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女秘书
    可不是吗,心里琢磨着事,连座位都走过了,要不是叶子拉住我,还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忙尴尬一笑:“走得太急了,以为没到呢!”说完退后两步坐到位子上。【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刚才一脸的沉重,想什么心事呢?”叶子盯着我好奇地询问起来。

    “我……”刚想要告诉叶子在洗手间里发现圆球的经过,但随即想起里面纸张上的话语,勿信他人,踟蹰了一下改了口,“我能想啥事,不过是担忧这次的丹城之行罢了,也不知道你爸为何要火急火燎地让我一个人过去,真是蹊跷!”

    叶子显然不相信,嘴里嘀咕着追问起来:“我看你是相中刚才过去的那个摩登女郎了,老实交代,去洗手间这么长时间,是不是与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说着朝我腿间瞅去,嘴巴撇了撇。

    我被她审视地都有些不好意思,忙解释起来:“想什么呢,我有那么龌龊吗?这么长时间不过是在门外等着了,再说那女人浓妆艳抹的样,一看就是女汉子,哪里有你的玉手温柔啊!”

    “色狼!”叶子瞪了我一眼道,从语气就听得出来,对我没了怀疑。

    我长呼口气嬉笑道:“竟然敢说我色狼,那好,就当回色狼给你瞧瞧,嘿嘿……”说着我伸出一只脚,在叶子小腿内侧磨蹭起来。

    她吓得花容失色,脸颊又红了起来,想要将腿缩回去,但是动作慢了一步,被我狠狠地夹住了,挣扎动弹不得!撅着小嘴对我小声警告起来:“你正经点,现在是在火车上,别被乘警把你当流氓抓了起来!”

    “怎么,对自己女人来点小动作乘警也会管?咱们之间看也看了,做也做了,还有什么好矜持的!”我歪着头回应道,见这丫头确实有点腼腆了,忙松开双腿,“算了,不调戏你了。”

    叶子双手捋了捋发梢,颇有些不好意思,站起身对我低声说了句:“我去洗手间一趟!”就飞快地迈着碎步跑了。

    我无奈地摇摇头:这丫头,真对她直接起来,她还不好意思!一个人安静了会,又想起刚才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心里狐疑再次升腾起来,她究竟是谁呢?如果是朋友,为何不直接对我提醒并同行呢?

    思索了一会,没有丁点头绪,扭头瞅了瞅,叶子还没有回来,我站起身,快步朝车厢前方走去,想要找到浓妆女人,与她面对面把话问清楚。

    但一直将所有车厢狂了个遍,也没有发现那个搭着皮草的浓妆女人,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亦或者是从来就没登上这辆火车,寻觅不到丝毫的影子。

    “嗨,鬼鬼祟祟走到这里来干啥呢?!”

    我正愣神,背后突然被拍了下,心里先是一惊,但听到叶子的声音后松了口气,转过身对她微笑道:“坐了十几个小时,屁股都麻木了,没事溜达着走走。”

    叶子哼了声,随即嘟囔了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在找那个浓妆艳抹的风骚女人。”

    “你说是就是了,反正我怎么辩驳你就是不信。”我耸了下肩,转身朝座位上走。

    “咦?这一路走来怎么没见到她,火车也没有停靠站台啊?”叶子在后面好奇地嘀咕起来,并且拍拍我的后背等着回答。

    我一直回到座位上才回答她:“你都不知道,我哪里晓得,估计人家只是换了身外套,样子变了,我们没有留意道罢了。”

    “有道理,有道理……”叶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从包里拿出两瓶八宝粥,还有牛肉干之类,放在了小茶桌上,“肚子饿不饿,一起吃点东西吧?”

    肚子早就有些咕咕叫了,忙拿一瓶八宝粥,拉开拉环张嘴就喝,一口气灌进去大半瓶,之后撕开包装袋嚼起熟牛肉,看得叶子有些目惊口呆。

    她对我心疼地劝解起来:“喂喂!这么凉你慢喝,别冰着肚子!”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口太空杯,快步去接热水给我喝。

    嘴里嚼着牛肉,望着她略显单薄的背影,心里升起隐隐的一丝感动,也想起了以前警察学院时的一些往事,有了点念头:这丫头是医生,做得一手好饭菜,又会照顾人,要是娶了她,说不定真会生活在幸福中……

    愣神的空当,她已经端着杯子回来了,看到我紧盯着她,轻声责备起来:“看啥看,没见过女人打水啊?”

    我将嘴里的牛肉使劲干咽下去,低沉道:“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女朋友,她叫小涵,每天晚上下了课,总会打一瓶热水给我送过去,那时候……”眼睛里有些潮湿,过往的经历在脑海里闪现,鼻子酸酸的,有些说不下去。

    叶子递过来一张纸:“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伤心了。”

    我苦笑了一下:“过的事情并没有过去,你不知道,就在凉山的时候,我见到了小涵的妹妹小滢,她告诉我,她姐姐在与我分手后不久就跳楼自尽了,并且怀有身孕,说那孩子是我的!”

