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简单朴素的琴房内,华丽的小提琴转音不停地奏响着。戚暮是一个考虑周全的人,这些年来他很少会自信地认为自己对那首曲子十分擅长与熟练,但是这首《钟声》他却敢信心十足地说上一句:“我很擅长。”

    只见那琴弓在琴弦上飞快的跳跃着,每一次只是弹起一点点的高度,又被这位技巧娴熟的演奏者快速地掌控住。能够被成为小提琴之王,帕格尼尼凭借其耀眼卓越的小提琴技巧一向为世人所称道。

    对于技艺不精的小提琴家来说,这首《钟声》自然是场噩梦。而对于技巧熟练的戚暮来说,他却早已完全地沉浸在这首曲子中,直到全曲结束时,他还有些沉醉在那熟悉的乐声中,难以自拔。

    等到戚暮回过神的时候,正好听到悠远绵长的钟声嗡嗡响起。

    今天是平安夜,b市很多地方的大塔钟都在会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敲响,钟鼓奏鸣的声音非常具有穿透力,即使是在戚暮的琴房里也可以听到一些余音。

    戚暮将自己的小提琴放入了琴盒中,一边笑着说道:“没想到这就过了十二点了。”将琴盒扣上后,戚暮转身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语气轻快道:“圣诞节快乐!”

    闵琛早已敛了眸子,仍旧是往常那番镇定冷静的模样。他点点头,道:“圣诞快乐。”

    小提琴轻跃跳动的音符还在琴房里徜徉,闵琛微微眯了眸子,点评道:“你对《钟声》的把握很好,我以前曾经听过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里昂·扎耶夫演奏过二重奏的《钟声》,你在技巧方面并不比他逊色,对于一些细节的处理也很不错。”

    面对对方给自己的赞扬,戚暮并不羞涩,反而十分得体地点头道:“谢谢你的夸奖。”

    闵琛抬眸,看似随口地问道:“你听的是谁的《钟声》专辑?”

    对于任何一个音乐家来说,聆听音乐大师们的演奏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算是闵琛,在他柏林家中那间硕大的琴房里,也用了一整面墙的书架摆放了从上世纪可以追溯时期以来的各种大师的音乐专辑,其中包括了最古老的唱片、磁带,到如今的蓝光cd。

    戚暮回忆了一下,回答说:“我以前买过阿卡多先生的磁带,他的《钟声》版本我听过很多遍,在其他的版本中我也非常喜欢他的这一版本。”

    闵琛闻言倒是抬起眸子,认真地望着戚暮,良久,他又问了一遍:“你只听过阿卡多的《钟声》?”

    戚暮理所当然地点头,没有想太多地笑道:“其他版本也肯定都是听过的,只是阿卡多先生的版本我听得最多,也最为喜欢。怎么,你也很喜欢他的《钟声》吗?”

    闵琛微微摇首,道:“我比较喜欢……你这一版本的《钟声》。”

    这话一落地,戚暮倏地一怔,过了半晌他才无奈地笑道:“这帽子太大,我都不敢戴了。”

    被闵琛夸赞为他最喜欢的版本,戚暮还真是有点不敢当,他只得自嘲地将这样太过荣耀的赞美推了回去。而闵琛倒也没有再说太多,两人又聊了几句后,时间也不早了,便就此分开。

    戚暮也是很久没有亲自动手准备一桌饭菜了,忙碌了一整天后,他早已感到有些疲累,简单地梳洗一番后很快便**休息。而在隔了一堵墙的地方,宽敞简洁的客厅里是一片沉寂的漆黑,主人没有开灯,只有透过落地窗照射过来的城市灯光让房间里多了些照明。

    高大挺拔的男人后仰着靠在那架刚刚还被戚暮赞美为帝王一般的黑色施坦威钢琴上,他凝着眉头垂眸看着地上洒亮的月光,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凝重深沉的神色却似乎有些复杂。

    谁也不知道闵琛到底站了多久,他就那样倚着三角钢琴的侧边,低首不语。直到遥远的东方渐渐露出了一丝鱼肚白,他才终于有了第一个动作:拨打出了某个电话。

    短暂的嘟嘟声后,电话很快被对方接起,那边似乎是在进行什么家庭宴会,小孩的欢笑声从听孔里传出。

    “嘿闵!平安夜快乐!你那边应该已经过了零点了吧?你给我的电话打的也太早了,我这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零点呢!对了,马上就要到新年音乐会了,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也该回来了吧?”

    闵琛脚下稍稍用力,便从钢琴旁直起了身子。他步伐随意地走到光洁平滑的落地窗前,低声道:“丹尼尔,平安夜快乐,帮我订好机票,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圣诞之夜。”

    “哈哈,闵,你也就只在圣诞的时候才会这么好说话了。好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家甜心可等着我去切火鸡呢,今年的火鸡肉质真好,烤得外焦里嫩,啧啧……”

    闵琛直入主题:“帮我查一个人。”

    丹尼尔那边似乎有人说话,他回答了几句后才转首再对闵琛说道:“你还在想那个罗遇森的事情吗?嘿,闵,我已经把他的老底都快要查出来了,你再等会儿我就能把他和贾思科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真不知道那个罗到底在哪儿惹了贾思科那个黑胖子,可要被他排挤死了哟。”

