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秋夜的巴黎,温度实在算不上与浪漫两个字搭不上边。

    戴高乐机场的贵宾室是一间大约20平米不到的房间,地上铺着一层厚而柔软的羊毛地毯,有电脑、电视等各种设备,除了最基本的沙发、茶几外,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和浴房,供客人使用。

    当戚暮敲门的时候,其实闵琛正低头翻着一份杂志——

    《themusicking》。

    机场很贴心地将这份今早刚出版的杂志买来、让美丽大方的空乘人员递交给了闵琛,因为这本杂志的封面上用的照片,正是昨天晚上闵琛在柏林进行的那场钢琴独奏会剪影。

    不过闵琛事实上也就随意地翻了翻,并没有将这篇报道多放在心上。他更在意的是杂志最后几页的一篇文章——《全球十大顶尖音乐学院概览》。

    在这篇文章里,提到了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虽然只有短短的二百多字,却让闵琛眼尖地在里面发现了某个熟悉到心底的名字。而没过多久,他便亲眼见到了这个名字的主人。

    此时此刻,他正拉着这个他想了一个多月的青年的手指,细细的描绘着。

    闵琛用指尖轻轻划过戚暮的右手食指,划过他饱满圆润的指甲,划过他微微凸起的指节。每一个音乐家都很爱护自己的手,而戚暮也很明显并不例外,他的每一个手指甲都修剪得极其整齐,除了在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子外,根本没有一点其他伤口。

    “所以说……你今天赶过来以后,马上就要离开了?”

    闵琛闻言轻轻颔首:“嗯,就要走了。”顿了顿,他转头看向了一旁墙上挂着的时钟,说:“还有二十多分钟,就要起飞了,我过会儿得去过安检了。”

    一边说着,闵琛口中呵出的热气喷吐在青年修长漂亮的手指上,有些发痒,让戚暮忍不住地将手指从对方的手中抽开。“很快就要去过安检了?”

    闵琛点头:“嗯,大概还有十分钟……就该有人来敲门了。”

    一般而言,每一个乘客在飞机起飞前30分钟必须取了机票、通过安检,否则机票则当作废。

    不过正如戚暮所了解的一样,这个男人从来不会亏待自己,所以等到飞机即将起飞的时候,他会从贵宾室慢慢吞吞地离开,经过单独的安检通道,第一个进入那架飞机。

    戚暮想了想,问道:“今天晚上还有其他班次的航班吗?”

    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失落的神色,闵琛微微摇头:“今天没有了。”

    听着这话,戚暮也有些失望地低首,额前的碎发顺着他的动作垂下,遮挡住了他遗憾无奈的目光。

    戚暮知道闵琛第二天就必须得带领乐团进行排练了,所以他根本无法阻止对方回柏林。可是只是稍微晚那么一点时间却都不可以……这让他非常难过。

    好不容易见上了一面,却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分钟的相处时间,这样短暂的相见就如同饮鸩止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下个月……就要开始第三次测评了,还有两周多。”戚暮低声道,“在测评上如果我继续能以高分获得第一名的成绩,那我就可以真的毕业了。到时候……我想去维也纳。”

    听着青年诚实的话语,闵琛敛了眸子,道:“嗯,维也纳好,比……柏林好。你如果要去那儿的话,我有一栋房间比较靠近市中心,就是上次庆祝会的时候你去的那间。维也纳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你可以住在我那儿,那边交通也很方便。”

    戚暮也没客气:“就是上次你弹钢琴给我听的那间?”

    闵琛微微颔首:“是那间。它的琴房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我回头让丹尼尔把钥匙寄给你。”

    戚暮并没有拒绝,他轻轻“嗯”了一声,不知怎得就忽然想起几个月前,他在那间琴房里听这个男人弹了无数首高难度的钢琴炫技曲,同时还得到了一张寓意深刻的唱片。

    戚暮笑着问道:“对了,昨天你的钢琴独奏会怎么样?我听法勒先生说,你的水平比两年前进步了很多,让他也很吃惊。”一边说着,戚暮一边伸手、摊在了闵琛的眼前,“说好了你要给我专门录制的唱片?”

    闵琛伸手,握住了青年故意伸出的手,低声道:“过两天让丹尼尔寄给你,别闹。”

    这种安抚人的语气哪儿能让戚暮罢休,他挑起一眉,佯怒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把唱片给我,就不能告诉我你昨天晚上演奏的是什么曲目吗?”

    昨天晚上为了准备今天的演出,整个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乐团都训练到了晚上十点多,不要说是关注闵琛的钢琴独奏会了,戚暮回到家的时候连手指头都累得不想动弹一下,一沾上床沿就睡死过去了。

    难得见到青年这副别扭傲娇的模样,闵琛不由心情大好。他的手指顺着对方的指缝慢慢伸了进去,很快便十指交缠,清晰地感受着对方手心里的温度。

    “那我唱给你听?”

