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 >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兰斯大师的这一句“戾气”,让戚暮彻底地怔在原地,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而一旁的阿卡得教授闻言,却是皱了眉,说:“兰斯,你在说什么?小七的音乐里怎么会有种戾气?我可没有听出来,这是气势。”

    “好吧,”兰斯笑着摇摇头,说:“里德,从以前开始你就不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但愿是我听错了。但是,你既然带着你最珍视的学生来找我,一定也是觉得我和你的小提琴是互补的,可以给出一些中肯的意见。那么……”

    “现在我要告诉你,我的演奏技巧甚至都不如你的学生,但是……这些年来,我对音乐的理解却自认不比你差。”

    见着老朋友这副认真严肃的模样,阿卡得教授立刻明白他是真的很想指导戚暮了。于是他说:“是的,兰斯,你说的没错,我也认为,你在音乐的感悟上确实走得比我要远。但是,你所说的戾气我真的没有感受到,所以……”

    “老师,我想……我大概明白兰斯大师的意思了。”青年低悦好听的声音打断了阿卡得教授接下来的话,他转首看去,只见戚暮正微笑着看着自己,说:“老师,兰斯大师能够听出很多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事情,我相信……他说得没错。”

    兰斯笑着点点头,道:“不错。其实这种戾气并不是一件坏事,说实话,贝多芬当年如果不是那么的悲痛、那么的憎恨人生,也不会逼迫耳聋的自己写下那么多经典的音乐了。当然,每个人选择的音乐风格都是不一样的,我希望……小七,你能成为莫扎特那样的音乐奇迹,而不是贝多芬那样的。”

    莫扎特一生也是颠沛流离,从年少时的成名到后来的困顿窘迫,他甚至要典当手表换取生存下去的费用,到最终连尸骨都没有安息的地方。但是,他的音乐却很少展现出人类的负面情绪,始终是激昂欢快的调子。

    古典音乐是非常具有包容性的,无论你是温柔细腻的、还是激烈昂扬的,甚至就是愤世嫉俗的,都能在这个世界里找到属于你的道路。

    然而,音乐如人,从一个人的琴声中,可以听出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兰斯先生虽然表面上是在指导戚暮的小提琴,但是事实上,他更是想要让戚暮将心中的隔阂与芥蒂抛开。

    兰斯大师认为,戚暮可能曾经遭遇过什么不公正的待遇、才会心中有所郁结。因此,他想要让戚暮看开点,既然现在已经一切都好了起来,就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吧。

    但是,兰斯大师却不知道,真正造成戚暮音乐中那种莫名攻击性的……

    却是完全不可能忘记的杀身之仇。

    虽然心中明白自己不可能真正遗忘,但是兰斯先生的话,戚暮还是听进心里去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音乐始终缠绕着那个人渣的影子,但是要真正将其抛却,只能说……

    『事情是该有个解决了。』

    戚暮在心中暗自想到,但是他却没有在外表上显露一分。他恭恭敬敬地给这位温和的大师鞠了一躬,然后说道:“谢谢兰斯大师您的指点,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望着戚暮认真的神情,兰斯先生露出一抹笑容。他虽然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的心里到底有着怎样的结,但是他却希望这个可爱的孩子能活得开心一点。

    阿卡得教授显然没有他的好朋友兰斯大师那么心思细腻,别说从琴声里听出埋藏在自己学生心底深处的东西了,他是真不觉得戚暮的音乐风格有什么问题。

    而事实上,这个世界上,能够听出戚暮小提琴琴声中那一丝微不可察的攻击性的人,恐怕只有世界三大小提琴大师中的兰斯·特里尔了,连另外两位的里德·阿卡得和法勒·路易斯,都一点没有察觉。

    戚暮跟着自家导师在兰斯大师家中用过午餐后,还没再多呆一会儿,便被老师赶到兰斯先生的琴房练琴去了。美名其曰是不想让戚暮的琴艺生疏,事实上……阿卡得教授似乎是想要与兰斯大师聊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等到日落西山、夜色降临时,戚暮才被“恩准”从琴房里出来,放下了自己的小提琴。

    一个下午的时间里,戚暮都在寻找兰斯大师所说的那丝戾气。他将《e小调协奏曲》和《魔鬼的颤音》反复地练习了四五个小时,最终仍旧没有发现出自己到底在哪儿表现出一点攻击性了。

    对此,戚暮只能无声地感叹道:“兰斯大师对小提琴感情的体悟……恐怕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比拟吧!”

