀孕了,这倒是个意外之喜,也让大帅十分兴奋,整日围在我身边亲自细心伺候,几乎忘却了小师妹这个姨太太的存在!望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大起来,我虽然身体很累,但却非常幸福,只是有些大意了,没有看到黑暗中那双仇恨的眼睛,还有逐渐靠近的阴谋,已经悄无声息地向我袭来。

    那一天,大帅去与几个拜把子兄弟喝酒了,让副官留下来看家护院,知道傍晚也没有回来。着急等待的时候,小师妹进来了,她端着一碗乌鸡汤,说是要给我补补身子,见她如此诚心,又是十几年的好姐妹了,于是没有丝毫怀疑地就喝下去了,喝完后没几分钟,就昏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赤身**,而且旁边还躺着一个人,同样赤条条的,并且他不是别人而是大帅的副官。我吓得张开嘴巴,就要尖叫,但是被她一把捂住了嘴,并且紧紧抱住压在身下。与此同时,外面想起了责骂声,大帅回来了,而且似乎火气很大,径直地奔到了我的屋子,一脚将门踹开,后面紧跟着小师妹。

    大帅看到了床上的我和副官,登时气得火冒三丈,对我和他破口大骂,奸夫婬妇,狗男女……,总之全是恶毒的词汇,骂完了还不解气,将他的副官从床上拎下来,拳打脚踢起来。

    令我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的副官为了自保尽然污蔑我,说我勾引的他,并且嫌弃大帅年龄大了,男女之事有些力不从心,所以想要与他行鱼水之欢,总之将我说得一点不堪,成了下贱之人!

    更让我气氛的是,小师妹竟然佯装劝架,但是却嘴里喷粪,说什么我也是有苦衷的,副官也是一时糊涂,才有了偷情之事,求大帅放过我俩,并且放过我和副官的孩子!

    大帅听后犹豫晴天霹雳,气得浑身发抖,以为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他的,指着我大骂破鞋,并且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况且那种情况下,也听不见去我的话语,再加上小师妹的添油加醋,和副官的求饶‘招供’,我算是百口莫辩,才切身感受到什么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大帅已经被他们弄得晕头转向,再加上吓人们也被他们收买,根本就没有人替我说话,俨然认定我是偷汉子的婬妇,从腰后拔出来手枪,对着我的肚子连开数枪,一尸两命,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孩子,就这样送了命!

    也许是枪响声让他恢复了点理智,整个人痛苦不已,但是已经晚了,我和肚子里的孩子连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就倒在了血泊中。我死前紧盯着一旁的副官还有师妹,发誓做鬼一定要报复他俩,让他们偿还我遭受到的双倍、十倍代价!

    我死后,也许是强烈的怨恨在凝结着我的灵魂,在七天挣脱了轮回的强大吸引力,游走在了尘世间。大帅还算有点良心,将我厚葬,也许是我的死对他触动很大,他身体越来越衰弱,已经不愿意再南征北战,将自己的手下大都交给了把兄弟,带着师妹和几个随从,一起来到了丹城这里,过期了低调的生活。

    也是他一直保留着我曾经的戏服,让我的灵魂能够隐匿在里面,随同他一起来到这里!

    每个夜晚,我都想杀了师妹报仇,但是她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尊佛像,并且身上佩戴了一块古玉辟邪,让我很难近身,只能干瞅着她获得本该属于我的恩宠和幸福。后来她也怀孕了,不过生下的是个女儿,本来我是很愤怒,觉得老天不公,但随即觉得是个机会,于是等待她女儿十五岁生日的时候,趁着那天正好是阴历七月半,将自己的鬼魂强行闯进了那丫头的身体。

    接下来就是杀戮的一天了,先是利用她女儿的身份,欺骗师妹将古玉丢掉,然后拿起切蛋糕的匕首,将她摁在桌子上,一下一下,削去了她脸上的鼻子、嘴唇,还有耳朵,最后又一只一只的剜出她的眼珠子!已经步入花甲之年的大帅,看到生日宴上的惨状,震惊的说不出话,倒在沙发上呼呼不已!

    看着师妹被自己女儿残杀,痛不欲生、伤心欲绝,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还有大帅惊悚的眼神,我心里升腾起报复的快感!

    之后,我从她女儿的身体里跳了出来,濒临死亡的她面前大笑着,发泄着自己多年来积压的仇恨!她女儿恢复了自己后,看到自己手上鲜血,已经母亲那张血肉模糊的恐怖之脸,痛苦的尖叫连连,用匕首一下子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了解了人生。其实她死的有点冤了,我本没想让她丧命的!

    躺在沙发上的大帅,目睹了自己的妻女丧命,终于悲痛不已,一口浓血喷了出来,蹬了两下腿脚后彻底挂了。望着曾经戎马一生、叱咤风云的他凄惨死去,我心里竟然有些莫名的哀伤!我知道,你们死后一定心存怨气,也不会轻易进入轮回,于是在这间房子里等着,希望能够当面质问师妹有何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死亡的时间间隔太久了,我虽然能够察觉到你们鬼魂存在的气息,但是却见不到面,就像生活在同一个空间的不同时间里。

    现在,我终于找到机会了,这丫头请碟仙失误,让我上了她的身,并且她至阳的身体正好可以让我利用,见到师妹!也就是你娘,而那个女孩是谁也不用我说了吧!”晨雪指了下手里滴血的女孩,语气中仍旧充满怨恨!

    女孩愤怒异常:“怪不得当初我会失去理智残杀母亲,原来是你侵入了我的身体,你这么歹毒女人,我杀了你!”说着朝晨雪快步走去。

    但是被她一把抓住了滴血的手:“你以为能伤害到我吗?这可是至阳之体!不要怪我残忍,要怪就怪你娘当年种下的恶果!说到她,究竟躲在了哪里呢?为什么不出来!”

    这时候,先前那只消失的、没有五官的女鬼又出现了,突然落在了晨雪背后,空洞的眼珠子盯视着她,手慢慢扬了起来,朝她脖颈掐去。

    我有些担心她会伤害晨雪的躯体,打算上前阻止,但是却是多余,晨雪在体内女鬼的控制下,飞速地转身,朝无脸女鬼狠狠抓去,很快就厮打在一起!

    我们仨进来的目的是劝解,不能任由她们成了鬼也相互残杀,这样的话怨念会更大,并且有可能伤及到晨雪的身躯。于是上前一步,对着屋里乱成一锅粥的她们大声喝止:“先停下!你们先停下!”

    她们三个果然停下了,不约而同地瞅向我,眼睛里充满着埋怨和仇视,似乎在怪我打搅了她们的快意恩仇!

    我尴尬一笑:“那个……你们……,先听我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之间的恩怨纠葛我也大体听明白了,相互间应该算是扯平了,不如……,都早点进入轮回吧,何必做了鬼魂还这么痛苦呢!”

    晨雪开了口:“进入轮回?要不我先把你送进轮回吧,省得在这里碍事?”说完朝我一步步走来。后面的女孩也附和起来:“对!先杀了你们两个闯进来的凡人!再撕碎那只害的我杀了母亲的歹毒女鬼!”说着也一同朝我和雨轩袭来。没想到她们会一致攘外,我忙朝破旧的门板上猛踹两脚,然后弓腰拉着她想要钻出去躲避,但是后背却被一把抓了住,狠狠拽进了屋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