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回冤狱
    连正插言叹道:“我调阅了这个案件的卷宗,的确有许多疑点,怕就是司法机关里的败类制造的冤假错案!”

    风平笑道:“那就怪不得了!以我看对方不会罢手,凡涉及此案的公检法和当年冤枉他的所有人都难逃脱。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

    边家锋苦笑点头,道:“确实如此,当年涉及此案的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丶区派出所所长和两个办案人员在上个月都被其弄断了右手,其中王科长伤得最重,下体险被踢爆。而经过我们调查,他就是那被害女老师的表哥。”

    “这种事要我来干什么?”风平大是不满。

    “别急,听边科长讲完再下定论。”连正劝他稍安勿躁。

    边家锋继续道:“就案件本身而言,可以断定是一起报复伤人**案,但奇就奇在这个叫徐固的年轻人曾扬言说:‘这是一个由境外势力幕后操纵的,欲谋夺中华瑰宝的事件。’这就说明此案已非单纯的刑事案件了。”

    风平动容,道:“乖乖儿,上升到国家层次了,怪不得国安局的会插手啊!”

    言此又转问连正:“你们接触到他本人没有?”

    “谈何容易!”连正苦笑,又道:“他身手好的很,曾在十几个警察的围攻下飘然离去,加之他现在警惕性很高,根本没接触的机会。”

    风平“呸”了声,道:“高高在上的你们总想去捉人家,只愿以审问的方式去了解事情,人家理你们才怪呢!”

    “可问题是他压根不给我们见面啊!”巴彦德叹息。

    风平即问:“他还在不在市里?”

    “应该还在。”边家锋沉吟着又道:“据当年案件的受害人韩育红今天上午报案说:昨晚深夜她听见住在三楼的她家阳台有异响,忙大声喊人。等和丈夫去看时已不见了人影,但玻璃窗外的防盜窗已被损坏了。”

    风平微笑,道:“人家不会放过她的,只在做猫抓老鼠的游戏,让她多受几天惊吓而已。”

    言此稍顿复道:“我有个办法或可跟徐固见上一次面,不知你们有无兴趣。”

    “当然。”“快说。”“别卖关子了。”众人纷纷催促。“得先让人吃饭吧。”风平则瞪眼。

    教育局的干部韩育红这些日子睡不好觉,早上她从镜子里惊讶的发现实际年龄还不到三十的她长出了许多白发,心情更加郁闷,尽管她认为自己不算大美女,但是‘可怜未老头先白。’啊。

    这天夜里十一点多钟了,而她象前些天一样辗转反侧,其夫孙红军不耐烦的斥道:“你还让人睡不睡?怕什么怕,大不了让他干一炮,反正你那里早让你表哥磨出老茧子了。”

    “没良心的,若不是我表哥安排你到交通局上班,你还是个下岗工人。”韩育红敲打这个没多大出息的家伙的七寸。

    孙红军遂默不作声,他本是照这样娶的,结婚前就知她为她表哥堕过两次胎,且至今不清不白,!不然他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下岗工人能娶上那时是正式教师现为国家干部,且有点姿色的她?

    这时有人敲响防盗门,孙红军不得不起来,这时候来的多是警察,岂能惹得起?

    开门果见这些天就在楼下监视的派出所老吕,指着身旁的连正丶边家锋丶风平三人,对他道:“这几位上面的同志来找你了解下情况。”

    “请进。”孙红军很热情。待一一为他们倒上茶后,他问:“要不要我把育红叫起来回话?”

    边家锋摆手示意不必,直对老吕道:“你下去叫你的人撤了,但还要装作偷懒回去的样子,懂吗?”

    “明白。”老吕答应得很爽快。

    孙红军谄媚拍马地笑道:“其实徐固那小子根本不敢来的。。。”

    边家锋不悦地打断他的话,斥道:“只要你认为没事了,我让下面保护你们的派出所同志都撤走。”

    “他是个二百五不会说话,您们别生气。”卧室里走出穿睡衣的韩育红,姿色虽然再平常不过,但是身材凹凸有致。

    五大三粗的孙红军不敢顶嘴,只借着让烟来掩饰尴尬,却没人接他的劣质烟卷,反是边家锋掏出云烟来给大家散了。

    后对他道:“我们问你**人几个问题,你休息去吧。”

    待他进卧室后,韩育红竟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边家锋忙为其点燃。

    歉然一笑道:“不知不怪,原来你也会吸。”

    “偶而为之,主要是您的烟好,使我忍不住尝试一下。”韩育红吐烟圈的动作证明她绝非新手。

    沉吟了会,她问道:“您们说他会再来吗?”

