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回臂助
    、 、 、 、 、 、

    有些事根本解释不了,只能越描越黑,风平索性什么也不说地逃出叶家,让叶莹雪自己跟梁心怡诉苦去吧!

    回到宾馆两女的房间里躺了下来,正准备补个回笼觉时,手机响了,那边热情而又简短的道:“我姓乔,现在xx地方等风老弟来商量事情。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

    风平忙应了声,不敢怠慢,出门时看了下时间,,已是夜里八点多了。

    在一处秘密地点,风平见到了这个温文尔雅而目光坚毅乔姓老者,念及他惩治贪官污吏的手段,不由肃然起敬。

    寒暄后,人家也不啰嗦,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手机和几张带相片的材料递给风平,道:“这是一部卫星定位的手机,用于你我单线联系,当然,你也可直接拨打朱老的座机。”

    一顿复道:“材料上面这个人买官卖官、包养情妇、十分猖獗,给当地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而我们亦缺乏有力的证据,希望你能抓到他受贿及滥用权力的实据,还广东一片清明的吏治。”

    风平看了几眼,比较满意,自己反正都得上深圳去,搂草打兔子两不误,点头道:“您放心吧,虽然我对这行不咋熟悉,但亦可以向您保证,最多半年,就把这害群之马给揪出来。”

    乔老微笑,道:“当然,你乃英雄人物嘛,不然也不会把这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但你不要大意,他在那里的势力不可小觑,另外还有传闻说,他和你的死对头徐达关系不浅呢。”

    风平“嘿嘿”一笑,道:“也好,这样更省了不少事!”

    乔老点头,道:“所以说你比任何人都适合侦破此案,我就等着为你庆功了。”

    言罢即起身,道:“我走了,别送,这是纪律。”

    回宾馆的路上心情大好,诸事都有了个头绪,过不几天就可领着两个妻子离开北京了。

    出租车还未到地方呢,韩亭打来电话,道:“在哪呢?爸妈让你来家里,当面谈谈。”

    风平当然不愿去,道:“我离你家远着呢,再说这都快夜里九点了。。。”

    韩亭不让他说完,即斥道:“废什么话,快点。”

    风平苦笑,只得让司机掉头去韩家。

    韩家全家成年人都在,目的是让风平先输了气势,而风平似也十分配合,坐在沙发上低着头。

    韩父清了下嗓子,先道:“我们商量过了,对你有如下要求:一是在北京补办婚礼,韩家的女儿不能不明不白的跟人走;二是婚后就住在这里,我们都老了,身边得有人照看;三是。。。”

    风平没听完就问韩亭:“你都同意了?”

    韩亭摇头,道:“这是爸妈和嫂子定的,没让我参与。”

    “那就好!”风平一笑。

    “你什么意思?有你说话的份?打断老人的话,你有一点教养吗?”韩军的媳妇气势很盛。

    风平没理她,直对韩父道:“岳父大人,你这前两条就不合适。。。”

    “混蛋。”李英跳骂,要冲上来。

    风平瞅着韩军冷笑,竟下命令道:“去,让这泼妇闭嘴,别让我代你管教没教养的东西。”

    “你你、你说什么?敢骂我是泼妇!”李英简直火冒三丈。

    但没等她爆发,韩军结结实实地抱住了她,耳语道:“他就是一憨货,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千万别自讨苦吃。”

    李英很少见丈夫这么郑重其事地形容一个人,不由楞了神。

    韩母则冷声直向风平道:“说出你不答应的理由,不然饶不了你。”

    尊敬归尊敬,风平对她实没好印象,沉吟着道:“我的身份特殊,不能。。。”

    言未了,韩母已挖苦道:“什么特殊?无非是小县城出来。。。”

    韩亭再也忍不住了,即对母亲道:“我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是我合法的丈夫,看不起他就是看不起我。如果你们还不能端正心态,就别怪女儿违背您们了。”说完拉着风平就走,且头也不回。

    待两人扯着手走在大街上,韩亭歉然道:“对不起,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风平微笑,道:“这有什么,你没见过农村里娶媳妇时,女方家简直就说狮子大开口,不仅要把男方家榨干,还要让他们负债。。。”

    韩亭不让他说下去,叹道:“关键是我爸曾是高干,我妈是大学教授,不应该这么刁难人啊!”