    戚暮微微一怔:“……唱?”顿了顿,他点点头:“好啊,那就唱一下试试吧。”

    很快,戚暮就为自己的这句话而后悔不已。

    这辈子,戚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五音不全的人。

    明明能够准确地听出每一个半音的差异,甚至能够听出别人换了一根琴弦的音色异同,但是当这个男人低哼起旋律的时候,却连半个音都——

    不·在·调·上!!!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类五音不全的人?!

    那声音简直是魔音贯耳,明明应该哼出的是优美动人的音乐,却平淡而无起伏的哼了大半天,让戚暮连一个小段都没辨认出来,更不用说猜出这是什么曲子了。

    闵琛:“喜欢这首肖邦的《玛祖卡》吗?”

    戚暮:“……原来是《玛祖卡》吗……”

    “……”

    “你以前……有对谁哼过歌吗?”

    沉默了许久,闵琛微微摇头:“你是第一个。”

    有些不忍心伤害对方的戚暮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忍不住地问道:“听着你刚才哼的那首……额……《玛祖卡》,你真的没觉得有一点点诡异吗?”

    稍稍思索了一番,闵琛俊挺的眉头蹙起:“哼得太快了?”

    戚暮:“……”

    你的耳朵坏了才是真的吧!!!

    看着青年一脸“怎么办,提醒了是不是太伤人”的模样,闵琛深邃幽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他轻轻地拥住对方,低声道:“其实……我知道我唱歌走调,这应该是声带方面的问题,没有办法得到根治。你不要为我难过,我也不是很想唱歌,无法唱出正确的旋律也不是……”什么大事。

    后面的话完全淹没在了喉咙里,闵琛看着青年面无表情的模样,心中忽然咯噔一声,有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不其然,半晌过后,戚暮冷笑着问道:“你都知道……你五音不全了,还来污染我的耳朵?!!!”

    闵琛:“……”等会儿,这时候难道不是该来心疼他吗……

    “我感觉如果我以后再也不想听《玛祖卡》了,你就是罪魁祸首!”

    “……”这剧本走向有点不对啊……

    “你得为这件事负责。”

    “……???”

    思索了一会儿,戚暮道:“就罚你以后每天弹一首《玛祖卡》给我听吧。”

    听到这个答案,闵琛忽然怔住,良久,他才问道:“每天弹一首《玛祖卡》吗?”

    青年慢慢地勾起唇角,白皙俊秀的面容上仿佛雨过天晴,露出一抹灿烂炫目的笑容:“嗯,以后的每一天都得弹给我听。一年365天,每一天……都不允许落下。”

    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却是直接承诺了未来的人生。

    闵琛心中微微泛暖,但是没让他高兴多久,只见戚暮清挺的眉头稍稍蹙起,他思索道:“不过……每天都听同样的曲子好像也有点疲倦,那你以后都弹奏不同的《玛祖卡》吧,等到世界上所有的《玛祖卡舞曲》都弹奏完了后,再开始……自己写?”

    闵琛:“……”

    闵琛从来都没遇见过这样的“宿敌”,无论对方是生气还是高兴,他的心情都会伴随着对方的情绪而起伏,大起大落。

    甚至就连提出这样“无理”的惩罚,他却一点气都生不起来,反而开始期待起自己以后悲喜交加的生活来。只要和这个青年呆在一起,时间就好像过得飞快,即使是听对方说一些学院方面的事情,都非常的有趣。

    而等到乘务人员敲响了红木大门、提醒飞机他们即将起飞的时候,戚暮和闵琛都齐齐愣住。没等闵琛开口,只听戚暮忽然用法语高声回答了一句“请等一下”,接着在闵琛诧异的目光中,忽然抬首在他的唇上再次印下了一吻。

    这是戚暮第一次主动的亲吻,闵琛一下子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只见戚暮微微红了耳根,他轻咳了一声后,小声道:“你自己一路上小心,到柏林后……记得给我发个信息。”那鲜红的颜色烙在青年的耳根上,让本就白皙的皮肤透着一种淡粉。

    看着眼前这番让人心动的模样,闵琛并没有想做柳下惠的意思,他一把拥住了心爱的青年,再次开始了一场缠绵至极的亲吻。

    当对方靠在自己的胸膛里微微喘气的时候,闵琛眸子微敛,低声在戚暮的耳边说道:“还有两个星期,还有两个月。”

    戚暮微微愣住,过了半晌,才低声应道:“嗯……还有两个星期,还有两个月。”

    当戚暮站在机场硕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一架银白色的大客机穿破云霄、消失在无尽的夜空中时,他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情不自禁地伸手抚上了自己的唇瓣。

    ……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个人的温度。

    “还有两个星期,还有……两个月啊。”

    低声地呢喃了一句,戚暮果断地转身离开了戴高乐机场。他来的时候充满着紧张与期待,而离开的时候就带着一股必然的决心。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他要准备最后一次测评,迎接毕业。

    接下来的两个月,闵琛要带领柏爱、开始今年最后一场的全球巡演。

    他们分隔两地,却在一起努力。

    一千多公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