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script>    老朋友将自己最疼爱的学生托付给了自己,兰斯大师自然得好好照顾。况且小七确实是个可爱的孩子,因此当戚暮来到维也纳之后,兰斯先生对他十分上心。当他今天从华尔斯那儿得知戚暮竟然生病后,他自然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

    一个不通,打两个,两个不通,打三个!

    好不容易,电话是接通了,但是接电话的人……却让兰斯大师惊骇震然。

    因为家庭变故以及身体缘故,兰斯大师早在十几年前就淡出了古典音乐界,早年他偶尔还会出去演奏几场,近十年他几乎很少再出外公演,只是安安心心地呆在维也纳养老。

    奥斯顿·柏特莱姆的名字他自然是知道的,说实话他也听过这个后辈的交响乐,但是却真的没有更深入地交流过。而当这个人突然出现在了戚暮的家中,并且说出那样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语后,兰斯大师沉吟片刻,忽然意识到——

    “小七的女朋友都回来了,他还呆在那里干嘛?!有问题!”

    于是当天中午,兰斯大师就带着大包小包的水果、麦片和营养品到了戚暮的公寓,在楼下的时候他还微微一愣,这里是一片高档小区,又坐落在维也纳的市中心附近,房价不菲。

    戚暮以前确实给了兰斯大师自己现在居住的地址,但是后者却从没有注意过,而如今这第一次来,就让兰斯先生一下子怔住,下意识地想到:“小七……还挺有钱的?”

    等到乘着电梯到了最顶层的时候,兰斯先生与开门的男人两眼相望,看了许久,他才微笑着道:“你好,奥斯顿·柏特莱姆,我是来探望小七的。”

    闵琛回了兰斯大师的电话后,并没有想到这位老人会亲自上门探望戚暮。但是现在对方的这种行为,却让他有点触动,这说明——兰斯大师是真的非常疼爱戚暮。

    于是闵琛很有礼貌地将兰斯先生带入房中,戚暮见到兰斯先生的时候也是非常吃惊,等到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后,他十分感动地与对方交谈起来。

    “兰斯先生,其实我真的没什么大事,麻烦您走这一趟了。”

    兰斯先生温和地笑笑,摇首道:“小七,你的老师既然将你交给了我,我自然要好好照顾你。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你可要保重好身体啊,现在正在换季,听说感冒的人不少,你也是感冒了吗?”

    感受着腰身酸疼刺骨的滋味,戚暮淡定从容地一笑,面不改色地点头道:“是的兰斯先生,我好像是有点感冒了,现在喉咙还有些疼呢。”

    一边说着,青年一边不动声色地用眼刀子刮了刮坐在一旁的男人,而后者则脸皮极厚地低头削着苹果,神情镇定冷静,手指与小刀飞快地动作着,不一会儿,一个光滑圆溜的苹果便成了型。

    在兰斯先生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洗了苹果,而当削好后,闵琛下意识地就将苹果递给了一旁的青年。但是下一秒,戚暮却直接将苹果递给了对面的兰斯大师,笑道:“兰斯先生,您要不要尝尝苹果,很甜的。”

    闵琛:“……”

    和戚暮也相处很久了,兰斯大师并没有推辞,而是直接接过苹果,道:“真是谢谢你了啊小七,只是好像有些麻烦奥斯顿了吧。”

    戚暮:“不麻烦、不麻烦,他钢琴弹多了,手指很灵活的。”

    闵琛:“………………”

    可是那是我削给你吃的,哼!

    虽然傲娇别扭了一下,但是在青年一脸“你削不削”的威胁表情下,某个识相的男人还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语气平淡道:“嗯,我很会削苹果,还会削花形。”

    “哦?真的吗?!”

    兰斯大师感兴趣了,戚暮便微笑着使了个眼色过去。

    于是,在外叱咤风云、驰骋乐坛的奥斯顿·柏特莱姆,如今只能像个小媳妇一样,用那双弹钢琴、拿指挥棒的手,如同游戏似的,轻轻松松地就削出了一个苹果花团。

    兰斯大师惊喜道:“真的是很漂亮啊!”

