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回转行
    叶局长微笑,道:“正因为知道你和那板田照二之间的约定,所以才把这事交与你做,而且此事对你来说不过是顺手之劳罢了,除非你不把民族大义放在心上。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

    “你少给我扣帽子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在大是大非面前,风平可不敢含糊。

    转而气苦的质问道:“在人家军队的重点保护下要弄死尚且困难,更别说押送回国了,几乎无一丝可能!这就是你让我完成的任务,到底是害我还是帮我?”

    叶国真则严肃的道:“她掌握的资料已经威胁到国家的安全和声誉,所以这种民族败类必须得到惩罚,即使你畏缩不前,我们还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抓她回国的。”

    风平叹了口气,道:“我只有把人弄死而无带回来的能力,如你坚持,就另请高明吧。”

    “好吧,但尽可能把资料带回来。”沉吟后,叶局最终让了步。

    梁心怡知这事关乎国家秘密不敢插话,待见告一段落后,始敢问叶局道:“这事办好了,风平就算你们的人了吗?”

    叶国真微笑,道:“当然,他回国后不久就会收到证书,而且不受局里的严格纪律约束,只在每年年关期间到局里参加一次茶叙而已。”

    “也就是说我不在编制、不领工资,无偿的为你们服务,白干活?”风平发牢骚。

    叶局失笑,道:“要不你的生意别干了,随我回去工作,领那每月几百块的工资?”

    “这个、还是免了吧。”风平头摇得象拨浪鼓。

    但又悻然道:“凡事皆有两个结果,若一个失手,怕只能在异乡做孤魂野鬼,连个墓碑也没有!”

    “你、你胡说什么!”梁心怡花容失色,抱着他的胳膊不松开。

    叶国真回头瞪了他一眼,道:“以你的能耐和智慧,只要不存心找死,天下都可去得。事前多想想,应无大的偏差。我还有很多疑问等你回来解释呢。”

    风平默不作声,思绪飞得很远,此行看似凶险无比,但有“师傅”相助,他怕谁来?且此行不仅可获巨额金钱,还能得到梦寐以求的“护身符”,可谓一举两得,说不定还可尝尝东洋女人的滋味呢。。。。。。遂点头答应。

    叶局长微笑,道:“我早知你不可能拒绝,‘神刀’门下岂有不为国为民之辈?”

    “神刀?”梁心怡奇之。

    风平拍拍她的手,道:“不用问他,我以后再给你解释。”他其实也不太清楚,只是听师傅和连师兄提过,但两人都未详尽阐述。

    快到家的时候,叶局问他:“这十几天来,你对香港的观感如何?”

    风平苦笑了声,道:“其它的印象不太深,只觉得钱虽好挣,但去的更快。”打了两架受伤不说,又赔了近两百万,能谈得上个好字!

    叶局乘机劝道:“以后你纵使获得了特权,也应修身养性,不可一味地由着性子行事,当知恕与道并存,缺一不可,得饶人处且饶人。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个三百万可再赔人家?”

    风平不以为然地道:“我自认从未主动欺压过别人,皆是被动反击,而且也以此为终生信条,绝不会为苟且偷安行下三滥之事。”

    见叶局还欲训教,他转而反问道:“叶枫似对你成见很深,要不要我从中帮你说说?”

    闻言叶国真的脸色立刻不那么自然了,叹道:“谢谢,但是不必。我对不起他们母子,夫复何言!”

    车内的气氛登时沉了下去,好在时间不长,车子就到了店门口。叶国真并没下车的意思,安排风平几句后,就让司机小王发动车走了。

    田家父子和陈五等忙迎了上来,脸上却都有忧郁之色。

    “怎么啦?”风平开口询问。

    田放叹道:“就在前几天,南边不远的闹市上一规模很大的珠宝店开业了,而且所有的商品标价都比咱便宜的多,还请港台的著名影星做了电视及报刊广告,致使咱店里的生意一落千丈,几乎没人来买了!”

    风平苦笑,的确不是好消息!便问:“知道他们的老板是谁吗?”

