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 > 风口浪尖上的小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回和解
    方明达三十来岁,中上稍瘦身材,如单看戴着眼镜的英俊小脸倒有一种儒雅的风度,谁会想到当初为争地盘,他一次踢伤十几个小流氓而至今为人津津乐道。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招呼中两个手握在一起,方明达是使了劲的,硬气功出众的他

    能握碎红砖头。

    风平微笑,且始终未变,直至对方皱眉松开后,他始变脸冷冷地道:“幸亏你没敢施全力,不然你的手别想再健全了。”

    “受教了。”方明达心胸算得上宽阔,当下抱拳又由衷道:“老弟真乃高人,让我如握刀刃似的难受,真是佩服之至。”

    “好说。”风平亦抱拳答礼。如此收场使梁心怡和李小玲大松了口气,只高虹还有种失落的感觉,本想大表哥会为她讨个说法,不承想也败在人家手里,念此便垂头丧气,小脸木木的。

    川味酒家在本市口碑不错,饭菜的质量勿庸置疑,五人边吃边聊气氛倒也轻松下来,只是高虹在面对风平时还有点拘谨,想是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饭后到我那健身中心去玩吧?你会喜欢上那里的。”方明达发出了邀

    请。

    风平没拒绝,沉吟着道:“绝大多数的人都相信通过器械的练习,可以使自己更强壮和身材更完美。我不反对这种观点,但不敢完全赞同,尤其认为肌肉的隆起会影响速度及准确性,所以不痴迷于器械的练习。”

    这话深一点,他们虽难以接受,但一时也找不出反驳的词句,谁让人家是强者呢!

    “来,咱俩喝几瓶。”高虹倒满两个高脚杯的啤酒,又分别用手拿起互碰了一下,而后才递给风平,摆明了不让他有拒绝的机会。几瓶?想干什么?

    风平接过来,但是说道:“大家已经下了不少啦,非得让人喝醉干嘛。我于你们不同,条例上明文规定不让士兵喝酒,更遑论喝醉。”

    高虹即冷笑道:“不喝醉也没人当你是好兵。。。”

    “你说得太对啦!”为转移她的注意力风平又自嘲地道:“有谁见过下老兵连仅两个月多一点,却获得了两个记过处分的新兵吗?怕是前无古人了!”

    “怎回事?”果然令大家兴趣大增。

    风平遂把事情经过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引梁心怡她们笑个不停。

    方明达道:“平弟不要担心,你们师部的作训科和防化科科长都是我的朋友,只需一个电话就能让那小指导员老实点。”

    “不用。”风平微笑着又道:“我最不喜的就是拉关系走后门,如此则让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啤酒灌多了其中一显著的后果就是:憋不住。大家轮流往卫生间跑,待风平忽然发现在座的只有他和瞪着他的高虹时,忙又站起来自言自语道:“还得再去一回。”

    “你少装算。”

    高虹一把抓住他的右臂边倒酒边道:“我今天就是要跟你拼酒。”

    瞅其它人还没回来,风平陪着笑脸软语道:“我怕了你行么?今后躲着你走。。。”

    “不行。”

    高虹眼含泪委屈地道:“从没有人那样欺负我,还吓人。。。”言未了已泣不成声。

    “快别哭!”风平大急,跟他又咋着了人家什么似的。

    “我偏要哭。”高虹竟伏在桌上大哭起来,但一只手仍抓住他的衣服未丢。

    风平不知如何再劝,不由急出一身汽汗,又不敢用力去挣,好在这时他看见了梁心怡回来了,忙招呼她过来。

    “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

    梁心怡倒是走来坐下,但态度更让他哭笑不得,又道:“反正是你吓着人家了!”

    “这好办。”

    风平急中生智,伸手捉住梁心怡的小手放在高虹的头顶上,笑道:“你给她叫叫,在民间小孩子被吓着了起段子烧,大人们都是用这种办法,比吃药打针都管用。。。”

    “滚!”高虹见他如此比喻,遂破涕为笑,但犹愤愤不平地拿手掐人,风平也不抵挡任其在胳膊上掐了记解气。

    却没想后腰处又给人拧了一下,原是梁心怡被他拿住手羞涩不已,乘机报复了一下。

    “哪有二打一的?”风平不说这还好,说了反而给人家提个醒,两女都扑了上来连掐带拧,甚至连勒脖子的招数都使出来了,直到他一人赏了两记打屁股才使两女羞红脸跳开了去。

    李小玲的回来解了他的围,忙问道:“那事啥样了?”

    “你放心。”

    李小玲边坐下边道:“都准备好了,只等那个叫‘猛哥’的去看他了。”

    风平点头,道:“那几个小人不值我动手,若能拿到他们犯罪的预谋交给公安,倒也为社会作出了点贡献。”

    “你就等着请客吧。”李小玲信心很足。

    “那都是小意思。”风平微笑。梁心怡奇之道:“你一当兵的怎敢说这大话?”

