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舌尖上的巫师最新章节 > 舌尖上的巫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花之战之前
    料理,最初就是一种仪式的存在。往往是被宗教所运用。

    如今,大多数料理已经不再具备宗教的意义。

    然而,香,作为一种最奇特的料理之一,却依旧神秘。

    “所以,这些仪式的过程,其实应该就代表了料理的处理手法。”

    “没想到还需要对风俗有所了解才行啊。”

    “那么首先要了解的,就是材料了。”莎恩娜说道。“我们一起来看这首诗,一点一滴那的分析。”

    “嗯。”

    得到艾莉卡的点头,莎恩娜便将诗集打开,给几人读着。

    “这是我找出来的最关键的句子。”

    “铺一层轻粉在杏树梢头。替玫瑰的蓓蕾整着胸衣。一面把钻雪莲洒在草场。把紫罗兰撒在树林脚下。向铃兰伸出无形的小手。布置些红艳艳的蛇莓。这些之中都是带着材料的句子,也是我最先研究的句子,所欠缺的本来就是各种手法而已。其实这些句子,仔细一看便会发现,正好其实是描述怎么在处理这些食材。”莎恩娜说道。

    “但是这些描述,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洒这样的词语还好理解。无形的手到底是说什么呢?”娜美思考着问道。

    “也许这并不是仪式呢?”蕾洛莉忽然说道。

    “这首诗,是在描述三月的女神,在四月即将到来之前做好了一切准备,布置了所有的风景,在等待了四月的到来。”艾莉卡说道。“所谓的仪式。其实就是在假装神明。”

    “什么意思。”

    “宗教的手段就是如此,总有人回来假装神明。而反过来来思考,这就是神明化人。将仪式反向思考。那就是神在等待着友人的到来。”

    艾莉卡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蕾洛莉说道:“所以我如果要制作这一道料理的话,最重要的就是要仪式化,成为神明。”

    “也就是说,艾莉卡要如同那些仪式上的人一样?”夏萝问道。

    艾莉卡点了点头说道:“看这首诗的最开头。当人们奔走着,气喘吁吁,忙碌于他们的私心杂念。三月,却在笑着,冒着阵雨。不声不响的筹备着的春天。”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我所说的,仪式吗?这正是仪式的筹备过程。”莎恩娜说道。

    艾莉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你的解读已经是正确的了。但这不是普通的仪式,并不是人们在迎接春天的到来的仪式。而是神在迎接自己的朋友的仪式。人化为神,神化为人。你所说的,已经是技巧了,我想这并没有错误,但是我所说的,是精神。我想我理解了这诗歌的意思,是一个人在等待着自己的朋友。小心翼翼的准备着一切,为她准备好了一切。”

    “你看三月不断的安排着花开,似乎在迎接四月的到来。如果将世界当成是一份料理的话,那么三月不正是在为四月静心的准备了一份料理吗?”

    “这。也许你说的对。”莎恩娜不禁迟疑了起来。

    “这样的话,才能对应的上花妖精的故事啊。”心中这么想着,艾莉卡开始准备按照莎恩娜所说的那些仪式的行为。制作起这份料理来。

    说是料理,其实已经是花的混合。

    提炼出花的精油。然后融合在一起。

    其实是一种香水的制作。

    “艾莉卡怎么样,觉得可以制作出来吗?花之战的话。可是随时都可以开始了的。”莎恩娜说道。

    艾莉卡想了想说道:“再给我一段时间吧,我想要熟练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就太好了。”

    “各种香的混合,我也可以来帮忙。”蕾洛莉说道。

    莎恩娜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可以帮上一点忙,追迹者家族最初就是专门寻找花香的。如果是别的料理,我也分析不出来,正好是香味,反而还知道一些。”

    “嗯,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谢谢你们了。”

    艾莉卡说道。

    “艾莉卡,其实我也可以帮忙。”夏萝在一旁说道。

    “你对于香味一点也不了解吧。”蕾洛莉说道。

    “这个。”被蕾洛莉戳破,夏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帮帮忙还是可以的。”

    “那就来吧。”

    “太好了。”

    ……

    当艾莉卡正和她的伙伴们研究着花香的搭配的时候。

    充满了花香的森林之中,奇匹正和迪尔悄悄的潜入龙穴。

    说到潜入,这些人中也许这对兄弟并不是技术上最强的,但是他们两个都是松鼠,潜入起来实在是太方便了。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合作过来呢。”奇匹低声说道。

    “是啊,我还记得和哥哥你一切朝着圣骑士努力的时候,也曾经经常执行这样的潜入任务啊。”迪尔也是有些感叹。

    “你闻到了龙的气息了么。”奇匹嗅了嗅说道。

    “嗯,有一点感觉。”迪尔说道。

    “话说回来,你还有嗅觉和味觉吗?”奇匹忽然问道。“有没有受到松鼠身体的影响。”

    “我的话,还好,嗅觉还是有的,味觉的话我并不是太追求美食。”

    “那你知不知道,一般的妖精其实是没有味觉可言的。那是因为它们不知道什么是美味,什么是难吃。同样的,也就不知道什么是香味什么是臭味。我正是遇到了其他的妖精之后,才彻底的明白了这一点,能够有嗅觉和味觉的区分也是一件好事。好好珍惜。”奇匹说道。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告诉你,不要太古板了,学会享受一点,学会轻松一点。我们,并不是纯粹的妖精。将我们归类为妖精虽然可以,但是我们至少不是普通的妖精。所以也没有必要像普通的妖精那样生活。”

    “是吗,但其实我并不在乎我是不是妖精,又或者是不是人。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因为我是妖精才这样做的。”迪尔说道。

    奇匹正在森林之中跳跃,此时听到迪尔的话转过头来说道:“也许,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成为了妖精吧。”

    妖精,比人类要纯粹,有天然生成的自然妖精,也有因为各种意外生成的特殊妖精,更有人造的妖精。

    如果说人类的灵魂是一个复杂的集合的话。那么妖精,就是单纯的一个点。

    妖精为一个使命而活。

    所以像奇匹和迪尔这样的人,才会变成妖精。

    一个人的心如果太过复杂,甚至是连变成妖精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妖精的事情,对于妖精也算是了解了。然而越是了解,就越是为这个种族感到悲哀。”

    “你为什么悲哀?”

    “因为我们都有放不下的一个东西,那就是我们活下来的动力。”

    “你也有么?哥哥。”迪尔问道。

    “我当然有了,不过这个这个时候了,还是考虑如何对付红龙。

    ……

    圣塞巴斯蒂安学院。

    一株巨大的花树底下,坐着一个女孩。

    这是一个精灵女孩,名字叫做茉莉加丝米妮,是一个精灵女孩,长着尖尖的耳朵。

    此时加丝米妮摘下了兜帽,有些苦恼的看着花树自言自语道:“看来,已经没有机会了。这样的情况,已经没有办法了。”

    所谓的没有办法,自然是指的这株花树。

    她的面前,摆着各种各样的香水。

    然而,花树却依旧没有反应。

    加丝米妮有着对于植物非常高的亲和力,也许是因为她的天赋,也许是因为她的血统。作为一个精灵亲和自然是非常正常的。

    其实,加丝米妮来到圣塞巴斯蒂安学院,其本来就是为了来照顾这棵快枯死了的树。

    而此时,加丝米妮便是觉得已经束手无策,即使是她,也没有办法让这棵树再开出一朵花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