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回面子
    叶局长点头,道:“我也认为最后一条可行,钱乃身外之物,失去了还可赚回来。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另外你为那个大明星出的头,可让她出资。。。”

    言未了即被风平打断,道:“我自己惹的祸与他人无关。”还是面子的问题!

    叶局长苦笑,遂不再劝,当着他俩的面拨通了霍老的电话,把风平的意思说了。

    那边霍老笑道:“早就知道这小子有古勇者之风,宁肯破财伤身也不丢身份颜面!我会全力帮他的。”

    两女的焦急心情可想而知,几个小时的等待直如数天甚至更长时间的煎熬,阿琳垂泪自责道:“都怪我太自私,致他于险地,早知是这样,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梁心怡叹道:“你没做错,为终身幸福计,求助所有能帮自己的人,这是弱女子都应做的。怨他自己禀性太过刚强,原该受到惩戒,希望对他以后的行为应有裨益!”

    阿琳更加感动,拉着梁心怡的手,诚挚的道:“姐姐何幸能结识你们这对侠侣!从今以后愿听你们的任何吩咐。”

    梁心怡连道:“不敢,不敢。”

    一顿,转而若有所指地幽幽道:“风平这个混蛋依仗所学傲视天下人,而其飞扬跋扈却能引起异性的青睐,且他自己不知收敛,一个劲地往花丛里钻。实让人为之犯愁,我真不知自己还能忍多久!”

    阿琳心中一凛,知对方在警示自己,忙道:“妹妹想必听说过我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孽缘,心已伤透的姐姐发过重誓不再寻找所谓的真**,所以你不用提防我什么!姐姐只是真心与你们交朋友罢了。”

    梁心怡一笑,道:“其实我无它意,只是提醒姐姐,他就是个滥情的坏蛋,别一不小心而再次被他给伤害了。”

    阿琳忙摇头,转而问:“妹妹既然知其本质,又何必跟在他左右呢?”

    梁心怡叹了口气,不答反问道:“姐姐相信缘分一词吗?”

    闻言,阿琳脸上即现凄然,叹道:“我不仅不信,而且在余生里都会远离这个字眼!”

    梁心怡醒悟,忙歉然地说了声:“对不起!”阿琳摆手,道:“你不必道歉,是我由感而发而已。就如众人观山、观水、观明月,每个人的感悟各不相同,无它,心境使然耳!”

    梁心怡点头,似懂非懂道:“我明白!”

    阿琳微笑不语,心里却想:刚坠入**河的你哪能体会被情伤害的苦酸!由此,两女似在感情上拉近了一步,开始倾谈起来。

    傍晚时分,她们终于看到了风平走出警局,却不等她们询问即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得去趟霍家。”说完就上了一黑色的轿车而去。

    叶局长和他同坐在后座,对他的专用中年司机小王说了目的地后,问风平道:“知道我为什么到香港来吗?”

    风平装糊涂摇头,道:“我又不是什么神仙,哪会猜人心思。”

    叶局长微笑,道:“除了调查深圳的一桩泄密案外,主要的还是为你而来。”

    “吓死人要偿命的!”风平“惊讶”得直拍小胸脯。

    人家根本不理他的矫情,继续道:“自从连局长推荐你后,我们全面的调查了你所有的情况,包括你身边的几个亲密女友。。。”

    “等等。”风平心里“格登”一下。

    忙问:“也包括我的那个、那个生意伙伴?”

    “当然也包括你的生意合伙人兼姘头曹、安两女。”叶局长嘲讽。

    风平大窘,恼羞成怒道:“你们还干正事不干?这听墙角的事都做得出来!我在这里宣布,不再跟你们沾一丝边。”

    叶局长微笑着相讥道:“心虚了吧?既然知道害臊,以后就少干点这些偷香窃玉的事,以免被**徒这顶帽子扣牢而抹不下来。”

    “要你管?”风平险些蹦了起来。

    又指着他道:“你别以为自己位高权重,而在我眼里你也没长两个脑袋。。。”

    言未了,车陡停下,那司机回头怒目而视,斥道:“放肆口无遮拦,想做死啊?”

