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63 章 幽会
    日落时分红儿又来到园子里,一看他们两个还在那里聊着,小姐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在把她带到园子来之前说话有气无力的,再看看现在,说起话来都可以用眉飞色舞来形容了,在生病之前也没见她的精气神这么好过呀。

    快走近的时候红儿轻咳嗽两声,他两个才回头看见她。

    柳月儿道:买回药来了吗?

    红儿也是个爱说笑的,说道:我没去买,就直接把你前些日子吃的药熬上吃了下去。

    柳月儿道:不是一个病吃一样的药管用吗?

    红儿道:不一样的病吃那个药才有可能管用,你吃了没管用,说明大夫开的药不对你的症,说不定就对上了我的症,若我得的是和小姐一样的病那也得看见这位独孤公子才医的好我的病不是?

    柳月儿用手帕做了一个要打的手势,说道:你这个小蹄子转了一圈在这里堵着我呢。

    红儿道:小姐还是放这独孤公子回去吧,里面夫人该去看你了,若看不见真找到这里来我这祸其不是惹大发了。

    让独孤公子回去就让独孤公子回去,看你说的,还放公子回去。

    话虽是说的如此轻巧,可柳月儿心里不知有多少个不舍。

    英雄道:小姐我是该回客栈了,我时间长了回不去,姐姐必会着急。

    一听这话,那柳月儿眼里就浸满泪水,几乎是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泪声问道:那公子何时再来。

    红儿道:公子若没甚着急的事情不如明天再来。

    英雄甚是为难,明天不知道叶大哥有什么安排尼?

    他说道:现在我还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事儿,不过我回去后就能知道。这样吧!若我没事明天吃罢中饭就到花园门外溜达,红儿姑娘就去给我开门,若过了日中还不来便是来不了了。

    柳月儿道:好吧!那公子可务必不要失信。

    英雄道:不会的,若没事,我一定来。

    柳月儿直把英雄送到花园门口,英雄出去了还一直站在门口看他远去的身影,直到英雄拐弯走到大路上,她才把门关上。夫人去闺房再看到女儿的时候很是惊讶,一看着闺女好比换了个人一样,别提心里有多高兴,欢天喜地的问道:我闺女的病好了?

    月儿道:这些日子让妈妈操心了,从今天可算是送走了那病神。

    一看闺女的病好的这么快这夫人早已明白了七分,便把那红儿叫到一旁问道:红儿是不是找到了月儿的病根儿。

    红儿道:还没来的及和夫人说,我是今天日中才把小姐的病根儿找到。

    夫人问:带家来了。

    红儿道:依照夫人吩咐的,把他带到了花园。

    夫人问:那后生长相怎样。

    红儿道:夫人您想若是长相一般怎会让咱们家小姐如此魂牵梦萦还竟长了如此大一场病尼?

    夫人道:说的也是,不知这后生家事怎样?做何营生。

    红儿道:这个我没听他说,小姐和他在花园聊了半天,应该知道。

    夫人道:红儿见那后生的人品怎样?

    红儿道:夫人我也就和他说了几句话,至于人品还不敢枉下结论,不过看上去是很本分的样子,夫人你想那天他敢挺身而出救小姐说明他必是个有正义感的人,秦寿让他受胯下之辱他忍了,说明他是个能曲能伸的真汉子。

    夫人听红儿这么一说心里甚是高兴,夫人道:红儿你是我为月儿亲自选的贴身丫头,这些年真是也让我省了不少的心,你为人细心,性格要强,月儿是个懦弱的性子,将来出了门子我怕她会在婆家受了委屈,不如将来月儿出门子的时侯你也跟着,要不然我不放心。

    红儿脸一红俯首道:听夫人定夺。

    夫人道:好孩子,吃过饭早服侍小姐休息,病虽是好了,这身子还得好好养着。

    吃过饭后红儿给柳月儿铺床。

    月儿突然一声,红儿不对呀!

    红儿停下手里的活儿,走到月儿身旁,小姐哪里不对呀!

    月儿道:咱们不应该喊他公子,应该喊他独孤将军才对。

    红儿道:什么?他是带兵打仗的吗?

    月儿道:是呀!他是将门之后尼,堂堂独孤常胜将军的孙子。

    红儿道:是吗?那和咱们家可算是门当户对了。

    月儿道:谁说不是尼?你说这算不算是修来的福份。

    红儿道:是啊!这可真是修来的福份。红儿眼珠往上一斜,突然就想起一个问题,红儿问道:小姐,你有没有问他是哪里的将军。

    月儿道:这没问他。

    红儿道:小姐,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柳月儿道:什么事情?

    红儿道:若说这独孤公子真是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那天他怎么肯受秦寿那等侮辱。

    月儿道:你的意思是他撒谎?其实他不是什么将军?

    红儿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做为一个将军既然肯受那样的侮辱必是有大事等些他去做,怕小不认则乱大谋。

    柳月儿一听这个,眼睛瞪大了,说道:你的意思是他和那救司马元帅一家的人是一伙儿的?

    红儿道:你不觉的很有可能吗?

    月儿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的很有道理。那他和即州的叶舟还有蟒城将司马兰成是一伙儿的了。

    柳月儿问:他不会是一个人来的吧?

