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求婚仪式是举行得盛大隆重了,而场面也足够感人温馨,就连一向坚毅强韧、情绪内敛的戚暮也不由地落下了几滴眼泪。然而这求婚是结束了不错,某个男人也亲口同意“嫁”了,但是底下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的呀。

    比如说,除了好好地把街上的玫瑰收拾干净,把该整理得整理好,闵琛还得将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全部安排妥当,并且在晚上请数百人一起进行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为了将这枚小小的戒指套上青年的手指,闵琛真的是煞费苦心、算计颇深。从半个月前就开始估量着哪一天是黄道吉日,什么时候这些嘉宾也都能全部到场,而今天也是千方百计得把戚暮给骗了出来,才终于成功实现了这么一出浪漫的求婚仪式。

    只不过……要是今天天气能别这么热就好了。

    感动过后,顶着一身的汗,戚暮冷笑着给某个男人重重地一拳,接着挑眉道:“这么热小心老师他们会中暑,等马上回到柏爱大楼,你记得亲手给老师他们一人端一碗绿豆汤,好好解暑。”

    闵琛:“……我一个个地端过去?”

    清俊秀朗的青年抬眸一笑:“难不成你还准备让老师他们自个儿去取?”

    闵琛:“………………我去。”

    过了半晌,就在闵琛用“也就几百个人、不多不多”的话来麻痹自己的时候,他的左手却被青年轻轻地牵住。两人的掌心里都有些潮湿的汗水,但是他们却都不嫌弃对方,戚暮更是将手指顺着闵琛的指缝穿插|进去,渐渐地十指相扣。

    “等会儿……我陪你一起送绿豆汤吧。”姣好的唇角翘起,戚暮笑道:“我也想好好感谢一下老师、郑哥、多伦萨先生他们对我的照顾,他们是为了我和你才来到柏林的,我们要感谢他们。”

    闻言,闵琛稍稍愣了一会儿,接着才翻手握紧了戚暮的手。

    “嗯,我们要感谢他们。”

    ……

    由于这场突然出现的惊喜求婚,戚暮和闵琛去伦敦探望克多里的计划便被搁置了三天。他们两人一起亲自地将每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全部都送离了柏林,就连与戚暮只有一面之缘的塞西也被他们送到了泰格尔机场,顺手还被赠予了一个小礼物。

    当塞西在飞机上拆开那个小礼盒的时候,她惊喜地发现那里面装着的,竟然是戚暮和闵琛下半年合奏会的门票!而且还是前排贵宾席的门票!这简直是太棒了,是她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至于其他人,戚暮和闵琛也为他们都准备了礼物。当戚暮询问到闵琛,为什么只邀请了自己所认识的人,而没有将闵琛的父母还有莉兹他们请来的时候,英俊朗逸的男人支支吾吾了许久,最后才在戚暮在再三逼问下,说出了答案。

    “……我原本以为,只需要把你的娘家人都请来就好了,至于我的家人可以等到正式婚礼的时候再说。”

    戚暮:“……………………”

    过了半晌,青年皮笑肉不笑地挑眉笑道:“好啊,我的娘家人是吗?闵先生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连这都给算计到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闵琛:“……我……”

    “晚上,记得,睡客房!!!”

    闵琛:“……………………”

    这场冷战只持续了一个白天,等到晚上某个男人蹭着青年的腰身,一边借着按摩的名义、一边上下其手后,终于是彻底地告一段落。

    戚暮第二天一醒来,气得差点没把某个家伙更踹下沙发去:居然在客厅里就开始动手动脚了?!简直不要脸!

    世上终究一物降一物,柏林爱乐乐团的成员们对自家的恶魔指挥是毫无法子,只能默默承受这冰山一样的恐怖低压。可是小天使却能轻而易举地让恶魔的暴躁脾气收敛起来,虽然闵琛仍旧毒舌,但是还不至于再把乐手小姑娘骂哭了。

    然而,从某些方面来说,闵琛也死死地克住了戚暮。当这个男人微敛着眉峰,目光幽沉地望着自己的时候,戚暮便感觉自己的理智渐渐丧失殆尽,刚刚才说好的惩罚最后也会淹没在这个男人的吻中,成为一纸空话。

    正是因为爱,所以才会让对方成为自己的死穴。

    戚暮是如此,闵琛更是如此。

    等到八月下旬的时候,戚暮和闵琛便暂时将乐团交给了丹尼尔和波尔注意管理,腾出了两天的时间飞去了伦敦。

    柔美优雅的泰晤士河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粼粼波光,戚暮和闵琛刚抵达伦敦皇家医院,远远地便看到了那个许久不见的温雅青年。