    风平“哈哈”一笑,道:“这就叫‘啥事没放到谁身上’,批评别人时义正词严,轮到自己时只为自己考虑。你爸妈年纪大了,把亲情放在了首要的位置,无可厚非!”

    韩亭点头,道:“确实如此,他们又很听我嫂子的话。”

    风平皱眉,道:“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你嫂子出此下策,伺候老人的活并不轻松,你以后可以多回来斤几趟。”

    “谢谢你啦!”韩亭将头贴他肩膀上做小女人状。

    风平感慨夫妻生活并不是单纯的你恩我爱就能幸福,现实中的许多因素影响着小家庭,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引起连锁反应的!遂道:“今晚你还是住家里吧,多和爸妈沟通,把我们的情况摆一下,应能取得他们的谅解的。”

    风平次日起得很晚,梁心怡亦住在叶家未归,让他这个“孤家寡人”想了大半夜的俗事,肯定起不早。

    十点左右癔儿八症地听见手机响了,听那边笑道:“明知我今天回来,也不到机场接一下。”

    “你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够不够级。”风平大骂出口。

    叶枫一笑,问道:“上午我在五星级饭馆设宴,你来不来?”

    “不去,十星级的也不稀罕。”风平断然拒绝。

    叶枫也不气,仍微笑道:“我的不少‘发小’在政商两界都已事业有成,结识一下,小不了你的架子,这些人中的不定哪一个哪一天能帮上你的忙呢。何况你现在最需要臂助,不然能斗得过人家?”

    见风平不语,叶枫在电话那边咬牙切齿道:“别给脸不要,你两个媳妇都在呢。十二点以前,必须给我滚过来。”说完即挂机。

    风平暗自点头,人家说得不错,自己或许能宰掉徐宏,但那样有意思吗?要想完全除去心里的阴霾,必须在商业上打败他,然而单靠一己之力肯定扳不倒徐氏集团,必须整合各方面的臂助才能扬眉吐气。

    xx五星级大酒店在北京亦算顶尖之流的,能来这里的非富皆贵,而前者居多,毕竟权贵不敢太招摇,即使来,也是晚上的事。叶枫在这里包下两桌是有目的的,就是向大家证明他不靠家庭的余荫照顾,也一样能获得成功。

    风平来到时已是十二点半了,宴席刚刚开始。

    梁心怡接着,道:“亭姐不愿凑热闹,在家陪父母呢。”

    叶枫和抱着三岁的儿子的方蓉迎了上去,先是瞪了他一眼,后拉着他的手道:“让我先为你介绍几个好朋友。”

    主桌除他们夫妻,及叶莹雪、梁心怡外还有两女一男,而其中一个女的面容姣好,甚为眼熟,叶枫介绍她与身边的三十来岁,一身名牌的眼镜男道:“大名星张敏(虚名),认得吧?这是她爱人王凯王大老板。”

    “幸会。”王凯先伸出了手。

    风平边与他们握手边笑道:“张大名星演的电影是我喜欢看的为数不多的片子之一,没想到早早嫁给了王老板。。。”

    王凯即不悦地问他道:“这么说,我不配于她?”

    “人家没说我插到牛粪上!”张敏白了丈夫一眼。

    “哈哈哈。”王凯笑得很爽朗,不象心眼狭窄之辈。

    另一衣着朴素、却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出久在上位上的信息的三旬冷美人,不等叶枫介绍,已向风平伸手道:“我叫韩冬,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风大英雄。”

    风平愕然,不由问:“您认识我?”

    叶枫抢答道:“韩副厅长在广东公安厅工作,自然知道你是谁。”

    风平咋舌,苦笑道:“我怎么有点瘆的慌!”

    韩冬难得一笑,调侃道:“如你真瘆的慌,就不是风平了。”

    风平眨了眨眼睛,道:“以后多联系,我有不少话要向你询问呢。”

    韩冬脸一红,嗔道:“你以后别冲女人挤眉弄眼,不好的!”

