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三章 入殓师(五)

第三百零三章 入殓师(五)

作品:国安局档案 作者:水中云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噼里啪啦地响了一阵后,停尸间里重归寂静。【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看来女尸煞已经将身上的银针全薅了下来,不知道她还在不在刚才那边,我用手扶住床沿,慢慢的将头探出来。

    刚露面,女尸煞那张脸就呼的一下贴到我面前,几乎碰到鼻尖,用那双吓人的肉瘤眼盯着我,呲露的牙缝里呼出血腥的臭气,正好被急促的我张口吸到嘴里。我赶紧跳开,使劲咳嗽,想把吸到肚子里的脏气吐出来,但是这血腥的臭味已经随着起伏的肺叶扩散到了血管里,让我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恶心的要死。

    大声的咳了几下,刚要好点,一只满是密密麻麻针孔的手忽然伸了过来,将我的脖子一把勾住向后拉去。我心说坏了,要是被女尸煞抓过去,肯定被啃脖子了,虽然我脖子上的肉不多,但是啃啃也还是有点的。

    我抬起脚蹬住与女尸煞之间的铁床,极力阻止着被她咬到,但是力气没法和她比,腿蜷缩的越来越厉害,脖子逐渐朝他嘴巴靠去。在这关键时刻,李师傅突然窜了过来,一把将女尸煞身上那把锋利的手术刀拔出来,然后向下猛的一划,朝女尸煞勾住我脖子的胳膊砍去。

    李师傅用劲很大,滋的一下把女尸煞的胳膊齐刷刷的砍了断。我赶紧扯掉脖子上的半截胳膊,朝痛苦的女尸煞脸上狠狠砸去,砸完迅速和李师傅向后跳去,与她拉开一段距离。

    女尸煞借用的是女孩的尸体,本来就少了一条胳膊,现在仅有的一条胳膊也没了,成了断臂的“维纳斯”。心说手都没了,看你怎么猖狂,说着我抓住铁床边沿,打算过去趁机砸死她,被李师傅一把拉住。

    “你看她的肚子。”李师傅脸色低沉的对我道。

    在李师傅的提醒下,我朝女尸煞的肚子瞧去,发现那团黑乎乎的软肉又开始了蠕动,慢慢的朝上涌去,接下来了令我们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女尸煞断掉的胳膊伤口处,慢慢的开始伸长,几秒钟的功夫就重新长出了胳膊和手。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会相信这种生化电影里的情节,能真真切切发生的。尸煞如果是不死人,那我们还有什么抗争的意义。长出一双新胳膊的女尸煞向我们迈步走来,边走边用那条被割了无数刀的舌头舔舔脸,血渍粘液将女孩尸体本来还算完整的脸,也弄得肮脏狼藉起来。

    “不给你们玩了,去死吧!”女尸煞开了口,声音冰冷刺耳,说完跳起来向着我和李师傅抓来。

    李师傅忙一把将我推开,甩起铁床迎上去,“咔嚓——”铁床被女尸煞压向地面,把李师傅也砸在了下面。女尸煞在床板上使劲的蹦跳起来,想要把下面的李师傅碾死。见状我摸起李师傅扔到地上的手术刀,奔上前就去救他。

    刀还没有刺到女尸煞,就被她一把抓住脖子摁倒在床板上。愤怒的她已经对啃噬我不再感兴趣,而是掀开床板,把我也塞了进去,然后盖上床板用脚不停的踹起来。

    “砰——,砰——,……”

    女尸煞每踹一下,我就感觉身上的骨头都要被碾碎般,撕心裂肺,只能拼命用胳膊挡在头上,减缓撞击。侧眼一瞅身边的李师傅已经满脸是血,身躯也蜷缩了起来,无力的喘着粗气。趁女尸煞蹦起来的空当,我赶紧侧身一翻,趴到李师傅身上,用手撑住地面呈俯卧撑状,护住他的身体。

    “砰——”

