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s市交响乐团的百年庆对于整个华夏的古典音乐界来说,都是一件盛大隆重的事。其实早在年前,就有一些业内媒体报道了关于这次百年庆的新闻,而到了最后一个月的紧张筹备阶段时,更是有很多国家级的媒体专门报道了此次盛会,为其带去了巨大的曝光度。

    刚来到s市的时候,戚暮就向祝文钧保证了三天的练习时间,他既然有信心说出这个日期,自然也不会让祝文钧失望。

    不过是在第三天的中午,戚暮便提着琴盒笑着敲响了这位首席指挥先生的大门,接着在祝文钧惊讶的目光中,他直接用一首流畅华丽、技巧娴熟的《d大调》,彻底地得到了祝文钧的认可。

    既然已经将两首曲目都熟练掌握了,接下来便是与乐团之间的合作了。

    s市交响乐团作为华夏顶尖的交响乐团之一,即使是放在强者如林的世界舞台,也照样拥有不容置疑的一流水准。这支乐团纪律严明,每一个成员都拥有极高的演奏水平,在团队合作方面尤其拥有丰富的经验。

    自从八年前祝文钧担任s市交响乐团的首席常任指挥以来,乐团已经经过了多次演出和磨练,甚至与这样优秀的乐团进行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它们就能让每一个演奏者感受到高超一流的音乐水平。

    大概是因为乐团很少训练闵琛的《d大调小提琴奏鸣曲》,在第一次排练的时候祝文钧几乎每个乐章都会停下来,指出不少细节性的纠正点。而当一天的排练结束时,几乎是一整首乐曲结束时,他才会放下手中的指挥棒,开始协调乐队。

    不得不承认,闵琛的《d大调》确实是有些难度,而当第二天戚暮与乐团合作《梁祝》的时候,那种晦涩感倒是少了很多。悠扬动听的乐声在s市交响乐团的排练厅里奏响,让不少前来采光、准备报道的媒体们,也得到了写作的灵感。

    就在百年庆即将开始的一个月内,业内的、非业内的媒体杂志都将这次的盛会进行郑重地报道,甚至连华夏国家台都决定在当晚直播音乐会的盛况,让全华夏的人民都可以在家中享受这场音乐盛宴。

    戚暮的排练基本上在前几天就已经排练结束,祝文钧告知他只需要每隔两天的下午再与乐团排练一次就可以了。看上去戚暮的事情少得可怜,但是与之相比,整个s市交响乐团却早已忙得热火朝天。

    戚暮只是最后两首曲子的演奏者,而祝文钧呢?s市交响乐团呢?

    他们需要负责与所有特邀音乐家进行合奏排练!

    就以开场的二胡演奏者来说吧,那是个不过25岁的年轻小姑娘,去年刚刚在华夏金钟奖上得到了第一名,还没有与像s市交响乐团一样这么正式的乐团合作过。她所演奏的那首《二泉映月》是华夏最为知名的二胡曲,难度并不算太高,但是那小姑娘却是有些怯场。

    毕竟这次的百年庆所邀请的华夏表演者都是30岁以内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数才刚刚在世界古典音乐的舞台上崭露头角,还没有获得成熟的底气和自信,一下子就要他们踏上这样正式庄严的舞台,有些胆怯还是能够理解的。

    “所以说啊小七……前几天程姐很惊讶地和我说,你居然一点都不怯场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啊。”郑未乔在距离百年庆还有一周的时候就来到了s市,他是个自由撰稿人,这样的场合自然不可以缺席,“虽然说你之前去过更著名的舞台上演奏过,但那毕竟也是你小时候的事情了……这次连祝指挥都有夸赞你,很冷静沉着。”

    说这话的时候,戚暮正和郑未乔坐在排练厅的座位上,听着舞台上祝文钧指挥那首普罗科菲耶夫的《g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

    钢琴漂亮的滑音在整个排练厅里回荡,戚暮压低了声音,笑道:“郑哥,我不紧张难道还不是好事?你们怎么反倒担心起来了?”

    郑未乔摇摇头,他一边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上写着文字,一边说道:“你不怯场当然是好事,只是没想到……这个王铮去年还在肖赛上拿了第二名的成绩,这一次和乐团合奏的时候倒是经常出错。”

    华夏30岁以内的年轻钢琴家中,除了无法到场排练的闵琛外,王铮可以算是其中最为出色的一个了。他18岁的时候就拿到了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比赛的第二名,而去年更是拿到了肖邦国际钢琴大赛的第二名。

    肖赛是整个世界钢琴界最为重量级的赛事之一,每届都会颁发六门奖项和一门特殊奖,它有一个特色就是,当评委方认为该奖项无人可得时,他们宁愿空悬第一名,也不愿意让不合适的人获得该奖项。

