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0三回开杀
    雄太虽惊未乱,沉声道:“只要再冲出千米左右,到达前面的十字路口,我们就可借居民区的复杂地形弃车逃掉。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他对这一带的环境很熟悉。

    照二的驾驶技术无异很不错,全神贯注地控制着瘸了腿的汽车猛冲,而在这种情况下不用心也不成啊!但到把车后的人群甩开,弃车后,他全身的衣服已被自己的汗水完全浸透。

    “不错,值得夸赞。”风平拍了下照二的肩膀。

    “确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叶枫亦称赞照二的优秀表现。

    照二哪里高兴起来,人家的任务顺利完成了,自己的前途却未卜啊

    叶枫知其心思,微笑道:“你不用担心,风平这家伙虽在其它方面一榻糊涂,但最看重信义两字。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照二哪里会承认心里的东西?忙道:“对此我早就坚信不疑,有你们这等绝世高手相助,我有何担忧之处。”

    边走边聊,不一会就到了一居民区,雄太率先走了进去。“从这一小区穿过去后再找车。”他的经验最为丰富。

    穿小区到另一道路上打车的过程倒还顺利,下车后,眼见而穿过面前的一小公园就到了雄太的住所,众人的心里都是一松。

    而当他们有说有笑的刚走到公园中间时,一声唿哨响起,四周立现二十多个身穿黑色忍者服,手持武士刀的人,迅速把他们围在中间。

    “板田太郎要挺而走险,开杀了。”这是他共同的想法。

    “八格牙路,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敢挡我野田雄太的路,不想活了?”雄太妄想以自己的大号吓跑人家。

    然而人家一句废话都没有,上来就以五六个人为一小组攻了上来,且很快把他们四个分开包围。

    “哈哈”一笑,风平大声对叶枫道:“被我不幸言中了,此次倭国之行,不得不大开杀戒。”

    叶枫则肃然道:“你我晚生了几十年,没赶上那次抗日战争。所幸苍天垂怜赤子之心,再次给了我们为那么多死难的同胞报仇的机会,当奋力杀敌。”言罢率先出手,杀上瘾的他不等对手近前就是一记“银链弯月”,立刺中七步外的一个下忍的咽喉。

    甫一交手,个人的能力高下立判,靠打闷棍、人多势众起家的野田雄太,岂是这几个杀人工具的对手,未等人家合围,便连蹿带跳地往家的方向猛跑,并大声招呼仅隔一条大路的手下。

    无奈时值凌晨,他那些虾兵蟹将都似在沉睡或再也叫不醒了,直到他被人劈翻倒地,也无人应答。好在那边同伙吃紧,吸引了这五个人的注意力不再追杀,遂让其保住了小命。

    最早杀散对手的是叶枫,他的冷兵器“银链弯月”长达五米,杀招源于明朝洪武年间的江胡第一女刀客“冷血妃子”,兼具民间的绳镖和九节鞭之长,既可远击,又能当鞭抽打。尤其是在贯注内力后更如一根铁棍,可软可硬,杀伤力巨大。

    叶枫一招得手并不停顿地带出弯月银刃,就挥向死者旁边的另一人,而那人忙竖刀封架,不想软链在其刀上缠了圈后,上面的弯月惯性的又绞上他的脖子。再经叶枫一拽,贯注内力的银链竞把对方的颈部一下勒断,鲜血从断头处喷向半空,立使其余几人吓得没人腔地叫着转身亡命飞逃。