    背上一阵巨大的压力和疼痛袭来,我实在承受不住,胳膊肘一弯曲,压在了李师傅的身上。一下就这么厉害,要是再来一下的话估计我和李师傅的肋骨全会被拍断。

    女尸煞又跳了起来,我咬牙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接下来的撞击,但是传来的不是“砰——一”,而是“啪——”的一声,女尸煞那双沉重的脚也没有踹在床板上。

    我赶紧推开身上的床板,扶着李师傅起来一瞅,原来是入殓师救了我们,此时他正和女尸煞纠缠着在地上翻滚,如果要是外人看见了还以为他非礼裸女呢!入殓师很显然不是女尸煞的对手,很快就被她压到了胯下,动弹不得。

    女尸煞用手死死的掐着入殓师的脖子,看架势打算就势将他掐死。望着入殓师以往苍白的脸已经变得有了血色,我意识到他真的要撑不住了,于是将李师傅扶到旁边的一张床上,跳过去朝女尸煞身上踹去。女尸煞注意力集中在入殓师身上,所以没有太多警惕,被我一脚从入殓师身上踹下来。

    我拉起大口呼吸的入殓师,关切的问:“你还好吧?”

    “你要是再晚几秒钟我就不好了,对了,那位师傅呢?”入殓师想起了李师傅,向我问道。

    我指了指床上:“李师傅伤的很重,不能继续打了,必须赶紧背他出去。”

    入殓师哼哼笑了两下:“你现在想到出去了?不过已经晚了,我们谁也别想出去了。”

    我深吸口气,缓缓的吐出来:“好吧,看来真是要报废在这里了,不过也算省事,直接死在停尸间。”

    “做好奔赴黄泉的准备了?”入殓师瞥了我一眼。

    “做好了,不过死之前一定要拉这个女尸煞垫背!”我坚定的回道。

    “看你的样子还不大嘛?真的不怕死?”

    我哼了声:“哪有人不怕死的,既然避免不了那就果断的面对吧。”

    入殓师嘴角一扬,对我低声劝道:“斗了这么长时间,尸煞也很虚弱了,你这时候自己赶紧跑的话说不定能捡回一条命。”

    “你让我扔掉李师傅还有强哥?告诉你我不是那种人!我虽然怕死,但是知道比命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倒是你,我看你早就想逃命了,你要是想跑的话现在就跑吧,我虽然鄙视你,但是也会帮你拖延住女尸煞的。”说完我瞪了入殓师一眼。

    “那好,一会我逃的时候,你尽力抱住女尸煞。”没想到这家伙真要跑,一点也不够意思。

    我们正说着话,女尸煞已经走到了面前,死死地盯着我们三个。“我走了,快托住他!”入殓师喊了一声后,朝门口飞奔而去,比兔子还快。女尸煞不打算放他离开,紧接着就追了过去。我赶紧上前,一把搂住女尸煞的腰,尽力的托住她。

    虽然是尸体,而且还是尸煞,但是毕竟第一次抱紧一个裸女,所以心怦怦地跳的很快,心里有点发虚,要是让人知道了肯定以为我有趁机揩油的动机。女尸煞被我拉住后很抓狂,牙齿咬的吱吱响,掰开我的手,然后用手抓住像仍铁球般把我甩了出去。我被重重地摔到地上,浑身疼的爬不起来,心说入殓师啊,你可别怪我了,我已经尽力了。

    正摸着腿上的伤呻吟着,“扑通”一声,一个人影掉落在我身边,忙扭头瞧去,发现竟然是入殓师,看来他逃出去的梦想破灭了。

    “我说你怎么不再坚持几秒,我都已经跑到门口了,马上就能踹门出去了,结果又被抓过来了。”入殓师边埋怨我,边挣扎着爬起来,起来后将我拉起来。

    “省省吧,你本来就出不去,那门我和强哥踹了几十下都没有踹开,再说刚才我也不想放手,是被女尸煞甩过来——”

