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齐人之福(一)

第六百五十三章 齐人之福(一)

作品:国安局档案 作者:水中云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有些不耐烦:“实不相瞒,昨晚折腾了一晚上,我现在困得要死,有什么消息你快说,别搞噱头了!”

    王伟嘿嘿地笑了两声:“那好,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别一会激动得发了失心疯就行。【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你以前也是可爽快人,怎么这么啰嗦,说不说?不说拉倒!”我有点心急起来,开始觉得他似乎真没什么重要消息,纯粹是在耍我玩。

    “紫嫣被找到了!”

    短短六个字,却让我沉重的困意瞬间全无,周身的疲劳也消失殆尽,整个人就像是打了鸡血般,兴奋得要命,一把抓住黑车司机王伟的手,大声地反问:“你说什么,紫嫣被找到了?什么时候?她在哪里?!”

    王伟将手使劲抽开,脸上哼笑了下:“刚才不是还很不耐烦地说要睡觉吗?怎么,现在又激动了?”

    我忙点头哈腰地道歉:“对不起王哥,我实在不知道你来是要告诉我关于紫嫣的事,有点……有点有眼不识泰山了,你也应该知道,紫嫣和我的关系,求你快点告诉我她现在怎样,究竟是则么回事?”

    大概是见我比较诚恳,王伟没有报复性地戏谑,而是指了指我后面:“火急火燎地赶来,现在有点累了,能不能让我进去坐下来说?”

    听后我赶紧将门打开,扬手将他请进去,之后带上门,等他坐在椅子上后,我靠在床沿边再次焦急地询问:“紫嫣她现在如何,有没有……?”

    “放心吧,你那个女朋友福大命大,还没有死,不过也算是老天有眼,要是再晚几个小时被发现,你估计只能与她阴阳两隔了。”王伟的回答虽然有些调侃的味道,但内容确实让我着实吃了一颗定心丸。

    “那是被谁发现的,王哥你还是你朋友?”我平复了下欣喜的情绪,继续追问道。

    他讪笑地摇摇头:“当然不是我,也不是我的朋友,是一个长江的清淤工人。”

    “长江的清淤工人?”我有些不解,“怎么会?难道紫嫣的躯体是在长江边上被发现的?”

    王伟深吸口气,又缓缓喘出:“你这推理真是让人着急啊,在江边上还用得着清淤工发现吗?散步的群众多的是,早就看到了,是在水坝上游的浮游垃圾之中!”

    “垃圾中?是谁这么残忍,竟然将她抛弃在那种地方,我一定不会饶了他!”我咬着牙齿发狠道,是在难以想象,冰清玉洁的紫嫣,被扔进臭气熏天,蚊蝇嗡嗡的水域垃圾中是什么样子。

    王伟双手一摊:“你自己都不知道,我上哪里知晓,估计是你得罪的哪个仇人吧,好了,我知道你接下里又是一连串的问题,我就将发现的经过从头到尾给你讲述一边吧,省得你有问个没完没了。”

    “好!最好详细一些,或许能查出凶手的蛛丝马迹。”我猛的点点头,急不可耐道。

    “三天前,我们局里的所有暗哨,全都接到了局长的密令:想尽一切办法,在负责的区域里寻找一个姑娘,当然,就是你女朋友紫嫣。”

    “局里?什么局?你原来不是个普通的黑车司机,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我打断了王伟的叙述,狐疑地反问起来。

    他有些不悦:“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再问,真是的,服了你了,本来还是个比较冷静的人,在自己喜欢女人的消息面前,竟然会变得这么不理智,看来局长对你的期望有点高了,心理素质尤其需要锻炼。”

    我扬扬手歉意到:“对不起对不起,你继续,我保证不再打断!”说完一脸求真地瞅着王伟。

    他理了下思绪,继续讲述:“当然了,你可能知道,我以前都是在徐州这地方乱窜,所以负责的区域是徐州一带,与长江并没有什么交汇,所以是一个同僚率先找到了你女朋友,并上报给了局长,之后局长知道你在华阴村,就让我来通知你。

    那个同僚也不是第一个发现你女朋友的人,他是得到了无锡警方的通知,说江阴大桥上流发现了一个女人,似乎很像他要寻找的女孩,让他过去辨认一下。我这位同僚正好就在附近,忙火急火燎地赶了过去,发现江边确实围了很多民众,在对着地上指指点点,挤进去发现担架上躺着一个女子,浑身湿漉漉的,头发凌乱不堪,脸上也脏兮兮的,几个医生正在对她进行急救。

    站立在江边船上的一个清淤人在轻声讲述着什么,同僚凑过去一听,原来是他发现的女孩,遂让他将事情从头到尾详细说一遍。清淤工人见同僚与警察很熟,忙点头称是,详细叙述了一遍。

