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柏爱抵达维也纳以后,直接便去了音乐之友协会大楼——他们接下来的几天里将会在这里的一间中型排练厅里练习排练,自然要提前过来踩点。

    音乐之友协会大楼不是每一间排练厅都空闲的,因此基本上每个乐团来到这里都会领取到与上一次截然不同的排练厅号。而这一次很不巧,柏爱的排练厅与维爱所属的专有排练厅隔得很远,如果硬是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就是“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的距离。

    但是毕竟也是在同一栋楼上,所以当柏爱的人刚刚抵达排练厅,他们到来的消息已经在维爱的内部传开。

    大概是换届时间正好形成了落差,柏爱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30多岁,比维爱要低了10岁左右,所以当业内很多乐迷都称呼柏爱为“颜值与音乐水平并存”的顶级交响乐团后,维爱的成员们是这样评价的——

    “啧啧,古典音乐需要的是气质、气质!懂不懂!”

    “十年前我们可比他们帅多了,乔客对吧,当年我可是维爱小王子!”

    “你就拉倒吧,我才是维爱最帅的好不好?”

    “喂喂,当初是谁特别崇拜柏特莱姆先生,每次新年音乐会都大半夜从柏林赶回维也纳的、还被多伦萨先生骂了一通的啊?”

    ……

    听着这些成员们的调侃逗趣,戚暮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在这样一个大家都合作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的乐团里,每个人都非常知根知底,大家可以相处得非常愉快。再加上戚暮在乐团里实在是年龄太小了,这些大哥大姐们便更加照顾他,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

    戚暮在维爱的生活可以算是如鱼得水,他可以不用像当年刚刚到维交的时候一样,在意一些细小的人际关系打理,反而可以将时间充分地用在练琴、排练上,提升自己和乐团的实力。

    而这,事实上也是乐团成员们希望戚暮做到的。他们选择这个年轻的孩子作为自己的副首席、以后的首席,看重的就是对方雄厚的小提琴实力和可目测到的潜力与勤奋。

    “啊,小七真是太勤奋了,都下午茶时间了居然还在看乐谱!”

    “你哪儿知道啊,小七都已经开始看黑管组的乐谱了!”

    “上帝啊,小七昨天不是还在看低音提琴组的乐谱的吗,这么快就到黑管组了?”

    ……

    所有的话总结到最后一句,就是——

    “我们家小七真是太棒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不过维爱成员们还没多聊一会儿,一个俊美高大的男人便出现在了咖啡厅的门口。他放眼扫视了一番安静的咖啡厅,很快在墙角的落地窗旁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青年。

    初春灿烂和煦的阳光宛若一层金沙,从硕大的落地窗中投射过来,在青年的身遭映上一层朦胧的金边。大概是为了更好地看清乐谱的缘故,戚暮将稍长的头发用一根细发绳扎在了脑后,但是却有几束黑发从他的脸侧落了下来,更衬得面容精致美好。

    闵琛很少见到这样专注认真的戚暮,青年的身子坐得笔直,手中拿着一枝黑色的签字笔,正在端正仔细地阅读着那份乐谱、并且在上面写写画画,做做标记。

    认真的人,是最美丽的人。

    闵琛心中一动,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上前打断这番美丽的景象。

    而当戚暮看到闵琛来了的时候,也是一阵惊喜:“你已经到了?”一边说着,他一边将用文件夹装着的乐谱合上,然后笑着起声:“刚才朱莉还在念叨你呢,没想到现在就来了,我们一起去找她吧。”

    没有再多犹豫,戚暮便直接和闵琛一起离开了咖啡厅,去寻找那位端雅淑静的女士。而等到戚暮二人离开之后,咖啡厅里早已呆滞石化的众人们才慢慢苏醒,惊恐地瞪大双眼——

    “天哪!刚才我看到了什么,刚才我看到了什么?柏特莱姆先生就这样把我家小七拐走了?!”

    “这不公平!这是我们维爱的小七,凭什么柏特莱姆先生一来就把小七带走了啊!”

    “就是就是!刚才我都没忍心去打扰小七看乐谱,他居然就那么上去了啊,他这个恶魔!”

    “喂喂喂,艾克,你不是最崇拜柏特莱姆先生了吗?怎么人家又成恶魔了?”

    “你懂什么!现在小七才是我最崇拜喜欢的,柏特莱姆先生一边去!!!!”

    众人:“……”

    你这么喜新厌旧,真的大丈夫么……

    咖啡厅里的事情戚暮已经是完全不知道了,他和闵琛稍稍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了正在指挥休息室里与多伦萨先生交谈的朱莉女士。

    见到闵琛,这位刚刚还沉静优雅的女性立即两眼放光,直接上来给了闵琛一个大大的拥抱,热情地说道:“哦,我亲爱的奥斯顿,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了,快让朱莉阿姨抱抱。”

    闵琛的身子微微一僵,然后缓慢地抬手碰了碰朱莉的后背:“嗯,抱……抱。”

    见状,朱莉笑着抬手揉了揉男人黑色的头发:“哦,亲爱的奥斯顿,你真是太可爱了!”