    “扑通——”又一个人摔到我和入殓师旁边的地上。我俩赶紧转头望去,发现是李师傅。李师傅本来就伤得非常重,被这么一摔直接昏了过去。我抱起李师傅的头,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李师傅!李师傅!……”叫了几声见李师傅没有醒来,重新将他平放到地上,坐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瞅着四周。

    入殓师狐疑地瞅了瞅我:“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瞄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按自己的计划继续朝四周扫去,瞧见了前方的地上有个发亮的东西,仔细一瞅是刚才被女尸煞打落的手术刀,走过去捡起来重新坐在李师傅旁边。

    “喂喂,你打算临死前做一个哑巴鬼吗?”入殓师对我的沉默有点不耐烦起来。

    “你能不能少说点话,找找那女尸煞哪去了!”我心烦意燥地回道。

    “找我吗?”女尸煞的脸突然倒挂在我耳旁,诡异的笑着。

    我没有惊慌,努力使自己稳定下来,心说等得就是她,决不能打破计划,于是缓缓地将头扭过去正对着女尸煞的脸。我算是明白了,人若不怕死,连鬼也要敬你三分。女尸煞一双肉瘤眼,见我并没有被吓到,而是表情平静十分淡然的盯着她,不由得眉毛拧了起来,倒挂的身体跳了下来站到我面前,仔细地打量着我淡定的脸。

    我等得就是这个机会,就是她视线被吸引的时机,于是握紧手里的刀,狠狠的朝她的肚子扎去,一下又一下,接连对着那软不拉几的黑**刺了四五十刀。我刚才就已经想过了,如果说能伤害到女尸煞的话,只能是融合前女尸的**,也就是现在女尸煞的肚子,于是等着她主动袭击我,当身体接触在一起的时候就使劲扎她那个地方。

    我能明却感受到女尸煞身体的颤抖,每扎她一下,她就战栗一次,看来我是推测对了,黑色的**才是她的要害,本想继续扎下去,但是被她一把推开,倒到地上。

    女尸煞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地吱吱嚎了起来,就像猪叫般尖锐难听。我转向一脸惊愕的入殓师:“尸煞也怕自己的本体被损害吗?”

    入殓师反应过来,冲我点点头:“当然了,不过它们的愈合能力很强,伤害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

    “把你的那把降尸刀给我!”我冲入殓师伸出手。

    “干什么?你要扎她,她已经有防备了,不会让你再得逞的。”入殓师摸着腰间的匕首回道,与其说是提醒我,还不如说是舍不得将师传翡翠匕首借给我。

    “快点吧,都要死了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我鄙夷地朝入殓师斥道。

    从入殓师手里接过降尸刀后,我仔细端详了下,发现确实是由很独特的翡翠打磨成的,一水碧绿通透到底,握在手里凉凉的感觉都能传到心里。忽然,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女尸煞的呻吟声停止了,想必是被我刺伤的肚子恢复了。

    我攥着匕首转头瞧去,发现女尸煞正静立在原地不动,但是肚子里的软肉加速地蠕动着,在朝着胸膛和四肢方向挤去,很快,肚子里已经变得空空的,成了先前女孩尸体的模样。她变得聪明了,这是将自己的本体和女孩的肉彻底融合,保护起来,让我无处下手。

    女尸煞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我和入殓师,似乎要马上杀了我们,房间里顿时杀气腾腾。女尸煞突然跳起来朝我扑来,我举起手里的降尸刀迎了上去,不料她空中忽然变换了方向,朝手无寸铁的入殓师袭去。

    “小心!”我大声地对入殓师叫了起来。

    入殓师看到了扑向她的女尸煞,也听见了我的提醒,但是却没能闪开,输在了速度上。女尸煞太快了,直到她将入殓师扑倒在地我才看清。入殓师的四肢已经被她压住,动弹不得,正使劲挣扎着,但是根本就无济于事,挣脱不开。

