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舌尖上的巫师最新章节 > 舌尖上的巫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空蝉
    “呀呼!艾莉卡,我来带你飞吧。”骑着修好的扫把黑卷对着艾莉卡说道。

    艾莉卡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害怕。而且我有交通工具了,没想到克鲁大叔竟然做了滑板。我来试试看。”艾莉卡踩着滑板在地上行着。

    “这个限制太大了而且速度还很慢,还是飞多有意思啊。”黑卷说道。

    “还是先去找兹娜小姐看看她的练习怎么样了吧。”艾莉卡说着朝着约好的地方行去,踩着滑板,虽然这里的路不怎么样,颠颠簸簸总算到了。

    “兹娜小姐,你的料理做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尝试了几次,这些都是我做好的。”兹娜拿出准备好了的南瓜饼。

    艾莉卡接过南瓜饼,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

    看见艾莉卡还算正常,兹娜很是兴奋的问道:“还可以吃吗?”

    艾莉卡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行。”

    黑卷拿过一块南瓜饼,说道:“有什么不行的,能吃不就好了吗?克鲁大叔是个大男人,不至于连一点难吃的都……噗,这是给人吃的么!”只是咬了一口,黑卷就差点将刚吃的早餐都吐了出来。”

    艾莉卡问道:“兹娜小姐,你并没有按照我说的做吧。”

    兹娜的脸上浮现出来不甘的神色,叹息道:“是的。我在想,如果只是按照艾莉卡小姐说的,连步骤分量都限定好了的吧,那也只是艾莉卡小姐做出来的料理。那样的话我跟厨具又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一个会说话会动的厨具罢了。所以我改动了,但是我果然没有这个资格。”

    “想做属于自己的料理吗?”

    “不是属于自己的料理,又怎么能够传递得了自己的心意呢!”兹娜坚定的说道。

    松鼠奇匹压低了帽子,说道:“但是你的时间已经不够了。”

    艾莉卡以为松鼠奇匹说的是大叔的时间不多了,觉得松鼠这样说出来似乎不太好。

    没想到兹娜却一脸坚定的说道:“我还可以坚持一下。”

    “什么意思?”艾莉卡惊讶问道,她看了看兹娜,最终却将眼神转移到了松鼠身上。

    松鼠冷冷的说道:“因为她只能在夏天出现啊。她的本体已经撑不下去,我想她应该寄存在夏天的某种动物上的,其他的时候就只能以类似冬眠的方式度过去。而现在她太勉强了。”

    “是这样的吗?”艾莉卡问道。

    “是的。原来我的身份已经被看穿了啊。”兹娜低下了头。

    “因为我们同样也是妖精呀。”松鼠抬起帽子,露出一双红色的眼睛。

    “难道不能像空那样存在吗?”艾莉卡问道。

    “不是每一只妖精都像空一样的。能够脱离本体直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妖精,是很稀少的。”松鼠说道。

    “是的,我的躯壳是蝉,一旦没有蝉存在了,我就必须陷入冬眠的状态直到第二年的夏天再次寄存于蝉中。”

    “可是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呀。”艾莉卡有些焦急,这样勉强存在于世界上,听就知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那天听到的哭声,大概就是兹娜悲哀的蝉鸣吧。

    这时,松鼠再次说道:“你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每年夏天状态最好的时候你去见他,而到了秋天的时候,就去寻找路人和练习厨艺。也是为了不让他察觉你虚弱的状态吧。”

    “是的。”

    “那么,你一定不知道吧,我说你的时间不够了,不仅仅是你的时间不够了,克鲁的时间也不够了。艾莉卡小姐或许不知道,以我的判断来看,克鲁他已经不可能撑到明年的夏天了。”

    “什么?这不可能!我夏天的还见过他,他的身体好好的。”兹娜不相信的说道。

    “因为他跟你也是一样的。”松鼠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却有着哀伤。

    “这又是怎么回事呀?”黑卷不明不白的问道。

    艾莉卡闭上了眼睛,有些感伤的说道:“因为克鲁大叔肯定也做了跟她一样的事情。”

    “克鲁没有让你知道他也一样很虚弱了。在夏天的时候,你展现给他的是最好的姿态,那么他又何尝不是呢?他应该勉强着自己装出了一副健康的样子,甚至还为此让自己更加虚弱了也说不定。”

    “怎么会这样?是了,他很早就受过伤,只是骗我说早就已经好了。”兹娜逐渐沉稳了下来,通过回忆更加确信了松鼠的说法。

    “那你就别管什么南瓜饼了,快去见大叔吧!”黑卷说道。

    兹娜却是摇了摇头,而是转身看向了艾莉卡。接着她走到了艾莉卡面前,躬身说道:“艾莉卡小姐,请你指导我做料理吧!”