    “徐文涛和吕大华,虽然他们这些天未公开露面,但所有迹象都表明,就是他俩在背后捣鬼。”田放一口确定下来。

    “平叔,咱们怎么办?”田齐最经不起事。

    “等等看,真不行就转行干别的!”风平叹了口气,他委实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来。

    随后的十几天里门可罗雀,即使把价钱降到最低亦没顾客临门,连几个售货员都不忍再耗下去,一下走了三个之多,正是和潘丽一批招的那三个人。风平也不亏待她们,工资照发不说,还每人多给了一千块。

    曹、安两女闻讯来到,惊问原因,风平答道:“我已打听清楚,正是徐文涛联合吕大华,还有扬州的珠宝商等挤兑我的,而我现在已无办法可想,正考虑关门大吉呢。”

    “这不是你的性格呀?”安玉表示不解。

    风平摇头,道:“你错了,就生意而言,无论资金、人脉、经验及天时地利,我都不可能或根本没有资格与徐家争个高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转行。”

    一顿复道:“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和放哥一起把账清算一下,把没卖的商品拉走。”

    两女对望一眼均感无奈,她俩都知风平的禀性,说不干就不干,谁劝也都没用,遂跟田放进财务室算账去了。当天下午三人又“聚在一齐”作最后的道别,风平很卖力,而两女很伤感,把握住每分每秒抵死缠绵。。。。。。

    风平的珠宝店关门的消息不径而走,徐文涛和几个伙伴鼓掌相庆,吕大华得意地道:“那小子粗鲁无礼,原就不应该进入高贵的珠宝行业,现在窘迫到关门的地步,真让人贻笑大方。”

    徐文涛则若有所思地道:“他从香港回来不足一个星期即让人拉走货物,断然关门,而不是通常的歇业,等待时机再东山再起,就说明他是个果决的人物,就不能不使人高看一眼。”

    吕大华讪笑,转而道:“如今没了大的对手,可把商品及毛石的价格上调了吧?利润再这样低了,不然大家不是白忙活一场嘛!”

    “当然。”

    徐文涛微笑,又道:“无利不起早,现实没有纯粹为人民服务的人了。明天一早就把标价上提到正常水平,我们发财的日子到了。”说完即大笑。

    关门当晚在一大饭店包了两桌,韩亭、方明达、叶枫也都在座。

    风平扫了眼垂头丧气的众人,笑道:“世无永远做下去的买卖,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所幸人和房子都还在,干啥不行啊。”

    田放点头附和,道:“不错,啥都能赚钱养家。即便摆个小烟摊也饿不死人。”

    一顿复道:“我年轻时做过川菜厨师,可以开个小饭店,应该差不多少。”

    叶枫则道:“以我看,电器行业方兴未艾,这一带居民楼很多,不愁没销量。”

    方蓉又建议道:“化妆品行业最来钱,风平又认识不少大明星,干这稳赚不赔。”

    话匣子打开,众人纷纷提出设想,气氛登时活跃起来,一扫刚才的沉闷。

    “还是经销电器好了,若干饭店房子则嫌小点,且起早贪黑的累人不说,也不清静。而家电行业也不少用人,都得有碗饭吃不是?就这么定了。”风平最后拍了板。

    其它人均无异议,这一大半是缘于对风平人品的肯定。

    说干就干,次日一早就让方明达、陈五、成子、田齐他们去联系大的厂方代理,对那些价廉质次的一概不予理会,利润再大也经不住顾客投诉啊。

    而风平则进了田放的房间,关上门径直道:“我说个事,希望田大哥暂听,而不要打断。”

    很少见风平这么郑重其事地跟他说话,田放有些慌张,忙道:“你说,你说。”

    风平斟酌着字句,缓缓地道:“由于我的年青气盛,直接或间接的得罪了不少人,这其中就包括欧阳和徐家的犬子,他最近又放出话来说,我以后无论干啥都不会顺顺当当。所以开电器行的生意我们绝不能再联手了,以免再让那帮小家伙惦记。。。”

    田放没听完就心慌意乱,即问道:“平弟要弃我而去?既如此,这店也不开了,我一废人能干成什么。”

    怕的就是这句,风平忙道:“我又没说离开深圳,只不过是想在这段时间潜心养伤罢了,真不能再被俗务缠身了 。”

    田放想了想,叹道:“平弟的心思我明白,我亦有休息的念头,都五十多岁了而且钱又够花的,还瞎想什么!”