    但叶枫不愿就此罢手,紧追几步,再次把“弯月”送尽一倒霉鬼的后背。及抽出家伙后,见那两人几乎蹿上了公路,这才收了弯月。

    谁说日本的武士道不怕死?那只是在没遇见过比他们更狠更毒的情况下,叶枫的暴虐杀神形象足够他们牢记一辈子了。

    板田照二的应对也不吃力,本就是空手道、剑道高手的他,又研习了徐家的无双刀谱,其武士刀上的实力绝称得上刀法大家四个字,起手两刀就让对方的六个人一死一伤。

    转入相持阶段,由于他原先的祖传名刀‘正宗’已被风平毁去,事见武士一篇,照二现在使用的是他重金购得的另一把日本名刀“柳生”。

    只见“柳生”犹如白蛇吐信的不离那几人的要害,他竟抛弃了大开大合的剑道招式,拿对手来试诡异莫测的徐家刀法来了。

    而对手越打越惊,他们的杀法根本不足以威胁到对方,往往招式未施出一半就被照二的“柳生”截于半道,且必留下些伤痕,他们也都不傻,情知对手之所以未即刻取他们性命,不过是拿他们几个喂招呢。眼见几分钟后再有两人伤重倒下,剩下的两个转身撒腿逃命去了。

    相比之下风平遇到了小麻烦,其实他内伤未痊愈,又害怕妄施手刃致使自己气血不稳,所以未敢把内力提足。

    他利用速度上的优势夺得一把武士刀后,竟异想天开地与人家对劈起来,怎奈在运刀上基本功欠缺,人家又是六个持长刀的下忍,使他左支右绌连连遇险。

    好在他身法速度及劲力远在对手之上,虽惊无险,并且还用腿踢飞了两个。眼见叶枫和照二那边都已结束,风平知不能再献丑了,大喝一声以力劈华山之势奋力朝一正面之敌劈了过去。

    那人双手举刀过顶封架,本来还不以为意,及感人家力量陡增而自己的刀从中断裂后亡魂皆冒,他哪知风平加了内力的,再想跑已经不可能了,即连刀带人被劈成两半。

    其它人被吓傻了,即转身遁去,连被踢伤在地**的同伴都不顾了。“哪跑?”风平向一人的后背掷出了武士刀。再闻一声惨叫,余下的两人更加飞蹿,其风驰电掣的速度让风平亦自感弗如。

    雄太受的几处刀伤皆非要害部位,考虑到孤身回家更危险,便壮着胆子寻了回来。眼前的场面让他大是后悔,自己犯贱跑什么?若守在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身边,能至于受了三四处刀伤?

    “快来让师傅看看你的伤口。”风平招他近前。

    上下左右地检查了遍后,苦笑道:“他妈的那些杂碎忒狠毒了,把老子的得意传人割得跟血孩子似地,让人心疼!”

    雄太见他如此抚慰,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叶枫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边递给风平,边道:“来时,我带了几瓶‘金创散’,应比寻常的管用,给你徒弟试试。”

    撒上即好使,雄太不咋疼得叫唤了,而且似发现了商机,直问叶枫道:“这东西比那云南白药还神奇的多,能把配方卖给我吗?要不我也拜您为师吧?”

    “日你日本姨,你被逐出门墙了。”风平恼他不知礼教。

    “师傅是小气鬼。”雄太忙跳开。

    叶枫失笑,道:“你风师傅说的没错,不经他允许,你是不能另投他家的。”

    “反正也没正式举行仪式,叫不叫他师傅都无所谓。”雄太大不以为然。

    “小子敢大不敬,我即刻做法,让你从此那个不举,送到你们皇宫里做太监。。。”风平大骂。他曾用这招吓唬过赵晋,而且很奏效。

    雄太果然色变,忙九十度鞠躬,道:“您老消消气,我刚才开玩笑呢,一日为师,那个、那个,总之,大人不计小人过。”

    众人哄然大笑,照二转而皱起眉头对雄太道:“你家已不是宜居之地,必须换地方。”

    风平和叶枫亦都点头,板田太郎既已开了杀机,必会再派杀手来。

    雄太连连称是,道:“我在市中心还有套大房子,只有家母和一佣人居住,这就一块过去。”

    一顿复道:“你们就在路边稍等,我去拿咱几个的衣物后就开辆车过来。”他决定不跟他们分开,也是吓怕了!

    等的中间,叶枫向风平要烟,风平边为其点燃边笑问道:“是不是头一次开杀让你心神难安?”

    叶枫也不否认,道:“当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我不后悔。”

    照二笑道:“英雄当杀人,否则不配做英雄,只有以杀止杀才能让邪恶低头。”

    话虽如此,可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杀人”两字都是惊世骇俗的事!

