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每年招收的新生不过千人,分到每个学系后,人数就更少了许多。但是人少,并不意味着它的开学演出便不隆重,对于这样一个百年名校来说,每年只要有大型演出,很多老校友都会到场聆听。

    坐落在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正北方的音乐厅,已经拥有了五十多年的历史。巴洛克式的穹顶建筑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属于大理石建筑独有的银辉。

    很多兴奋好奇的新生和饱含怀念的老校友说笑着,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过音乐厅前多彩的鹅卵石小路。当他们进入音乐厅的时候,只需要出示自己现有的、或者曾经有过的学生证,便可以直接进场。

    当然,学院也有邀请一些非本校的音乐界人士,给他们发出邀请函。但总而言之,这样一场热闹盛大的开学演出,几乎是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自家人的欢庆会,很少有外人的插足。

    这些年来从学院走出去的音乐大师实在不在少数,因此当很多年轻稚嫩的新生突然看到某个熟悉的面孔时,都忍不住地低声惊呼,表达自己看到偶像时的惊喜赞叹!

    阿卡得大师并没有去后台,而是直接坐在了前排的座位上,等待着音乐会的开始。

    这位古板严肃的大师今天难得地穿了一件小礼服,还非常正式地在领带上别了一枝精巧漂亮的领带夹,看上去十分郑重正式,虽然……他现在的举动看上去十分的随意。

    阿卡得教授动作飞快地在手机上打着消息——

    里德:【马上音乐会就要开始了哈哈!我晚上就可以去小七家里吃饭了,真是太棒了!】

    法勒:【……明明我也教了安吉尔一段时间,为什么他没有请我吃饭呢,真是好失望……】

    闵琛:【呵呵。】

    丹尼尔:【……你还呵呵什么!闵!你快给我回来!明天都要准备预演了!!!】

    里德:【回来?回哪儿去?】

    闵琛:【你猜。】

    里德:【……】

    懒得再理会这个“吃不到小七的菜、满身都冒着醋味”的家伙,阿卡得教授一脸别扭地和身边的小提琴系教授说了几句话,然后在心里暗自想到:想吃小七做的菜?做梦吧!哼,今晚我还要拍照给你们看!

    而阿卡得教授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距离他不过两排的地方,一个身姿清俊的男人正微微垂着头,将自己的大半张脸庞都遮挡在了大大的黑色墨镜后。

    即使是在室内,男人也依旧带了一顶帽檐很大的黑色礼帽,再加上宽大的墨镜,几乎没有人可以发现对方到底是谁。

    但是……就算是这样,在距离音乐会开场还有几分钟的时候,仍旧有一个年轻的小女生好奇走了过来,怯生生地用德语问道:“请问……您是奥斯顿·柏特莱姆先生吗?”

    男人淡定从容地抬眸,隔着漆黑的墨镜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用流利的法语回答道:“请问……你刚才在说什么?”

    那女生和自己的同伴立即失落地低下了头,说了一句“抱歉,我们认错人了”后,便赶紧趁着演出还没开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边走,她还和同伴小声说道“那人说的好像是法语啊,没听说柏特莱姆先生还会法语的啊,果然是我们想太多了吧……”

    隔着一层薄薄的镜片,男人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没有一点情绪起伏。他根本没把这种小插曲放在心上,甚至就算是坐在他身边的一位教授诧异地看了他许久,他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问上一句:“有事吗?”

    于是,一个浑身散发着“不要靠近我”的男人,就这样看似平常地坐在了观众席的中间。

    他似乎很想让自己表现得泯然众人,但是却不知道,正是这种又是帽子、又是墨镜的装扮,让很多人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他好几眼。

    等到第一个上台表演大提琴曲的学生结束演出后,阿卡得教授正赞赏地鼓掌,忽然便听到坐在身旁的一个教授好奇地问他:“嘿,阿卡得教授,你有看见坐在你后面的那个、戴帽子的古怪的家伙了吗?他可真是有意思,在音乐厅里还戴着个帽子!”

    闻言,阿卡得教授满不在意地转首往后看了一眼,当看到那个戴着帽子和墨镜的古怪男人时,他耸耸肩膀,说道:“马斯教授,咱们界内的怪人一向很多,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马斯教授却摇摇头,说道:“不,我倒是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难道你不觉得,他有点像奥斯顿·柏特莱姆吗?”

