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回定位
    、 、 、 、 、 、

    85_85239其实两人早就走了,风平只摘去了绷带,就大摇大摆地出了大门,他的“精神力障眼法”连美国中情局的众人都蒙在鼓里,这几个警察自然被迷得不知所以。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连正弄了套老年人的假发,再花一百块雇一小伙子扶自己出门,亦堂而皇之。

    汇合后打车往狮城南部行驶,他们想在那里租套住房住下来再说。途中连正联系了南烈,要他去某个地点等候,又特别交待他注意不要被人跟踪。

    两人同坐在车的后排,风平皱着眉头低声道:“把先前得到的东西交给他,风险一样不小,别若因此累他遭受意外,我们岂能安心?”

    连正苦笑了声,道:“干这行的凶险毋庸赘述,个人的荣辱甚至生死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完成任务,一切都不重要了!”

    风平闻言暗叫了声惭愧,在国家利益面前所有个人的荣辱都算不了什么,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

    到了地方两人并没立即下车,而是用刚才在商场买的望远镜打量南烈的四周,在确定无嫌疑人监视后,连正才走了过去。

    风平在车上见他们也几乎没有交谈,借擦肩而过的工夫,连正把东西塞到南烈的裤兜里,而后直接回到车上。

    而当他附风平的耳边说了一句后,风平不解地问:“为什么?”

    连正淡淡地答道:“还是由我们背负一切艰难险阻吧。”

    风平微笑,轻叹道:“还是叶局眼光精准,只有你接下他的位置,国安局的同仁才有福分!”

    南烈这些天很是郁闷,名义上来执行任务,却被晾到一边!而他正值血气方刚、力求“进步”的时候。把连正交给他的东西贴身放妥后,他就打出租车前往机场,准备登机回国。

    进机场、买票、通过安检都很顺利,但正准备随人流去登中午一点的班机时,有人请他进了一间办公室。南烈没有慌张,干这行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高,坦然地坐了下来。

    然而带他进屋的那两个保安人员并不解释什么,似也在等待。十分钟后,门终于开了,一群人高马大的外国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布鲁诺与斯科特泰尔,带着四个优秀的海军陆战队队员。

    南烈瞳孔在收缩暗提内劲所谓勇者不惧古武的传承人罕有不战而降的。

    泰尔用汉语道:“我们已知你的底细,中国的优秀特工。南烈先生,跟我们走吧。”说着便让两个黑大个去架人。

    两个壮硕的黑人毫无顾虑地走到比他们矮半头的中国人面前,分工明确的各自抓住他的一条胳膊,正要发力架起时。突觉人家的胳膊变得象粗铁棒似的硬,就在他们一愣神间,人家已发力向两人胸腹间横来。

    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军陆战队都是军中的佼佼者,而这几人更非弱手,两人几乎同时地后退避之。但南烈这一下是蓄劲而为,有心算无心,力量与速度自是非同小可,耳听两声惨叫,再看两个黑大个齐往两边墙上飞。

    南烈的祖上可追溯到宋朝时就以拳剑名闻华夏的川中南宫世家,现在虽然在家族武技上已无当年的盛况,但以气导力的龙行拳还是传承了下来,其威力自然不是洋鬼子所能理解的。

    震飞两人的同时南烈即长身而起,向另两个扑了过去,既玩就要玩到底。

    不想一声脆响后,他脸色大变,一头栽了下去,原是人家开了枪。

    “要活的。”泰尔连忙制止那个还想再次扣扳机的陆战队队员。

    “不能让他死掉,赶紧送医院。”布鲁诺发令。

    南烈中枪被俘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连正他俩的那里,特工之间就是这样,你们可以监视我,而我们的人亦一样反监视你。时两人刚租下一套住房,正在午休呢。

    连正叹道:“看来,我们回国不是件易事啊!”

    风平一笑,道:“反正我最近不急于回国,任他们封锁机场去。”

    一顿,转而称赞连正:“还是你经验丰富,给南烈的那张纸只是胡凑的假数据,这让中情局的那帮龟孙子更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连正没有得意,又叹了声,道:“只是让南烈替咱俩受此一难,让我内疚不已!”