    前几天闵琛还没离开港城的时候丹尼尔就已经调查出来,罗遇森这段日子之所以在维也纳交响乐团一直被孤立排挤,似乎背后有乐团首席贾思科故意做的手脚。虽然丹尼尔现在还不大清楚贾思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确信是贾思科动的手,他却已经十分有把握了。

    闵琛听了丹尼尔的话,难得地没有再过问罗遇森的任何一件事。他敛着眸子,道:“不是罗遇森的事情,我要你去查查……戚暮。”

    丹尼尔那边一愣,下意识地问道:“之前我不是给你查过他的资料吗?父亲是华夏s市交响乐团的常任指挥,母亲也是s市交响乐团的小提琴首席,从4岁就开始学小提琴了,13岁获得了梅纽因少年组冠军,14岁和维也纳交响乐团……”

    “丹尼尔。”

    男人低沉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丹尼尔的话,丹尼尔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他皱了眉头,开门出了那欢乐热闹的宴会客厅,走到了小阳台上,问道:“闵,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到底要查什么?”

    “我想让你查查……”

    “他和陆子文的关系。”

    ----------

    在临近新年的时候,欧洲的各大乐团都会举行一场盛大隆重的新年音乐会。在全世界古典乐坛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和柏林爱乐新年音乐会。

    后者是在柏林爱乐音乐大厅,于每年的除夕之夜奏响的音乐盛宴。而前者通常会于每年的1月1日在金色|大厅中隆重举办,届时在全球数十个国家都有现场直播,让这场一年一度的交响盛会在全球的每一个角落奏响。

    在维也纳这个音乐之都,新年音乐会的主角自然是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爱好者都会聚集于此,聆听维爱的演出。

    至于维也纳交响乐团,虽然他们也同样是世界一流的交响乐团,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却并不会与维爱争风头。往年,他们经常会进行一些世界巡演,毕竟能够来到维也纳现场听音乐会的人还是少数,将古典音乐的美妙传递给全球的乐迷,便是他们的使命。

    可是今年,大概是因为乐团内部出了一些事端,身为首席指挥的埃弗拉先生却没有举行全球巡演,反而让整个乐团在这个冬天进行一个调整,等着明年新春再进行公开演出。

    冬日的维也纳依旧有着温暖的太阳和稀少的降雨,即使是临近年底,日光也照样暖洋洋得让人不想动弹。

    下午三点,维也纳交响乐团总部。

    虽然说是要调整,但是每天必备的排演训练却是必不可少的,好不容易到了下午茶时间,充当临时指挥的首席贾思科刚刚宣布休息,坐在第二小提琴组副首席位置上的男人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

    还站在指挥位置的黑胖子冷笑了一声、看向那个奔向指挥休息室的黑头发华裔男人,嘴里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接着便和其他乐团成员一起外出品用下午茶去了。

    而那一边,罗遇森心惊胆颤地站在指挥休息室门口,等获得允许后,他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房间内正放着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斯卡》,优雅的钢琴声随着唱片的转动而徐徐流淌。既然有人进了屋,埃弗拉先生便将唱片的声音调小了一些,他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向罗遇森,问道:“罗?这个时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罗遇森低头看着地板,他在心里挣扎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埃弗拉先生,下一季度的巡演时有很多首曲子都需要副首席的领奏,我认为乐团的副首席位置不能再继续空下去了。”

    罗遇森说的副首席自然不是指他这个第二小提琴组的副首席,而是第一小提琴组的副首席位置。在四个多月前,那还是陆子文的位置,但是自从出了那场意外后,埃弗拉先生便一直空下了那个位置没有再做席位调整或者对外招聘。

    面对罗遇森突然的话,埃弗拉先生并没有太过惊讶,这个严肃的小老头依旧板着张脸没有吭声,似乎还在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

    罗遇森犹豫了会儿,说:“埃弗拉先生,我在这段时间里也想了很多。子文的去世让我非常伤心,我每天晚上入睡时都经常会梦到他。我想,他一定不想看乐团因为他而永远缺失一位副首席。”说着说着,罗遇森好像有了信心,他抬头看向埃弗拉先生,说道:“埃弗拉先生,我想向您自荐,请您考验我吧!”

    罗遇森话音落下,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回音。

    这诡异的沉默让罗遇森心中忐忑不已,良久,他才听到埃弗拉先生低低地叹了一声气,问道:“罗,你好好去训练吧,副首席的事情……我心里有这个数。陆的去世我也非常难过,他是个很有潜力、也很优秀的小提琴手,你作为他的爱人,要连着他的份一起好好努力啊。”

    罗遇森一时急了:“埃弗拉先生,我真的愿意接受您的考验,我……”

    “罗。”埃弗拉先生神色淡漠地看着眼前焦急的黑头发男人,他语气平淡地说道:“你的水平目前还不足以担任副首席的职务,你好好练习吧,乐团一直在进步,我希望你要跟上大家的节奏。看在陆的份上,之前我和你提过的解约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但是……你的实力,才是给你带来下一张续约条订的保证。”

    在埃弗拉先生严厉的拒绝下,罗遇森悻悻地离开了指挥休息室。

    休息室内属于《彼得鲁斯卡》的钢琴声又响了许久,最终归为一片平静。埃弗拉先生将那张圆盘唱片取了下来,神色平静地放回了唱片夹里。似乎是属于更年期小老头的唠叨,他一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