    闵琛上一次来伦敦还是五月份的事情了,正好柏爱要来伦敦演出,所以他便抽空来到医院,探望了克多里。而对于戚暮来说,维爱需要交接的事情实在太多,他只在到曼彻斯特演出的时候特意空出半天飞往了伦敦,与克多里见上了一面。

    这位年轻的小提琴家有着非凡的魅力,他温和善良的性格能够吸引到无数人的真心关怀,将他当作真正的好朋友。

    对于好友,戚暮从来都是非常关心的,因此对于克多里的事情他也很关注。

    戚暮记得上次他见到克多里的时候,后者还有些憔悴,但是现在看到他,戚暮却觉得对方的气色好了不少,精神也不再像曾经看到的那般颓靡。

    戚暮始终记得,八个月前的元旦,克多里就那样半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双目无神,仿佛下一秒就能一下子晕过去似的。而现在,他却已经恢复成了往常的样子,即使眸子里还有着一点悲意,却不再始终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克多里,你不用特意下来接我们的。”戚暮从车上下来后,便无奈地说道:“你每天要照顾埃尔德先生已经十分劳心劳神了,有时间你还是得好好休息休息。”

    埃尔德家族的人确实聘用了专门的医护人员,可是对于那个男人的事情,克多里却从来不会彻底地放手。在一开始他便跟在医护人员的后面,看看对方是如何照顾病人的,等到了后来,他便能自己亲自动手,照顾那个男人。

    这样单方面的付出,让戚暮有的时候感觉非常不值得:那个男人正在昏迷,他永远不知道你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甚至他现在还是你名义上的姐夫,你做这些,真的值得吗?<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对此,克多里却是这样回答的:“其实我和维斯克的关系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即使他不知道我现在为他做了什么,但是只要他能继续活下去、我能够继续看到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戚暮并不知道埃尔德和克多里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而这件事,恐怕连闵琛都没有弄清楚。而这一次来到伦敦,戚暮也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克多里最近过得怎么样。

    他不大相信克多里在电话里所说的“我过得很好”,因为这个男人,太能委屈自己了。

    不过事实上,埃尔德先生的身体恢复得确实不错,而克多里的精神状态也很好,于是戚暮和闵琛在探望过了克多里之后,便先行离开了。

    在离开前,克多里微笑着说道:“我听说了之前的求婚仪式了,真的很浪漫,可惜前一天维斯克的病情正好恶化、进入了危险期,所以我没有办法赶去柏林。我祝福你们永远幸福,小七,奥斯顿。”

    戚暮给了克多里一个拥抱,感谢了他的祝福。等到第二天戚暮和闵琛临走前想要再去看一看克多里的时候,他们才刚走到楼梯口,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本的金色长发因为车祸而被全部剪短,凯伦·斯劳特见到戚暮和闵琛的时候,也是一脸诧异,看上去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

    见到克多里的姐姐,戚暮笑着与她打了招呼,然后问道:“您的身体怎么样了,凯伦小姐?你也是来探望埃尔德先生的吗,克多里怎么没送你下楼……”

    “别告诉克多里。”凯伦忽然开口,戚暮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凯伦清秀的面容上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情,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想……我没有脸去见克多里。克多里……被我和维斯克害得太苦了,我真的不配做他的姐姐。”

    不知是不是想找到一个人来倾诉,在皇家医院的花园里,凯伦将过去的故事全部都讲给了戚暮和闵琛听。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也是一个让戚暮听了心口紧紧揪起的故事。

    和克多里所说的那个版本并不一样,从凯伦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从来不像克多里所说的一样乐观光明,它充满了两个商人的私心和被极端的理智所支配的感情欺骗。

    说到最后,凯伦目光真诚地看着戚暮和闵琛,道:“……我现在还没有鼓起勇气,去见我最温柔的弟弟。车祸以后我才发现,人的一生不该局限于所谓的金钱和权利,还有很多很多我所一直忽视、却始终存在的美好。我恳求你们能代替我,安慰安慰克多里。他从小就是一个爱笑的孩子,就算哭也一直都是躲在角落里,不让所有人发现,害怕我们会担心。”

    戚暮叹息道:“现在的局势或许很糟糕,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也很好。埃尔德先生一定会醒来,而克多里和您凯伦小姐,也一定会获得幸福。”

    “谢谢你,小七……”

    “凯伦·斯劳特小姐,有些话并不是由旁人代替就可以实现的。”闵琛平淡冷静的话语让凯伦一下子愣住,戚暮也惊讶地转首向他看去,只见闵琛俊美微蹙,神情淡漠:“克多里从未怪过你们,但是……你们应该对他做出一些什么了,至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