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回强势
    阿青瞪着风平即问:“有这回事吗?”

    “不错。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风平出人意料地坦然地承认。

    转向谷娇娇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既然你兄妹两人已肤浅到为达目的不惜无耻到底的地步我就不再来打狗看主人了。从今天起,你们不准再踏进本店一步。滚吧。”

    谷娇娇被他历气一逼,吓得咧嘴就哭。

    “你俩先出去,在车上等我。”徐文涛这样做自有他的目的岂会为一个三流的小演员树此强敌,凭他的家世和能耐,啥样相好的找不到?

    “你必须为这句话向大家道歉。”阿青仍不愿忘了这事。

    风平冷“哼”一声,挑眉傲然地道:“我除了敬畏天地君师、父母至亲外,谁都敢调侃。哥哥我本就是一不那么道德高尚的人,凭什么非得向你们道歉?东西放下,我还没心情和你们做买卖了。”

    徐文涛讥嘲:“噢,你凭借的是什么?使你如此肆无忌惮。”

    “无欲则刚,哥哥五尺三寸之躯顶立于天地之间,除了父母、严师外,从不会为小利、女人,而受人指使或看人眼色行事,笑骂由心,乐得逍遥自在。”风平这几句说得虽有点强词夺理,但其气势博大,有大义凛然之威。

    众人看了都是一呆,均奇怪这半大的孩子怎有这等气派?风平斜视着徐文涛,讥刺道:“窃闻徐公子年近而立仍无自己的事业,还在徐总的羽翼下生活。这又来替小三抱打不平,也不想想合适吗?能给自己的声誉添加多少呢?”

    “再说一遍,我这次是专程买玉的,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吗?”徐文涛红脸忙矢口否认其它。

    风平脸色一肃,对大家道:“诸位来买的是玉,而非我的人品,若偏重后者,就请自便。”

    “真是一个小坏蛋!”阿琳笑骂一句。

    转劝阿青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管这小弟弟说什么呢。”

    对方的异样不屑让风平只能苦笑,不然在这种场合下能怎样?

    动作明星阿青哼了声,始悻悻然作罢。

    “我也选一块,亦切开。”徐文涛得自圆其说,特意挑了一块大的。

    田齐接过,即用手动电锯去切,不想电锯坏了,一触即废。

    “我去楼下换一个来。”田齐正要下去。

    风平摆手道:“别那么麻烦了,言罢取出“屠仙刃”切了下去。

    不言众人惊呼了声:“紫罗兰。”

    单说徐文涛直盯着风平手中的东西,道:“能让我看看那是什么神兵吗?”

    “当然不能。”风平头得没抬,边说边把它归鞘。

    张大导演也道:“以前我从未听过有啥兵刃能切石如泥,风兄弟就让大家见识一下吧。”

    其它人亦纷纷附和,阿琳竟走到他身旁拉住胳膊,软语柔声道:“就让大家看一下嘛,何必那么小气呢。”她刻意贴得很近,用体香熏晕这个毛头小子,一向对自己的魅力很自信的她,对于刚才的那次“失败”耿耿于怀,要再次验证是不是偶然。

    不想再次遇上了“狠心人”,风平丝毫不为所动,淡淡地道:“不过一把匕首而已,对你们又毫无用处,看它干什么。”

    “有大用,我愿出高价收买这件兵器。”徐公子即大喊。

    见风平似恍若未闻,他直接报价道:“我出一百万,卖不卖?”

    众人都是一惊,那时的百万元虽非什么天文数字,在场的人大部分都远不止这些,但它代表了一个阶层,用此去换一把匕首,众人都惊于徐公子的大手笔。

    然而人家风平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将根烟叼在嘴角点燃。

    徐文涛一咬牙又加价,道:“一百五十万。”

    “这小子有点精神不正常,瞎胡乱叫,也不怕卖狗肉的进来。”风平边散烟给张导和房高士,边谑笑。

    引得众女失笑,阿琳此刻未放手,趁机掐了他一下。风平岂是木头,这顶级熟妇的体味早已让他晕乎乎了,忙拨掉她的小手,冲她挤眉弄眼坏笑道:“你记得欠我一次,不定啥时非捞回来不可!”

