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0六回死约
    瘦小的加藤健二眼见对方似无力发出银链弯月,而自己的刀尖将吻上他的胸膛,不禁得意狞笑,习惯性的舔起了嘴唇。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这是他每次杀人时的特有表情,身为在日本也称得上暗黑邪恶组织的长谷派的大弟子、主要任务的执行人,四十余岁的他已经杀掉了百人以上,可谓嗜血之极矣。

    眼见即将得手时,他突然看见本已萎靡不振的对方眼中精光大放,身前作兰花状的右手中指指尖弹出一缕形如冷箭般的白气,瞬间没入了自己的前额,而自己劲力大泄。

    “兰花指。”叶枫看着倒在自己面前,死不瞑目的眼神中犹有余问的加藤健二,给出了答案。

    每个武者都对自己苦炼多年的绝技抱有莫大的信心,更何况杀人盈百的中忍呢,所以健二至死也不明白那么多人都无法抵御的毒镖何以失效,让对方保留了杀自己的劲力?

    他哪知道叶家的功法属阴柔一路,对日本忍者的阴毒有一定的免疫抗体,且事先又服用了解药,自不会象健二想象的那样中者无救。之所以躺了下来,诱敌耳!但即便如此,还是给叶枫不小的伤害,单是腿上的伤口,就以让他行动不利索了。

    事情出乎大家预料,几乎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而就在这时,风平出手了,反手一刀劈向长得还算有点女人样的小渊芳子。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何况对手是一双手沾满不知多少人鲜血的残忍女人。风平与传统意义上的君子本不沾边,险境中更不会迂腐,而刚才小渊芳子攻他背后时毫不手软,让风平起了杀意。

    反是小渊芳子见师兄或称自己的姘头被杀后大为失态,他们杀别人时毫不手软,而轮到自己或最亲近的人被杀时,却难以接受,于是大脑有些短路。

    而就是她这失神的瞬间误了自己的性命,待劲风及体,她也曾提刀抵御,但对方速度太快,快得她无法把动作做到位,惨叫一声,一颗头颅离体而飞。

    “气死我了。”在山顶观看的长谷川藏见两大弟子一一丧命,再也无法忍耐,即冲了下来。

    而其它人见难劝阻,只得跟着从山顶下来,于是在距山顶不远的这处尚算宽敞的平坦地带,两个阵营的人,脸对脸地正面排开了阵势。但都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似在等某些人的到来。

    对方除板田太郎、板田雨舞兄妹和长谷川藏及他的一叫玲木千代的女弟子外,还有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褶子的老年和尚,单掌立于胸前,低头垂帘似是道行不浅。

    除了他们这两方人外,另有六个年龄均在五旬以上甚至有两个七十多岁的老者,陆续走了过来,在离他们不近的地方站定。但离双方的距离好象测量好似地不偏不向,以此表明了态度,他们正是这次事件的公证人。

    板田照二向这些人喊道:“您们都是社里的元老,还请仗义执言,为晚辈们主持公道。”

    这次事件的主要倡议人、已过古稀、和服银发、一脸正气的酒井健次,首先气喘吁吁地出列,走到两方人中间。

    边用目光在太郎和照二脸上来回转动,边痛心疾首的道:“中华有句俗语:‘帮家不造,手足相残’又曰:‘一门兴兵,大不幸也。’你们两人对得起板田老社长的在天之灵吗?”

    酒井是社里的元老,又是老板田极为信任之人,板田兄妹无不对其不恭敬,当下都是脸上有愧,不敢还嘴。

    又见酒井指着照二历声道:“本来我还十分同情你的处境,特邀你来和板田社长握手言和的,不想你竞请这两个外邦凶恶了之徒杀我同胞,实在令人寒心之极。。。”言此老泪横流,再难说下去。

    雄太悄悄把老者的话翻译给两人,风平苦笑,道:“这帮老家伙假仁假义,实是欺世盗名之徒。照二的愿望恐将落空。”

    照二大慌,酒井是他在日本的主要臂助和希望,若就此反目,对他的打击可以用灭顶来形容,当下忙解释道:“若非我的这两个朋友死力相助,我不知死了多少回了。。。。。。”好一通言语,但人家就是不理。

    世间人绝大多数都同情弱者,照二因困窘而得到人家的怜悯,现在取得的优势反让他失去了最重要人的支持,真不知该哭该笑!