    风平感觉到了他的不做作的真情,暗自钦佩,但口中却斥道道:“总会有人为之冒险甚至牺牲,干了这么多年国安工作,你小子做什么妇人之仁。”

    连正点头,沉吟会,道:“只有向大使馆求援了,希望能用外交豁免权救出南宫烈。”

    “他名字里面怎又多了个字?”风平奇之。

    连正答道:“他的姓本就是南宫,咱们七十年代推行简化字,这些复姓人家大都把姓氏删减,比如司马去马、皇甫去甫、赫连去连等等。”

    风平若有所思地问道:“他有川味口音,莫非川中南宫世家的后代?”

    连正点头,道:“虽也不错,但并非所有的名门都能传承有序,时过事迁,诸多因素使绝大多数的曾经的大家连家谱都保存不下来了。”

    风平笑道:“不错,象你们叶、连两家这么传承有序的我只听说过孔子的一门而已。”

    “我去打个电话。”连正站了起来。

    风平奇怪地问:“何必跑那么远去用街上的,自己的手机坏了?”

    连正正容道:“忘了告诉你,随着南烈的出事,我们的手机号已经泄露,所以必须把原先的卡号销毁,不然极有可能被人家卫星定位。”

    “有这么严重?”土包子风平不咋相信。

    连正更严肃道:“你最好不用怀疑,美国确实是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卫星定位系统最为完善。。。”

    “你有完没完?”风平烦他啰嗦,站起来就往外轰人。

    “老实在屋里待着,我这次可能去的时间很长。”连正说完就出门了。

    果然不短,风平一觉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而还没见连正的影子。“又被人家弄走啦?”风平自言自语。

    如他真被捉了怎么办?风平越想越心浮气燥,便忘了连正的警告,拿手机拨了连正的号码。不通后,风平反而冷静下来,想老子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连越狱的事都干了一回,还怕什么?

    与此同时,美国驻此的情报站侦测到了这个特别令他们关注的号码再次使用,第一时间通知了站长詹姆斯,而他和布鲁诺两人因庆功酒喝高了,正呼呼大睡,咋也叫不醒。

    重任自然落到斯科特泰尔的肩上,她即带四个荷枪实弹的海军陆战队队员,在仪器的引导下驾车扑向那个被定位了的地方。

    回说风平在近八点的时候还不见连正露面,肚子里不免咕噜乱响,便下楼吃饭,顺便买包烟卷。

    他们租住的是一民居,出门便是街道,而当他刚进一小门店不久,就见一军用大吉普开了过来,且直接停到他住的地方大门前。

    四个迷彩军服男士兵加上一高个女的共五个人,几乎同时下车,毫无顾虑地都亮出了武器。持手枪的泰尔用英语说了两句后,即带三个端冲锋枪的大汉冲上楼去,留下一人在外警戒。

    风平暗自庆幸,谁说吸烟都是危害健康?老子如不是好这口被他们堵到房里还得了!念此看了一眼身上的外套更加得意,新加坡大部分时间空气潮热,但今天却有点清凉还下点小雨,临出门时犹豫了一下才穿上外套,因此没

    落下让他太遗憾的东西。

    然而下一步如何走呢?不由急思应对之策,有心弄死他们吧,只怕万一有点闪失而吃了枪子,而自己的伤还没好利索呢。但若不及时行动,人家很快就会下楼搜索,另外更怕不知就里连正这时忽然归来,那就坏事了。

    然而世间事就是这样:你越怕啥越有啥,连正从一辆出租车里露出了头。不能再犹豫了,风平抓起小店里的一把水果刀就跑了出去。

    担任警戒的美国大兵见一人从店铺里冲了过来,还不知所以,正要制止对方靠近时,陡见一缕亮光没入自己的咽喉,扑通一声栽了下去。

    风平懒得查看对方是否死透,向连正招呼的同时,不忘用另一把水果刀连续扎破吉普车的两个轮胎,以免让他们追着老子不放手。

    坐上车后,连正急问:“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下没有?”