    阿琳的心里一阵悸动,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本是戏谑这小伙子的,反被人家调笑得莫名脸红,这小子的气度和眼神怎就那么邪劲?这是她极少遇到过的!

    “二百万。。。最后一次,二百四十万。”徐公子一心想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真不想放弃。

    “你把喉咙叫劈了也没用,多少都不卖,听明白没有?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风平断了他的念头。

    到银行转帐却让田齐去办理,风平自己不愿跟去,这让田齐感动得险些掉下泪来。这岂是一种简单的信任问题?不言自己曾有截留三十万的“前科”,最近闹腾的象话吗?尤其是还要把人家告上法厅。风平的气度让田齐有无地自容之心,遂在心里决定了一件事。

    待交易完毕,徐文涛邀请众人:“在下想尽地主之谊,不知诸位给不给我这个面子?”

    阿琳却笑道:“徐公子的盛情让我们十分荣幸,但相信张导、阿青和我都有同样的心思,那就是今天决不会放过小风老板,不宰回一顿怎会甘心!”

    “不错。”心直口快的阿青咬牙又道:“走遍世界各地的珠宝店,也没见过一分钱都不让的,非狠狠吃他一顿不可!”

    “就是,太抠门了!让他在饭桌上花个几千块。”阿霞很赞同。

    “想法是好的,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啊!”风平叹气,他看见了两个腰挎手枪的警察已走进了珠宝店的门。

    “谁叫风平?跟我们走一趟。”其中一高大魁梧的警员如闷雷的喊声,让店员和顾客无不骇然,为有效的震慑“罪犯”,丁强煞费苦心的挑选了两个本区公安系统最强壮的大汉。

    “带拘留证没有?”风平倒还能笑得出。

    两人一怔,另一黑脸的即斥道:“费什么话,叫你去,就得去。”说着掏出了手铐,欺上来就抓风平的左手。

    “你娘的到底是公安还是土匪!”风平笑容未改,手腕一翻,反把铐子铐住黑大汉手腕,然后锁在门外防火栓上。

    “你要暴力抗法。”另一人边大叫边掏枪。

    “你们是不是公安都有待确认,更谈不上代表法律,先把证件拿出来。”风平现在已非吴下阿蒙,称得上老手了。

    用枪指着对方,那警员底气大增,历声道:“举起手来,不然当场格。。。”

    言未了手上一轻,紧接着小腹巨痛,不由自主的趴在地上。

    耳听人家谑笑道:“连保险都不会开,定是个冒牌货。”包括过路的所有人无不大惊失色,这小伙子忒胆大妄为了,敢缴公安的枪并且把人打趴下!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徐文涛遂忍不住发问。

    “得法一会是一会。”风平的无所谓让大家啼笑皆非。

    徐文涛正要反唇相讥,风平已拿大哥大拨通后,直对那头的叶枫道:“让你找的电视台记者过来吧。”

    这就是两人昨晚在车上商量好的对策,以媒体曝光的方式来对付阴毒的丁、潘两人。

    听说要有记者来,张导面有难色地道:“我们还是避一避为好。”公众人物最怕媒体。

    阿琳则微笑道:“可戴上墨镜躲在一边,这事挺稀罕的,错过了会使人感到惋惜。”

    阿青亦道:“小青年斗警察的故事的确有趣得很,咱几个就装作店员,看个究竟。”

    “闲着没事去看啥不好,非得看打架,不怕溅身上血了吗?”风平一脸不悦。

    但众人得听他的啊,各在店里找地方。

    待看见叶枫领一男摄像和一叫方蓉的本地著名电视台美女主持人往这边来时,徐文涛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有恃无恐,原来得神秘的叶公子作后台啊!”

    他们父子曾特意请人调查过横空出世在深圳商界一帆风顺的叶枫的背景,但都一无所获,反而使他们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风平嘻笑道:“你弄反了,他只是我的小弟而已,懂吗?”