    人家都是用本国语交谈,风平自然听不懂,望着虽立着但气色不咋好、仍闭目调息的叶枫,问道:“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怎样了?还能不能动手?”

    叶枫答道:“他们的毒物还是有点门道的,虽然不至于对我造成至命的伤害,但必须分些内息去控制,以免毒发不治。”

    “嗯,你明白就好。”风平点头。

    复认真地道:“等会交手,你尽量别上了,余下的全交给我就行了。”

    野田雄太忙提醒他,道:“那瘦小的老头就是长谷川藏,在日本是神化式的人物,你千万不能有半丝马虎大意。。。”

    风平懒得听完,冷笑道:“可惜他今天遇上了我,你们的忍术就就此绝种了。”

    “靠!”叶枫被逗笑。

    复正色道:“长谷川藏不是他们最历害的,但你千万要注意那老个和尚,佛教传入日本并不只有经卷,他身上分明有气机的存在,且到了你我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为切不可掉以轻心。”

    那几个老人中亦有反对照二者,六旬左右、貌似文弱的小林智便是一个太郎的忠实拥护者,走进场中大声道:“在太郎社长这些年的领导下,社里的生意蒸蒸日上,大家都有目共睹。若换董事长也得经股东大会的一致通过才对呀,岂能按古时的决斗来决定一切,我第一个不答应。”

    他的话很快得到附和,五十来岁,这么冷的天仍西装革履的野村明裕进场大声道:“我完全同意小林的意见,且照二只是板田先生的继子,没有血缘传承,说什么也不能把社里的生意交在他手里。”

    见另三位长老默不作声,照二心里发凉,转而道:“我这次回来不是争权夺利的,而是不愤太郎无休止的派人追杀,欲在此做个了断。。。”

    言未了,板田太郎已狡诈地道:“社里的人都可证明我是个奉公守法之人,想是照二你从小舞刀弄枪的好惹事从而得罪不少人吧?今天我绝对不会与你决斗。”

    之前之所以答应,无非想把照二骗进国内弄死而已,及闻他剑道大进,更不会比试了。“你、你你真卑鄙无耻!!”照二气得险些吐血。

    “是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岂能还用剑说话!”包括原先愿帮照二的川口义仁都说话了。其它人更是纷纷点头认同,使照二彻底不作他想!

    雨舞则乘机大声道:“家和万事兴,我们就在这富士山上,大家似的见证下,化干戈为玉帛。”确实是她的真心话。

    “好”板田太郎在众目睽睽下率先表态,并道:“中国区的生意是父亲亲手创建的,还由照二兄弟经营,大哥我还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照二无语,一场死约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在雄太的翻译下,风平和叶枫大致了解了些情况,风平笑道:“十八的精不过二十的,照二斗不过他哥的。不过这样也好,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言未了,叶枫已叹道:“他的事告一段落,你我的麻烦却远未结束。”因为他看见了长谷川藏和他的女弟子正朝他们走来。

    “你与他们翻译。”长谷指着雄太。

    不顾人家是否答应,径自道:“板田家的事了结了,我们之间的约会还没结束。”

    雄太哪敢说个不字,忙说给风平他俩听。

    “谁与你这鬼头鬼脑的家伙有约会?你他妈的神经了!”风平听后破口大骂。

    长谷川藏听完雄太毫不保留的翻译后也不动怒,道:“我门下几近覆灭口,此仇一定要报。”