    “此地无草料,哪来你这条多嘴驴?惹火了老子,这就弄死你个玩艺。”风平刚被叶局长“教育”得恼羞成怒,正愁没窟窿生蛆呢!

    小王大怒,他本是国安局的精英,若无两把刷子,叶局长会让他干这司机兼警卫员。当下即熄了发动机,就要招风平下车干点“其它”。

    “小王先下去回避,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叶局长忙要司机暂避。

    小王不敢违抗,悻然下车。

    叶局长盯紧风平的眼睛,道:“你身上唯一令人费解的便是得到的传承,而九劫神功除了我远外祖一人外,千百年来别无二家,如你愿把真实情况说出来,我会跟连家人一样尊敬你为长辈。不然制你个不敬老人之罪。”

    “你少吓唬人,打死我也不说。”风平很傲气。

    叶局仍不放弃地道:“我很想知道他老人家是否还在世,而你能在短时间练至小成,绝非自身之力,没他老人家帮助,怕早走火入魔了。”

    “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慢慢猜去吧。”风平索性后仰闭目。

    叶局长涵养深厚,不以为意地仍按自己的思路道:“你各方面的条件都够加入国安局,唯守纪一项有点让人担心,所以我和连局商议让你以为国立功的方式获得国安局编外客卿一职,就是巡视员,这样就不追究你以后违纪的问题了。”

    “立功,如何立法?”毕竟那本本对他诱惑太大,风平沉不住气了。

    叶局道:“别急,等这事结束后,我会把任务及资料给你的。”

    及到霍家,不言寒暄,叶局直奔主题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霍老笑道:“看来国真真心实意想把风平收入麾下,不然也不这么关心。”

    一顿复叙述道:“他们现在的大哥刚走不久,经过讨价还价,达成的结果有两点:一是风平明天就得离开,且最近一两年不能再来香港,这样他们可以对内外宣称风平是畏罪潜逃,以挽回些颜面;二是赔偿金降到三百万人民币,明天就给齐。”

    “没问题。”风平即一口答应。人家如此已是给足霍老面子了!复谢霍老操心费力。

    到了饭时自不能放贵客走,三人边饮边谈,霍老对风平道:“香港还保留些旧时的传统,家里的佣人等还以旧礼称呼主人,男人还可以多娶,这点倒正对你的口味。”

    自嘲地一笑,风平倒是真的心动,但他知那只能是后话。

    又听霍老问道:“三百万对一个事业刚起步的小青年来说不是个小数字,要不要我帮你?”

    风平再次表示感谢,但委婉地拒绝了他的美意,并言明天银行一开门就把钱汇到指定的账户上,绝不让霍家为他而丢了面子。

    霍老点头微笑,赞道:“冲冠一怒为红颜,而事后一身担当不借手他人,你果有大丈夫的气概。”

    风平脸一红,道:“晚辈孟浪至斯,实当不起老爷子的称赞!”

    其后三人边饮边谈甚为融洽,竞下了两瓶酒,直至霍老有了醉意才结束,已是深夜十点多了。

    叶国真亲自把他送到住处,约好明天上午乘他们的车回对岸后,目送风平上了楼。

    司机小王当然不满意,嘟囔着说:“这小子人小话大,粗鲁无礼。。。”

    叶局长不等他说完,即斥道:“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以貌取人。也不想想此人既然能在我面前的收放自如,及霍老对他的礼遇,岂是凡夫俗子。这些还不令你警觉吗?”

    小王惶恐不敢答,鼻尖已现冷汗。

    风平进门见三女都未入睡,正忐忑不安呢!见他回来一齐围上来忙问究竟。

    风平淡淡地道:“都解决了。”

    阿琳怎会相信,一个劲的追问,但风平岂肯告诉她实情,在他认为此事虽由阿琳肇启,但人家没怂恿他打伤那么多人啊,理应由他负责才对。

    便道:“对方不敢不卖霍老面子,就是如此简单。我现在很困乏,你几个少再絮絮叨叨。”说完即拉梁心怡进卧室,将门锁死后直接猴急的为她宽衣解带。

    梁心怡这几日被他折腾的怕了,忙道:“先说好,你今夜只能双修而不可大动,不然被你干坏了,谁还敢陪你!”