    既然无法发现自己的攻击性,当戚暮跟着自家导师与这位世界级的大师道别之后,他便暗自决定一定要快点将事情解决,不要让那个人渣再影响到自己。

    虽然想是这么想了,但是戚暮还没有打算好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只听阿卡得教授无奈的声音在自己的身旁响起:“小七啊,老师……最近可能要离开维也纳一段时间呢。”

    戚暮下意识地惊道:“老师?”

    维也纳宁静美好的夜色下,清俊漂亮的青年正提着一只秀气的墨绿色小提琴盒,走在寂静的街道上。朦胧暗淡的月光下,他微微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似乎不大明白……刚才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

    阿卡得教授轻轻叹了声气,说道:“我的故乡那边有点事情,老师必须得先回去一趟了。小七,你一个人呆在维也纳继续学习,是可以的吧?”

    听着这话,戚暮慢慢地回过神来。他轻轻颔首,道:“好的老师,我会好好学习的,您不用担心。”

    阿卡得教授点了点头,过了半晌,又说道:“不过小七啊,你不用担心,老师在维也纳的朋友还是不少的,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时回不来,你可以找他们帮忙。”

    闻言,戚暮心中涌现起一丝暖意,他笑着颔首,说:“好的老师,我知道了。”

    “不过现在想想,似乎那些都家伙好像出外演出去了?”阿卡得教授皱着眉头想了会儿,忽然道:“哦对了,维也纳交响乐团似乎过几天就要进行演出了,埃弗拉那家伙应该回来了。这里可是他的大本营!小七啊,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去找维也纳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埃弗拉,那老头虽然脾气坏了点,但是对我的学生应该还是会比较照顾的。”

    忽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戚暮脚下的步子倏地停住了。他怔愣了片刻,很快在阿卡得教授发现前,赶紧又跟了上去,笑着应道:“是,老师,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阿卡得教授并没有发现一点异常,他点点头,说:“埃弗拉前几天还给了我两张前排的票,可惜我不能陪你去了,如果你有什么认识的人,小七,就将另外一张票送给人家吧。”

    戚暮淡笑着接过阿卡得教授手里的音乐会邀请函,无奈地皱了皱眉,笑道:“老师……我在这儿哪有什么熟悉的人呀?哦对了,似乎柏爱好像最近一直在维也纳呢,听说他们在为下周的音乐会进行排练,那我是不是……”

    “小七!”

    戚暮倏地笑了出声,连连道:“是是是,老师,我一定不会把票送给闵琛的。”

    听了这话,阿卡得教授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继续发挥了他最擅长的碎碎念功夫,一路上让戚暮不停地点头称是,连个“不”字都不敢出口。

    砖红色的街道上,只有寥寥几人在浓郁的夜色中行走着。兰斯大师住的地方离戚暮所住的酒店很近,只是走了十几分钟后,他便回到了酒店,将自己的琴盒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当确认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之后,戚暮唇边的笑意渐渐敛下。他缩紧了手指,站在硕大干净的落地玻璃窗前,沉默无言地看向西南方的地方,那里……是维也纳交响乐团总部的所在地。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刚下定决心要解决上辈子的事情,阿卡得老师就将这张邀请函送到了他的手上。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一样,仿佛有一种叫做命运的大手,在无声地操控着,让他不得不去面对——

    那个想要忘记的事实!

    而此时此刻,刚刚从日内瓦飞往维也纳国际机场的一班飞机缓缓降落下来,在机场跑道上滑行了几分钟后,送下了一班筋疲力竭的乘客。

    维也纳交响乐团这季度的演出排得非常紧凑,他们可不像柏林爱乐乐团一样,在每次演出前都喜欢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排练。今天刚刚回到维也纳,后天,他们便需要再进行一场演出。

    只能说,指挥的风格不一样,乐团的风格便也大不相同。

    机场内,乐团的成员们三五成队地一起走着,只有单独走在最后的那个黑头发华裔男人,看上去十分突兀、不和谐。

    罗遇森英俊的面容在这几个月渐渐瘦削下去,显得有一丝苛刻,但是他却毫不自知地用直勾勾的眼神望着别人,让本就对他有所芥蒂的乐团成员们更不乐意接近他了。

    事实上,前几天在日内瓦的演出前,埃弗拉先生就已经说了,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他会为乐团再选择一位副首席出来。对于这个位置,罗遇森已经觊觎很久了,这个机会……

    他绝不会放过!

    但是现在的罗遇森并不知道,在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得到副首席的席位的时候,就在隔了半个城市的地方,某个青年正冷笑着等待与他再重逢的机会。

    “后天吗……”

    “罗遇森,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青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