    “好说。”风平听完冷笑。

    复让雄太翻译给对方全体人:“我们本是中国的普通百姓,应朋友之邀来这里旅游几天,不想一下飞机便遭小人暗算,这就是你们日本国的待客之道?老子就应该引颈就戮?门都没有,想报仇,那就来吧,老子是个麻虾网,什么样小鬼的命都敢收,即便你们一齐来咬人,老子又有何惧。”

    此言一经雄太之口译出,登时在对方人群中炸开了锅,“狂妄之徒。”酒井第一个大骂。

    余者更是骂不绝口,什么难听的话都出来了。鉴于日本鸟语太不好翻译,笔者就不一一叙述了。

    长谷川藏则阴阴一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来个死约,不死不结束。”

    于是众人纷纷后退,为他们腾出一大片空地来,以免被忍者的暗器殃及。

    忍者不仅在外人眼中即便在日本也是属最神秘的人群,长谷川藏更是个传说,包括板田太郎在内的都无缘见过这个“死神”的代名词出过手,更别说其它人了,心里都是兴奋的期待,可谓翘首以盼矣!!

    临战,风平见长谷和他的最后一个亲传女弟子排开的姿势,对叶枫道:“长谷川藏交给我,你身有伤,只能对付那女的。但切记不可有怜香惜玉之心,忍者本就是残忍的代名词,当辣手摧之,不然死的一定是你。”

    “你的隐伤也未愈,还是由我对付那忍者头子吧。”叶枫显然并不领情。

    “你小子脑子有病是不是?你死了,我拿啥赔方蓉去?”风平只得抬出方蓉。

    “那么你呢,你若死了,我又拿啥向韩亭心怡她们交待?”叶枫仍不以为然。

    风平一笑,傲然道:“猫有九命,老子更多。小小日本,没有能害我性命之人。”于是率先向忍者头子走去。

    然而有一句话叫做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发动时长谷川藏则吩咐其女弟子玲木千代去对付风平,自己直扑表现一直都很优秀的叶枫。

    先用“手里剑”开道,十几枚暗器分上中下三路又准又急的飞了过来。叶枫感觉到了对方的力道,小铁伞根本阻挡不了,忙弃之横跨,再倒地打滚,现在不是讲风度的时候。

    而未等他站起,长谷川藏的短刀“鬼丸”已经临头,身影如鬼魅般的迅速邪异,立让他的崇拜者高声叫好,这才是真正的死神!

    而就在他们认为对方难逃这一击时,地上叶枫的身影竟突然飞到了长谷的侧上方,银链弯月如冷电般射向长谷川藏。

    见状,板田太郎叹道:“中华地大物博,五千年的文明造就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奇人,奇材!”

    板田雨舞则把目光放在接手即把铃木千代砸得毫无还手之力的风平身上,喃喃地道:“这小子才是扮猪吃虎的角色,千代无丝毫还手的能力,怕撑不下三个回合了。”

    熟能生巧,风平在上两次的对敌中积累了不少经验,找到了自己最佳的运刀方法,加上力量和速度立把对方杀得节节败退。但要想一下解决问题目,还不是易事,除非他凝聚内力行雷霆一击,但这正是他所顾虑的。

    以他目前的功力只能连发三记手刃,而在隐伤未逾之下能不能超负荷的发功还是未知之数,故不愿在千代身上浪费这弥足珍贵的气力。

    女忍者铃木千代亦非愚蠢之人,对手的强悍使她暗生惧意,便边招架边往师尊那边靠拢,以期能得到帮助。

    长谷与叶枫斗了几个回合后并未占据明显的优势,见千代向这边靠拢,便心领神会的用只有他们一派才能听懂的话招呼了声千代。

    在虚晃一式令叶枫暂退后,疾用烟雾隐身,和铃木千代一起闪攻风平,他认为只要杀掉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就稳获全胜。

    风平瞥见长谷突然消失后就预感到不妙及觉察身后侧有利刃破空之声,再见前面的铃木千代一改守势,舍命的出刀猛攻,不由恍然大悟,而可供他选择的已经不多,前后左右的退路全封死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