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 > 国安局档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阴婚(五)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阴婚(五)

作品:国安局档案 作者:水中云天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攥紧了拳头准备随时冲过去。【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一只葱白玉手从轿子里面伸了出来,搭在了新郎的掌上,然后里面的人缓缓的将头探了出来,并没有盖红盖头,高高挽起的扇形发髻上斜嵌着一朵白色的纸玫瑰,涂满厚厚脂粉的脸除了双腮的绯红显得苍白无色。

    恍惚间我有点不确定这是不是紫嫣,似又不似,我心急如焚起来,想看的仔细些,刚要向前挤去,一双手突然在后面拽住了我,回头一瞅是李师傅,他对我默默地摇了摇头。

    我停住了,转脸再瞧去,发现轿上的新娘子已经下来了,身上穿着大红的连体旗袍,不过旗袍上的花纹全是由白色的丝线绣成,这强烈反差的红白让我觉得不伦不类。

    此刻她静静的立在新郎旁边,两只大大的眼睛无神的望着前方。

    新郎向大家拱了拱手,领着面无表情的新娘向院子里走来,这时候我瞧见两侧簇拥的人群眼睛睁得异常大,有的还忍不住舔舔自己的红艳的长舌,犹如食不果腹的饿狼,就要上前去撕咬。不过还好,没有人做出我设想的情景。

    当新娘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白皙脖子上的一条月牙项链让我瞬间惊醒:她就是紫嫣!

    我再也忍不住,猛的向前冲去,可是后面一双有力的胳膊环住了我的腰,将我死死抱住,接着李师傅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等婚宴散了再动手!”

    我犹豫了一下,忍住了,眼睁睁望着新郎拉着紫嫣走到正厅门口。他将紫嫣的身体轻轻搬过来,面向大家微笑道:“感谢诸位来参加小生的婚礼,招待不周请多担待,现在就上菜,请大家尽情的享用。”热情的词语从他冰冷的嘴里发出来,显得却无比阴森和压抑。之后有两个女子领着紫嫣走进了屋里,新郎在院子里向众人敬起了酒。

    几个少年提着木制的菜盘上起了菜肴,在桌子和人群之间飞快的穿梭,不一会将每张桌子上都摆满了丰盛的珍馐美味。

    其他桌子上的人都开始了杯筹交错山吃海喝,热闹非凡,但是我们这张桌子上却安静的很。望着桌子上这些诱人佳肴,我吞了吞口水,说实话真的很想吃,尤其是盘子里的肉发出一种异常的香味,以前从没有闻过的香气,几次想动筷子,但还是强烈的忍住了,心里一直默念:不能吃,不能吃,不能吃……

    抬眼一瞧另外的的四个人,好像比我们三个更想吃,口水都流了出来,但是拿着筷子犹豫着,伸上前又缩回来,一直这样重复着。

    终于,戴帽子的老头没能忍住,夹起盘子里的大肉块塞进嘴里,拼命地嚼起来,吃的很香,满嘴流油。另外的三个人看见他吃也放开了手脚,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边吃边往碗里倒酒,那酒的颜色出奇的黑。

    听着面前四个人吃喝的吧唧声,我们三个只能不停的咽着口水,强忍着桌子上鱼肉的诱惑。

    “三位,你们为何不吃呢?难道是嫌弃饭菜难吃吗?”后面响起了新郎阴柔的嗓音。李师傅忙站起来:“不是不是!我们仨是回族的所以不能食这些酒肉,还请原谅。”

    “哦,原来是这样啊!是我考虑的不够全面。”新郎拍了下李师傅让他坐下,然后转身向那边喊了句,“给这三位朋友送点馒头来。”

    一个少年用手捏着三个馒头走了过来,放到我们面前的桌子上。这馒头既不是白色的,也不是黑色的,而是红色的,红的很鲜,就像,就像蘸了血一样。我的脑海里跳出鲁迅的那篇文章,人血馒头。

    “怎么,馒头也不吃吗?”新浪的声音有些激动起来,说完用恶狠狠的目光望向我们。正在吃喝的那些人也听见了他的责问,都停止了谈论,转头用怪异的目光盯着我们三个。

    李师傅的手稍微抖了下,捏起一个馒头,撕了一小块慢慢的放进嘴里嚼了起来,脸上强挤出笑容:“馒头很好吃,谢谢款待,您去忙吧!”

