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法勒·路易斯,世界四大指挥家之一。

    作为德累斯顿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和音乐总监,法勒大师在古典音乐上拥有极高的造诣。而且与很多以钢琴入门、成为指挥家的音乐大师们不同,法勒大师在钢琴上得到的成就远远不及他在小提琴上得到的多。

    这样一位世界顶尖的小提琴大师、指挥大师,岂是阿卡得教授口中的“不错的老师”这么简单?!这完全已经是全世界学生梦寐以求的导师啊!

    但是……这个全世界的学生里,绝对不包括戚暮。

    “安吉尔,你的颤音技巧已经非常出色了,但是我希望你在控制泛音的时候能够更加果断一些,更加表现出《云雀》的激昂高鸣,就像这样……”

    说着,法勒大师便接过了戚暮手中的小提琴,演示了一番。

    美丽娇小的小提琴在法勒大师的手中显得十分乖巧,即使技巧与戚暮所表演得几乎没有一点差别,但是却更显出了一分属于巴黎人的唯美浪漫。

    法勒大师是法裔音乐家,虽然目前是德累斯顿交响乐团执棒,但是他的音乐风格却深深地影响到了这个德国乐团,让原本具有德国古典色彩的德累斯顿更加浪漫温柔了一些。

    虽然戚暮对这位大师一口一个的“安吉尔”十分的无奈,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音乐上比这位大师还是稚嫩许多的。因此,在这三天的训练中,他一直非常尊敬地听从对方的指导,并且很快就获得了对方的认可。

    法勒大师笑着说:“安吉尔,如果你用这首《云雀》去参加下周的测评的话,我相信……整个巴黎都很难找出一个能与你同台演奏的人。”

    戚暮恭敬地说道:“谢谢您的指点,法勒先生。但是……老师似乎并不想让我用这首曲子参与测评。”

    在这两周的练习时间里,阿卡得教授给戚暮留下了三首曲子要练习完美,并声称当自己回来之后,要听到戚暮将这三首曲子演奏得过了自己的耳朵。

    想要得到里德·阿卡得的认同?

    嗯……恐怕比得到法勒大师的认可还要难一些。

    要知道,前者的脾气可比后者的坏了不少,连一点点细微的瑕疵都不能放过。

    面对戚暮无奈的话语,法勒大师却是皱了眉头,不赞同地说:“里德那个家伙,就是希望你能够表演出一首惊艳全场的曲子,让他在学院里非常有面子。而这首《云雀》虽然只有两分钟的长度,但是我认为安吉尔你演奏的这首《云雀》足够得到这次测评的第一名了。”

    说着,法勒大师还揶揄地笑了笑,说:“安吉尔,你就演奏这首曲子吧,里德那儿我会通知他的。怎么能这样苛待自己可爱的学生?里德真是太不体贴人了,让你每天都忙着练琴,几乎没有空闲时间、可以放松放松。”

    法勒大师这话说得并没有错,在他没有亲眼见到戚暮到底是怎样练琴之前,他完全不敢相信——一个才22岁的孩子,竟然能够耐住性子,每天从早晨8点一直练琴到晚上8点以后。

    而且,他所练习的曲目从来都不简单,每一首的技巧都非常高超。

    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的学生已经足够优秀了,这所学院几乎是在为十年后的古典乐坛培养中坚力量。但是戚暮每天所练习的曲子如果交给隔壁琴房的德兰,那恐怕至少得练习一个星期以上。

    要知道,阿卡得留给戚暮的时间从来最多只有三天。

    这样强大的压力让法勒大师也有些关心起戚暮来,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俊秀漂亮的年轻人却是轻轻摇首,语气温和地说道:“法勒先生,老师只是希望我能够早点出师,不要停步不前。他知道我的承受底线在哪里,老师其实是很了解我的,请您不要担心。”

    灿烂温和的阳光如同一层金芒,将干净宽敞的琴房照亮。那光线从青年的身后照射过来,在他的身遭镶了一层淡淡的金边,朦胧而又温柔。

    见到这番情境,法勒大师稍稍愣了愣,接着才下意识地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卡擦”一声,将这美丽动人的一幕拍了下来。

    见状,戚暮微微蹙了眉头,下意识地问道:“法勒先生,您这是……?”

    “哦安吉尔!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你的老师很久没见你,一定非常想念你吧?我给他拍张照片传过去,让他看看他可爱的学生,如今变得越来越可爱啦!”

    戚暮:“……”

    真不懂这些音乐大师到底在想什么……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戚暮又开始认真地练起阿卡得教授布置的下一首曲子来。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那个坐在他的身旁一直低头按着手机、时不时抬头指导他两句的大师,此刻正在某个讨论组里聊得热火朝天。

    什么?你问法勒大师都60多岁了,怎么还能把智能手机用的这么溜?

    嗯,人家大师可是一直追随着时代的脚步,从未被抛弃啊!