    闵琛挺了挺胸脯,等待青年的夸奖。

    戚暮:“嗯,对他来说很简单的,没什么好说的。”

    闵琛:“……”

    几人在客厅里谈了一段时间后,闵琛便被戚暮“打发”去打扫屋子了,而戚暮与兰斯先生又聊了一会儿后,他便带着兰斯先生参观这间双层复式公寓。

    兰斯先生是个怀旧的人,他所居住的地方自然全部都是中世纪欧洲的复古风格,而这样一栋包豪斯风格的现代化建筑,却是他很少见到的,因此他颇有兴致地与戚暮一起从二楼的起居室参观到了一楼。

    当参观到一扇高大光滑的红木大门前时,戚暮笑着介绍道:“兰斯先生,这里是练琴的琴房,我来到维也纳后每天都要在这里练琴,您可以进来看看。”

    兰斯先生笑着颔首:“好的,小七。”

    闻言,俊秀漂亮的青年按下了手中的金属门把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一米灿烂温和的阳光透过门缝向外照来,金灿灿的阳光仿若给整个房间笼罩上了一层薄纱,也将屋内那个正在擦拭钢琴的男人打亮。

    戚暮:“……”

    闵琛:“……”

    “砰——”

    没等兰斯大师看清,戚暮便赶紧地将大门一把拉上。在前者惊讶不解的目光中,戚暮僵硬地笑着,轻声道:“兰斯先生……这里,前几天放了很多杂物,大概要收拾收拾才能见人。”

    兰斯先生:“……?”

    不是刚刚才说每天都有在这里练琴的么……

    戚暮咬牙切齿道:“我们,再去,参观,别的地方吧。”

    兰斯先生:“……好。”

    屋外,青年是带着兰斯先生换了个地方参观了。而在屋内,某个正拿着湿布认认真真擦拭着琴键的男人却依旧冷静从容地辛苦劳动着,那双理当弹钢琴的手指此刻正细细地擦过琴键的每一个死缝,将里头可能存在的某些东西给擦拭干净。

    所以说,自己作的死,自己就要作干净。

    既然选择了琴房这个地方,那么……就要承受打扫琴房的结局。

    闵琛一边擦拭起了琴凳,一边暗自想道:什么时候把顶盖支撑放下来,在琴盖上再来一次?嗯……有机会试试。

    吃过午饭后,兰斯先生便先行离开了。临走前,他还一再叮嘱戚暮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让后者颇为感动。但是等兰斯先生一只脚已经跨出门外的时候,他忽然想到:“哦对了,小七,怎么没看到你可爱的女朋友?”

    闵琛身子一僵,悄悄地抬眸看向了一旁的青年。

    只见戚暮精致昳丽的面容上慢慢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他轻轻颔首,在兰斯先生困惑的目光中,忽然拉起了闵琛的手臂,笑着说道:“兰斯先生,其实……他就是我的小女朋友。”

    激动的小女朋友闵琛:“!!!”

    受到惊吓的兰斯大师:“……!!!!!”

    屋内的气氛美好浪漫,望着这样一对匹配登对的小情侣,重回单身狗多年的兰斯先生仿佛感受到了来自大宇宙深深的恶意。

    在向小七与他的小女朋……小男朋友送去了祝福后,兰斯大师便赶紧地转身走人,再也不想受到伤害。

    但是兰斯大师不知道的是,等到那“卡嗒——”一道清脆的关门声响起后,房间里刷的陷入了一片死寂。

    青年毫不在意地甩开了拉着男人的手,瘪了嘴转身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右手在自己的腰间轻轻地**着,想要缓解酸疼。

    而男人稍稍迟疑了一会儿,接着又讨好似的走到沙发旁,帮着戚暮温柔地**着。一边揉着,闵琛一边低声问道:“还疼吗?”

    “疼!”

    见着青年突然幼稚起来的模样,闵琛忍俊不禁:“嗯,既然疼……那明天再请一天假?”

    戚暮:“……不疼了。”

    温馨宽敞的公寓里,两个久别重逢的小情侣正在低声交谈着,那气氛缠绵美好,即使一方满脸“我很生气”的表情,但是也依旧无法阻挡住那声音里透露出的爱意。

    当天晚上回到家中的兰斯大师,在自己的日记本上用黑色的大字,深有感触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给亲爱的克里斯蒂娜:

    美好的一天,你在天国还好吗?

    我曾经和你说过的小七,今天似乎生病了,不过我想大概是相思病,你不用担心。他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今天我看到了他的……男朋友,是很久以前告诉过你的奥斯顿·柏特莱姆。

    他们两个都是非常有才华、也非常懂事的孩子,我很欣慰,也衷心地祝福他们。

    或许小七自己并没有发现,在我刚刚踏入他的家中的那一刻,那种温柔体贴的照顾、那些细致到极致的关怀,已经让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蒂娜,看到他们,我仿佛就看到了当初的我和你。我好像曾经也用过那样充满爱意的眼神看过你,就像奥斯顿在看小七的时候一样,完全隐藏不住那种深情。

    这么一想,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愿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