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回结盟
    、 、 、 、 、 、

    出来对二女道:“承祖说他已找好了房子,让咱们一起去看一下。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

    梁心怡摇头,道:“我和亭姐的修行都到了关键时期,不能分心,就不掺和你们的生意了。快去快回,等你回来吃饭。”

    韩亭微笑道:“心怡说的不错,我们近阶段确不能被俗务所扰,你还是自己拿主意吧。再说,你听过别人的没有?”

    风平点头,道:“我知你们的进境神速,不宜分心,好好在家专心静修吧。”

    一顿复沉吟道:“承祖肯定已准备好了饭局,不会让我回来的,就别等我了。”

    “可以在外喝酒,但不能在外过夜。”韩亭下了命令。

    到了地方没敢即刻进去,先在门外转悠了一会,见这是家正在经营的珠宝店,生意好像还不错,不明白王承祖为什么非选这个地方?

    “不敢进来?”门口出现了似笑非笑的曹珍。

    风平叹气,道:“猜到了是你们两个!安玉呢?听说她神经了。”

    曹珍不答,拉他进了门,直向楼上的办公室走去。

    “王承祖呢?”风平见她关上门,不由问。

    曹珍偎在他怀里,幽幽道:“你不用紧张,与安玉的魂牵梦萦不同,能再次见到你,我已经得偿所愿了。不会因贪**上的欢娱而放弃家庭的。”

    风平稍稍放了些心,连问道:“这到底是咋样一回事?不是说你和她都不干了吗?怎又扯上了王承祖?”

    曹珍开始叙道:“安玉的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她坚信你还活着,且一定会回到深圳,所以和我共同出资买下这套房子。我们知道你和王承祖的关系,一直与他保持着通讯,你全明白了吧?”

    风平苦笑,叹道:“何苦呢?其实我不值得你们这样做的!”

    曹珍微笑,道:“你不用过意不去,其实安玉和我都明白,你不是凡人,而超人不会受我们这样的妇人羁绊。我们要做的只是自我安慰,因为与你的相遇才使我们的世界充满激情和向往。”

    “小玉呢?”风平忙岔开话题。

    曹珍答道:“她去了南非旅游,我昨天通知了她,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吧。”

    风平沉吟会,遂把自己关于开店的想法说了出来。

    曹珍微笑,道:“我们一开始走的就是中高端路线,而随着深圳不断的发展,精英阶层越来越肯在精品方面投资,前途真比徐文涛薄利多销的方式光明得多。”

    风平认可她的说法,道:“我相信金升与你们的能力,定会让我扬眉吐气的。”

    “到时如何感谢我们呢?”曹珍嬉笑。

    风平“下手”揉了几下,“恶狠狠”道:“浪蹄子,敢一个人‘惹’我?不怕给你弄烂?”

    曹珍贴了上去,喃喃自语道:“我不图长久,只争朝夕,现在就死在你怀里!”

    从曹珍店里出来直奔王承祖的公司,进门刚要大骂,“前辈好。”王承祖的媳妇陆云微笑招呼。

    “你终于肯来照看这不省事的家伙了!”风平叹息。

    他认为陆云是个眼光独到的智者,当初若她帮王承祖出谋划策,不至于吃那么大的亏。

    陆云歉然道:“对不起,前几年先是孩子小,后来我父母相继病故,忙得不可开交,遂让承祖犯下大错,也累前辈您蒙受损失。”

    风平苦笑,叹道:“天意使然,对方一计不成,定还有其它恶毒的办法,而我俩疏于防范,很难逃脱的!”

    陆云微笑,道:“我相信只要前辈能认真对待,这世上没有您办不成的事的。”

    “这个高帽子我可戴不起啊!”风平惭愧。

    陆云道:“承祖对我说了您的计划,我们坚决支持和无条件的服从。”

    “好。”风平信心大增。

    次日一早安玉就回来了,出人意料的是她没有表现的很激进,平静地对赶过来的风平道:“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决定任其自然,你们肯让我留下最好,反之也不怨恨。”

    风平叹道:“是我对不起你们啊!就是始乱终弃。。。”

    安玉不让他往下说,道:“其实我和珍姐都明白咋回事,亦从来没痴心妄想过,只要能看见你就行,哪怕三五个月见一面呢!”