    徐文涛骇然,但口中不以为然道:“你就吹吧,反正再大的话也不上税。”

    “公子哥儿聪明。”风平点头。

    方蓉主持的有关民生的节目在本地很受欢迎,收视率极高,两个警察开始慌了神,那被铐住的竟喊冤道:“救命啊,这人穷凶极恶。。。”

    方蓉微笑,问道:“这词不敢乱用!人民受难找警察,警察被人铐住应该找谁?人民警察的职责是什么?”

    另一刚才被跺岔气,反应过来的道:“他是危险分子,不仅打人还抢枪。。。”

    人家没等他说完即冷冷连续反问道:“人家为什么要这样对付你们?是不是你俩本身就没按合法程序行事?他犯了多大的罪?非得用枪逼着。”

    说话间风平为那人解开手铐,道:“回去跟你们的丁副局长说,公安局不是他家办的,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谋夺人家的家产,他打错了算盘,等着下半辈子在大牢里过吧。滚。”

    他又犯了轻敌的毛病,放跑了人家。

    “你不怕他们回去后集结大批警力,来治你殴打执法人员之事?”叶枫瞪眼。

    方蓉亦苦笑道:“而且那姓丁的决不会肯善罢甘休,必再派多人来抓你。”

    风平则直问她道:“在姓丁的罪行未大白前,你敢直接去揭露吗?”

    方蓉摇头,叹道:“恐怕即使我愿意,电视台领导也不会允许我这么干,官场上的错综复杂,不是什么秘密的事!”

    风平转对叶枫笑道:“听见没有?人家只是不愿拂你的面子才来的。”

    一顿复对她道:“即便如此,已经够姓丁的心生惧意了。我敢肯定他至少今天不会再派人来。”

    叶枫哼了声,却也懒得跟这粗人抬杠。

    “需不需要我帮忙?”徐文涛听出了个大概。又道:“丁强副局长是我**人的远房表哥,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

    满以为风平一口答应下来,不想他淡淡地道:“徐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但风某人从不愿欠别人的人情。”

    闻言,那边的叶枫心里好受些,毕竟风平没把他当外人看!见天近中午,便不顾风平的挽留,陪亦不愿接受风平宴请的方蓉和摄影师一块离去。

    而风平眼见这一顿很难赖掉,便只好请张导他们到赵晋旗下的酒店喝酒,不想徐文涛亦厚着脸皮跟了过来。

    赵晋夫妇亲自安排一行人到带有小舞厅设备的贵宾房。

    风平却威胁唐静:“你别把我当成大肥羊来宰,敢胡乱要,信不信我赊它个二十年的账。”

    唐静失笑,道:“少一分就走不掉人,信不信我拿大喇叭吆喝你去?”

    “正好替我扬名,反正哥哥不是什么名人公子之类的。”风平向她飞眼。

    “混蛋,当众调戏我媳妇,不怕我跟你拼命?”赵晋不乐意了。

    风平委屈地让大家评理:“你们都看着呢,我有调戏她吗?”

    阿琳却叹道:“你不觉自己有风流男的品质吗?单是调笑就让人很难禁住了!”

    “**贼的下场都很悲惨。”徐公子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风平不乐意了,直斥道:“你娘的包养小三还敢说别人,信不信我拽着谷娇娇找你媳妇去?”

    “好、好,到此为止。”张导忙打圆场。

    徐公子也不与他一般见识,转与赵晋夫妇及大家攀谈,都是成了名的非常人物,自有很多话要说。

    待三杯过后,张导瞅着风平道:“我从影近三十年,可谓阅优秀的人无数,而风兄弟给我的震撼最大。我亲手塑造过许许多多的大侠、高人形象,却从未见过拥有如此强势气质的伟男人。。。”

    风平不等他说完,即道:“你可别存拉我进娱乐圈的心思。。。”

    言未了,阿琳又打断他的话,挖苦道:“世人莫不愿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你的思想却未老先衰,不思上进,与明珠暗投何异?”

    阿青接着道:“张导不知捧红了多少巨星。。。。。。”

    竟想把风平拉进影视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