    “啊?!”叶子惊愕地长大了嘴巴,“你们之间既然有了孩子,为何还要分手?还有就是,她为什么要跳楼啊?即便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应该做这种傻事啊?”询问的目光中充满了责备,估计是觉得我辜负了小涵才导致了恶果。

    我端起桌子上的太空杯,瞥着叶子呷了一口热水:“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当代陈世美,抛妻弃子才导致了她自寻短路,害了一尸两命?”

    叶子眼神躲闪了下:“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想知道缘由罢了,还有就是,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孩子不会是我的,在一起三年多,压根就没有碰过她的身子!”

    “那……?”

    “我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当初毕业前分手,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并且与一个富少交往了,但在凉山地下的古墓里,小滢说是我父母找了她姐,逼迫与我分手,这件事我到现在也没有去验证,但是心里觉得我爸妈不会做那种恶事。”

    叶子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你稍等一下,我有点懵了,需要理一理,按照你的观点,你没有碰过小涵,所以那孩子不是你的,毕业前夕她看上了富少,主动与你分手;按照小滢的观点,她姐姐是被你父母逼迫离开的,之后抑郁寡欢跳楼自杀,这样的话有一种情况能同时解释两种观点。”

    “什么情况?”我有些意外地追问起来。

    “与前几天那晚的你和我一样,当年你喝醉后与小涵姑娘有了肌肤之亲,第二天她离开后你没发现而已,再之后就是你父母不同意给她施压,结果她为了让你不难过,自己假装找了一个高富帅,分手后对你的感情放不下,抑郁之下跳了楼!”

    “什么逻辑?!”我正色起来,对叶子纠正道,“我爸妈对她有没有施压还没验证,说不准,但是我和小涵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喝酒,因为她对酒精过敏,根本不存在你说的稀里糊涂下发生关系的可能,退一万步讲,即便真发生了,她也没理由悄悄离开啊?”

    叶子努了努嘴:“你激动啥,我只是揣测了一下,再说了,你这人如此好色,谁知道做没做过那种事情,总之我觉得不管怎样,你是有责任的!”

    “我承认我有责任,但更多的是疑惑你知道吗?”我重重地将被子摔在桌上。

    见我生气,叶子挪到我旁边坐下:“对不起阿飞,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伤疤的,你放心,不过你过去做过什么,我都会欣然接受,那些都已经翻篇了。”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听了好像还是觉得我做过对不起小涵的事,想想也是,这种事情说出去,谁都会同情一个以死殉情的女孩,何况她还怀有身孕,我越是解释,越有推卸责任寻找借口的嫌疑,长出口气对叶子道:“算了,不说这件事,我迟早会弄清楚真相的,现在又是凌晨了,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到达丹城了,你要不要给你爸打个电话,询问下我们到时候去哪里找他。”

    “即便我是他女儿,但是主动给他联系的话,听到的也是盲音,我想既然他这样安排,到时候一定会派人接我们的。”叶子双肩一耸道,随即想起什么似的,对我又开口询问起来,“那个,刚才你为什么拦住乞讨老头,并且对二十五年前的火车坠崖事件那么感兴趣?”

    “我在火车上沉睡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将梦中的所有经历全告诉了叶子,讲完后指着乘坐的车厢,“刚才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又发现这辆车皮是用绿皮车改造的,所以觉得梦中的一切并不完完全全是个荒诞的梦,而是与二十五年前的火车坠崖事故有联系,应该是那些枉死的幽灵进入到了我的梦中,而我们现在乘坐的这节车厢,其实就是当年出现人吃人惨状的末节车厢!”

    叶子用湿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吞了口唾沫,滴流着眼珠瞅着四下:“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联系,并且刚才乞讨的老头,很可能就是那变态白脸男子的父亲,如果是一切真的,那些幽灵仍旧在,如果想要整节车厢的人殉葬,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我微笑了下:“如果真是想要害我们,估计在梦里的时候就不会轻易放过了,应该只是吓唬吓唬我俩,别杞人忧天了,我之所以疑惑的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叶子追问道。

    “那就是白脸男子消失之前的口型,似乎在说他就是我,可是这理不通啊?我与他在此之前并没有什么交集!”我讲出了心中的疑惑。

    “也许……他死了之后进入六道轮回,投胎到了你娘身上,结果你就是他的转世。”叶子认真得推测起来,严肃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可笑。

    “怎么可能?火车出事的第二年我娘才怀的我,难不成他的灵魂在流到轮回里面等了一年?你这是神话片看多了!”我摇头否定道。

    “那你就是你把他的口型理解错了,兴许不是说的他就是你,而是另外的话,让你照顾他父亲之类。”

    我深吸口气:“兴许是这样的,也或许……”

    “还有什么可能?”

