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与罗遇森再次见过面后,戚暮虽然得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但是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对方。

    一来是因为最近阿卡得教授给戚暮颁发了几个任务:去拜访一些知名大师,二来是因为戚暮也明白,倘若自己表现得太过热情,罗遇森就是再怎么蠢,也会察觉到一些不对。

    当提着琴盒从一位著名小提琴家的家中走出的时候,戚暮垂着眸子看着地面,漫不经心地向自己的酒店走去。

    正值中午,明媚灿烂的阳光照射在这片大地上,为砖红色的地面镶了一层金边。戚暮回忆着前几天接到的那通电话,眉头紧锁,似乎正在思考些什么。

    其实早在戚暮刚来到维也纳的第一天,他就暗地里找了一个私人侦探,看看是否能查到罗遇森背后的那人是谁。

    在戚暮的认知里,对方既然能够让罗遇森冒险给他下药,首先必然是个地位颇高的人,其次肯定许下了一定的好处。

    只要有经济往来,那必然会留下证据,被抓到完全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但是,就在戚暮满以为能够轻松得到幕后那人的身份时,私家侦探却苦恼地告诉他:“罗遇森的银行户头在最近的10个月里,并没有任何一笔大额资金的进账。先生,您是否还要往其他方面的信息再搜查搜查?”

    这个答案让戚暮微微怔住,他稍稍思索了一会儿,才对着电话那边的私家侦探说道:“再往其他方面查询一下吧。”

    对方再次得到了一笔资金后,又开始继续搜查起罗遇森这10个月中的其他方面信息。而戚暮则是挂断了电话,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既然不是金钱交易,那么……罗遇森到底得到了什么好处?

    戚暮知道,在他死亡之后的这10个月里,罗遇森一直是维也纳交响乐团的第二小提琴组的副首席,没有得到一点的提拔。甚至从他那天晚上,在维也纳交响乐团的小楼外见到的情况来看,罗遇森好像一直被乐团里的其他人孤立了。

    如果罗遇森真的是在帮贾思科做事,那么……

    他现在为什么会混得这么惨?

    曾经戚暮以为这个真相已经浮露于水面,只待他去发现。而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明白,所有的事情仿佛被一层又一层厚厚的蚕丝蛛网包裹着,如水中望月,让他看不清晰。

    这样想着,时隔三天后的现在,戚暮便打算再去与罗遇森联系一番,看看能不能发现一点异常。

    但是他还没有动作,手机便忽然震动起来。戚暮刚看到手机屏幕上那熟悉的名字,他微微怔住,然后诧异地按下接听键,低声道:“闵琛?”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低低的“嗯”声,闵琛压低声音说道:“很久不见了,戚暮。”

    听了这话,戚暮微微一愣,接着笑了起来:“嗯,确实有很久不见了。最近柏爱的排练还是很忙吗?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什么的,我最近已经渐渐空闲下来了。”

    早在十天前闵琛来到维也纳后,就给戚暮发了一条短信,让他得知对方竟然已经到达维也纳了。

    但是在那个时候,阿卡得教授还死死守在戚暮的身边,让他无法脱身。而等到阿卡得教授终于离开维也纳后,柏爱那边的排练却渐渐忙了起来,让闵琛倒是没了时间。

    “你现在在哪儿?”

    听着这话,戚暮往四周看了看,然后直接回答:“我在格尔街附近,刚刚拜访了安科尔大师。”顿了顿,戚暮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惊道:“这么巧,难道你也在这附近?”

    说着,连戚暮自己也觉得太巧合了一些,他勾了唇角,忍不住笑道:“好吧,哪儿有这么巧的事情啊……维也纳这么大,这得多有缘才能正好碰上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俊美优雅的男人薄唇微勾,在心里暗自想到:嗯,确实很有缘,而且……还碰上两次。

    “今天晚上柏爱的音乐会门票,你拿到了吗?”

    戚暮一边继续向前走着,一边笑着颔首:“嗯,今天早上拿到了。我没想到是丹尼尔亲自送过来的,真是太谢谢你了,闵琛。你知道的,柏爱的票一直都很难买,听说现在在黑市里已经炒到了500欧元一张呢。”

    “嗯,拿到就好。”男人醇厚磁性的声音透过听孔传来。

    戚暮笑道:“不过啊,你让丹尼尔亲自送过来好像有点太过了吧……我今天早上开门的时候可吓了一大跳,我本来以为要么是你邮寄过来,要么是你有时间了,顺便给我带过来。让丹尼尔送过来,实在是太夸张了吧。”

    闵琛:“……”

    所以……在“他亲自送票”和“丹尼尔送票”两个选项中,原来后者更郑重一些?