    “都这个时候了……”

    艾莉卡却是打断了黑卷的话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教你做好南瓜饼的,虽然是最简单的做法。”

    “就算是最简单的做法也已经足够了。”兹娜点头说道。

    而接下来,艾莉卡开始手把手的教导兹娜制作南瓜饼这一道简单的料理。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艾莉卡也察觉到了兹娜的身体正在快速的虚弱下去。看来她根本没有没办法长时间存在,应该是艾莉卡几人见到她的时候,她才出面,其他的时候也是保存体力。

    但是这一次,兹娜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了。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在清晨见到兹娜的时候,兹娜还仿佛一个少女,但是等到下午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她暮气沉沉,仿佛十分的衰老了。

    但这样长时间的存在,再加上艾莉卡手把手的教导,也确实有了效果。

    兹娜的南瓜饼从当初的完全没有办法吃到后来的难以下咽,而现在已经可以入口了。想来她的时间不多也是制约了她做好料理的原因。因为毕竟她跟空还不一样,她只需要做一道料理,而空是需要做无数种。

    “我已经找遍了,这就是最后的食材了。你们只能做这最后一次了。”黑卷说道。这一天,她是骑着扫把找遍了食材。然而,终于,食材还是用尽了。

    这里是深山之中,不可能像镇子中有足够的食材补充,而练习,将食材消耗的差不多了。

    艾莉卡点了点头,接过食材严肃地对兹娜说道:“兹娜,这一次,不是练习了。”

    兹娜也是慎重的接过了食材说道:“我明白了。”

    这一次,艾莉卡没有任何指点,只是看着兹娜处理着食材。

    南瓜被去皮、切块、蒸熟……

    加入了白糖、面粉……

    开始油炸……

    而最后,没有爆炸,没有光芒,没有香气四溢。

    有的只是,南瓜饼渐渐的熟透了。

    而夜色也已经悄然而至了。

    克鲁坐在屋前的摇椅上,摇椅的旁边还有一个摇椅,而那个摇椅上却放着一个女孩的木偶。

    克鲁闭着眼睛说道:“好像又听到了蝉鸣声?不是已经是秋天吗?”

    “那当然是你记糊涂了,现在可还是夏天呢!”

    熟悉的声音响起,克鲁睁开了眼睛,是熟悉的人。

    “既然是你来了,那就一定是我记错了吧。”

    “是啊,所以要不要尝尝我做的南瓜饼。”兹娜递出了南瓜饼,同时拿起了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木偶坐在了旁白的摇椅上。

    “饶了我吧,你的料理可不是一般的难吃。”

    “放心,这一次是可以传达心意的料理。”

    “哪一次不是可以传达心意的料理啊。”虽然这么说着,又或者就是这么说着,克鲁拿起了南瓜饼放进了嘴中细细品味着。

    “怎么样?”

    “好像,还不错。”

    “是非常好吃才对。”

    “恩,是啊。非常好吃。”

    “这一次有将心意传达给你吧。”

    “哪一次没有传达啊。”

    “那就好。”

    “呐,再等一会儿离开吧。我好像是撑不下去了。”一只手伸了出去挽留道。

    “不,这一次,我不会离开了。”纤细的手握住了那只粗糙的手。

    声音越来越低,终于消失成一片静寂。

    摇椅摇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小,终于回归于一片寂静。

    忽然,那只人偶从纤细白皙的手中滚了出来,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却没有打破静寂,反而,更加寂静了。

    ~~~~~~~~~~~~~~~~~~~~~~~~~~~~

    ps:为了避免剧透和影响阅读体验,这次放在最后。这一章写的时候才发现今天是七夕,而我竟然写这样的剧情,唉!其实这个故事我最初的构思不是这样而是东方式的妖怪。原本应该是妖怪物语这样的故事。一个乡镇中少年与夏天的蝉的约会。每年夏天的约会,夏至而至,秋分而分。知道最后几十年后,人已经老去而妖却依旧年轻。空蝉褪壳,而妖每年都换一次衣。人则为妖怪设计第二年的服装。直到最后,再不分离,携手死去。既然是物语,这样的故事还有一些。当初有想自己做小动画,所以构思的剧情。不过用不上了就修改了拿来写了。修改的思路是《麦琪的礼物》那样,恋爱的双方都为对方牺牲了自己。虽然感觉不够完美,但是最后纯粹的对话,却反而有那么一点感觉了。反而是对话之外,想表达角色的心情,却反而感觉有点词不达意。功力所限,有些遗憾。对此深感抱歉。既为读者,也为角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