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列表 > 第 二十九 章 史长生动怒险中镖

第 二十九 章 史长生动怒险中镖

作品:天下英雄争霸 作者:宁歌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话说叶舟整给岳莲宽衣解带,却听见岳渊和杜玲打闹着回来,岳莲赶紧把叶舟推开。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叶舟也慌了神,虽说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可是如果真让撞个正着毕竟也都不好意思。

    这时沈岳在外面喊道:岳渊、杜玲你俩过来一下。岳莲、叶舟知道这是沈岳在外面给他们把风了。虽说是安全了,可是两个人的兴致也没有了,岳莲整理好衣服让叶舟出去。

    沈岳把岳渊和杜玲叫过去问道:你俩有没有看见骏马?

    杜玲道:没在屋里吗?

    沈岳道: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没进去看。

    岳渊推门进到他们的房间,看见骏马在床上睡觉了,说道:在这里睡觉了。

    杜玲道:自己不先进屋看看就问人家,说完就往她和岳莲的房间跑。

    沈岳又叫住他,杜玲你先别只顾往房间里跑,我有话和你说,一听沈岳这么说杜玲和岳渊两个都有点心惊,他们自己干的事自己知道,还以为沈岳告诉他们以后要收敛些呢?虽然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可是这样的话如果让人家说出来多不好意思呀。

    他两个随着沈岳进到他们几个男的住的房间,岳渊和杜玲像是被等着审讯的犯人一样。

    沈岳问道:岳渊最近没研究出什么小物件吗?

    岳渊先是一愣,问道:什么小物件?

    骏马这时也醒了,半闭着眼睛说道:就是问你有没有弄出类似于逮兔子的那些小玩意儿,说着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又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回身说道:你以为沈岳问你和杜玲有没有搞出个小娃娃呀!说完就往外跑。

    杜玲就追他,边追边骂,你这黑厮就知道满嘴胡噙,杜玲只顾追了,没想到在山路的拐弯处和那银剑书生徐剑整好撞了个满怀。

    徐剑淫笑道:杜姑娘身子好软,装的我都软绵绵的了。

    杜玲也不搭理他,本想继续追骏马去,可是徐剑抓住了她的手腕。

    杜玲道:你要干什么?

    徐剑道:我要干什么?姑娘是你撞了我,总不能连个不是都不陪就走开呀。

    杜玲道:你先松开手。

    徐剑道:姑娘真是小气我抓一下你的手腕都不行,那个岳渊是不是抓哪里都行,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笑似乎能挤出**。

    笑罢道:姑娘不要生气,我也只是一句玩笑话。

    这时叶舟整从岳莲的房间里出来,整好看见那徐剑抓着杜玲的手不放。叶舟又想起岳莲和他说的徐剑的种种不好,没想到此时又看到这一幕,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叶舟大喊一声:畜生,你要干什么?

    虽说他们哥儿几个自上山一来,山寨里的人都只把骏马当成好汉,也都看出沈岳心里有道道,他是他们几个中的老大,关于叶舟和岳渊,山上的不管是头领还是喽啰,都只把他们当成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瓤子,可是谁都没想到叶舟这个空瓤子喊出一句这么有气势的话,仿佛是有天大的本事的人喊出来的一样。

    徐剑被叶舟的声音震慑住了,赶紧松开了杜玲。杜玲朝叶舟跑过去,过了一会儿徐剑才缓过神来,我怕这空瓤子干什么呢?想到这里他喊道:你喊什么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东西嗓门还不小。

    杜玲抓着叶舟的胳膊说道:叶舟他欺负我,你好好教训教训他。

    沈岳以及岳渊,岳莲在屋里也都听到了叶舟气壮山河的骂声,山上的头领也都听到了,都从屋里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岳怕叶舟控制不住自己,别打徐剑个轻重的,往后在这九龙山就立不住脚了,他跑过来先挡在叶舟面前,问道:有什么误会?