    “好好好,你说咋办就咋办。”风平满口应承,先哄**再说。

    这边上演激情一幕,孰料隔墙有耳,不,应该说是隔墙有像,阿青费尽心血安装的针孔摄影,把两人的一举一动完完全全的呈现在床头上的电脑屏幕之上。

    “男下女上式。”阿青嘻笑,她与阿琳都属熟透的花信之年,虽未结婚生子,但早懂个中滋味,是以谈笑风生。

    “不对啊!”阿琳在观看一阵后疑惑不解地又道:“两人根本没动,看表情似乎在屏息深呼吸,莫非正是传说中的性命双修之法?”

    阿青恍然大悟,她曾扮演过不少古代侠女,而不管片中有许多练功行气片断的真假,对此自不会感到陌生,道:“怪不得他的伤好的那么快,原来如此。但真有这门绝学?”

    一顿复道:“听说此法不仅能提高功力,而且能使女人更加美丽动人,亦有驻颜之妙用,看心怡肤如莹玉就知不假了。”

    “真的假的?”阿琳惊喜,若有所思。

    他俩两个多小时的姿式保持,让她们更加震惊,浮想联翩。

    “坚持这么久,那话儿能受得了!”阿青吐舌头惊叹。

    “开始动了。”阿琳精神一震。

    屏幕上风平展开了行动,大开大合的让梁心怡**不已。两女似等的就是这一刻,脸红心跳又兴趣盎然地盯着画面上的活春宫眼皮不敢眨一下,唯恐遗漏了什么!

    “禽兽。”“不是人!”这是在又看了半个多小时,而在梁心怡苦苦哀求下风平始不敢再折腾后,两女对这家伙的评价,但都说不清是出于对梁心怡的同情抑或是羡慕。

    眼见人家熄了灯相拥而眠,她俩遂**休息,但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脑子里尽是那震撼至极的镜头而挥之不去,加之近三个小时的高度凝神所耗费的精神和体力,腰酸腿痛,今夜注定无眠。

    次日早起,风平看见她俩都是一脸疲惫,取笑道:“你俩怎么了?眼红得跟兔子一样。”

    “还不是你这坏蛋害的!”阿青脱口而出,吓得阿琳忙施眼色。

    “啥玩艺?”任是风平聪明绝顶也猜不出其中奥妙。

    阿琳忙岔开话题,问道:“这事到底是咋解决的?不让我知道,心里岂能安静。”

    风平早想好了说词,道:“霍老和我的一朋友齐给警方施加了压力,由他们劝和,事情自然迎刃而解,你别再瞎打听了。”

    一顿复道:“吃过饭后,我们就乘他们的车回去了,欢迎你俩闲时到我那里做客。”

    “怎说走就走?”阿青一脸不舍,短短五六天的相处,竟使她对风平产生说不出的依恋,她心甘情愿的希望这种日子能延续下去。

    “天下没不散的宴席。”风平的淡漠让两女恨得牙痒。

    在叶国真和梁心怡的陪同下风平到银行转了账,叶局长见他自始至终无一丝不舍,叹道:“你的心胸确实宽阔,要搁到其它人身上,肯定垂头丧气。”

    梁心怡在他们离开阿青、阿琳后得知了这事的原委,现在微笑道:“他只是觉得钱好挣,若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怕是一分钱也不会赔给人家。”

    “还是小心怡知我。”风平大笑。

    待返程中,叶国真递给风平一公文袋,道:“这是你这次的任务,最好是把人活捉回来,虽十分艰巨,但我相信你不会辜负国家的期望。”

    “艰巨?”

    风平狐疑着打开公文袋,仔细看后倒吸了口凉气,忙重新装好,递还回去,道:“对不起,我根本完成不了。”

    “想打退堂鼓?”叶局嘲笑他的行为。

    风平装做什么也没听见,就是不接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