    阿卡得教授:“……?!”

    再回过头看了好几眼,当阿卡得教授看见对方淡定从容地朝自己挥了挥手后,他抽搐着嘴角,趁着第二首曲子即将开始的时机,偷偷摸摸地跑到了男人的身边,和一旁的另外一个小提琴系教授换了位子。

    “你这个家伙!你怎么来到巴黎了?!不是说好在小七毕业前,你们少见面的吗?这要被别人发现了你们的事情,万一有一些无聊的人乱想怎么办?”

    舞台上的三四个学生已经开始了他们的小乐团合奏,面对阿卡得教授低声的质问,闵琛在自己的手机上轻轻地打下了一行话,然后将手机递了过去。

    阿卡得教授:“……”

    等到这首短小的四重奏结束后,阿卡得教授迫不及待地低声问道:“你既然一听完音乐会就走,那还来了干什么?丹尼尔都说了明天柏爱要开始预演了,你这一来一回要二十几个小时,这是浪费时间啊!”

    长久的沉默,闵琛没有回答阿卡得教授的问题。

    过了许久,阿卡得教授才收到一个简短的答案:“我乐意。”

    阿卡得教授:“……”

    舞台上,钢琴系的兰斯特已经表演了一首出色的巴赫《英国组曲》第五首。阿卡得教授郁闷不解地鼓着掌,一边用余光偷偷瞄着一旁淡定沉着的男人。

    他实在搞不懂,既然一听完音乐会就要走了,为什么还要赶十几个小时的车程,特意来到这儿?

    ……单身狗,自然不懂这样的感情。

    宽宽的帽檐遮挡住男人俊朗深刻的脸庞,只露出了线条优美的下颚。当听到主持人宣布“接下来,由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乐团演奏海顿两首交响曲”的时候,闵琛微微勾起薄唇,连冷峻的面庞也柔和了许多。

    为什么要赶十几个小时的夜路,来到这里?

    因为……

    『我很想他。』

    -----------

    在音乐会进行了一个小时过后,当大提琴系、小提琴系、钢琴系等各个学系都进行了或长或短的演出后,整场晚会的重头戏——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乐团的交响演奏,终于是拉开了序幕。

    学院乐团的成员向来都是全院最优秀的学生,他们秩序井然地拿着自己的乐器走到舞台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这些成员代表的是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的最高音乐水平,而在这样隆重的音乐会上,他们必须表现出自己的实力。

    无数的闪光灯在卡擦卡擦地响着,当一个年轻俊秀的青年从舞台一侧走上台前时,场上的气氛更为热烈了几分。尤其是在小提琴系学生的座位那边,已经有人小声地惊呼了。

    “戚暮”这个名字,随着上学期的第一次测评开始,已经在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彻底地流传开来。

    全院测评已经进行了上百年的时间,并不是没有人连续获得几次测评第一,甚至在七十多年前,有位出色卓越的钢琴大师还连续夺得了七次测评的第一名,最终光荣地从学院毕业。

    但是,那位大师可没有每次都得到90分以上的高分,更不用说……

    得到主评委的满分。

    明亮刺目的聚光灯将舞台照得洒亮,舞台下轰鸣般的掌声似乎要将音乐厅的天花板掀开。

    在这样热闹激烈的掌声中,那个最引人注目的青年举止优雅地与乐团指挥川口老师握了握手,他十分镇定自若,丝毫没有被场下观众的热情给吓到。

    而当青年带领整个乐团,礼貌温雅地鞠了一躬的时候,舞台下,闵琛随意放在木制扶手上的手指微微捏紧。他将思念与爱意都掩藏在了漆黑的镜片后,只有扬起的唇角可以昭示着:这个人此刻愉悦的心情——

    这是他最心爱的青年,此刻正站在灯光聚集的地方,让全场观众为他鼓掌。

    “小七……很棒吧。”阿卡得教授低压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以后一定会变得很出色,就像现在一样,能够独当一面地担任一个大型乐团的首席。”

    良久,闵琛轻轻颔首,低声道:“我知道,他一直很出色。”

    舞台上,戚暮与乐团成员们一起鞠了躬之后,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将琴弓轻轻放在了琴弦上,准备开始演奏。

    他抬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