    头发被揉得一团糟的闵琛:“……”

    接下来的时间里,多伦萨先生正好有事情要与戚暮谈,于是朱莉便和闵琛一起先离开了指挥休息室<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在闵琛离开前,给戚暮抛过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后者自然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今天早上闵琛还在柏林的时候曾经给他打过电话,说他会与朱莉稍微谈一谈的,因此现在正好两人时间错开,闵琛与朱莉谈一谈,而戚暮也与多伦萨先生谈一谈。

    等到休息室的大门被轻轻带上以后,宁静安和的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戚暮和多伦萨先生二人。戚暮并没有太拘束,他直接拉过了刚才朱莉坐着的椅子,径直地坐了上去。

    隔着一张长长的红木大桌,多伦萨先生笑道:“小七,你来得真巧,再过一周我们也要出去巡演了,正好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商谈一下。”

    ---------

    下午的排练时间里,维爱正常地将第一站布鲁塞尔需要演出的几首交响曲进行了练习,而柏爱那边则是先熟悉场地,接着将各个成员分配到各自的酒店房间中去。

    等到戚暮刚刚和朱莉一起离开音乐之友协会大楼的时候,两人还没走几步,便见到了一辆黑色大气的宾利正停在路边,车窗缓缓地拉下了一些,露出闵琛俊美优雅的面容。

    “哦,我亲爱的奥斯顿!”

    惊喜地喊了一声后,朱莉便冲上去占据了驾驶座后最顶级的座位。而戚暮则哭笑不得地从一旁上了车,开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等到车子开到了楼下的时候,朱莉惊讶地看着闵琛和戚暮一起上了楼,她疑惑地问道:“奥斯顿,你这是要去小七家作客吗?”

    戚暮正想回答“其实那是闵琛的房子”,但是他话还没说出口,便听闵琛淡定冷静的“嗯”了一声,然后低声道:“是的朱莉,我今天有点事情和戚暮说,等会儿我会回酒店。”

    朱莉想了想,没有再多问,说了一声“再见”后,她便开门回了自己的屋子。

    等到戚暮进了自家玄关后,他才忍不住地脱口而出:“你说谎!”

    闵琛镇定从容地挑起一眉:“嗯?”

    “为什么不把这里是你的房子的事情,告诉朱莉?”

    “如果知道我这几天也会住在这里,朱莉一定会……很高兴,然后我们两就会很不高兴。”男人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朱莉是个太有活力的人了,她总能想出各种各样你永远想不到的点子。”

    对于这样的答案,戚暮也只能无奈地勉强认同。确实,有次他和朱莉一起晨练,那次连戚暮都觉得跑得实在太多了,哪知道朱莉还能兴致勃勃地和他谈笑风生。

    ——真是有着和年龄完全不匹配的精力。

    回到家以后,戚暮便简单地做了点晚餐,两人坐在餐桌前用餐。一边舀着糯糯的米粥,戚暮一边说道:“今天你和朱莉出去谈了些什么?她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一个下午都挺正常的。”

    闵琛此时正夹了一根青菜,轻轻地放进青年的碗里,听了这话,他的动作稍稍一顿,然后语气淡定地回答:“我告诉她,我很爱你,你也很爱我。她说她看得出来,并且警告我不允许对你不好,否则会让我好看。”

    戚暮才不可能相信这个答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见着青年一脸不信的模样,闵琛低笑着勾起薄唇,无奈地摊手:“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在一个月里把朱莉的心抢走的?以前她见着我可是从来都不肯放手的,今天居然只是揉了揉头发,就再也没有做些其他动作。”

    戚暮上下扫视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然后说道:“看样子你很怀念被朱莉疼爱的日子了?”

    闵琛:“……”

    过了半晌,他凝重端肃、认真专注地一字一顿道:“请你,一定、务必、千万、绝对,接收了朱莉的爱吧。”

    戚暮:“……”

    等到晚餐用完后,两人起身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边收着,戚暮一边不经意地说道:“哦对了,既然你回来了,那有一件你迫不及待的事情马上就可以去做了啊。”顿了顿,戚暮抬起头,挑衅地笑笑:“马上就能去做那件事了,高兴不?”

    闵琛稍稍一愣,然后挑眉:“看小奥斯顿吗?”

    戚暮:“…………………………………………”

    “你给我滚回柏林!!!我说的是洗碗、洗碗、洗碗!!!!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想要闵琛滚回柏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对于这个心爱的青年,他已经抓住了对方的软肋,知道他只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于是在一阵装可怜、卖惨过后,虽然戚暮仍旧十分不情愿,但还是被迫观赏了一整夜小奥斯顿。

    当第二天戚暮起床的时候,便感觉到某人竟然还没有从他的身体里出去。他向前挪了挪,对方竟然还跟了过来!于是就在戚暮准备一枕头砸死床边那个凑不要脸的男人的时候,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不是还在睡吗?”

    “再睡,你就要弑夫了。”

    “……信不信我真的打死你。”

    “……”

    伸手直接将青年揽入了自己的怀抱中,闵琛将那碍事的枕头扔到床下,在戚暮的耳边低声呢喃:“还有两天我就要离开了,我们已经两个多月没一起过了。戚暮……我想你。”一边说着,还一边犯规地在青年的耳边蹭蹭。

    这样暧昧甜腻的动作,让戚暮不由地红了脸颊,尤其是当他发现身后的某物竟然又有了变大的趋势!

    “你先给我出去……”

    “不要,小奥斯顿也很想你。”

    “……闵琛,我前几天看了一本华夏的心经,上面有这么一句话,我很喜欢。”青年俊秀昳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闵琛稍稍一顿,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

    只听戚暮一字一顿、认真郑重地说道:“斩断孽根,抛去邪念……唔……”

    直接用一个吻封住了青年接下来的话,闵琛身体力行地告诉了戚暮,邪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