    杜玲道:他抓着我不放。

    徐剑辩解道:我何时抓住你不放了,你是香的还是甜的,是你撞在我怀里抱住了我,才不至于摔坏你这小脸蛋,反说我抓着你不放,我看你是想占我便宜吧。

    杜玲听到她用这么无理取闹的言辞诋毁她,气的要跑过去和他拼命,被岳莲拦住了,叶舟也听不下去。刚要跑过去狠狠揍他一顿,甚至想过去拧下他的脖子,管他以后能不能在这山寨待了,先出了这胸口这口闷气再说。

    可是叶舟还没过去呢,就见徐剑惨叫一声,捂着嘴巴坐在了地上。

    史长生和山寨里的几个头领都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徐剑疼的在地上打滚,沈岳抱住他,叫道:老六让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徐剑的嘴被一根带着银丝的微型小飞刀穿了起来,飞刀从下嘴唇穿进去,又穿过上嘴唇直接穿进了鼻子,那飞刀直把徐剑的鼻子从中间切了一道缝,那飞刀的后面还带着一根细细的银丝,银丝的末端有一个横着的木棍,若不是这个木棍,那飞刀指定是穿过徐剑的嘴唇和鼻子后会飞出去。这样有这根横棍一挡那根银丝就把徐剑的上下嘴唇缝在了一起。

    史长生大怒道:是谁干的,是好汉的站出来。

    大家相必也都看出来了,那飞刀除了岳渊谁也仍不这么准,这可不是单纯的从外往里戳的,这可是扔飞刀者和中飞刀者在平行站立的情况下让飞刀从下往上走,也就是说飞刀在被扔出去后需要有一个拐弯。这样的功夫几万个练飞刀的也未必有一个能练到这种境界,这不仅仅是苦练所能练成的,更需要先天禀赋。

    其实岳渊这只飞刀真的就是为徐剑量身定制的,只是一开始是为他的眼睛定制的,因为他也听姐姐和杜玲都说过这个徐剑看她们时总是色迷迷的,岳渊本想找个机会把他的一只眼睛的上下眼皮给他穿在一起,没想到他的嘴也不老实,就趁机给他用上了。

    当然叶舟和沈岳几个也都知道这是岳渊所为,岳渊虽说不愿意兄弟几个惹事,但是飞刀已经发出去了,再也收不回来,可是他们没有证据说这飞刀是谁发出去的。

    沈岳也凑过去,说道:还是先把飞刀帮徐兄弟取下来。

    史长生狠狠的瞪着沈岳说道:如果让我查出是谁扔的飞刀伤了我的兄弟,我就亲手剥了他的皮。

    沈岳道:就是就是。

    说着沈岳,把那银丝先从飞刀柄上拽下来,然后再拽着那木棍把银丝从嘴唇上拽出来,徐剑还是捂着嘴不敢说话。

    沈岳把飞刀递给史长生,说道:史大哥我一定协助您查清楚是谁扔的飞刀。

    没想到这时候骏马从山上跑下来了,他可不管徐剑已经满脸是血,他听到了刚才他对杜玲无礼的话,他就要过来给他点颜色看看,过来就掐住徐剑的脖子,怒目圆睁的像是要吃人一样,掐的徐剑直翻白眼,骏马一边掐着徐剑一边喊道:你说谁故意撞在你怀里,还香的甜的,我倒要尝尝你是香的还是甜的。

    这时欧阳晓风过来把骏马推开,骂道:黑子你要干什么,没见人已经这样了吗?你还掐他。

    骏马道:我就掐他,他这样了他活该,又不是我弄的,说不定是你们为了撵我们走自己使的苦肉计。

    沈岳咱们就走,看这些狗娘养的的脸色干什么,咱们自立山头和丫们对着干,早晚铲平他们。

    心如炬詹有良是个明白人,过去和史长生说道:史大哥,我看这也不过是一场误会,咱们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往后大家还是好兄弟。

    史长生道:老八,你什么意思,这是咱们兄弟的山头,在这里咱们兄弟还能白受委屈吗?

