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九章
    2021年,在维爱的新年音乐会中悄然而至。

    前一夜,戚暮和闵琛刚刚结束了柏爱盛大庄重的新年音乐会,当晚他们便急急地赶到了维也纳,陪着阿卡得教授和兰斯大师一起,好好地度过了一个新年。

    在戚暮加入柏林爱乐乐团以后,他在古典音乐界本就如日中天的名气声望更是达到了一个顶峰,甚至可以说,他已然成为小提琴界年轻一代音乐大师中最新的代表人物。

    2021年,即将到来,可是2020年底,却是忙碌不堪。

    新的一年,总得有新的气象,美好的事务也会纷至沓来,但是在这新的一年开始前,戚暮和闵琛却是被各项事务缠身,应接不暇。

    由于戚暮刚刚来到柏爱对于新年音乐会还需要多加准备,所以这一次的圣诞节,闵琛并没有再回柏特莱姆家族。

    对此,伟大的闵斯静女士直接致电过来,打算谴责自家儿子如此不厚道的行为。闵女士是一个非常聪慧机智的人,否则也不会生出这么一个天赋惊人的儿子。

    不过闵琛的运气显然不够好,当他的母亲三更半夜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亲吻着自家爱人的嘴唇,抱着爱人的腰身,刚刚浅浅地进去了一点。

    喘着气的闵琛:“……”

    眼神迷离的戚暮:“……”

    原本并不打算接电话甚至还打算赶紧关机的闵琛刚刚拿起了手机还没看清上面的名字,正好戚暮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地印上了一个滚热的吻,甚至还伸了舌头热情地舔咬着他的嘴唇。

    目光被**充斥了,闵琛再不犹豫,直接一把扔掉了手机,用力地挺进了自家青年的身体。

    “嗯……”猛然闯入的疼痛让戚暮也觉得有些酸胀,他下意识地轻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没有抵挡住内心汹涌澎湃的**,闵琛单手将额前被汗水打湿的碎发都捞向了脑后,然后缓缓地在青年的体内顶撞着,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刚才自己手指一不小心触碰到了手机屏幕,按下了接听键。

    远隔了小半个德国的法兰克福,此时也是半夜时分。刚刚结束了圣诞聚餐的闵斯静女士冷笑着哼了一声,然后语气危险地说道:“闵琛,今年怎么不回家了?说好的要把你的媳妇带回来看看呢?怎么不把人家小七带回来?”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阵轻缓的床支摇晃的吱呀声,让不明所以的闵女士听得眉毛一竖:“闵琛,你在干什么呢?怎么不说话?是不是……”

    “恩啊……”

    一道高昂魅惑的声音猛然打断了闵女士接下来的话,她震惊得瞪大了双眼,接着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对着电话那里说了一句“看样子,真的不是嫁出去,你是要娶回来啊”后,闵女士十分自觉地挂断了电话,给儿子和媳妇一个美好的夜晚。

    而闵琛却全然没有注意到那接通了一会儿的电话,他低首吻住了自家青年鲜嫩艳红的嘴唇,然后加快了撞击的速度。

    戚暮细细碎碎的呻吟都被这个火辣炙热的吻给堵在了喉咙里,早已被快感冲昏头脑的他自然不知道,刚才某个男人竟然接了电话还一不小心让别人听到了自己羞涩的声音。

    其实此时连闵琛都有些理智不清了,今天晚上他们喝了点红酒庆祝平安夜,却没想到在酒精的催化下,两人竟然都失去了理智,在客厅里就进行了两次。而如今已然是第三次,他最心爱的青年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躺在柔软宽敞的床上,用那样勾人诱惑的眼神看着他。

    这都不赶紧上,还是男人么?

