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柏林,深夜。

    当闵琛和丹尼尔刚刚走出柏爱大楼的时候,前者便接了一个电话,将后者彻彻底底地扔在了柏爱大楼前的小广场上。等到这通爱的电话结束时,金发蓝眼的乐团经纪人已经在寒风中吹了半个多小时,脸颊发白,头发凌乱,一副可怜相。

    见状,闵琛惊诧地抬眸:“没走?”

    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的丹尼尔:“今天我的车拿去保修了啊,说好的乘你的车呢!!!”

    闵琛淡定从容地点点头,这个不畏寒的家伙和身后已经快要冻成冰棍的金发男人一起向停车场走去,一边走,丹尼尔一边好奇地问道:“刚才是小天使的电话?”

    闵琛轻轻地“嗯”了一声。

    丹尼尔砸吧砸吧嘴,想到:“我记得今天好像是帕雷森剧院的平安夜音乐会吧?不知道小天使表演得怎么样啊……嗯,一定特别棒<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唉,没办法去听小天使的交响音乐会,还得留下来加班,上帝啊,我怎么这么凄苦啊!”

    丹尼尔对天哀悼着,而俊美优雅的男人则是抬首看向了维也纳的方向,没有吭声。

    丹尼尔觉得可惜……那他就是觉得遗憾。

    即使是平安夜,柏爱众人都可以休息一天,他们也得照样正常地工作。

    夜色朦胧深邃,将美丽的柏林笼罩在一片迷人的黑暗苍穹之下,晚风森森地吹着,冬日凄寒,人的心却很暖。伴随着丹尼尔高喊的“哈哈哈哈,回家见宝贝儿啦”,一辆黑色大气的欧陆呼啸着驶过街道,开往了遥远的地方。

    远在维也纳的戚暮在结束了今天的音乐会后,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今天他和华尔斯先生商量着并不打算立即公布他即将离开的事情,但是当戚暮第二天来到剧院的时候,很多成员却偷偷摸摸地从各个角落打量着他,一旦被他发现,又立即移开了视线。

    清挺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没等戚暮开口询问,只见小号首席娜丽挪着步子走了过来,紧张地问道:“小七……你是不是,要离开乐团了?”

    闻言,戚暮倏地一愣,既而莞尔:“娜丽,你是从哪儿听到这个消息的?”

    娜丽瘪了嘴:“昨天多伦萨先生特意来到我们乐团的后台,你和华尔斯先生又和他聊了那么久……今天维爱就公布了要招募新的副首席的事情。小七……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一边说着,娜丽一边扬了扬手中的杂志,封面上用一号字大大的写着——

    《维爱副首席招募开始!向全球征集优秀小提琴人才。》

    至此,戚暮终于明白今天为什么乐团所有人都用难过的眼神望着他了,也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原本他和华尔斯先生打算是在下周再公布这件事,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戚暮便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一开始乐团众人还只是猜测,最多七八成的把握。然而当听到戚暮的肯定后,他们却彻底地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看法。

    比较感性一点的成员已经红了眼眶,但是他们照样一个个上来微笑着给戚暮送去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祝福他顺利成为维爱的副首席。

    “小七,我相信你的实力,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小七,我特别喜欢维爱的安东尼先生,你一定要打入内部啊!”

    “哈哈小七,你太棒了,维爱啊!那可是我心里的梦,你就帮我先去探探路吧哈哈哈哈,开玩笑的……”

    ……

    这样一番热闹的道别,持续了许久,直到华尔斯先生来了以后,见到这番场景一下子便愣住了。

    等戚暮向他解释过后,他才笑着说道:“小七,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我们今天就休息一天吧,毕竟是圣诞节,让大家一起来排练新的歌剧也确实很累,今天我们一起欢送小七!”

    华尔斯先生话音刚落,整个乐团便欢呼一片。

    在这样的一天里,乐团的各个成员都熟门熟路地点指了各种有趣的游玩地方<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上辈子在维也纳呆了近十年的戚暮从来都没想过,原来这座城市还有这么多有趣的场地,比如怒目瞪视的贝多芬雕像却是小孩子们最喜欢捉迷藏的地点,由比如舒曼的小花园,是情侣们的聚集地。

    当一整天的游玩结束后,众人用过一顿大餐后,便笑着道了别。到这个时候,很多感性的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她们紧紧地抱着自家可爱的吉祥物小七,一个个地在送去祝福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浓浓的不舍之意。

    对此,戚暮只能温和地微笑道:“我又不离开维也纳,会经常回来看看大家的,我可还要听大家排练的《托斯卡》呢!唔……不会因为我不在,尼亚你就走调吧?”

    总是容易出错的尼亚顿时红了脸,囔囔道:“小七你太坏了,一点都不可爱!我怎么可能走调呢?不可能不可能!”

    见着尼亚脸红得像个煮熟的螃蟹,众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在这样热闹愉悦的笑声中,今天一整天的“送别小七”活动也圆满地落下了一个帷幕。

    目送着乐团成员们三三俩俩远去的背影,戚暮慢慢地放下了自己的手,目光悠远。

    “五天后的招募会准备得怎么样了?”华尔斯先生一力承担下了“护送小七回家”的任务,此时两人正一起向停车场走去,“多伦萨先生的喜好比较广泛,我还真不知道他会选取什么样的曲目,但是我相信,小七你一定可以成功。”

    “谢谢您,华尔斯先生,我一定会努力的。”戚暮笑着道了谢,接着说道:“华尔斯先生,今天我很开心,我真的非常庆幸能与大家相处这段时间。这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美好时光,帕雷森剧院乐团真是一个可爱的地方!”