    红儿道:我只见过一个女的和他是一起的,他说那是他的一个姐姐。

    柳月儿道:他们的头儿不知道是谁。

    红儿道:不是叶舟就是司马兰成。

    柳月儿道:不管是叶舟还是司马兰成都不会只让他们两个人来吧!好多人都把即州来的人当成了神兵,你说他们真的有那个神吗?

    红儿道:反正是够厉害的,不是说他们只有十几个人吗?胡海民的八大金刚加上几万的御林军都没能奈何他们。也真是够神的,怪不得人们都说他们是神兵神将,现在有的老百姓都偷偷的为他们烧香磕头的尼。

    柳月儿道:烧香磕头干什么?

    百姓们没把他们当是人,真就当成是神了,以为为那些救走了司马元帅的天兵天将烧香磕头可以圆了他们的某些心愿,真是愚昧。

    月儿道:他们的这种行为看似愚昧其实也说明内心某种渴望和对这种渴望的无奈。

    红儿道:小姐,若咱们猜的对将来还要搬家尼。要搬到即州去。

    柳月儿道:搬哪里去都比这象牙城好。

    红儿道:其实若独孤将军把秦寿一家给灭了,这朝阳城还是挺好的。

    柳月儿道:那胡海民一家也强不到那里去?

    红儿道:那独孤将军最好是连胡海民一家也铲除。那样这汉国江山就该易主了。我看也是迟早的事。这主仆二人说到大半夜才睡觉。

    次日刚一睁开眼睛柳月儿就问红儿:红儿,你说那独孤将军今天有事儿吗?

    红儿眼睛半睁半闭的说道:没事儿,一定会来的。失信于女人何以得天下。

    柳月儿道:你这个蹄子还“狗舔盘子满嘴的词”儿。

    红儿那边此时又睡着了。

    柳月儿穿好衣服过来推红儿,快醒醒,快醒醒,我昨晚做了个好梦。

    红儿闭着眼睛说道:你是不是梦到嫁人了?人家都说做梦娶媳妇,你可倒好做梦嫁人。

    柳月儿道:你这个小蹄子就知道浑说,谁说我梦到嫁人了?

    红儿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说道:哪是什么梦让你这么兴奋?

    柳月儿道:我梦见你被那个秦寿抱着了。

    红儿一下子从床上起来,把柳月儿按在床上挠她的痒痒。

    柳月儿笑着求饶。

    红儿道:你以为自己找了个做将军的汉子就随意的欺负人是吗?

    柳月儿道:我也没有因为找了将军的汉子就欺负人的道理,凭我找了什么汉子,不也有你的一半儿吗?

    红儿道:你这大家闺秀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觉的脸红。

    柳月儿道:大家闺秀在外人面前是大家闺秀,在闺房里还不是该啥样啥样。红儿,你觉得这独孤将军人怎样呀?

    红儿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没得挑的了,长相又好,为人还一身的侠气,自然是男人中的精品,做相公的不二选择。

    柳月儿听了直笑,哎呦!红儿凭你的才气做下人可真是暴殄天物。

    红儿道:我的小姐呀,我都没喊冤你倒是替我觉得冤枉,没听说“才高抵不过命不济”的话吗?看来我就是被这话说中了的。哈哈!说的和真事儿一样,我这叫啥才呀,顶多算是耍贫嘴的时候有词儿罢了。依我这出身人品,能遇到小姐这么个主子就算是好命的了,还敢有什么奢求。

    柳月儿问红儿:红儿你有没有意中人?

    红儿道:有啊!蟒城将司马兰成,朝阳城西门战天,都是我的意中人,只可惜只听过蟒城将司马兰成的名,未见过其人,虽说和西门战天生活在一个城市也只见过一个背影,还是远远的看见的。

    柳月儿道:你竟说些不着边际的,看着那些奴才们就没有个中意儿的?

    红儿摇摇头。

    柳月儿问:离吃中饭还有多长时间?

    红儿道:别管多长时间了,我还是先到花园的小门外看看,说不定那个独孤将军也耐不住了,现在就跑来了,说着红儿就往花园去了。

    昨天独孤英雄回去的时候叶舟还没回去,庄姑娘问东问西的,打听独孤英雄一下午都和那柳月儿干什么了。

    英雄支支吾吾的什么也不肯说,就说是和那丫头去了一趟他们家的花园,什么也没干,任凭庄姑娘软磨硬泡就是不肯说。

    叶舟大半夜才回来,庄姑娘问他一天都去了哪里。叶舟说能去哪里,和秦寿去了他家里。白天秦寿带着他在他家的大院落里转了一天,也没转遍。

    庄姑娘道:他家有多大呀,还转了一天都没转遍。

    叶舟道:看样子和临水县城差不多大小,光家丁也有个几百口,不行,明天再和你说,跑了一天,感觉比行军打仗都累。

    庄姑娘回房休息。

    英雄打来热水给叶舟擦洗身子。刚擦完后背叶舟就睡着了。

    第二天叶舟睡到客栈老板都开始准备中午饭了才醒。吃饭的时侯叶舟和庄姑娘还有英雄说了该怎么对付秦寿的想法。

    不知这叶舟是怎么想的,请看下章分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