    “游历了那么多地方,我还以为你大彻大悟了呢,怎又回到原点了!”风平哭笑不得。

    安玉拱到他怀里撒娇,道:“反正我已没有了家,就让我给你当丫头、仆妇、下属,什么都行,只要让我能看见你。。。”

    风平不让她再往下说,沉吟着道:“姐姐的心意我明白了,我有个想法给你们商量。”

    一顿,复道:“你们也知道我回来的目的是什么,而一个好汉三个帮,我需要包括你俩在内的所有的朋友的支持。。。”

    安玉插口道:“珍姐都对我说了,你想咋干就咋干,我们无条件服从。”

    风平认真的道:“我的意思是把咱们合作的关系再上升一步,结盟。”言此压低声音把心里的计划说了一遍。

    曹珍听后点头,表示无异议。安玉却道:“我只记住你的那句‘荣辱与共’。。。”

    “好好好,我认你做姐姐行不行?”风平无可奈何。

    安玉稍思即道:“也好,至少有个在一起的理由。”。。。。。。

    当日下午,舒林秀找来了,坐在风平家的沙发上直接质问他:“你傲的很呀,一次也不接我的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风平则理直气壮地道:“我曾被诈骗过好几百块钱,至今仍心疼呢,所以,只要是陌生号码一律不接。”

    “你的理由很充分啊!”舒林秀哭笑不得。

    韩亭微笑问:“大姐的养生馆开业了没有?需要我们干什么?”

    舒林秀答道:“证件快办下来了,正在装修呢,预计三月三开业。”

    “靠,巧了,我们的古玩店亦准备在那一天开业,看来咱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啊。”风平笑了。

    舒林秀看着他道:“我听说了你在深圳的故事,亦知你们双方都不会善罢甘休,需不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风平想都没想,道:“固所愿,不敢请耳。”

    他绝非信口开河,舒林秀何人?是加在任何一方的天平上都使其严重倾斜的重量级的人物。况且他早听说她与徐宏达认识,而自己的两个女儿又在人家手上,万万不可得罪的。

    舒林秀一笑,讥嘲道:“怎么,怕我与徐宏达联手对付你?”

    风平“哼”了声,道:“你不会。”

    “噢,说说你为什么这样认为?”舒林秀看着他微笑。

    风平答道:“这其一是你不缺钱花,所谓的利益放不到你眼里;第二则对你更重要,那就是名声,一个孤高自许的人绝不会与只知利益不知良心的败类联在一起的。而我好歹也算个吃公家饭的人,应该对你的事业有所帮助的。”

    舒林秀冷笑,连问道:“说得是不错,但你准备如何和我跟我合作呢?一个连电话都不接的人又有多少诚意呢?让我怎样才能相信你?”

    风平“哈哈”一笑,道:“舒大师怎么跟怨妇似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边说边移坐到她的双人沙发上,欲有所表示。

    “滚,离我远点。”舒林秀有些惧色。本就厌恶男人,而这人又是男人中的坏蛋,流氓中的王者!

    得势不饶人,风平边伸手抚她肩膀边嬉皮笑脸道:“害怕了?我又不是老虎,能吃了你?。。。”

    言未了头上挨了记“抱枕”,却是梁心怡下的手,嗔道:“混蛋,哪有当着媳妇的面调戏良家妇女的!”

    舒林秀趁机逃离,骂道:“阎王爷白给你一张人皮!”

    “我咋着你了?连毛都摸住呢,你就骂这么很,这不是欺负人吗?不行,咱不能算毕。”风平要借题发挥。

    韩亭拽住了他,忍俊不禁地笑道:“好啦,适可而止,大姐不喜欢跟人开玩笑的。”

    在小沙发上坐下后,舒林秀叹道:“我鬼迷心窍,竟选择跟你这种人合作!”

    韩亭微笑道:“从一开始,我们就与舒大姐接下来不解之缘,双方合则两利,斗则两害。”女儿在人家手上呢,想不合作都不行!