    风平点头,道:“你放心,重要的护照、银行卡、还有那东西等,都在身上呢。只是没了换洗的衣服,让人不舒服。”

    “谢天谢地,我也是!”连正喜出望外。

    转而问:“咋回事?按理说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呀。你玩手机了吗?”

    风平苦笑,道:“不错,我见你久不回来,不经意之下给你打了个电话,哪想到他妈的什么定位还真准!”

    “不吃一堑不长一智。”连正微笑,无埋怨的意思。

    “坏了,后面有车紧咬着咱们。”司机失声大叫。

    两人忙往后看,可不是嘛,不仅有车还有个摩托,越追越近,而摩托车上正是斯科特泰尔。

    “不用慌,到前面路口下小道。”风平素有急智。

    “老刘,听他的。”连正无一丝异议。司机老刘显然是自己人,闻言即照做,见路上的车辆不多,方向盘一打变道下路,让后面高速急追的车和摩托措手不及,一下子冲过了路口。

    小道即是两湖中间的路,也不算窄,且两旁皆有路灯。在此生活了多年的司机老刘不仅驾驶技术很出色,对路况也熟,转眼间就把还没掉过头来的对方抛了一公里以上。

    连正想起什么似地急对风平道:“你的手机已被人家锁定,赶紧抛湖里。”

    风平回头看了眼已开始上了这条路的追车,笑道:“我有个更好的扔法,到湖中心十字路口让我下来。”

    “那样危险,他们拿的是重武器。”老刘忙提醒。

    连正则不让他说下去,道:“按他说的办,出国前叶局就已明确了他是这次行动的指挥人,我们不能违抗命令。”

    泰尔他们不愿放弃,错过这个机会则很难再把他们从人海里揪出来,且那个被水果刀贯穿咽喉的战友的死,亦迫使那三个陆战队队员发誓一定要让凶手死于乱枪之下,所以他们抢了一车一摩托穷追不舍。

    转眼将至湖中心十字路口,本来冲在前面的摩托车上的泰尔见石栏后突然出现了风平,登生警觉地踩了刹车。

    而轿车可就没那么灵活了,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把一物砸在车挡风玻璃上爆炸,开车的不知何物爆炸,惊恐之下本能急打方向盘,撞断护栏一头扎进湖里荡起滔天巨浪。

    泰尔傻了,甚至忘记了拔枪壮胆。风平笑了,在一二十米外指着她耍流氓道:“我不杀你,洗干净等着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言罢从容上车而去。

    “这不是个人,绝对不是人!”泰尔喃喃自语,而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且没来由的脸红心跳,这种感觉多少年没有过了!若自己真落到他手里会是怎样一个结局?

    “快来救命啊!”湖里的挣扎者的求救声打断了她的遐想,忙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没想到了一个手机竟有这么大的威力!”司机老刘彻底叹服。

    转问道:“你们准备去哪里?”

    连正稍一沉吟,道:“去武知吉马,那里是他们的自然森林国家保护区,暂时就在那附近落脚。”

    言此一顿,斜了风平一眼,复若有所指地道:“另外,还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呢。”

    闻言,风平心里一喜,随即不满地斥道:“你小子怎不早说?”

    连正微笑,反问道:“早说了你还能有心完成任务吗?”

    “你能确定她们就在那一带?”风平急问。

    连正沉吟着道:“不完全确定,我只知道舒林秀的‘百卉苑’就在那,这是不是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四个陆战队的两死两伤,让布鲁诺火冒三丈,仅凭这点,这些年的工作全白干了,怕是一回国就得上军事法庭,美国大兵的命很值钱的。

    詹姆斯忧形于色地叹道:“这两人太强悍了,古老的东方秘术让人不可思议,我们很难占便宜啊!”

    “哼,未必。”布鲁诺忽现笑容。

    “处长有何高见?”泰尔忙问。

    布鲁诺阴森森地一笑,道:“他们有古老秘技,我们亦有神秘强者呀。”

    “噢,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那两个。。。”詹姆斯恍然大悟。

    “嘘,小声点。”布鲁诺不让他继续往下说。

    “那两个人真的存在吗?”泰尔不咋相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