    去年王铮得到第二名的时候,第一名便是空悬着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铮的钢琴水平在目前华夏的年轻一辈中,算是最为出众的了,除去闵琛。

    可是不知是否是常年进行独奏表演的原因,王铮的《g小调》确实表演得十分出色,但每当他与乐团合奏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或大或小的问题。听着祝文钧再一次放下了指挥棒,语气严肃地指正王铮的问题后,戚暮不由自主地蹙了眉头。

    “希望……之后进行预演的时候,情况会好一点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在百年庆前一天的预演排练中,原本王铮已经能够与乐团进行较好的合作了,偏偏在预演的时候竟然抢先了乐队一个节拍,让祝文钧是烦恼不已。

    很多歌剧、话剧和舞台剧在正式开场前都会专门空出一天,进行预演。预演是一件很正式的事情,因为官方也会售票给爱好者进厅欣赏,而且票价只有正式演出的一般价格。

    所幸的是s市交响乐团对于这次的百年庆实在是太过看重,因此在预演的时候也只有相关演奏者可以进厅欣赏,所以即使是发生了一些小失误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戚暮拿着自己的小提琴站在后台红色的帷幕内,清秀的眉头微微蹙起,看向舞台上正在演奏着讲乐曲的s市交响乐团和……那个低头弹着钢琴、却已经额头冒汗的年轻人。

    王铮自小家境很好,也是被父母宠大了了的。虽然从小参加过不少比赛,但是还真没与乐团合奏过,所以无法与乐团配合好,他自己也是非常焦急的。第二天就要百年庆了,临时也不可能找到可以替代他的人,只能希望他发挥正常甚至是超常一些,不要太过急促。

    等到这一首《g小调》结束的时候,戚暮明显地看见王铮紧绷着的身体一个松懈,整个人看上去都轻松了不少。

    毕竟是较为正式的预演,祝文钧没有多说什么,王铮便直接下台、换戚暮上台演出。工作人员将那重重的施坦威九尺大钢琴推下了舞台,戚暮走到指挥左侧的位置,抬首与祝文钧进行了一个对视后,两人点了点头,一段欢快激烈的快板便陡然响起。

    《d大调》的第一乐章是一段极快的快板,《康斯进行曲》的名头从来都是响亮的,在全曲一开始便是一段难度极高的华彩,整个乐团都安静着聆听那唯一的小提琴演奏乐声。

    只见耀眼灼目的照明灯下,戚暮的手指在琴弦上飞快地舞动着,那速度实在太快,几乎要让手指成为虚影。与左手快速地按动相对应的,是右手上不断跳跃的琴弓。

    这段华彩的音域从g弦一直跨越到e弦,并且还经常有跳音,非常考验演奏者的运弓技巧。

    但是这些,对戚暮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神态轻松地将这段华彩完美地演奏着,但是台下的郑未乔却是捏了把冷汗。

    谁都知道《康斯》最为困难的便是在华彩乐段结束的那一刻——由大管首席吹奏着巴松与小提琴声融合起来的那一刹那!

    巴松是一种大型管体乐器,也被称为大管,其音色阴沉深郁,一旦吹奏起来便带了种庄严肃穆的气氛,非常适合在正规严肃的乐曲中使用。

    但是,闵琛却恰恰反其道而行之!

    《康斯》所要表现的是欢快热闹的春日场景,万物复苏、生机盎然,明明一开始的华彩也给听众们描绘了这么一幕美丽动人的景象,但是突然插进去的巴松管乐声却经常会让人一下子懵住。

    这首《d大调》之所以一直没有成为闵琛最为出众的代表曲目,正是因为它对首席小提琴家和巴松管演奏者的要求实在太高。在整个第一乐章中,小提琴首席的乐段贯穿了全部,甚至在前小半部分的时候,只有一道忧郁低沉的巴松乐声与之映衬。

    想要表现出欢快跳脱的音乐?

    行,那么小提琴演奏者就必须让巴松的声音显得诙谐幽默起来,以严肃反衬为活泼。

    因此,在确保复杂深奥的高难度技巧的同时,戚暮必须带领起巴松管的声音。

    这一点对于很多小提琴家都是个难题,但是此时此刻……当那一段最为艰难的双乐二重奏结束时,郑未乔坐在观众席上忍不住地捏紧了拳头,低声喊了句“好”!

    郑未乔激动不已地红了脸庞,他的耳朵里不停地涌入各样的音符,金碧辉煌的舞台上,也似乎有不少出众的音乐家正在演奏。但是此时此刻,郑未乔的眼中却只有站在指挥左侧的那一个人!

    青年娴熟高超的技巧、华丽漂亮的跳音,甚至是压下了整个乐团,成为了舞台上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郑未乔甚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