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在埋头于练琴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戚暮不过是刚刚抓住了一点改编的灵感,距离阿卡得教授给下的期限只剩下一个星期了。而此时,柏林爱乐乐团在伦敦的音乐会也正式告一段落,获得圆满成功。

    柏爱的伦敦音乐会的选址也是在伦敦皇家艾伯特演奏厅,在这间英国最古老的音乐厅里,来自柏林的音乐家们倾情演出,让前来聆听的观众们都兴奋而归。

    当戚暮登录上多瑙河论坛查看最新消息的时候,发现在首页二十条帖子里,竟然有十七条是关于这场音乐会的!

    论坛里的人从演出曲目的选择,到音乐谱子的改编,将这场音乐会做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技术性研究,并且在最后齐齐感慨道:“能在这个月份来到伦敦,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可不是吗!

    前有维也纳交响乐团的欧洲首演,后有柏林爱乐乐团的环欧洲演出,能够在一个星期内听到两场高水平高层次的交响音乐会,真是每一个古典爱好者的福音。

    【巴黎的那一场柏爱音乐会我也去听了,查尔先生指挥的很棒。但是再听了伦敦这一场后,明明演出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曲目、连表演顺序都没有变化,我竟然感觉是两场完全不同的音乐会啊!真是太美妙了!】

    一个被回复了数百条的帖子里,楼主在顶楼写下了这样的内容。

    戚暮再往下一看,只见有不少人都赞同地回复道:

    【是啊,柏特莱姆先生的指挥风格与查尔先生明明差别并不大,但是听着总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音乐会了。怎么说呢……天哪,我竟然无法形容出来!】

    【柏特莱姆先生和利特斯先生都是柏爱的指挥,他们的风格也都偏向古典正统,但是……我感觉吧,柏特莱姆先生更有一种深沉庄严的感觉,而利特斯先生则比较浪漫一些。】

    【对对对,真是说出了我的心声。】

    ……

    【所以说……柏特莱姆先生更不平易近人一点?】

    当有人在一百多楼的时候这么说了以后,短时间内竟然一直没有人再回复。不知是哪个比较胆大的跑上来说了一句:【咱们指挥可温柔和善了,他……他从来不在排练指挥的时候生气!真的!只是……只是稍微有一点高冷罢了!哼!】

    接着不少人赶紧回复:【楼上是柏爱的谁?】

    【天哪,你竟然敢回复……让我猜猜你是谁?!】

    【幸好咱们是个匿名论坛,要不然真是太担心那位哥们的人生安全了啊。】

    ……

    类似于这样的评论不在少数,可以说自从有了一个猛士之后,无数人开始就曾经论坛里有人匿名发起的那场投票——“你觉得哪位指挥家的脾气最和善”,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戚暮只是笑着看了一会儿就没有再看下去,等到他再翻到论坛第二页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来自华夏的小提琴家,盛彦辉将在慕尼黑音乐学院进行个人独奏会!】

    戚暮已经有半年没有见过盛彦辉了,不过倒是听说他跟在卡尔教授的身后,参加了许多比赛,也获得了一些奖项,在德国渐渐有了一些名气。

    戚暮想了想,用自己的帐号在最后回复了一条“非常期待”后,便没有再多看。

    入了春的夜晚,月色寂静撩人,朦胧的月光如同清水一般照耀在安静无人的街道上。此时的小公寓里,早已没有了一点声响,这个整天忙碌的青年已经陷入了安稳的睡梦中。

    但是就在隔了一条海峡的伦敦,柏爱的成员们正在举行一场小型的庆祝会。

    他们有的拿着手机偷偷摸摸地不知道发了些什么,有的正在举杯庆祝,当然了……从来没有人,敢举着葡萄酒杯去找那个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默不吭声的指挥先生。

    还是克多里拉着一脸不情愿的丹尼尔先走了过来,笑着说道:“闵,今晚的演出真是太棒了!”

    见状,丹尼尔也只得无奈地说:“闵,干杯!”