    风平不答,只道:“放心就是,我还是那句:决不会食言的话。”

    “我相信。”方明达进来就开口道:“风老弟是我见过的最具男子汉大丈夫气概的人。”

    “我怎不觉得?”梁丶高两女竞异口同声。

    “非让你们相信吗?”风平斜视,立招来高虹伸手欲掐,他忙躲了开去。

    李小玲恍然笑道:“原来你们和解了啊!”

    方明达亦很高兴,道:“我已结过账了,把开过的酒喝完后,就到我那里去看看。”

    风平本待婉拒,高虹已威胁道:“敢不去试试。”解开心结后的她竟恢复了往日的巾帼霸气,让风平很无奈!

    健身房占地面积之大超乎风平的想象,四层楼全部利用了起来,一层为器械室;二层作拳击馆;三层是健身*大厅;顶层是办公室和雇员休息的地方。

    下车后先到方总的办公室,风平听他问自己:“先上哪瞧瞧?”

    “拳击馆吧,它确实是一门简单实用的技术,不仅好掌握而且见效快,比传统武术更能吸引年轻人。”

    “那就走吧。”方明达率先领路,边走边向众人道:“总教练叫罗永利,曾在全国业余拳击锦标赛获得过第五名,所带的弟子亦在省全运会拿过好成绩。”

    “高手!”风平的声音很夸张。

    方明达道:“所以说你该明白小虹上次请人对付你不是我的意思,不然我会派那料货过去?”

    高虹在旁红着脸道:“那是凑巧遇上了,谁知林飞这么让人丢脸!”

    来学拳的真不少,四五十个小青年正在打击着各种沙包丶梨形球丶标靶等,他们的目光却放在大厅中央那座带四周围绳的标准拳台之上,正有两人在做对抗练习,而旁边做裁判的三旬精壮青中年,正是名拳师罗永利。

    看见他们走来,罗永利就要下来,方明达摆手道:“你不用下来,我们上去就是了。”

    风平暗自观察着众人的脸色,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还真有点担心人家给他下套,这么多人的拳馆要冲出去难度不小。

    一番寒暄过后,罗永利问风平道:“看方总颇推崇小兄弟,想必亦是此道中人,冒昧问你练的是哪一家?”

    风平答道:“技击。”

    “技击?”罗永利迷茫的重复了句,不知所以。

    方明达解释道:“也就是武术的古称。”

    不想风平摇头道:“根本就是两个概念,武术的宗旨大家都知道,而技击却是至少以击伤击残为目的。”

    闻言,罗永利摇头道:“据我所知现在国内已无实用的武术,所谓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一说大都是说书的和小说家的虚构,实际上皆不实用。”

    风平暗骂了声,问道:“罗教练对所有搏击项目都有涉猎或比较过吗?不然何以有如此武断的话语?”

    “我不须都学不可,只知美国的职业拳击曾打败过泰拳空手道等世界上最历害的技术。”

    闻言苦笑,风平叹道:“中华近代百余年的屈辱史让国人积弱感挥之不去,总觉得什么东西都是国外的好,而怀疑祖上留下来的宝贵文明。。。”

    言未了,罗永利已道:“如老弟不服气,可与我的学生切磋切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见风平无语,罗永利又讥嘲地问:“怎么,不敢?”

    “不错。”

    风平微笑着又道:“我来是因为好奇,当然不敢踢馆子。”

    罗永利闻言大怒,对方明达道:“老板看怎么办吧?不教训于他怎让人解气。”

    “这样吧,你把学生都支走,就我俩切磋一下,输赢都不向外宣布如何?”风平倒是为人家考虑。

    方明达即点头道:“这样最好。”

    “好”罗永利立刻大声让大部分学员停训回家,只留两个得意弟子为自己助阵。

    高虹和梁心怡一人扯住风平的一条胳膊拉到角处,由梁心怡问:“人家是知名拳手,你到底行不行?”

    风平轻拍了下她的小手,反微笑道:“放心,我不让他太难堪就是了。”

    高虹哼了声,即道:“吹牛。”心里却认可他这种说法,自和解后她愈发觉得这小子为人处事虽显张扬,但总让人莫名其妙的放心。

    梁心怡则被他看得有些心慌,暗想自己是个矜持不苟的人啊,今天却让他拍屁股和手臂竞无半点厌恶,而且还和人家打闹,到底怎么啦?

    头盔丶护齿丶拳击手套这三样是业余拳击擂台上必不可少的东西,然而风平只取手套戴上且仅是右手一只。面对众人的疑问,他淡淡地道:“有本事打到我再说。”

    “这是你自找的。”先上来的叫何丹。

    他与另一位留下来叫朱虎的高壮大汉都是罗永利最得意的两个学生,是为这届省全运会业余拳击项目而准备拿名次的苗子选手,不仅技术全面,而且速度奇快,见对方如此托大,遂大叫着扑了上来,欲用密不透风的组合拳让

    这小子吃尽苦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