    “听见没有?”梁心怡连斥带掐。

    风平不敢表示什么,忙跟着叶枫去另外一个房间。这桌也是八个人,其中齐玉和张云都是见过的。

    叶枫在介绍其它人时都是一句就过,唯在一相貌平凡到有些丑陋的青中年跟前停留了不少时间,对风平郑重介绍道:“金升,小名二子,满族正黄旗,曾经的龙种,是这次来宾中家底最厚的。他与王凯、韩冬都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

    金升打断他的话道:“我却不这么认为,你们从小到大都是欺负我,好吃、好玩的、好女人都给我抢走,除了冬子姐,你两个都不是好玩艺!”

    众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叫翁伟的调侃问他道:“我说贝勒爷,你是不是小时候受了他们的刺激,才狂玩女明星的?现在即便他俩加在一起也没你一个零头多吧?”

    “你他妈的狗屎翁子,敢揭老子的短,现在就还那张古画钱。”金升破口大骂对方。

    嬉闹后,叶枫继续对风平介绍金升,道:“他子承父业经营古玩城,在古玩方面称得上大家两字,端得是厉害,在业界无人不晓,就是凭这一手才让众多女演员投怀送抱的。”

    “高人!”风平竖大拇指。

    金升却双手握住风平的一只手,谦恭地笑道:“哪里、哪里,风老弟才是人中之龙,身边皆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我跟你一比,才是小巫见大巫。。。”

    没听完,风平的脸色就变了,瞅着叶枫质问道:“你把我的事,给人瞎说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叶枫边慌忙否认,边往门边挪步,猫腰跑了出去。

    “叶公子也有怕的人?”一众皆奇。

    坐下后,风平问叶枫:“给连正联系了没有?”

    叶枫点头,道:“他说现在脱不开身,晚上一定来找我。”

    风平遂不再问,余光看见叶莹雪和梁心怡、嫂子、侄儿有说有笑,他心里亦轻松了不少。

    随后开饮,酒是好酒,众人杯来杯去,都喝了不少。值得一提的是,没过一个小时,两桌人就去一小半,免费的名酒是好喝,但最能醉人!

    见梁心怡上洗手间,风平跟了过去,问:“那妮子昨晚都给你说了什么?”

    在卫生间门口,梁心怡瞅四下无人,照其胸脯上捶了两下,恨恨地嗔道:“害人的东西!我看你咋办?”

    风平立即喊冤:“天地良心,我的确什么也没干!”

    梁心怡揪住他的领子,咬牙切齿道:“你还想干什么?就这已让人家耿耿于怀了!”

    “她、她她到底给你说了什么?”风平急切想知道答案。

    不想梁心怡给他卖起关子来,道了声:“我先去趟卫生间再说。”扭头就走。

    风平无奈,只有点燃一支烟等待。

    “这么不放心你媳妇?”“真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一刻也离不了!”竟是张敏和韩冬联袂来上卫生间。

    风平很想问一声:你俩集体来尿水的吗?但哪敢开这个口!便一声不吭的走了回去。

    金升来串桌,道:“那帮子‘料货’没一个能喝的,了无乐趣,我陪风老弟干上二杯。”

    王凯微笑,道:“金二子,你这叫老鼠舔猫的那东西,找死!。。。”

    “滚,看见你那酸脸就烦。”金升鄙视这个“发小”。

    叶枫一笑,道:“二子你这回可找到对手了,你自以为是的那几套压箱活,真不放在人家眼里。不信咱就走着瞧。”

    “吓、吓、吓我?”金升当然不服气。

    把袖子撸了上去,直向风平叫阵道:“来吧,咱俩喝它两瓶。”

    见风平不接腔,叶莹雪冷笑,道:“人都说风大英雄纵横天下,无往不胜,但我看到的却是个畏手畏脚的懦夫!”一语双关!

    “不敢应战就磕头拜师,我还想当师伯,哦,不,师姑呢。”竟是一向稳重的韩冬发的言。

    她们三人一同回来,恰遇上这一幕,而话出口自己都不相信出自她口,想是喝多的缘故吧?

    叶枫微笑着对风平道:“这就叫赶鸭子上架,再收个徒弟吧,二子这小子就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而你若在几个方面得折服了他,他会成为你很好的臂助的。”

    金升见对方仍不开口,更加得意洋洋地道:“小疯子(叶枫)前几年就替他吹嘘说,他在酒色才气四个方面样样能做我师傅,我岂能咽得下这口气!今天就当众拆穿这个牛皮。”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风平的脸上,看他如何应对。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