    一整个晚上,足足进行了四次欢爱,等到闵琛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地醒来时,他先是在依旧沉睡的爱人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接着将自己再次勃发起的**借着青年的手疏解释放。

    大概是昨天晚上太累了,就算是这样,戚暮都没有醒过来。而闵琛则是蹑手蹑脚地走下了床,梳洗一番后便打算为自家青年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咳,是午餐。

    当闵琛在凌乱的被子中间找到手机的时候,他刚碰到手机,一下子便想起了昨天晚上似乎有人打电话进来过闵琛赶紧地打开通话记录翻查,这一查……

    凌晨1点12分,一共通话时间2分钟……

    那个时候他们在做什么?好像是在……

    心中陡然一凛,闵琛赶紧地将这条通话记录删去,然后厚着脸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转身离开了卧室,走进厨房开始准备一场丰盛的午餐。

    嗯,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也绝对包不住火。当闵琛正在厨房里做着自以为丰盛的午餐时,戚暮已经按捏着自己酸疼的腰身,一边揉着头发地起了床。

    身后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仍旧有点火辣辣的疼痛,即使在床上闵琛是一个极好的爱人,即使他的动作再过小心温柔,足足四次的欢爱也让戚暮累得够呛,更何况……一旦这两个人沉浸**过后,他们的大脑早已被快感洗刷,只有更加猛烈的撞击才能获得更多的快感,才能让他们一起达到舒爽的巅峰。

    相爱多年,早已让戚暮和闵琛十分了解对方的身体,也最明白对方的致命点在哪里。现在再想想昨天晚上的自己,戚暮也自责自己怎么会如此孟浪。

    肯定是酒精惹的祸,那些主动的话语和行为,根本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

    一边暗自懊恼着,戚暮一边穿着衣服起了床,当他刚刚将衬衫的最后一颗纽扣系上的时候,忽然便听到被子里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音。

    戚暮找到了闵琛的手机,他赶紧地高喊道:“闵琛,好像是你妈妈的电话”

    厨房里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戚暮高喊了几句后也没有得到回应,眼看着电话即将挂断,戚暮也只得一边往厨房走去,一边接了电话。

    他正准备与电话那边说上一句“您请稍等会儿,我这就请闵琛接电话”的时候,还没等戚暮开口,只听电话那边传来一道激动的女声:“儿子啊,你昨天晚上不错啊那么晚了还在做羞羞的事情?话说小七的小提琴拉得那么好,没想到声音也这么好听啊……嗯,你有艳福啊,儿子妈妈为你而骄傲”

    刚刚推开厨房门的戚暮:“………………………………”

    听到动静转过身的闵琛:“……?”

    “啪嗒”一声,用力地将手机拍在了厨房的桌台上,在闵琛惊悚震然的目光中,戚暮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大声地问道:“闵先生,请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电话里的闵女士才猛然惊醒:“诶?小七?等会儿,闵琛,这是怎么了?小七不知道你昨晚接了我的电话吗?难道他不知道我听到了你们……咳咳咳,不对,我什么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闵女士就自觉地挂断了电话,只留下了厨房里两眼对视的闵琛和戚暮。

    戚暮眸子一眯,从鼻子里发出一道冷哼声,到这个时候他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他真的是可以回炉重造了

    而见着自家青年显然已经发怒了的神情,闵琛浑身一抖,下意识地就拿起了桌板上的两个苹果,接着……

    放到了地面上。

    “我……跪苹果?亲爱的,原谅我吧,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怎么可能让我母亲听到你美丽动人的声音?你在床上旖旎迷人的样子我不可能给任何人看到,那种魅惑勾人的声音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听到,我真的不是……”

    “你给我闭嘴”

    见着自家爱人已经有恼羞成怒准备崩盘的意象了,闵琛“刷”的一下,就赶紧就跪在了苹果上,可怜兮兮地眨着眼:“亲爱的,相信我,绝对绝对没有下一次了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你还想有下一次?呵呵,你自己和你自己有下一次去吧”

    闵琛:“………………”

    真正让戚暮歇了火的,还是一张薄薄的照片。在那照片上,是一个可爱娇俏的金发少女,碧蓝色的大眼睛水嫩嫩的皮肤,穿着一件洋娃娃似的裙子,咬着指头看着不远处的滑滑梯。

    这个时候,戚暮已经和闵琛冷战……三个小时了,于是后者只能使出了杀手锏。

    戚暮看着那照片上可爱的小女孩几眼,然后没好气地问道:“难道这是小时候的你?”