    自从那天丹尼尔在排练厅外找到了闵琛、并且说了几句话后,他便认为:这个男人大概是撞了邪了。

    即使在乐团排练、演出的时候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但是和对方认识了十几年,丹尼尔清楚地知道——

    奥斯顿绝对有些不正常!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当时到底做了什么事,但是这个可恶的家伙就是不对劲了。

    闵琛举杯与克多里和丹尼尔碰了碰杯,然后轻轻抿了一口。克多里是个非常温和、容易亲近的人,他笑着与闵琛和丹尼尔交谈着,不过多久有人叫他过去,他才先行离开。

    干净整洁的大玻璃窗外,是伦敦美丽的夜景。泰晤士河在夜色中缓缓流淌着,被多种灯光打亮的塌桥如同镶了金边,远远瞧着十分雄伟壮丽。

    闵琛就举着细细的玻璃杯的细高脚,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他的眉头微微蹙着,似乎一直在思考些什么。

    而看着他这个模样,丹尼尔倒是忍不住了:“闵……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这可不像你,你从来不会这么沉默寡言……好吧,你确实很沉默寡言,但是还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啊。”

    闵琛没有回答。

    一时间,丹尼尔也僵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直到过了几分钟,闵琛才慢慢转过头,敛眉问道:“丹尼尔,我们认识十几年了,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丹尼尔倏地一愣,过了会儿,才说道:“很有才华,很有实力,也非常……”

    “说实话。”

    丹尼尔:“……”

    不过一会儿,丹尼尔冷哼了一声,回答:“你这家伙又小气又毒舌,总是喜欢面无表情地说一些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如果我是被你气到的人,肯定这辈子都懒得理你这个家伙一句。”

    发泄了一通后,丹尼尔又笑着说道:“不过啊……你这个人其实也挺不错的。至少从来都是当面和别人把事情说清楚,不会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当然,如果你能够像多伦萨先生一样,对后辈们温和一点,那大概会更好一些。”

    听到这话,闵琛俊挺的眉头微微皱起。他仿佛想起了有两个人对自己的评价,于是低声问道:“我不喜欢……提携后辈?”

    丹尼尔立即瞪大了眼睛:“岂止啊!你对那些没有成长到你的期望值的后辈,根本是连余光都懒得给他们一眼。明明人家很有天赋,你都不想去过问。当初克多里还在慕尼黑学院的时候,我就非常想将他提前招收进柏爱,你是怎么说的?”

    丹尼尔拧着眉毛想了会儿,一把手掌,说:“你当初说——‘有天赋,但实力还不够,没兴趣’。要不是我坚持着要培养克多里,你说德瓦拉先生离开乐团后,你从哪儿找个小提琴首席去?”

    面对丹尼尔的话,闵琛沉默地垂眸,并没有回答。

    似乎以为自己的话给对方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丹尼尔有些手足无措地摸了摸脑袋,说道:“其实……其实你也没这么讨人厌了啊。闵,你还是比较体贴人的,至少大部分时候还比较……”

    “明天帮我订一张去巴黎的机票。”

    “还比较善解人意……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现在吗?!!!”

    只见闵琛淡定冷静地点点头,说:“嗯,现在。”

    丹尼尔:“……”

    “该死的!是谁说你这个家伙善解人意的?你根本就是个恶魔!现在要到哪儿去订明天到巴黎的机票,你知道每天从伦敦到巴黎的人有多少吗?你真是个恶魔,恶魔!!!”

    ……

    丹尼尔咆哮的声音在泰晤士河畔的西餐厅里回荡着,这些咒骂都被融进了不断流淌的河水中,随着永不停息的水流消失在了伦敦的夜色中。

    伦敦的夜晚是如此的寂静美好,很快,又是一个美丽的第二天。

    戚暮拎着自己的琴盒,再次进入了琴房。这一次的练习,他在一开始便有了些眉目,所以一整天下来连阿卡得教授都稍微满意地赞扬了几句,并鼓励戚暮继续努力。

    为了抓住这来之不易的灵感,戚暮在琴房里一直练习到了夕阳落山,才开始收拾起来。懒懒的圆月爬上了夜空,戚暮拎着琴盒除了大门,转身开始锁门。

    听着锁钥卡嗒合上的那一声时,戚暮正低着头准备将钥匙从孔中拔出,他还没有动作,便听到一个稳健的脚步声在自己的身后响起。

    学院早已散学,连天色都有些晚了,整栋小提琴系的大楼里只剩下戚暮一个人。而这嗒嗒的脚步声让戚暮不由地心中一紧,过去几十年看过的恐怖电影画面一个接一个的窜入脑海。

    轻轻吞了口口水,戚暮握紧了手指,猛地转首看去:“……谁?”

    话音刚落,在看清来人的那一刹那,连戚暮都倏地愣住了。

    只见在走廊亮了一半的声控灯下,一个挺拔清俊的男人也微怔着他,仿佛有点不大明白: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眼前这个青年如今紧张的神情。

    良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