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地球上有一种不会飞行的鸟,遍布在非洲广袤的土地上。因为不会飞、无法逃到天空中,所以每当这种鸟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们都会以一种掩耳盗铃的方式——将自己的脑袋扑哧一下插入土地里,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种鸟,叫做鸵鸟。

    法勒大师去过世界各地进行过演出,自然也是亲眼见过鸵鸟的。但是最近他却惊讶地发现:“安吉尔,你怎么比鸵鸟还要鸵鸟啊……”

    戚暮:“……”

    自从那天出了乌龙的“告白事件”后,戚暮已经跟随着法勒大师来到德累斯顿三天了。

    在这三天中,戚暮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过那场告白,甚至经常无缘无故地忽视某些短信和电话。如果不是法勒大师亲耳听到了那句话,并且确认自己的耳力还没退化到那种地步,连他自个儿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所幸,即使离开了巴黎,法勒大师也没有解散【小天使的练琴房】讨论组,因此他也能从阿卡得教授每天暴跳如雷的咒骂中确信:奥斯顿真的是给安吉尔表白了!

    虽然不是生在三个男人两个基的英国,但是作为浪漫开放的法国人,法勒大师也是非常不介意同性恋的。要知道,古典音乐界的同性恋虽然并不多,但也还是有不少的,真要介意的话,德累斯顿交响乐团里还真就有几个。

    看着青年微微泛红的脸颊,法勒先生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年轻真好”后,就笑着道:“算了算了,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安吉尔,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害羞的孩子,你真是太可爱了!”

    戚暮低头继续整理着自己的琴盒,一声不吭。

    “幸好里德最近实在很忙、没有时间处理这件事,否则我真的非常相信……里德一定不会对此坐视不管的。”法勒大师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微笑着看向一旁的青年,道:“不过安吉尔,我和里德的想法不同,在我看来,奥斯顿虽然人是冷了一点,但是一个还是很值得托付的人,他很守诺专一,如果你对他也有感觉的话……可不要错过哦。”

    闻言,戚暮将脸庞更加地埋了下去,只能让餐桌旁的法勒大师看到一点点下巴。

    见状,这位音乐大师调侃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没过多久,路易斯夫人将几盘煎鸡蛋、火腿端上了餐桌,虽然她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漂亮的青年。

    “安吉尔,你要来点火腿吗?你真是太瘦了,这样可不行啊!”

    戚暮低低地点点头,在说了一声“谢谢您,爱托丽夫人”后,他便走到了餐桌的一旁坐下,开始用起了今天的早餐。

    法勒大师既然主动邀请戚暮来到德累斯顿,自然不可能让他住在酒店。

    作为世界四大指挥家之一,法勒·路易斯当然是不可能缺钱的,但是他的房子却也没有戚暮想象中的奢侈:只是一套100多平的公寓,由法勒夫妇二人一起居住。

    在戚暮搬进来以后,爱托丽夫人真是非常疼爱他,经常为他做一些好吃的餐食,十分体贴。而在这样的环境下,戚暮每天跟着法勒大师一起去乐团里进行观摩,晚上再一起回来,生活非常有规律。

    而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法勒大师还邀请戚暮参加德累斯顿交响乐团下一场的音乐会,这让他倍感荣幸,也欣然接受了这个“挑战”。

    总而言之,这趟德累斯顿之旅真是一场非常愉悦的旅行,当然,如果法勒先生能不每天都谈起……咳,那件事,戚暮恐怕会觉得更加高兴。

    戚暮上辈子也不是没有人表白过,在欧洲,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华夏人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尤其是当这个人还长得十分好看、并且非常优秀的时候。

    上辈子追求戚暮最长时间的那一个就是罗遇森了,长达三年的死缠烂打,才让戚暮有些感动,并且决定在自己接下来的人生里,两个人一起相谐着过日子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即使拥有这么多次被告白经验,可是当戚暮听到了那个男人最简单不过的一句——“我喜欢你”时,却竟然感到了难以忽视的脸红心跳。

    对此,戚暮的解释是:“嗯,一定是因为那个人是闵琛,一定是因为那个人是闵琛……对,我以前崇拜闵琛十几年了,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边小七是开始整天充当鸵鸟了,而那边……柏林爱乐乐团此刻已经炸开锅了。

    不知道是从哪儿漏了消息,不过短短两三天的时间,整个柏爱近百个成员,几乎人人都知道了——

    “指挥竟然有喜欢的人了!”