    沉吟片刻后,叶枫直问风平:“为什么不留那女的性命?”

    风平想都没想道:“在那种情况下还不忘讨价还价,就证明她的灵魂比身体更脏,已无可救药了。况且怎带她走?怕是我俩亦受她连累而落在日本人的手里,且留下她只会后患无穷啊!”

    叶枫点头,叹道:“看来在决断方面,我的确不如你。如不除去她不仅会使国家蒙受更大损失,而且还会供出你我。”

    风平得意一笑,道:“来时,我就向你爸请求:不带活的卖国贼回去。及见她目光游移,给我耍心机,于是不再迟疑。”

    言此话题一转,道:“其实你爸人品很正派,当初亦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小子有完没完?”叶枫不等他说完就咆哮。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风平骂完,摸着鼻尖上一边去了。

    照二乘机拍他俩马屁道:“自有忍者以来,罕有出动这么多人而刺杀任务以失败告终的例子,你们两位已让他们胆寒了。”刚才叶枫的神勇表现,更让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风平没被他捧晕,反而皱眉道:“按理说一下子出动这么多忍者,该有负责指挥的高手呀,怎就没发现呢?”

    照二以手加额,道:“是呀,至少那个在机场外出现的中忍级别的这次就没出手,莫非另有猫腻不成!”

    稍一沉吟,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惊道:“不好,雄太有危险,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必有人在雄太家附近打埋伏,想给我们来个出其不意。”

    说完即往野田家飞奔。见人家如此重视朋友情谊,风平亦不好意思任他自己去涉险,便招呼叶枫一声,紧跟着跑去。

    进了院子后,三人都不敢大意,忍者尤其是中忍级别的暗器准头十分了得,且敌暗我明,容不得半点闪失。

    照二在进楼前先高声呼唤雄太几下,却没得到任何回应,真被他们言中了?

    照二随即凝重地对两人道:“雄太家里除了雅子外还有三个手下,想是都中了人家的道了。我先上,你们随之,记着不要留手,这种级别的职业杀手嗜杀成性,不能留的。”

    “明白了。”风平边说边把屠仙刃取了出来,而叶枫亦把银链弯月拿在手中,三人端的是如临大敌。

    雄太住的是复式楼一楼有四间卧室,在他们逐个搜查下,先在一间房子里找到了两具尸体。

    “应还有一个。”照二刚说完,一声熟悉的**从隔壁的卫生间传来。三人都是一喜,野田雄太这小子还活着?

    趴在卫生间的地板上,裸背上钉有十字形镖,而伤口处净是黑血,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野田的情形让人不咋乐观。

    “我这里有专解忍者用毒的解药。”

    板田照二边从一小瓶里倒出一药丸并给雄太喂下,边又叹道:“幸好我早有准备,高价买了这东西,不然即使拉到医院里也没用!”

    “给我来两粒。”风平伸手索要,有备无患啊!

    叶枫也不客气,拿起一粒嗅了下,道:“好药,若能再配以血清,应能保住雄太似的命。赶快送他去医院吧。”

    风平苦笑道:“那些人会让我们安然离开吗?怕是进来容易出去难,人家早封锁了门口。”

    “在、在、楼上,一男、一女。”雄太醒了,断断续续的提醒。

    风平伸右掌贴在他伤口处,道:“放松精神,我先把你的毒素逼出来再说。”

    言罢即发功,他观雄太的伤势并不严重,且未入脏腑,用真气疏通胜过去医院打点滴,短短几分钟后,雄太的精神果然大有起色。

    叶枫皱眉道:“你伤势本未逾,而大战在即,这样浪费精力。。。”

    风平不等他说完即苦笑道:“人家够朋友,我们不能无义啊,无论如何也要救他一命。”

    雄太感激的道:“通过此事,使我对中华文明有了重新的认识,愿用一生的忠诚来交你们两位朋友。”

    “感化个鬼子着实不易啊!”风平哈哈大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