    在某个名为【小天使的练琴房】的讨论组里,随着一张照片的发布,原本安静的讨论组顿时炸开了锅。虽然这个讨论组只有三个人,但是其中可有两个话痨和一个特别爱炸毛的人,因此这聊天的速度也是噌噌噌地往上窜。

    法勒:【安吉尔的《云雀》已经练习得非常好了,里德,我认为这首曲子可以当作安吉尔在测评上表演的曲目,非常好!对了,给你们看看安吉尔今天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

    过了半分钟……

    里德:【法勒!谁允许你偷拍我可爱的学生的?!】

    法勒:【我是正大光明地拍的,里德,你不要污蔑我的人格。】

    丹尼尔:【原来已经要到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的第二次测评了啊,诶……小天使这张照片真好看。自从上个月看了小天使演奏的那一首《精灵之舞》后,我家甜心最近可喜欢他了,我得偷偷保存下来,回去给我家甜心看看。】

    法勒:【哈哈,丹尼尔你真是太坏了!】

    里德:【丹尼尔你这个秃毛!不允许你保存我家学生的照片!等会儿,为什么你要加入我们这个讨论组?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

    练习了一个下午之后,窗外的天色已经擦黑。即使是进入了夏天,8点钟也已然是夕阳落山、月上中天。戚暮小心翼翼地将小提琴面板上的白色松香粉末擦拭干净,然后再将小提琴轻轻放入了墨绿色的琴盒中。

    他正拿起自己的琴盒、打算离开,一个抬首便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法勒大师仍旧低头看着手机,面露笑容,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和这位大师相处了三天过后,戚暮也非常喜欢法勒先生了。

    这是一位脾气很好的大师,非常有耐心、水平也十分高,无怪乎当年的票选上,法勒大师仅次于纽约爱乐乐团的斯威尔先生、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多伦萨先生,成为世界上脾气最好的指挥大师中的第三名。

    当然……如果这位大师能够放弃那个“安吉尔”的称呼,戚暮认为自己可以在私心里将他的名次提到第一名。

    “法勒先生,难道您还不走吗?似乎学院里的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呢。”提着琴盒,戚暮微笑着说道:“如果您不介意,可以和我一起走,虽然我住得比您近,但也可以同路一小段时间。”

    而那边,法勒大师正聊得热火朝天,于是他说:“安吉尔啊,要不你再稍微等一会儿,好吗?再等我十分钟,我们一起走吧。”

    十分钟的时间也不算长,戚暮想想便同意了。

    左右等着也没有事情做,戚暮刚拿起自己的手机还没打开,就忽然想起来……那台放在隔壁的阿卡得教授的休息室里的、非常不错的唱片机。

    前几天戚暮就将那张被牛皮纸袋包着的黑胶唱片带到了学院,打算借阿卡得老师的唱片机用一用。可惜的是这几天他一直在练习《云雀》,所以始终没有空出时间。

    而如今,正巧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这样想着,戚暮便将琴盒先放在了琴房里,自己起身往隔壁屋子走去。

    至于法勒大师?他正在讨论组里聊得不亦乐乎。

    丹尼尔:【该死!我刚才把照片发给我家甜心的时候,居然被闵那个混蛋看到了!他怎么可以不声不响地走到别人身后,偷偷摸摸地看人家的手机!真是个恶魔!】

    法勒:【咦?丹尼尔,你们还没有离开乐团吗?柏爱最近很忙?】

    丹尼尔:【我们最近在筹备下个季度和明年的巡演。诶不好,奥斯顿他#%$^%#^……】

    丹尼尔:【法勒,你在哪儿?】

    过了半晌,法勒:【……奥斯顿?】

    里德:【该死的奥斯顿!你在这里干什么?!!】

    丹尼尔:【嗯,你在巴黎吗,法勒?】

    里德:【闭嘴闭嘴,不许说话!】

    法勒:【嗯对,我还在里德的琴房里,他拜托我这段时间照顾一下安吉尔,正好乐团里正在休假,所以我就来了。】

    丹尼尔:【现在……巴黎已经八点多了,你还在琴房?戚暮呢?】

    法勒:【你问安吉尔吗?他刚刚好像出门去了,我让他等我十分钟,我在和你们聊天呢。安吉尔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一直练琴到现在呢,他想和我一起走、不让我孤单,所以在等我。】

    丹尼尔:【放下你的手机,现在你该回去了,法勒。】

    法勒:【……?】

    里德:【法勒你个家伙居然还敢让我可爱的学生等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们没吃晚饭!】

    法勒:【不,我们吃了一个面包呢,里德。】

    丹尼尔:【法勒,你可以走了,现在天色很晚了,该休息了。柏林离德累斯顿很近,下个季度我可以去看看你,你想我什么时候去?】

    法勒:【………………奥斯顿?好吧,或许你说的没错,我该走了。那我去隔壁叫安吉尔一起走啦,再见。】

    丹尼尔:【嗯,路上小心。】

    法勒先生无奈地放下了手机,起身向隔壁的休息室走去。他刚刚推开门,便见到那个俊秀挺拔的青年正将一张崭新的黑胶唱片放置在了唱片机上,正准备放下唱针。

    忽然听到一道开门声,戚暮诧异地转首看去,问道:“……法勒先生?”

    法勒大师点点头,好奇地问道:“安吉尔,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戚暮笑着回答:“正好在等您,我就打算听一听唱片。法勒先生,您已经忙完了吗?”

    法勒大师刚想说“不急,如果你想听唱片我们可以等等”,但是他忽然想起刚才某个男人在讨论组里颇具威胁意味的话语,这位脾气温和的大师无奈地叹了声气,说:“我已经忙完了,安吉尔,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走吧,明天再听唱片也不错哦。”

    戚暮稍稍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他将唱片再次小心翼翼地放入了牛皮纸袋里,再打开阿卡得教授的保险柜放了进去。

    就在此刻,某个身处柏林、刚刚把手机扔给丹尼尔的男人,敛着眸子想道:今天……应该已经听了唱片了吧?会是什么想法呢……

    而与此同时,小七无奈地叹了声气,一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