    流言再稍微传一传,很快,这消息就变成了——“指挥竟然喜欢上了上次的小天使小七!”

    再过几个小时——“指挥都向小七表白了!”

    等到第三天的上午——“天哪!原来指挥已经求婚了啊!!!”

    虽然乐团私底下已经讨论的热火朝天,甚至有人暗地里开了赌局,赌一赌他们伟大的柏特莱姆先生会在什么时候终结自己钻石单身的身份。但是在明面上,他们仍旧认真勤恳地每天练习着,开始为下一个季度的演出做准备。

    而在柏爱总部的顶层会议室里,正是一片要让太平洋都快结冰的低温。

    一个俊美淡漠的男人后仰着坐在黑色主席位的椅子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他的右手里正拿着一枝rainier宝石灰钢笔,精致漂亮的钢笔在他修长的手指间不停地打转,转出漂亮的花形。

    很明显,闵琛这双手除了可以弹钢琴外,连最简单的转笔也能做得如此优雅。

    长长的会议桌对面,丹尼尔举起双手,眼神真挚地说:“闵!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有把你向小天使告白的事情说出去!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真的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要是说了……那我以后一定秃顶!不!明天就秃顶!!!”

    闻言,坐在一旁的克多里忍不住地噗哧笑出声。

    而闵琛则是看似随意地扫了丹尼尔一眼,但是这一眼却让后者心窝子透凉地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地缩了缩脖子。

    良久,闵琛语气平淡地开口:“你很想剪光头?”

    丹尼尔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诶?什么?”

    克多里好心好意地解释道:“我想奥斯顿的意思是,你现在剪了光头也算是秃顶了。言下之意……不是你透露出去的,还能是谁?”

    丹尼尔立即不服气了:“闵!我们认识了十几年,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眼看着好兄弟就要一辈子打光棍下去了,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我可能会打扰你去追小天使?这绝对不可能啊!我绝对没说出去!”

    闵琛抬眸扫了丹尼尔一眼,而克多里倒是先说道:“丹尼尔,你或许没有直接告诉别人。但是呢,比如……你有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地和谁打电话、或者聊天,一不小心说出了这件事呢?”

    丹尼尔马上反驳:“这种事我能和谁说啊,知道这件事的也就是小天使、闵、法勒大师和阿卡得教授了,我总不可能给他们……额………………”

    丹尼尔突然噎住了声音不再说话了,克多里笑着问道:“所以,你是给谁打电话了吗?”

    不过片刻,丹尼尔泪流满面地哭道:“闵!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要不是我把阿卡得教授的电话都拦了下来,你哪儿能这么幸福地每天都给小天使偷偷摸摸发短信啊!虽然他好像一条都没回复你……但是我这都是为你好啊!!!”

    闵琛:“……”

    克多里:“……”

    又是一番发誓忏悔后,闵琛实在懒得理这个话痨嘴碎的家伙一下了。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克多里先笑着出门,将会议室留给了这两个亟待解决矛盾的男人,而丹尼尔眼见着克多里走了,下意识地就想赶紧跟着逃走。

    但是他的腿还没迈出一步,随着会议室大门“卡嗒”一声关上后,只听男人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站住。”

    丹尼尔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干笑地转过头:“呵呵……闵……”

    闵琛目光认真地看着不远处的丹尼尔,神色渐渐郑重起来,半晌后,他叹了声气,问道:“罗遇森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听了这话,丹尼尔也一下子站直了腰,脸上再也没有一点插科打诨的样子。他严肃地点点头,走到距离闵琛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下,语气凝重地说:“也算是有点苗头了。就在今天早上……维也纳那边的人给了我一条消息,我觉得……很重要。”

    闻言,闵琛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幽光,他轻轻点头,示意对方再说下去。

    窗外,柏林夏日的天空灿烂湛蓝,而相距不过数百里的德累斯顿,戚暮正提着自己的小提琴走进了德累斯顿交响乐团的排练厅。

    这是他第一次,与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交响乐团合作。

    不再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