    “也或许他的灵魂与我一样。”我咂了下嘴道,“梦醒后我试想过,如果我是当年的他,有可能会做同样事情,促使车厢里的所有乘客达成协议,从别人那里获取**的时候,自己也要付出,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延长存活的时间,等待救援队出现。”

    叶子端起杯子猛喝了一大口水:“那个白脸男子的意思,他是被其他人像杀猪一样放干净了血而死,你会做与他相同的事情,难道也愿意让自己那么死?”

    “不知道,或许吧。”我深吸口气,实在不愿意再谈论这些沉重的话题,改口道,“说点有趣的事情吧,你以后真打算嫁给我啊?”

    “啊?”叶子愣了下,随即斜视着我,“你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不想负责?”

    我笑笑:“不是,我当然不在乎娶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既然是衣服了,那就随便穿了,什么时候想要新的了就买嘛,不过你放心,旧的衣服我也不舍得扔掉,就放在衣柜里好了。”

    “你——”叶子指着我嗔怒起来,“真是不正经,越来越不像我开始认识的阿飞了。”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相处的时间越长,你就会发现我毛病越多,不仅好色,还贪财,并且十分懒惰,有时候个把月都不洗澡,还有就是……”

    叶子扬手打断我:“停停停!真没想到,你这人臭毛病如此多,看来以后结婚后必须帮你好好纠正!”

    一瞬间,我心里暖洋洋的,本以为这丫头会受不来了,但没想到还是愿意嫁给我,并且说的这么自然,让我有点不忍心抛弃,沉默了一会对她认真道:“叶子,如果我和紫嫣分了手,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突然像吃了一惊,忙将身子侧过去,双手不停搓揉着,低头羞涩地反问起来:“你……是在求婚吗?是不是太寒碜了点?”

    “哈哈,哈哈……”我笑了起来,“就是随便问你一句罢了,干嘛这么紧张兮兮,还真觉得我是那种沾花惹草的不着调混混啊?”

    “你这人真是!以后这种话想好了再问,不知道女生对这种问话都很敏感吗?”叶子鼓着嘴责备了我一句,随后假装生气地吃起了零食。

    由于快到丹城火车站,车厢里一些熟睡的乘客也都醒了过来,有的三三两两地交流着,有的拿出熟食啃起来,不消一会,本来寂静的车厢里热闹起来,充斥着响亮的说话声还有浓浓的方便面味道。

    叶子的小脾气被我一个荤段子就逗乐了,接下来行程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抵达了丹城站,天也微蒙蒙亮了起来,两人忙挤着下车。

    火车上虽然冷,但是下了车更冷,虽然穿着羽绒服保暖衣,但还是禁不住浑身颤抖,尤其是这腊月的清晨,随着人群大军的蠕动,我们俩也出了站门,真打算去对面小吃摊喝点稀饭暖暖身子,突然被一个女人伸手拦住。

    “叶子姑娘阿飞先生,你们好,我是复杂来接你们的人,请随我走。”说完也不给我们时间开口,转身就朝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连包也不替我们拎一下。

    既然一眼就能认出我俩来,并且从这干脆利索的作风来看,应该是叶主任手下的人没错,于是只能紧赶慢赶地跟过去,将背包放进后备箱后,赶紧钻进去,外面实在是太冷,感觉身子都快被冻透了。

    坐进汽车后我才发现这女人有些熟悉,尤其是靓丽的面目、冰冷的眼神、齐肩的直发,在脑海里回想起来,很快就知道了她是谁——国安局林科长的秘书。

    不错,确实是她,当初在欧阳坤举办的就会上见过一次,那冰冷的都能杀人的目光,至今让我印象深刻。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个林科长,但他毕竟是国安局的人,这点毋庸置疑,这女人来接我和叶子,看来她也在丹城了,能够见到他也是个机会,半年前他强行接受李队长的被害案,并且让我们领导将我炒鱿鱼,一定要好好追问下,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凶手有线索了吗?

    想到这里对驾驶着汽车的女人道:“你应该是那个林科长的秘书吧,他是不是也在丹城?如果可能,我想在见叶主任的时候也见见他。”

    “你不用着急,马上就能见着我们科长了。”女人专注地驾驶着汽车,头也不转地回应道,态度和语气让我不愿意再和这种冷冰冰的人多聊一句。“那个……,我们现在去的是什么地方?”叶子倒是还有兴趣追问。“到了你们就知道了!”这位女秘书对女人也是冷冰冰地回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