    风平正儿八经地对舒林秀道:“跟我合作最大的好处是利益最大化,一分投资多分回报,我只在乎出口恶气,其它的都任你们分取。”

    舒林秀点头,道:“不错,你我双方的选择的确不多,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风平索性直接道:“钱,二十个亿。。。”

    “你疯了?”舒林秀难道的打断人家的话。

    一顿复道:“别说我拿不出这么多,即使有也不可能让你拿着去鸡蛋碰石头。实话告诉你吧,徐宏达的资产早过了百亿了,你不可能与他比烧钱的。”

    风平一笑,鄙视她道:“妇人之见,你再貌似强大,其实骨子里还是个小女人!哥哥我就是要摸老虎的屁股,害怕你就一边玩去,这个节目少儿不宜。”

    “混蛋!”舒林秀被骂得脸色皂白。

    正要反唇相讥,院门被敲响了,是叶氏兄妹。

    而他们一进来就被舒林秀吸引,叶莹雪不顾与众人寒暄,直向她伸出手,道:“这位神仙姐姐境界好高,小妹叶莹雪,很高兴见到您。”

    舒林秀握住她的手,微笑道:“妹妹玉洁冰清,才是空灵明秀的神仙中人。。。”

    “咳咳咳!停停,我有点冷,太肉麻了!”风平真听不下去了。

    复苦笑着对叶莹雪道:“你别被她的外表所欺骗了,她其实就是一吃人不吐骨头的那个啥。另外你的称呼也不合适,她快六十了。。。”

    此言自然招致猛烈的批评,包括韩、梁二女都斥责他胡说八道,哪有这样埋汰人的!

    舒林秀反倒没有生气,微笑道:“你愈是这样愈不让人放心,在没考虑成熟之前,我不会把钱交给你的。”

    “那就一拍两散,你把女儿还给我,从此陌路,谁也不认识谁。”风平大吼。

    他有意提醒叶家兄妹,姓舒的到底是啥样一个人。

    舒林秀笑容未改,道:“当初是你自己决定的,而且我助也你们夫妻渡过了难关,想过河拆桥吗?”

    韩亭忙斥风平:“你休要再强词夺理,我和心怡这些年多承大姐照顾,早已感恩不尽了。”

    转劝舒林秀:“他就是这样,整天口无遮拦的,不知轻重。其实他心里还是很想得到您的帮助的,希望大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原谅他一回吧。”

    舒林秀叹了口气,道:“竖子何幸,竟得这么多优秀的女人追随!”

    复直对风平道:“你的想法虽然有点天马行空,但也不全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如要我出巨资助你,则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言此不往下讲了。

    风平苦笑,道:“你还想要什么?不会也把我当人质看管吧?”

    舒林秀认真的道:“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无论何时何地、或有多少理由,都不能伤害于我。”

    “如你伤害了我的至亲呢?”风平即刻反问。

    舒林秀马上答道:“我可以当着众人发誓,与你结盟,彼此永不伤害对方及其亲人。。。”

    风平不等她说完再问:“如果你危害。。。”

    舒林秀亦不让他说下去,道:“修道之人心里只有天道而无其它,你勿复多言。”

    韩、梁二女知夫婿顾虑的是什么,都未敢相劝,聪明的女人都不试图左右爱人的决定,何况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叶莹雪不知就里,斥责他道:“人家舒姐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犹豫什么?真是不可理喻!”

    风平抬起头看着舒林秀的眼睛,道:“大道无欺,自有因果报应,你好自为之。”

    舒林秀不接腔,反问:“再说一遍,你接不接受我的提议?”

    “好,咱俩三击掌。”风平边说边伸手。

    舒林秀不疑有它,举手应之,不想三击过后,却被他握住不放。耳听这惫赖之人笑道:“这下可与‘玉观音’有肌肤之亲了!。。。”

    “你松手!”舒林秀满脸通红地挣扎。这是她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心慌意乱,自己怎么啦?

    “快住手,竟敢当众调戏良家妇女?”“耍流氓!”“你握住人家的手不丢干啥?”此举自然又招致众女的一阵嗔骂,和人身攻击,包括叶莹雪、舒林秀也下了手。四个女的连掐带拧的,一直把他打到房间里顶上门才罢手。

    送走舒林秀,风平心里一样不轻松,如何面对叶枫、叶莹雪兄妹两个呢?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