    经过是这样的,早上的时候,清淤工按照组长的吩咐,与一个驾驶船舱的同事一起,负责大坝上游的清淤工作,也许是昨天的工人偷懒了,这天的垃圾异常多,他干一上午也只清理了一小半,累得够呛,兀自坐在船帮上歇息,用手将捕捞垃圾的竹竿朝水里刺着玩,一下又一下的,冷不丁的,竹竿的尽头突然戳到一团软乎乎的东西。

    手上的感觉让清淤工意识到东西很沉,并不是常见的浮游垃圾,他心里愣了下,不过随即也并没有在意,因为江里面时常有人扔下的破旧家具,兴许是那些一类,他这样想,但片刻的功夫不到,竹竿的尽头又触碰到了刚才的软东西,这一次手掌中传来的反作用力更明显,也更加清晰,让我确定在水中漂浮的不是什么家具之类,而是一个装满杂物的蛇皮袋子。

    有些屠宰场的人,将一些动物的骨头装进袋子后会扔进江里,当然这都是很多年以前常遇到了事了,现在很少发生;还有些是家里蹊跷地死了人,传统的老人认为,死人的衣服之类贴身的东西不能留,必须扔了,所以也会用袋子装起来扔到江里,尤其是农村。

    虽然心里有些咒骂那些扔袋子的人,但作为清淤工,挣得就是这份钱,他也只好尽职尽责地捞出来,于是歇息得差不多后,就用竹竿尽头的钩子勾住水中的袋子,将她一点点地朝上拉起来,很顺利将袋子拉出水面,但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浑身直哆嗦,差点扔掉手中的竹竿瘫坐下去。

    因为蛇皮袋子在太阳的照射下,和江水的浸透下,已经变得半透明,里面影影绰绰呈现出一个长发女子的轮廓。

    过了好一会清淤工才回应过来,朝江里狠狠唾了几口,觉得实在太晦气了,竟然捞出来一具女尸,但按照他们这行的规矩,要是再放进去会更加晦气,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将蛇皮袋子勾到船旁,喊了开船的同事一起拽了上来。蛇皮袋子扎的很结实,里面只渗进去少许的水。

    开船的同事说可能女人没死,让清淤工将绳子解开。清淤工有点害怕,担心到了警察面前说不清楚,不想乱动袋子,但也是蹊跷,放在船板上的袋子竟然滚动了一下,清淤工明明记得同事将船开得很平稳啊!怀疑袋子里的女人可能诈尸,不过想到是光天化日,而且船就要靠岸,应该不会这样,难道是袋子里的女人还没有死?

    他那时才反应过来,忙提心吊胆地将绳子解开,让女人的头露了出来,大声地喊了一会,发现女子没有回应,又用手试探了下,发现女子已经没了呼吸,登时就紧张极了,缓过劲来后就像学着以前培训课上那样,给女孩做人工呼吸急救,但被开船的同事拦住了,说女孩嘴边没有水渍,应该不是溺水身亡,不要随便先动,他已经报警并打了急救电话了,警察医生几分钟就到,再后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清淤工人将经过讲述完了,旁边出警的警察也同时做了笔录,随后的时间,同僚就在岸边着急地等待着。

    也算是那女孩福大命大,被医生抢救了一番后,竟然活了过来,也算是奇迹了,周边的民众都忍不住欢呼庆祝。同僚在现场一位警察的帮助下,靠近了女孩,纱布擦去她脸上那个沾染的污渍后,一眼就认出来,是局长寻找的人,为了确定,对虚弱的女孩轻声询问:‘你是不是叫紫嫣?’

    女孩无力的说不出话,只是轻微的点头,很快就被急救车送去了医院,继续进行康复治疗,为了保险,同僚作为家人的身份跟了去,并签字缴纳了各种高费用,随后将所有一切上报给了局长。局长昨天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我,命令我赶紧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你,谁知晚上过来后发现你竟然不在,知不知道我在车上等了一夜!”

    听完王伟的讲述后,我眉头紧蹙,盯着他的眼睛求证道:“你们的局长就是叶主任是不是?”

    “不错,是姓叶!”王伟含糊其辞地回应道。

    “别绕了,直接说吧,他不是军方的高级领导吗,怎么又成了局长了?据我所知,现在的军队似乎没有局长这一职位!”我逼问道,想要验证下王伟口中的局长,到底是不是熟悉的那个叶主任。

    “好吧,反正局长也说了,只要你问就实话回答,叶主任就是叶局长,他既是军方联络部主任,也是国安局局长,我们的最高上司。”王伟随口的回应让我大吃一惊。

    “原来他就是国安局的局长,早知道我非质询他一下,想见他好久了!”我有点愤怒地自言自语道,随后一瞥王伟,“李队长和紫嫣爷爷的案子,你们为什么要接手?现在查出凶手是谁了吗?”

    王伟满脸无辜和不解,双肩一耸:“我是情报人员,不属于调查科,对你说的这些丝毫不知情,退一步,就算知晓没有上级的命令也不会告知的。”

    “好吧,我姑且信了你不知情,这件事等我见了叶主任,也就是你口中的局长后,亲自质问他。”我深吸口气平复自己的激动,继续追问道,“那现在紫嫣在那家医院?身体有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有没有告诉你们是谁挟持了她,并毁掉了雨轩的面容?”