    两人又聊了几句,在互相道了一句“晚上见”后,便挂断了电话。

    与这个很久未见的男人通了一次电话后,不知怎的,戚暮竟然觉得原本复杂的心情似乎明朗许多。于是,趁着好心情,他干脆暂时先忘了某个扰人心情的人渣,开始想起“今天中午吃什么好”这件事。

    而在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3号音乐厅里,正在休息的柏爱成员们惊悚地发现——

    指挥竟然笑了!!!

    心情很好啊有没有!!!

    只见那个坐在观众席中央位置的冷峻男人嘴角微微勾起,正低首看着自己的手机,似乎发生了什么让其非常愉悦的事情。

    这种场景对柏爱的成员们来说,实在是太过震惊,让他们甚至开始怀疑:刚刚还毒舌挑剔到让他们哭爹喊娘的指挥,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作为勇士代表的丹尼尔,犹豫再三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咳嗽了两声,说道:“闵……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今天晚上可就要开始演出了,你如果有事可千万别闷在心里面啊,丹尼尔的耳朵永远为你开放着,我的朋友!”

    闻言,闵琛嫌弃似的抬眸扫了丹尼尔一眼,反问道:“我有烦心事?”

    “……”过了许久,丹尼尔才郁闷地道:“你这还叫没有烦心事?前几天你可把成员们都骂惨了,他们最近看到你甚至都绕道走,你知道不?虽然你今天好像心情是好了一点,但是也很恐怖的好不好!”

    闵琛不以为意地挑了眉头,语气肯定道:“丹尼尔,我的心情和我的脾气一样,一直很好。”

    丹尼尔:“……”

    又过了许久,他简直无力吐槽地说:“好吧,你这个奇怪的家伙,明明前几天还整天沉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了你几百万似的,今天突然就这么高兴了……闵,和你认识十几年了,我知道你这家伙脾气一向古怪,但是我没想到你还能古怪到这个地步。”

    这时候,在排练厅的舞台上,克多里已经开始带领乐团进行新一轮的较音。

    而舞台下,闵琛敛眸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丹尼尔,如果……有一件事你已经有了99分的把握,但是没有那最后一分你就永远都不能确定那是真相,那你会怎么选择?”

    “这是什么鬼问题啊?”无语地嘀咕了一句,丹尼尔想了想,回答道:“既然都有99分了,那1分就算再怎么重要……好像也只是一分吧?”

    这个答案很显然让闵琛十分满意,连冷峻的面容都更加柔和了几分。他轻轻“嗯”了一声后,就不再开口了。

    而丹尼尔的好奇心倒是被彻底勾上来了,他好奇地问道:“嘿闵,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

    闵琛:“没事。”

    丹尼尔:“……你肯定有事!”

    闵琛抬眸扫他一眼:“没事。”

    “…………绝对有问题!!!”

    懒得再理这搞怪的家伙一句,闵琛直接站起身来,抬步向舞台上走去。

    而在他的身后,丹尼尔还在不停地重复着“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有什么事你就说啊”、“嘿闵,你勾起别人的好奇心真的不需要负责解决吗”、“该死的,你这个恶魔!”……

    至于……到底是什么事?

    嗯,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为什么从来没学过德语的戚暮突然德语如此流利?为什么他对维也纳交响乐团会非常熟悉?为什么他的《钟声》和陆子文的一模一样?为什么他会站在陆子文的公寓楼下看了那么久?为什么他会突然去找本应素不相识的罗遇森?

    所有的疑惑集结到了最后,都指向唯一的答案。

    只是这个答案实在是太过玄幻、让人不敢相信,所以他才一时间没有接受。

    但是,三天过去了,就像丹尼尔说的一样:既然已经肯定了99分,即使没有那最后一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你瞧,大胆猜测、小心证实,这是多么科学的研究手段啊。

    而就在隔了小半个城市的24小时便利店里,某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扒下马甲的青年正拿着两颗水灵灵的白菜,认真仔细地打量着。

    “左边一颗的帮子稍微厚了一点,右边一个菜叶有点枯了,嗯……到底是选哪个好呢?”

    在华夏带了近半年的时间,给戚暮带来最大的改变,恐怕……还是那对食物挑剔至极的眼光。戚暮上辈子可没这么挑食,就算是英国的黑暗料理他都曾经勇敢地尝试过。但是……

    让谁吃了半年华夏丰富多彩的美食后,再去啃面包、批萨,吃意大利面、通心粉,恐怕都会绝望到欲哭无泪吧?

    所以,早在来到维也纳的一周后,戚暮便与居住的酒店商量好了,可以随时借酒店的厨房一用。

    就算他烧菜的手艺在华夏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水平,那也绝对好过天天啃面包、批萨,吃意大利面、通心粉……

    在便利店里纠结了半个小时后,戚暮总算是提着两包食物继续向酒店进发。

    刚走出便利店的大门,望着碧蓝澄澈的天空、缱绻舒展的云絮,戚暮忍不住地抬首凝望了许久,然后笑着感慨道:“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啊,阳光这么好,天空也非常干净啊。”

    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