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回长辈
    风平心中一凛,忙致虚极,守静笃,慢慢把那团邪火压了下去。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待他行功数周后,无名氏叹道:“行气时绝不能瞎想,尤其是女人,九劫真气的缺点里有经不得女人引诱这关!”

    风平不敢还嘴,刚才的惊险让他心有余悸。

    连国同与儿子长得很近似,只是头发白些,眼睛却更深邃。

    独自来到风平的房中,掩上门后,径直问:“正儿已把一切都告诉了我,而我怎么称呼你呢?叫长辈吗?”

    “不合适,还是彼此直呼名字吧。”风平很坦然。

    “嗯,九劫真气,无敌拳丶手刃,这三样没二家,且世间没有其它人能在短短的数月之间造就你功过生死桥的境界的能力,所以我确定你就是从古墓里得到的奇遇。”连国同的分析判断及眼力可谓老辣之极。

    风平微笑,问道:“余下的你就猜不透了吧?”

    连国同神秘一笑,道:“先祖在家训里写道:‘恩师已修成不死精神,虽被奸神毁去肉身,但元婴仍存,劫难期满后定会重新傲立世间。。。’等,这也是我这样判断你得他老人家传承的原因。”

    见风平默然,他叹道:“其实连家世代族长无不关心古墓的一切,都希望始祖的预言能够实现,谁也没有想到过了近六百年才有有关消息出现!”

    风平心中一动,道:“你对家传古籍中的你们老祖宗那句‘渡过生死劫’,有啥看法没有?”

    连国同怔住,许久才点头道:“家族里有这个传说,始祖秋生公已证得仙道,长生不死矣!”

    言此又面露喜色地急问:“莫非你知道些他老人家的事情?”

    风平不无得意地道:“不可说,你慢慢想吧。”

    连国同暗骂了声“小滑头”,转而问道:“听正儿说你想加入国安局为国效力?”

    风平即摇头道:“不是加入,我只需要你们的护身符,而不是去听任你们的纪律管束。当然,如你们确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自不会坐视不理。”这话有点大!

    但连国同却不以为意,只苦笑道:“这似无先例啊!”

    “那就算了,权当我白白帮你们一次。”风平语气很淡。

    连国同沉吟片刻,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毕竟你就是所谓的奇人异士,我会向上要求破例特招。但这需要时间,所以你不能太心急。”

    “无所谓,其实加入你们对我本人来说弊大于利,现在反而有些后悔了”风平还是那种态度。

    连国国即正色的道:“唉,为国较力才能不负胸怀大志的有识之士的平生夙愿,何悔之有?你一身所学不奉献给国家还想奉献给谁呢?”

    风平忙闭口无言,与人家辩论民族大义,岂不自找苦吃!连国同位高权重,自不是婆婆妈妈之人,当下也不在这方面絮叨不止。

    连老转而问:“听说你能发出刀罡,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啊!到底怎么回事?”

    风平亦不故作神秘,拿出那短刀递给他,道:“认识吗?”

    仔细观察了阵,连国同摇头道:“此刃古朴无华,时代特征不明显,且剑柄又是新配的,即使考古专家也不能一口道出它的来历来。但从其合金的材质及气息来看,应是战国时期的。”

    言此默用内力催之,谁知顿觉戾气朴面,忙收功弃之。叹道:“宝物认主,抑或时也只有九劫真气这种强横的功法才能压制得住。”

    风平点头,遂把如何得到它的经过说了一遍。

    连国同连称:“好运气”又聊了会,连正来了。

    连国同当着风平严肃地对儿子道:“以后你两个在人前以各自姓名互称,人后必须以长辈敬之,切不可失了礼数。”

    连正糗样可想而知,肚里半截嘴里半截地“嗯”了声,哪会心甘情愿!“晚饭准备好了。”他忙岔开这个尴尬话题。

    “你们父子先去吧,我冲下凉就来。”风平边说边往卫生间走,时虽初夏,但南方的闷热亦让他很不适应。

    及出,连正埋怨父亲道:“您怎能说那种话呢?看把那小屁孩得意的!”

    连国同则不悦的反问道:“莫非你还未看出他的师承吗?敢忘记老祖宗的家训?”

    连正忙赔笑脸。连国同沉吟了下,又对他道:“家族的古老传言可能属实,老祖宗尚在世间。”

    连正暗笑父亲老糊涂了,不由失笑道:“我不信世有活六百来岁的人,那成什么了。。。”

    话没说完,即觉颈后似被人揍了一下,踉跄了好几步才不至于摔趴下,不由毛骨悚然起来。

    前面的连国同似有所悟的斥责儿子:“不肖子还敢乱说不?赶快向老祖宗祈祷认罪,以求宽恕。”

    连正哪敢不听!

