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银床上的女尸(五)

第三百八十六章 银床上的女尸(五)

作品:国安局档案 作者:水中云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想了片刻,觉得左手应该是相对来说作用最小的,这样的话就应该先迈右脚,然后侧身的时候,让左胳膊直接掠过前方的一根倾斜玉蚕丝,打定主意后,我迈步向前,下身和右胳膊过去后只剩下左胳膊。【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要说不心疼和害怕是忽悠自己,但是除此之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我闭上眼睛咬住嘴唇,准备迎接那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阿飞,呜呜……”后面响起了雨轩和紫嫣的哭泣声。

    我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让头扭过去,害怕看到她们之后掉下眼泪,让她们更加伤心难过,也让自己很没有血性和胆量,但还是不争气地没有抑制住自己,将脸转了过去,强忍着泪水对已经泪流满面的雨轩和紫嫣哽咽道:“我又死不了,没什么好难过的,你俩将头转过去,一会的样子可能比较难看……”我几近说不下去,赶紧转过头,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闭上双眼将胳膊朝前摆来。

    料想当年荆柯刺秦前也应有如此的心境吧,虽然不能像他那样做个名垂千古的英雄,但是至少应该学学那种气概。

    “啪——”丝线被手臂触碰后竟然发出清脆的声响,而手臂上竟然没有丝毫的痛楚传来。

    我心中十分疑惑,忙睁开眼睛照去,惊喜地发现胳膊完好无损,地上蜷缩着断掉的两截丝线,心里的困惑更大了,难道我的手臂比玉蚕丝还硬?不可能!

    紫嫣和雨轩停止了抽泣,一脸好奇地望着我。而金钱豹和他那些手下也大张着嘴巴,诧异地盯着我,估计是想不明白,我是怎么把他们用刀都砍不断的玉蚕丝挣断的。

    “阿飞,你没事吧?”还是米姐比较镇定,对我大声询问起来。

    “我很好,没想到这根限制胳膊的丝线竟然断了。”彻底离开了线网的世界,我转身蹲下,照着手电细细瞧去,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被我碰断的这跟丝线与其他的玉蚕丝略有不同,似乎更粗一些,在白色药粉的涂抹下,像极了纳鞋底的麻线。

    我将地板上断掉的丝线捡起来,感觉软软的,用后一拽,“啪”的一声又断了,看来这并不是玉蚕丝,而是冒牌货。

    忽然觉得这恰恰就是设计玉蚕丝防护网的匠师高明之处,如果全用真的,估计身体根本没有可能完好无损地穿过,一般胆怯之人肯定会知难而退,但是匠师还是希望有人能穿过来,所以想了这么一招,让真正为了一睹银床上女子芳容、不惜流血残肢的人,却又毫发无伤地越过来。

    “阿飞小兄弟,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根丝线怎么会断掉?”金钱豹从惊讶中恢复过来,急切地对我喊道。

    我很讨厌这只老狐狸,也不想告诉他实情,于是装出一脸的疑惑相:“我怎么会知道,它就这么断了,看来是老天爷不愿意看到我缺胳膊少腿,所以暗中帮了我一把。”

    金钱豹明显不相信我的会话,但是站的距离比较远,看不出来丝线的不同,只能张张嘴巴哑口无语。

    我没有时间和心情搭理金钱豹他们的惊讶,忙转过身去走到了银床边,将手电的光亮照向女尸:一头乌黑的柔顺发丝让人眼前一亮,虽然她脸上蒙着黑丝纱,不过从脸型还是能看出生前的国色天香,平躺的身材很匀称娇柔,整个人就像一位还在酣睡的金枝玉叶,而不是一具陈年古尸。

    女尸身着锦服华裳,想必身份肯定不一般,不是王妃就是公主,不知道为何会被葬在这深山古洞之中。

    一种强烈的窥探欲驱使着我将手缓缓地伸过去,捏住女尸耳边的丝纱边沿,轻轻地扯了起来,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的脸。很顺利的,黑丝纱被我掀了开,但是看到的女尸面容依旧比较模糊,一双漆黑的眼睛半睁着,似乎在无精打采地瞟着我。

    “喂——,阿飞小兄弟,床上的女尸到底什么样子?漂不漂亮,有没有打开宝藏的钥匙之类的东西?”后面的金钱豹忍不住又对我大声喊叫起来。

    我顾不上搭理他,头也不回地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言打扰我,然后弯腰将头向下探去,仔细端详起女尸的脸庞。

    金钱豹虽然觉得没面子,但是过不来,只能将火气发泄到手下身上,训斥他们:“不要吵吵,安静点不行吗?!”其实他手下本来就很安静,并没有说话或者议论,但是为了给他面子还是维诺称是。