    女尸煞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簇拥的白色尖牙。我知道她这是要啃入殓师的脖子,马上奔上前去,举起手里的降尸刀,朝她背上刺去,也不管能不能起作用了,狠狠地扎了去。结果真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女尸煞头都没有回,而是将嘴巴凑向入殓师的脖颈。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古怪甚至自私的入殓师,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于是攥紧手里的降尸刀环住女尸煞的喉咙,给她来了个一刀抹喉。我的力气很大,刀也割得很深,感觉她的半个脖子都被我割断了。

    这次她有了反应,腾出一只手伸到后面,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将我从背后摔到地上,然后一只手掐住我的喉咙,另一只手仍旧掐着入殓师。虽然只是一只手,但是我和入殓师两个人还是挣脱不开,徒劳地扭动着身子。

    就在呼吸困难,大脑缺氧一片混乱,视线也变得模糊时,忽然瞧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我和入殓师身上的女尸煞砸来。

    “咔嚓——”

    掐在脖子上的手松动了,我赶紧挣脱,大口的吸了两口气,这时才发现砸在女尸煞身上的是一架铁床,不过已经严重变形,看得出来砸下来的力气很大。旁边的李师傅摇晃着身子走过来,对我和入殓师关心的问:“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说完我上前扶住李师傅回头朝入殓师望去。

    他也爬了起来,正使劲呼吸着,似乎要把周围的空气全部吸光,平喘了会,见我和李师傅盯着他,尴尬的一笑:“我没事,谢谢你们。”刚回答完身子突然不稳,摔倒在地上。

    我和李师傅低头一瞅,女尸煞竟然还没有被砸扁,掀起铁床将入殓师撞倒在地上。此时的女尸煞肉瘤眼充血变得暗红极了,脸上的肉也由于愤怒不停抽搐着,她一把将铁床拎了起来。我突然感觉一阵风朝我吹来,紧接着整个人就被狠狠地撞飞了,等摔到地上才明白是被女尸煞像拍苍蝇般拍了,我使劲晃了下嗡嗡作响的头,发现李师傅和入殓师也都被拍飞了,倒在地上痛苦地痉挛着。

    我用手扶地想要爬起来,但是左胳膊突然一阵钻心的疼传来,一下子又摔到地上,用右手按了下,觉得刺痛的根源在胳膊肘里面,一定是肘关节被铁床给砸伤了。这时候,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到脸上,我摸了下头,上面一塌糊涂,口子很大,血正汩汩地淌下来,但也顾不上了,我侧过身想要用右手撑着站起来,但是手刚扶到地上就被狠狠地踢了一下,人又趴到地上。

    抬眼一瞅是女尸煞,她脸上的愤怒似乎消失了,面无表情地弯下身子一把攥住我的左手腕,在地上拖起来。啪啪啪,肘关节被拉直时里面受伤的骨骼响了起来,刺痛让我忍不住闭上眼啊的一下叫了出来。

    被拖了几米之后,女尸煞停了下来,朝另一边走去。我一瞅周围,发现李师傅就在身边,忙大声地叫道:“李师傅!李师傅……”

    “阿——飞”李师傅艰难地回应了声,看样子身上的伤十分严重,连说话都很困难了。

    “嗤——,嗤——,……”一阵拖拉的声音传来。扭头一瞅,入殓师也被拉了过来,从他脸上苦笑的表情看,应该伤得不算太重。不知道女尸煞究竟是什么意思,把我们三个并排地放在一起,不过从她邪恶的笑容来看,似乎很不妙,心说丢命倒不可怕,千万别弄出什么花样来折磨我们。忐忑不安地等了一会,发现女尸煞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而是头朝上仰,双手高举,似乎在做着什么仪式。我心说干嘛呢,难道是在自我庆祝?正暗自思忖,突然听到她的喉咙里发出“哞——”的一声长鸣,像牛叫般,在整个停尸间响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