    风平接话道:“勿庸置疑,你是他终极目标,之所以把你放在最后,就是让你多受些煎熬罢了。今晚十二点至凌晨他来的可能性最大。”

    韩育红脸色慢慢变白,垂下头去,长时间不语。

    风平微笑,道:“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说教,亦不想探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想借贵地与对方见上一次面。现在把大灯关了吧,别让他不敢来了。”

    韩育红依言为之,重新坐下后盯着风平道:“我能知道领导的名字吗?您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

    一众失笑,风平忙道:“你就喊我领导好了,听着挺过瘾的!”

    连正叹道:“盛世也出妖蛾子,如此年龄就让熟妇为之倾倒,再过几年还得了啊!”

    “你这话叫大不敬。”风平直接呵斥于他。

    让边家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以猜透两人的真实关系。连正倒不以为他话大,似是能接受他的放肆,只淡淡一笑而已。

    边家锋问韩育红:“你和徐固之前认识吗?”

    韩育红点头,答道:“两家都在xx国棉厂家属大院住怎不熟悉,他父母走的早,大家都很关心这个孤儿,时常接济于他。那时我还在学校任教,不断的帮他补习功课,哪想到他人面兽心。。。”言此哽咽,眼圈似红了。

    风平却笑道:“十七八岁正是冲动的时候,想是韩老师当时穿着不怎注意或言语上有所暗示的其它原因吧?”

    韩育红闻言忙并起双腿,此时她仅着几乎透明的睡衣,里面只有窄小的内裤,连文胸罩都没带,难怪人家有此一说!边家锋见这年轻人目光和言词如此犀利更加好奇。

    众人又聊了会,边家锋对她道:“你不用在这里陪着,如对我们放心就请回去休息吧。说不定大家明晚还在此蹲点呢。”

    韩育红则摇头道:“回床上也睡不着,你们不用管我,如困了我就在沙发上闭会眼即可。有你们在我反而心安些!”

    三人遂也不再相劝,各自倚在沙发上闭目休息。约莫下两点的时候,阳台上的窗户响了,一个人影迅捷的冲到了客厅。

    “你怎么上来的?”声响的同时大灯也亮了,而说话的连正的人已截住了来人的退路。

    “比画像上更英俊。”风平赞了声,他是唯一还坐着的人。

    来人二十左右,英俊笔挺,只是目光阴冷的吓人。

    见状虽惊未乱,直向风平问道:“你是公安的人?太年轻了点吧。”

    风平即道:“我首先声明不是公安,再则亦不为专意抓你而来,只是想听听你的故事。”

    来人自然不会相信,将眼瞅向连正。连正点头道:“如你愿意配合我们,这次我可放你离开。”

    “你说话管用吗?”“他是国家安全局的连处长,自然作数。”边家锋亦点头。

    “我不同意,你们凭什么私放罪犯?”韩育红大叫。

    “闭嘴。”徐固声到掌到,一下子把她搧倒在沙发上,刚要尖声再呼之时,立见对方如利箭般的眼神逼来,脑子似遭电击般的再也不敢叫唤出声。

    风平和连正均无意出手阻拦,无耻的人必须得受到惩罚。

    “当着众人的面,你凭良心说当年我到底强暴你没有?”徐固右脚踩在仰躺在沙发上的韩育红胸膛上,历声发问。

    韩育红再害怕也不敢说出关乎于下辈子大事的真象,咬紧牙关死不开口。

    徐固义愤填膺的向大家道:“那日夏夜她来敲我家的门,说要借件东西,由于平时往来不断,我也没防备,便起床开门。

    谁知她厚颜无耻的求苟且之事,被我推开后竞再次抱住我的脖子不松手,并撕扯我的内裤的同时然连声大叫:‘**’,声未落门外又冲进来两个派出所的,直接给我上了铐子。而这贱人竟当众脱下一早已扯烂且*的内裤,说这就是证据。”

    众人闻说苦笑,风平便问道:“她既如此煞费心机,到底有何目的呢?”

    “谋夺我们家世传的秘笈功法,卖于外国人牟取暴利。”徐固语出惊人。

    边家锋苦笑,道:“古时的格斗技术在现代已失去了实用的价值了吧!”

    连正则不以为然地道:“你错了,若是美日这种对咱们有根深蒂固的国家掌握了这些技术,用于训练他们的特种兵丶突击队等,你还以为会对我们国家不构成威胁吗?”

    “到底被弄走了没有?”风平是个注重结果的人。

    “秘笈分上下两部,上部为内息修炼之法,下部为刀术和壁虎功等,他们趁我入狱时劫去了下半部。”徐固言此迁怒韩育红,脚下稍一用劲立使她气息不接痛苦不已。

    听人家历声问:“说,那绢本被你们弄哪去了?”韩育红见其怨毒的神情真有杀她的可能,忙喊:“都是他们的主意,不关我的事啊。”

    众人互望一眼,均感心底沉重,果然有内外勾结之事,如此看来这事大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