    观察了一会女尸的脸,我终于发现了端倪,原来她带着一张半透明的面具,面具就像人皮一样紧贴在她的脸上,但是用手触去却硬邦邦的。心说我不过是想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一眼罢了,怎么就这么难呢?越是得不到越就想要得到,心里实在放不下她的真实容颜于是将手慢慢地摸向他的脸庞,手指一弯,抓住耳朵后面的硬质面具,使劲一抠。

    “咳吱——”女尸脸上的面具被我揭了下来,发出的声音就像强行掰开了河蚌的贝壳般。

    我的手一抖,惊恐地差点将面具,准确地说应该是她的脸皮掉落,原来我一直认为的面具其实就是她的脸,也许是尸体蜡化的原因,已经把曾经倾国倾城般的容颜变得犹如温玉般,硬质磨砂起来。

    被我揭掉脸皮的女尸,就像被凿子削去了五官,只剩下平整的血红平面。脸皮下面的肉也已经变得犹如糖泥,黏糊糊的。望着这样一张没有脸的横截面孔,心里不免有些害怕,用力咽了几口唾液之后,决定将手里的硬质脸皮盖回去。

    将女尸的脸皮放上去后,用手掌轻轻地按了下,突然有些硌得慌,用手指仔细摸了摸,大概在尸体嘴巴下面的地方,有一块尖锐的隆起物,我顿时心中生疑,犹豫了下又将脸皮抠了下来。

    刚要用手去触碰,突然觉得还是小心一点为妙,于是将手电咬在嘴里,从腰后面将匕首抽出来,用刀尖朝女尸嘴巴处扒拉起来,将漆红的黏状物刮到一旁后,发现竟然是一把剑柄,露来的尾端顶部镶嵌着一枚翠绿色的玉石。

    用匕首轻轻敲了敲,发现剑柄只是轻微晃动了下,看来这把剑是从尸体的嘴巴里***了肚子里,想想总觉得怪怪的,就算是死人的话,被一把剑从嘴里***去也挺瘆的慌,不知道女尸生前究竟做了什么,竟然会受这种虐待。

    “阿飞兄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金钱豹又在后面喊了起来,惊扰了思忖的我。

    我十分不耐烦地转过头,冲他冷冷道:“我说豹爷,你能不能消停下,一会一个问题,一会一个问题,让我根本不能专心致志地查探!”

    “我不是心急吗?”金钱豹脸上露出恶心的羞涩笑容,差点把我雷倒。

    “放心吧,不管有什么发现都会告诉你的,找到什么东西也会交给你的。”我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继续面对女尸。

    女尸嘴里的剑插的太深,用匕首轻易拨弄不出来,我于是将毛衣脱了下来,在手上缠了两圈包了包,然后才敢伸过去,捏住剑柄露出来的丁点尾端,向上抽起来。出乎我的意料,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我身体虚弱的缘故,使了两下劲之后,女尸口里的剑只是轻微晃动了下,并没有被拔出来。

    后面很多束灯光照在我四周,估计金钱豹那些人看到了我的滑稽样,纷纷发出嘘声鄙视起来,似乎觉得我很无能。

    我承认我还做不到置身尘世外的境界,面子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于是暗暗加了把劲攥住剑柄使劲拔起来,这一次女尸口中的剑终于被我拉动,剑柄全部露了出来,以此同时喉咙里发出“啵”的一声。

    还来不及细听,近在咫尺的女尸眼睛突然睁了开,是的,我没有看错,暗红色的蜡状物中,本来隐藏的一双漆黑眼睛突然瞪大,直视着我。

    瞬间,一股寒流从后背涌到全身,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胆怯地向后退了一步。

    虽然见过很多恐怖的眼睛,腐尸死人的、冤魂厉鬼的,但是这双眼睛却是第一次让我通体变得冰冷,没有丁点温度,这种震慑是让我无法抵御的,彻底将我的心理壁垒击碎。与幽黑双眼对视的刹那,看到的并不是恐怖的景象,而是我自己内心最害怕的东西。

    这双眼睛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看到它们的时候,似乎从小到大内心最深处的所有阴影全都涌了出来,让我难以招架,惊悚地失去了全部体温。

    “阿飞!阿飞!……”后面的一阵喊叫让我稍微清醒了些,从自己的惊悚空间中探出头来,声音逐渐清晰,是雨轩在喊我。

    我扭过头,望见她正紧紧攥着紫嫣的手,一脸急切地望着我,对我叫个不停,于是深吸了口气:“什么事?”

    “你刚才怎么怔住了?把我们几个担心死了!”雨轩的喉咙略显嘶哑地回道。

    我定了定神:“我没事,刚才只是在思索一些事情,你们耐心等着,我将女尸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后就回去。”这么说是让他们安心,也让金钱豹放心。说完我转过头,深吸口气又瞅了下女尸那双幽黑空洞的眼珠,这次没有了惊惧的感觉,不禁哼笑了下:也许本就是一双普通的死人眼珠,是我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