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其名为犼

第五百八十九章 其名为犼

作品:国安局档案 作者:水中云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南宫水二徒弟没料到长发美国佬会伸手救她,更没有想到自己会用匕首误伤他,忙松开手里的匕首,抓着他的手腕急切询问:“威廉少爷,你……你怎么样?,对……对不起,我……”眼泪已经哗哗流下。【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长发美国佬也算是当了回爷们,倒吸口凉气,忍着剧痛宽慰她道:“我没事!别再做啥事了!”

    我见他伤的确实有点重,匕首已经没进手背二指多,估计手掌也差不多要被刺穿了,忙从兜里抽出一张止血贴,扔过去:“赶紧贴在伤口四周止血吧,匕首先不要拔出来!对了,你的手爪可以从人家女孩胸上移开了。”

    长发美国佬听后忙要收回受伤的手掌,但却被南宫水二徒弟抓住,指尖碰在了她胸前的两座小山上。她泪眼朦胧地哽咽道:“威廉少爷,我帮你止血。”说着捡起我丢过去的药贴,小心翼翼地给他手掌缠绕起来。

    看得我都有点妒忌,但也不好说什么,忙转身去瞅那八腿骨僵,好在它虽然吓人,但爬行的较慢,磨磨蹭蹭得还在几米开外,也许速度本来很快,只是畏惧南宫水,才谨慎着挪腾。我指了指八腿骨僵,瞅向南宫水:“威廉说这是骨僵,虽然形容的很形象,确实犹如白骨僵尸,但我知道肯定不是真名,不知你可是知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骨僵?他倒是真会起名。”南宫水哼了声,随后冲我讲解,“这是犼(hou),当今世上已经很少见,或者说基本灭绝的东西了,真要严格来说,它确实也算是僵尸的一种,但危害级别已经远远超越普通僵尸,就如同人类也是动物,但确是高级动物般。”

    “僵尸有很多种我倒是知道,也见过有些长了绒毛的,浑身发黑的,还有没有脑袋脖子细长的……,但是你说的犼我倒是第一次听闻,究竟有何厉害之处?”我问完后瞅向已经静止不动的八腿骨僵,不对,应该称呼犼更合适。

    南宫水对我的问题有点无奈或者说鄙夷,用食指轻轻触碰了下鼻尖,咂了咂嘴唇:“看来必须先给你普及一点关于尸变的知识才行,一般说来,人死之后如果仪式正确、方法得当,则会三魂消七魄散,躯体慢慢腐烂,但如果死亡之人怨念极深,或者敛尸人处置遗体不当,就会引起命魂游离,形成野鬼,气魄淤积,这是自身的因素,再加上所处环境,也就是各色天然养尸池的滋养,就会发生一系列尸变!

    尸变之后的尸体也称之为僵尸,源于最初时它们躯体僵硬的特质,僵尸根据形成时怨念的大小,尸变后时间的长短,可以分为五等。”

    “哪五等?”我忍不住插嘴问了句。

    “初变之时会周身长出白色长毛,细长柔软很像羊绒,这种僵尸被术士称之为白僵,由于刚刚尸变,所以能力极低,伤害也非常小,一般不能自由行动,或者只能缓慢前行,非常害怕阳光照射,所以白天绝不敢出来,对于常见的家禽也很畏惧,尤其是狗,犬吠两声就能将其吓跑。

    第二种嘛,就是黑僵,它是由白僵吸食了数年的动物血液后变化而成,身上的白色绒毛退掉,长出硬质的黑色毛发,这时候的黑僵已经不惧怕家禽,并且行动较白僵变快不少,但仍旧惧怕阳光,更不敢直接伤害活人人,尤其是壮实男子,只在风高月黑之夜偷袭人的脖颈,吸食精血。

    黑僵存活几十年后,身上的黑色毛发也会脱落,变成跳僵,也称跳尸,顾名思义,行走以跳为主,非常迅速敏捷,跳僵已经尸变几十年,也汲取了几十年的人畜精血,所以能力不低,不会惧怕家畜和民众,所到之处,连黑狗也不敢吠叫,但仍然害怕阳光,所以基本都是晚上出现。

    第四种为飞尸,是由跳尸纳幽阴月华而演变,飞尸往往是百年以上甚至数百年的僵尸,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吸食精魄而不留外伤,别说普通人,就是一般的江湖野道,修行不够也降服不了,被它吸取浑身精血和修为。

    飞尸吸纳精魄数百年之后,相貌会愈发狰狞,变成青面獠牙啖人的罗刹状,还能变幻身形和相貌迷惑众人,这种形态下的僵尸已经成为魃,通常百姓认为旱灾与就是由它们引起。

    最后一种是最可怕的,那就是犼,它是由魃在世间吸食了上千年精血,与天地精华之后变成,已经所向无敌,即便是德高望重,术法精湛的道家宗师,也能将它制服,所以五千年的华夏民间传闻中,犼的故事少之又少,只出现过几次。”