    詹有良道:史大哥,咱不是还不知道这飞刀是谁扔的吗?等查明了再做处理也不迟。

    史长生还是觉得自己这一寨之主没个下台步,就说道:把这黑厮先给我关起来。

    骏马又过去搂住徐剑,叶舟,岳渊也都做好了作战的准备。

    这回骏马可不是掐着徐剑的脖子,而是用力的搬着他的脑袋。大吼道:我看谁敢过来,过来一个我就把这个鸟蛋的脑袋先拧下来。

    这时史长生只觉得脖子下面一凉,他脖子上带的金刚菩提子项链被割为两截,飞刀又穿过他的衣服插在附近的一棵树上。

    史长生的心吓噗通一下,接下来就是急速的跳,心想这个人想取我的性命也是易如反掌,他发觉除了他自己并没有别的人知道,他的性命差一点就丢了,金刚菩提项链虽断了也只是掉进了自己怀里。

    他心想既然这样不若就此罢休,本来嘛,今天的事老六也不占理,他这嘴是该给他缝起来。

    心如炬虽是眼睛看不见,但是耳朵好使,他的耳朵竟能把那飞刀切断史长生的金刚菩提项链的声音和飞刀插进树上的声音从这喧闹中挑出来,也就是说他知道了史长生差一点丧命这件事。

    詹有良道:骏马兄弟,史大哥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

    骏马看着史长生,史长生脸变得还是很快的,说道:是的,骏马兄弟,我开个玩笑你还真当真,我怎么可能把兄弟给关起来呢?

    骏马这才松开徐剑。

    欧阳晓风道:你这黑厮还真想要人命还是怎么的?

    骏马自知不是欧阳晓风的对手,也不和他硬横,说道:欧阳兄弟,若换说我们妹妹说是你抓着她不放,我也便认作一场误会了,可是这尖嘴猴腮的东西怎么看也不像好人,和个丫头家还非要争个长短高低的,是个站着尿的吗?

    徐剑的嘴唇和鼻子不像刚才那般疼了,又见他们弟兄们都在,也不怕骏马了,骂道:你这黑厮说谁尖嘴猴腮,不像好人,我还比不过你吗?像个用两条腿走路的狗熊一样。

    骏马知道有欧阳晓风在这挡着再硬斗也占不着啥便宜,就朝上面的康大喊道:老康你听了没,你这兄弟骂我捎带着连你都骂了,说咱们这黑的都是用两条腿走路的狗熊,他还不忘连黑里俏薛九妹也带上,九妹他可不该连你也带上,谁都知道你除了黑点也算是蛮俊俏的,你们这六哥非说凡黑的都是两条腿走路的狗熊,你们可是白和他结拜了。

    康大本就是直心肠的人,加上骏马有和他打个平手的本事,对他也有几分钦敬,对徐剑平日里一些做派本来就有些看不惯,这火真就被骏马点着了,怒道:六子,我黑怎么了?又没浪费你家的点灯油,至于这么埋汰人吗?

    薛九妹是个晶莹剔透的人物,劝道:五哥,你咋还听这外人挑拨,明明是六哥骂他,他非带上咱两个,看我不给他点颜色看看。

    沈岳本想着去劝住他们,可是被史长生拦住了,史长生知道这正是个台阶,他们比试一场,也就暂且把这件事过去,其他的再从长计议。

    史长生道:就让他们切磋切磋吧,九妹点到为止,可别伤者谁,说到这里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喉结下面刚才飞刀飞过的地方,想想就后怕,心想扔飞刀的人还是非常冷静的,他知道伤了我的性命他们也跑不掉,所以才给我个警告的。

    薛九妹舞双剑去战木骏马,骏马只知道左躲右闪,嘴里还念念有词,你看我自己是黑的,所以看到黑的也不觉得黑,你在我眼里可就是个大美人,比我那两个妹子都俊俏,如果你赢不了我,就做我的媳妇得了。

    薛九妹道:你这黑厮,竟敢拿本姑娘斗嘴,我让你嘴贱,看剑。薛九妹的剑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一样朝骏马刺去,不知这一剑被骏马躲过,还是骏马被刺中,下章分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