    闵琛:“………………”

    无语了片刻后,闵琛开口道:“我小时后没穿过女装。”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她叫安吉尔,是我们未来的……孩子。”

    身子陡然一僵,戚暮缓缓地转过身,惊诧地看向闵琛。只见俊美优雅的男人微蹙着眉头,无奈地说道:“本来是想等过年后,再给你这个惊喜的。安吉尔是我让丹尼尔找了1000多个小孩后,找到的最可爱的孩子。她很聪明,也非常乖巧,但是四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她却被父母抛弃在了孤儿院的门口。”

    熟悉的身世让戚暮忍不住地握紧了手指。

    闵琛继续说道:“安吉尔什么都好,她只有一个缺点……她是个哑巴。戚暮,你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而我们注定是无法领到那张结婚证的。所以,就算再怎么微小的事情,我都想为你去做我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她叫安吉尔,而你就是我的天使。我无法让你曾经遭受过的那些痛苦与折磨消失,但是我希望我们能给安吉尔一个家,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在这个家庭里,她有两个爱着她的父亲,而我……有你和她。”

    这样的情话,其实远远比不上闵琛曾经说过的暧昧缠绵,但是却深深地打动了戚暮的心。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男人的腰身,呢喃着说道:“你不要总是这样,偷偷摸摸地做一些让人感动的事情……该死的,我应该正在生你的气啊,但你竟然做出了那种事情来……”

    “你知道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怎么舍得让任何人分享到你的美好。”

    事已至此,戚暮也明白闵琛也绝对不是故意的,怪只能怪梨子手机竟然一碰就接听了

    戚暮忿忿不平地说道:“明天我们换手机,就换……诺基亚好了”

    闵琛:“……这很不方便的……”

    “你换不换?”

    “换”

    用两个手机嘛,也不是问题。

    过了半晌,戚暮忽然开口问道:“对了,安吉尔什么时候来?”

    “如果你想的话,下个星期也可以。她现在在慕尼黑的一家孤儿院里,丹尼尔已经在帮我办领养手续了,应该很快就可以办好。”

    “好,那就下个星期吧。今年的冬天,真的是很冷啊……我们或许无法帮助到世界上所有的人,但是能够帮上一个,都是好的。对了,你再把照片给我看看安吉尔的眼睛真的好漂亮啊”

    “……有我漂亮吗?”

    “你有脸和安吉尔比吗?”

    “……没有。”

    戚暮满意地颔首:“嗯,这还差不多。”

    过了半晌,闵琛伸手抚了抚青年精瘦的腰身,垂首在他的耳边呢喃道:“戚暮,我有没有说过,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爱你?”

    将手中的照片轻轻搁在了一旁,戚暮唇角一翘:“是,你说过,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爱我。而我,也非常非常非常爱你。”

    闵琛温柔的吻,落在了戚暮的眉眼:“我爱你的眼睛。”

    闵琛温柔的吻,落在了戚暮的鼻尖:“我爱你的鼻子。”

    闵琛温柔的吻,落在了戚暮的嘴唇:“我爱……你的每一分每一毫,你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细胞。”

    戚暮展开双手,轻柔地回应了对方的吻:“是,我也爱你,爱你……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难得的圣诞节假日,两个大男人便在家中度过了一整天。

    被森林团团包围着的柏林,片片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中轻轻飘落,将这座城市装点成银白色的天堂。勃兰登堡门披上了银装,施普雷河形成了冰川,而在河畔的一栋高级公寓的顶层,两个最最相爱的情侣,正在用尽全身的力气,表达着自己对对方无限的爱意。

    青年的呻吟仿若是小提琴在轻声高唱,男人的低喘仿佛是钢琴在轻轻地应和。

    当青年一个翻身将男人压在了身下的时候,更加挺入的深度让两人都餍足地发出一道赞叹的声音,最后便就着这样的姿势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到最后,戚暮到底有没有征服了某个男人,成为现代古典音乐之王?

    看这姿势,便也知道了。

    在相识的第五年相爱的第四年,戚暮主动地吻住了闵琛的嘴唇,主动地呢喃道:

    “我的指挥先生,你敢……更爱我一点吗?”

    “遵命,我的小首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