    一顿,打开保险箱从抽屉里取出两张存折,道:“除去先前我们各自分得的五百万外,我们共同赚得还有三千六百多万,分别存在这两张存折里。兄弟既不想再合伙,就请把这都拿走。。。”

    “这可使不得。”风平忙打断他的话。

    又道:“人贵知足,没有田大哥这个平台,我上哪赚钱去?若你再逼我,朋友也做不成了。”

    “兄弟在逼我变成不知恩图报的人吗?”田放很激动。

    他可是有中风病史的人啊,吓得风平忙道:“大哥先听我安排,到时再有异议,咱哥俩再细说可好?”

    田放点头,道:“你说吧,除了公平外,我一切都听你的。”

    风平沉吟许久,始开口道:“我知你自从那件事后十分不信任田齐,但终须得放手让他创业不是?当然预防些还是对的,所以我想让精细的方明达,看人非常准且行事稳重的陈五帮他创业,应出不了多大的偏差。”

    稍停复道:“干这行资金不能太少,五百万是个基数,另房子也得划归田家名下,以减少他们的压力。至于咱俩的分账,我的意思是钱还得由你存着,不然到我手里指不定哪天就一点不剩了,就拿上次分的那五百万来说,现在已去了三分之二啦。”言罢自嘲地大笑。

    田放当然不同意他的安排,道:“我知你除了把钱给了两个弟妹买房买股票外,剩余的大部分都赔给人家了,还不承认?能拿出一百万让我看看?大丈夫岂能为钱窘迫,再不收下,我急眼了。”

    风平知田放的禀性为人,再推辞非蹦起来不可,遂收下一张一千六百万的存折的同时,把此处的房产证拿了出来,非要让他再次去变更户主。

    开业当天风平和田放并未在场,风平搂着韩亭在家看电视,而田放则在成子的陪同下回四川老家去探亲,两人决意放开手让田齐发展。

    韩亭偎在他怀里,有些忧虑地道:“俗话说‘生意好干,伙计难搁。’,你让方明达和陈五都入了股份,不怕到时闹别扭吗?毕竟象田大哥这样的人在世上太少了。”

    风平笑道:“不怕,两人只占了四成,田家还是最大的股东,而陈五、方明达久经沧桑,相信不会胡来,只要田齐的未来的媳妇不出妖蛾子,就应该没事。所以得帮他找个好对象,这家伙心眼太实了!至于顾成,他只想凭力气吃饭,让他们给他开个高工资就是了。”

    韩亭点头,转问道:“你安排的还算合适。但是要心怡留在店中也是你的主意?”

    风平即摇头,道:“你可别想歪了,我根本没插手的意思。那是他们邀请的,而且她自己觉得年纪轻轻的也不愿在家待着,纯粹算为人家打工挣工资罢了。”

    “是啊,你年纪轻轻的就坐拥三四千万的资产,一般的行业确实难再入你的法眼。只是这样更容易使人懒惰或滋生奇思怪想,未必尽是福分”韩亭不无忧郁。

    风平一笑,把她揽入怀中,道:“去年在部队当兵时,满打满算只想当个百万富翁,给你们一个舒适的环境,如今你成富婆了还不满足么,还想要我干什么?。。。”

    “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怕你整天无事可做而胡思乱想。”韩亭忙打断他的歪理。

    继而叹道:“不说了,反正又说不过你。”

    “谁说我无事可干,咱这就干正事。”风平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嘻笑道:“今后我一定少说多做,你这次不用再吃药了。。。”

    想当爹了?韩亭吓了一大跳!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