    但是新郎却并没有走,而是用那双冷冰冰的眼神盯向我和强哥。我们俩只好拿起馒头啃了一小口,馒头很香,还透着一股淡淡的咸甜味道,我在嘴里用力的咀嚼起来。新郎好像很满意,敬了那四个人一杯酒后离开了。

    “吐出来!”李师傅将嘴贴到我的耳朵上提醒道。

    说实话我有点不想吐出来,因为馒头确实很好吃,但是当我看到强哥咀嚼馒头的嘴里流出血水后,赶紧趴下头将嘴里的小口馒头碎渣悉数喷出来。强哥也觉察出馒头的异样,用手捂着吐了出来。桌子上的另外四个人用嫌弃的目光瞪着我们三个,好像觉得我们很不可理喻和没有教养。

    院门外的喜乐一直响奏着,院子里的欢闹也一直持续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三个小时也可能更长吧,外面的唢呐和铜锣笙箫声终于停止了,院子里的人也都喝的醉醺醺的,桌子上全都是杯盘狼藉的杂乱样。

    来参加喜宴的人逐渐的散去,慢慢地,院落里冷清下来。我们见状也匆匆告辞出了院子,向山林走去,见四周没人在一处石头后面躲了起来。等到院门关闭之后,我们赶紧又悄悄的溜回了别院,绕到后墙翻了进去。

    院子里寂静的很,只有风吹着大红灯笼,发出的呼呼声响。抬眼望去,瞧见有一间房子里亮着灯光,我们轻轻的迈脚靠近窗户侧耳听去,里面却并没有半点声响。

    怎么回事?难道说里面没有人?我着急的用手沾了沾口水捅破一点窗户纸,眼睛向缝隙里瞄去:房间里满是暗红色的家具,一些绸罗锦缎铺在两只大木箱子上,桌子上燃着两只高挑的白蜡烛,一个人影在晃动着,徐徐的走到了床边,床上坐着的正是紫嫣,她依旧面无表情,双目呆滞着。

    那人转过头来——正是新郎,和紫嫣并肩的坐在床上:“今天是你我大喜的日子,不管怎么样,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一会生米煮成熟饭,你就是我的人了,忘了你心里的那小子吧。”说着就要去解紫嫣胸前的扣子。

    心中的愤怒我再也憋不住了,站起来将窗户猛的推开,跳进去大呵道:“你给我滚开!”说着飞起一脚向他踹去,将这伪新郎一脚踹倒在地上。我忙抓着紫嫣的肩膀担心的问道:“紫嫣,你怎样?”

    紫嫣抬起头,用迷惘的眼神望着我不说话,好像不认识我一般。

    “呵呵呵……”身后传来一阵冷笑声,渗的我浑身一凉。

    我转过头,瞧见地上的伪新郎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着边笑边向我走来,见状我忙将紫嫣护在身后四下瞅起来,想找到什么东西当武器,这时旁边立着的一尊半人高的红木衣架映入我的视野,我一伸手将它抄起来横在胸前。

    伪新郎似乎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依旧向我们靠来,慢慢地抬起了手。

    “去你妈的!”我大骂了句,抡起衣架朝他头上狠狠砸去。

    “咔嚓——”手腕粗的木轴应声断裂,而他的头竟然一点事也没有。我有点紧张起来,攥着半截衣架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稍一愣神,前面的伪新郎忽然纵身跃起向我扑来,我举起木棍准备迎接,就在他的手将要掐住我的脖子时,突然停住了。我侧眼一瞧李师傅,只见他抓着新浪的脚将他使劲摔到地上,然后举起一根尖锐细长的木刺向他脖子上猛的扎去。

    木刺直直的扎进了他的脖子里后,地上的伪新郎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浑身抽搐不止。李师傅忙跳过来对我大声叫道:“别看了,桃木枝撑不了一会,我们快走!”说完拽着我和紫嫣就向窗户旁跑去。

    强哥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将紫嫣拉了出去。等我刚要爬上时,一只冰冷僵硬的手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向后狠狠的扔去。“你妈的!”抓的正好是受伤的右肩膀,摔到地上后我痛得大骂起来。

    再抬头一瞧,伪新郎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不过样子已经变了,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脱落殆尽,露出黢黑的血痂和红通通的皮肉,一副神焦鬼烂的样子,活脱脱就是刚从火堆里烧死。

    他突然大吼一声低头冲我愤怒的叫起来。看到他的脸后我更是吓了一跳,整张脸全是油亮光滑的鲜红色,就像伤疤刚刚脱落,让人看着很不舒服,肉已经萎缩了很多,眼珠子激凸着就要掉出来,嘴上的肉早已经没有了,尖锐残缺的牙齿呲露在外面,和死狗差不多。一阵焦糊的味道扑鼻而来,熏得我赶紧将嘴捂上,这味道好像不是他身上发出的,更像是毛发烧焦的刺激味,果然,是他焦黑的头发传过来的,那些头发已经被烧成一层蜷曲的渣渣,附在他的的头皮上。趁他还没有向我袭来,我蹬着地面飞快的窜起身来,双手猛推向他的身子,想把他推开,但是我失败了,他依旧立在那里。我的手掌已经插进了他身上的腐肉里,黏糊糊的沾满脓液,既恶心又难受,我赶紧将手拔出来,在衣服上擦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