    “问题真多,我只回答第一个,她昨天中午就已经被转移到了解放军第九七医院,就在徐州,至于其它的问题,你到时候亲自去问她吧。”王伟说完站起身,打算离开。

    “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我伸出胳膊拦住他:“真想不到,你竟然是国安局的人,那岂不是一直在暗中监视着我们,这些倒罢了,我想知道一点,希望你说实话,杀死夏老头的是不是你或者你们的人?”

    “对你说的这些状况,我也是今天早上刚刚得知的,你说可能是我吗?还有你那三个保镖朋友,也不与我们无关。”说完王伟将我的手轻轻摁下,径直走了出去。

    他走后我颓然坐下,脑子里有些乱,有震惊也有欣喜,想不到王伟竟然一直是叶主任的手下,也想不到紫嫣能平安脱险,理了下头绪后,决定马上去市里一趟,一方面可以去探视下强哥和李师傅,更重要的一方面是见见紫嫣。

    意识到王伟刚走了几分,忙找了个羽绒服穿上,心急如焚地跑下了头,冲到水泥路上一瞅,他竟然正站在几十米外的昌河车旁瞅着我微笑,似乎早就意识到我会下来,一直等待着。

    “五分钟才下来,看来紫嫣的事情真是然你智商变弱,唉……,不说了,上车吧,我载你去!”王伟又对我一阵冷嘲热讽。

    在车上的时候,我一直挂念着紫嫣,没心思与他谈论,眼睛一直盯着窗外朝后飞逝的麦地,后来是房屋,再后来是高楼,高楼越来越多……

    “吱嘎——”

    一阵急促的刹车上响起,将刚眯了一会眼的我惊醒,透过车窗四下瞅视,看到了第九七医院,忙跳出车外,脚下生风般朝住院部奔去。

    “你女朋友在内科,记住,别找错地方!我在这里等你,还有东西要给你呢……”后面传来王伟的提醒声,估计是担心我按照常识去了外科。

    我忙得头也顾不上回,扬了下手示意知道了,一溜烟地跑进了住院部,搜寻了下楼层后,连电梯也顾不上做了,从楼梯爬了上去,询问护士后找到了紫嫣的房间,跑到病房门口时刹住了脚,骤然间,竟有些不敢进去,心里竟然有些担忧:一会进去先说什么呢?我这一副沧桑憔悴的样子会不会吓着紫嫣?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太在意她了,竟然会这么注意起自己的言行举止来,以前从来不会顾及这些,或许是想要成为紫嫣一直期望的那个样子吧?踟蹰了一会,我终于抬手推门走了进去。

    病房是个很温馨的单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上面躺着的人是紫嫣,此刻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轻声走过去,用手试探了下,感受到均匀的呼吸才放心,抬头瞅到点滴有些快,害怕她会感觉到疼,忙伸出手,想调慢一些。

    “没必要调慢,吊瓶里面是氨基酸等一些营养类药水,可以让她早点恢复体力。”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轻微的制止声。

    我吓啦一跳,没料到房间里还有人,扭过头去后放心不少——是以为戴眼镜的护士妹妹,想必应该是专门护理的护士,忙将手缩回来,轻步走到她面前微笑地道歉:“对不起,刚才进来的太急,没有留意到你,我是病人的……男朋友,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吧?”

    “没有大碍,但身体确实太虚弱,说实话,同样作为女孩,我都难以想象,她的身体不仅脱水、缺糖缺氧,更严重的是肌肉都已经有些僵硬,体力透支得实在到了一个极限!”眼镜护士妹妹对我轻声感慨了句,随即噘嘴埋怨起来,“作为男朋友,让自己女朋友遭受这种罪,真不合格!你照看一会吧,我出去吃点东西,有什么状况床头有紧急按钮。”说完伸了个懒腰,出门而去。

    我悄悄走到紫嫣床边坐下,看到她挂针的手露在外面,轻轻托起后往被子里塞去。

    “救命啊——!”

    紫嫣突然大声吼叫起来,身体也一下子坐直,双目怒睁一脸恐惧,嘴里急促地喘着粗气,似乎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我忙用手揽住她,轻声劝慰:“怎么了紫嫣,是不是做噩梦了?没事了,没事了……”

    她听到我的声音后,身体颤动了下,随即用手推开我的手臂,望见我的脸之后啜泣起来:“阿飞,真的是你吗?我还以为这辈子见不到你了呢?呜呜……”说着将我紧紧抱住。

    我能感受到她的深情,用手在她背上轻抚道:“是我,是我不好,让你一次次地遭遇危险,相信我,以后不会了!”

    “咳咳,咳咳!”门口突然传来两声低沉的咳嗽,我和紫嫣忙松开彼此,扭头瞅去。“大白天的就这样,真的好吗?”一个女孩嘀咕着走了进来,竟然是叶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