    “啊?!既然这东西如此厉害,那我们岂不是,岂不是要被……”我听后惊讶不已,转脸瞅向对峙在几米开外的犼。

    南宫水鼻孔里哼了口气,随即微笑道:“阿飞小兄弟不用紧张,眼前的这只,并不是真正的犼,或者说是畸形的犼,在变化中不知道除了什么问题,才会成现在这不伦不类样。野史中记载,犼是一种似狗而又像马的魔物,既有皮肉也有毛发,比这是一副骨架的畜生厉害多了,所以,我才能与它一较高低,并伤了它,要不然早就被它碎尸吸干净血了。”

    听后我对南宫水竖立下大拇指:“还是您厉害,连这种东西都能对付,佩服!感谢!这在江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了有如此本领了。”心里也明白了,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了,前方的犼不敢轻易上前,原来是受了伤,不敢轻易攻击南宫水与我们。

    南宫水谦逊道:“阿飞小兄弟,据我所知,恭维人恐怕不是你的脾性,勾搭女孩并让她们为你心甘情愿卖命,才是你的擅长吧?”言语中透露出鄙夷和调侃。

    我心说这家伙虽然说得有点过火,但明显是调查过我,于是尴尬笑笑:“哪有啊,对了南宫老前辈,既然对面的畸形犼被你伤了,不如趁热打铁,将它赶紧杀了吧,免得恢复之后攻击我们。”

    “其实,我也受伤了,正在积蓄力量恢复。”南宫水小声补充了句。

    “啊?!这样啊,那你没事吧?”那听后我一惊,原来这老家伙也受伤了,看来是和面前的畸形犼不相上下,那要不要趁他们打得两败俱伤时与长发美国佬一起逃脱呢?我在心里急速思忖起来。

    “我还好,休息一会就行了,还有,不要改变自己的初衷,令我失望。”他说完对着我诡异地笑了下。

    我不禁有些悚然,知道他窥探出了我的内心想法,是在提醒我,不要想着与长发美国佬还有二徒弟一起逃窜,于是只能尴尬笑笑:“放心吧,我会与你一起出去的。”

    南宫水对我的表态置之不理,而是将手伸进怀里,从里面掏出一本银白色小手电,递给我后小声嘱咐:“一会瞅准时机,照射它的眼睛,助我一臂之力。”

    “时机?什么时候算是时机?”我接过手电后低声反问了句。

    “阿飞小兄弟也算是有过生死经历的人了,应该明白。”南宫水没有直接回答我,说完转身朝前走去,准备与畸形犼决一死战的样子。

    我颠了颠手里的微型电筒,重量不轻,是铝合金周身,再看灯头,加了好几个聚光环,应该是强光手电但是却没有标牌,这倒是很令我疑惑,不知是定制的,还是南宫水不想别人查到他的线索,故意将牌子摸去了?

    我一边左手举着灯光暗淡的自己手电,一边紧握右手中南宫水交给我的强光手电,双眼紧盯着逐渐靠近畸形犼,冷不丁地,肩膀被人拍了下,显得一哆嗦,差点惊叫,回头一瞅是长发美国佬,顿时不悦地质问:“你干嘛呢,偷偷摸摸的?”

    他将嘴巴凑到我耳旁,用手拢住后低语:“趁此南宫水与畸形犼缠斗时,我们逃吧?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还是那句话,要走你们走,我必须与他一同离开。”

    “你不会真天真地以为,他不会杀你,并与你做朋友吧?”长发美国佬脸上浮现出讥诮的神情。

    我微笑了下:“你觉得我会吗?我只是不想死得太早太惨,还有,我就纳闷了,以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明白留下来才有生机,为何要坚持走呢?”

    长发美国佬被我说的有些脸红:“因为现在夜明珠在我手上,实在不想失去它,不想失去祖父爷爷留下的秘密!”

    “那就留下来吧?”我最后一次劝他,真地不想让一个追逐自己梦想十几年的人,就这样断了性命,他身上有和我一样的性格——不放弃,不认输!“嘎吱,嘎吱……”长发美国佬还没有回应我,前方突然传来关节剧烈摩擦的声响,这声音先前听到过,是那个畸形犼爬行时发出的,但此次似乎哼剧烈些,扭头瞅去,惊愕地发现南宫水已经出手了,不知何时已经用丝线将畸形犼团团缠住,而且丝线的走向很有水平,不多不少恰好勒住了所有活动的关节。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