    听了这话,华尔斯先生调侃道:“既然这样,小七你干脆不走了怎么样?”

    戚暮:“……”

    “噗,开个玩笑,你要是敢放弃维爱副首席的机会回乐团,我可是会和尼亚、娜丽他们一起,操起扫帚把你打出门的!”

    脑子里一下子浮现起乐团几十号人通通拿着扫帚,将他堵在帕雷森剧院门口的模样,戚暮不由轻笑出声,连连求饶。

    这是一个可爱的乐团,这里的人也纯朴美好的让戚暮一生难忘。

    很多年后当帕雷森剧院已经换了首席指挥以及很多成员之后,戚暮也和闵琛一起来到过这里,听了一场《费加罗的婚礼》。

    虽然已经物是人非,但是音乐却依旧往常一般的细腻温柔,戚暮感慨地对闵琛说道:“帕雷森的进步,已经越来越明显,也是在这里,让我真正地深刻接触到了歌剧。我想,帕雷森这个名字,很快就会享誉全球,一定。”

    ……

    在接下来的五天准备时间里,戚暮非常刻苦认真地专门训练了几首曲子。

    华尔斯指挥说多伦萨大师的喜好很广泛,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偏好的音乐家和乐曲,因此他无法给戚暮更多的练习建议。但是戚暮却知道,这位和温和慈善的脾性不同,多伦萨大师最喜欢的是贝多芬。

    上辈子与这位大师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了几个月,但是就像罗遇森六年了都不明白埃弗拉先生喜欢巴赫一样,有的人足够细心,有的人就足够粗心<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戚暮发现多伦萨先生在休息的时候虽然会放着不同的唱片,但是在他所有的收藏唱片里,只有贝多芬是完完整整地拥有全集的。

    而且,有次乐团休息的时候,驻团钢琴师随意地弹了一首《献给爱丽丝》,戚暮好奇地询问多伦萨先生对这首曲子的评价,却见后者轻轻摇头,笑道:“贝多芬还是更适合刚毅猛烈的曲子,即使是这样一首《献给爱丽丝》,也掩藏不住他顽固执拗的性格。陆,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喜欢这首曲子。”

    你说,谁能想到好脾气的多伦萨大师,偏偏喜欢坏脾气的乐圣贝多芬?

    不过,当第一天戚暮在琴房里练习着贝多芬的几首小提琴协奏曲的时候,他还没练习半天,便收到了四个人的电话。

    自家老师是傲娇别扭地说:“哼,小七,在练琴吗?……老师可没听你练习过贝多芬的曲子,最近多练习练习知道吗?……啊,什么意图?没什么意图啊,就是让你多练习练习?……什么?多伦萨喜欢贝多芬?胡说!我是哪种给学生开后门……咳咳,不不不,我的学生需要走后门吗!!!”

    兰斯大师则是语气温和道:“小七,虽然多伦萨内心里非常希望直接招募你为副首席,但是你也得认真地对待这次招募会,如果你表现得不够好,多伦萨会直接放弃你的。对了,你对贝多芬的曲子有研究吗?记得要多练习练习,我记得多伦萨很喜欢他。”

    而法勒先生则是哈哈笑道:“哦,安吉尔!没想到你竟然被多伦萨抢过去了,我真是太伤心了!虽然我很遗憾你不能来到我们德交,但是安吉尔,多伦萨那个家伙还是不错的,你要好好地跟着他啊,别忘了多练习几首贝多芬的曲子,那家伙可喜欢贝多芬了哈哈!”

    挂下了这三通电话后,不过片刻,戚暮的手机又嗡嗡地响了起来,他哭笑不得地接起电话,张口便是:“嗯,我知道我要好好练琴,我会努力把握好五天后的招募会,贝多芬的曲子是我的重中之重,不用担心。最后……柏爱今天上午的训练结束了?”

    一句话都没说就被抢光了话题的闵琛:“……”

    良久,他轻轻颔首,低声道:“嗯,上午的排练结束了,还有一个小时才能进行下午的排练。”

    戚暮将自己的小提琴轻轻放回了琴盒,抬步走到了窗前。

    琴房有一面墙完全设计成了落地床,当厚厚的窗纱被拉开的时候,灿烂温暖的阳光便会照射进屋。

    冬天很少有这样刺目的日光,戚暮不由眯了眯眼睛,唇角翘起,调侃道:“那你可得好好努力了,我听丹尼尔说,你们昨晚加班到了晚上九点多,要是零点不睡觉,圣诞老人可不会把礼物放进你的袜子里哦。”

    闵琛:“……”

    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戚暮道:“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维爱的招募会是在31号白天,我大概不能去听下午的柏爱新年音乐会了……闵琛,我好像连续两年没听过柏爱的新年音乐会了啊。”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响起:“我把录音带寄给你。”

    戚暮微笑着弯了眸子,轻轻颔首。

    安静的琴房里,只有青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