    待风平下楼时,众人便开始用餐。田放道:“我与儿子通过电话了,说明天中午到杭州。”

    “是啊,开夜车也不安全。”岳芳华亦劝。

    风平点头,道:“也不急于一时,就明天早上走吧。”

    连国同在吃饭时信手翻了下徐家的秘笈,叹道:“这要在古时冷兵器年代,确为无价之宝,可惜现在无用长刀的地方了!”

    风平道:“徐家刀法走阴险极端,所有招式无不诡异莫测,但愿那板田照二练成后回日本去来个窝里斗,多宰几个倭寇。”

    “你心眼怎么这般狭窄!”岳芳华白了他一眼。

    风平谑笑,道:“我说的是倭寇而与普通日本民众无关,你连这都区分不清吗?我真怀疑你小学几年级毕业!”

    “你皮痒痒了是不是?”岳芳华毫不避嫌的边说边想动手,却被人拦下。

    连国同让她回座位上去,对大家道:“岛国人敬畏强者,欺凌弱小,现在我们虽不能再用仇恨眼光去看他们,但也要牢记历史,预防日本岛内的军国主义伤子再图染指我中华。而其实国安局的主要防范对象就是日美。”

    “嗯”连正接口道:“现在日本在中国的间谍远超台湾岛了,他们不仅有国家特工,而且还使用黑道人士山口组和赤军等来军事设施及主要政府部门刺探消息,并乐此不疲。”

    “其实这对日本来说没什么奇怪的,他们国家的许多国会议员都有黑道组织的脊背景,互相勾结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而且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黑社会合法化的变态国家。”程志插嘴。

    连国同又补充道:“早在民国时期日本全面侵华之前,他们的军部就被黑龙会控制着而占领了东北三省时至今日黑道份子仍能在他们国内呼风唤雨。”

    于是他们三人打开话匣子纷纷说出不少日本人在华的不法案例,都认为小日本亡我之心未死,让风平这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伙听了大是愤慨,更不后悔上午的事了。

    岳芳华亦叹道:“以前总以为日本现在科技方面比咱先进,人民生活富裕,所以有不少留学生都不愿回国。。。”

    风平打断她的话,道:“林子大啥鸟都有,为物质享受而卖国求荣的人没啥好奇怪的,但好在不算多数。而我认为那些貌似掌握些文化知识的却又对中华文明不求甚解的人,比普通老百姓更容易叛国,浅薄的他们总以为外边

    什么都比咱好,“学运”领头的那些人渣就是这样。却不知中华历来讲‘大统’,天无二日之说,多党竞争只会造成国家四分五裂,看看台湾的民主选举乱成啥样了。”

    “你说得太好了!”

    连国同伸大拇指,又道:“中华数千年的历史合合分分,而黄帝 秦始皇 汉高祖 唐太宗 赵匡胤 朱元璋之所以为后世称颂,就是因为他们的大统一,也只有统一才能使外虏不敢窥我中华,人民才能在安定的环境下发展创新。

    蔡文姬当年不是曾写下‘宁作太平犬,不为乱离人’吗。。。”

    正在他滔滔不绝之时,有人来对风平道:“有个叫板田的先生来拜访你。”

    见风平长时间不语,连正笑道:“你在身心两个方面都训服了他,此来必为某些事而求你。”

    “是啊,谅他不敢再翻什么花样,去看看也好。”岳芳华亦劝。

    “让他等着,我吃完了再说。”风平淡淡地对来的服务员撂了一句,继续吃自己的,想刚才还骂着日本人呢,现在好意思跟他接触?

    于是细嚼慢咽拖延时间。饭后又亲送连国同到酒店大门外(副部级的人物得注意影响,只能住省委招待所而不能住酒店),这一来二去就是一个多小时。

    板田照二的耐性不是一般的好,不仅没在意风平的怠慢,而且连见面后人家的故意冷淡也能微笑应对。风平不是一人回房间,为了避嫌硬拉连正和另开一间住的田放一起来见对方。

    不待对方开口,便直截了当的问:“有事吗?”

    板田点头,道:“是的,是有事来求助您。”言此看了眼连、田两人,沉吟起来。

    风平知其心意,冷笑道:“风某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如板田先生不便直言,那就不必说了。”

    “当然,事无不可对人言,明说也无妨。”

    板田说着便拿打火机为风平点燃烟卷,而后道:“直说了吧,我想得到您的帮助,以对付来自板田家族的威胁。”

    “保护你,我没听错吧?”风平感到好笑。

    “如有一百万美元的年薪,干不干?”板田照二很直白地道。

    田放、连正俱都动容,一美元在当时的黑市上可以兑换十块钱,一年级的小学生也能算出一百万美元顶多少人民币,这家伙出手不是一般的豪阔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