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列表 > 第 162 章 柳月儿和独孤英雄
    柳月儿似乎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低着头叹口气说道:你这个蹄子,看着我病的这么厉害,你就可劲儿的欺负吧!你欺负我也好,等我没有了就没有人让你欺负了。我病了又不是傻了,难道我还不知道这世间跟本就没有什么花妖。

    红儿道:小姐你抬头看看。

    这柳月儿似乎是用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还一边说道:好吧……我就……说到这里时她已经看到了英雄来到了她的面前,她虽是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她的眼睛却还能看的清楚。可能有人问了,就见过一次面,都这么久了,她还能认出英雄来吗?

    当然能了,她怕自己会忘记他的样子,每天都回想几遍他的样子,若不是这样她也得不了这病。

    她看出是英雄来了,伸着手去抓红儿,红儿过来攥住她的手,说道:小姐,我在尼!

    柳月儿直直的盯着英雄,仿佛怕一眨眼他就会化成灰飞了一样。

    柳月儿道:红儿,我们是做梦尼?还是看到了花妖?

    红儿道:小姐,我们不是做梦,也没有看到花妖,他就是那天在天成广场挺身出来救你的那个公子。

    柳姑娘赶紧用手梳理了几下头发,又整理整理衣服,她问红儿她的脸色还好吗?

    红儿向英雄使了个眼色。

    英雄领会了红儿的意思,过来站在她的面前说道:小姐您的脸色非常好,您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

    柳月儿脸上露出久违的笑,说道:公子不仅人好,说话也好听。您怎么在这花园里?

    红儿连着咳嗽了两声,用眼色示意英雄该撒谎撒谎。

    柳月儿道:红儿,你咳嗽的厉害,出去找个大夫让人家给开个方子,抓服药来熬了吃,别小病拖拉成大病。

    红儿听出她是想把她支开,在背后冲着柳月儿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又咳嗽了几声,说道:是啊,我是该找个大夫去看看,是不是没有林黛玉的命却得了林黛玉的病。

    柳月儿道:是啊,你快去看看吧。

    红儿出了花园,把柳月儿和英雄留在这里聊天。

    柳月儿道:公子你还没说你是怎么来到这园子的呢?

    英雄想想说道:我------是这样的,自那天从广场上见到姑娘以后,我就天天想着姑娘,昼不能食,夜不能寐的,这不过河把事情办好了就回来找姑娘,恰巧在天成广场找姑娘的时候遇到了刚才那个红儿丫头。

    柳月儿听了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擦擦泪说道:你我果然是心有灵犀,休戚与共,见了一面长了一样的病,公子,实话和您说吧,若不是今天在这园子里遇上,我恐怕活不过这个月,这下好了,您也见到了我,我也见到了您,咱们的病就都好了。我叫柳月儿,敢问公子叫什么名字。

    英雄道:小生复姓独孤,名英雄。

    柳月儿道:是吗?好大气的名字。公子一定是系出名门了。

    英雄道:小生的祖父本姓马,后皇帝赐名独孤长胜。

    柳月儿道:我知道了,你爷爷就是马踏山平将军了。

    英雄道:正是。

    柳月儿道:小的时候经常听见外公讲起马踏山平将军和司马天赐将军的故事,没想到有幸能结识这些英雄人物的后人。

    英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虽说是他现在已经结了婚,并且孩子都快诞生了,可是他并不是什么情场高手,和索雨竹吧,是在沙场之上结识,属于不打不相识的爱人,让他在这花园里这种少男少女专门谈恋爱的地方说话他真的是有些拘束,若这柳月儿也是个练武之人,他们还可以说说骑马射箭的事儿,可是就这么聊天,他的脑子里真是空空的,总是集中不起精神,怕会被人看见,那多不好意思呀。

    柳月儿也看出了英雄的拘束,就问道:你是不是没怎么和女孩聊过天,看上去,这么拘束,又魂不守舍的样子。

    英雄点点头,问道:姑娘觉得身子好些了吗?

    柳月儿终于盼到他也问了自己一句话,并且是这么贴心的,心里别提多暖,她说道:好些了,好些了,在前几天我真以为自己都活不过这个月了,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一合上眼就看见公子的模样,这还是好的,若公子的模样一不出现,就会看见黑白无常来抓我,每一次都是公子出现才把那两个索命鬼冲走,今天看见了真人,那两个索命鬼就再也不敢来了。

    柳月儿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一直都是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神情看着英雄,没有一点少女的羞怯,仿佛她和这个第二次见面的独孤英雄已经认识了好多年。

    柳月儿本来是个极其内秀的姑娘,可是今天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另一幅样子呢?人在恋爱的时候会变成另一个人,一个内秀的人会突然变得外向,一个性格比较泼辣的却会变得柔情万种,当然像柳月儿这样的姑娘在什么时候都是柔情万种的。她之所以变得这么爱说话,是因为她没有把英雄当成一个刚认识朋友,她在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亲人,好像和红儿在一起一样。

    不,还有和红儿在一起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她只是和红儿在一起可以畅所欲言,但是红儿不能给她这种英雄能给她的发自内心的悸动。说白了,就算红儿能和她说再多的话但是治不了她的病,可是英雄就算只是站在这里一句话都不说却会除掉她的心魔。仿佛也不对,难道他不就是她的心魔吗?她和红儿说话的时候也从来都不像看着英雄这样看着她,怎么样说都行,可是和英雄说话她却总是要看着他,就像她的声音不仅需要嘴巴表达,也需要眼神表达一样。

    可是英雄却被她看的有些不安,表情却也是极其不自然的,很多时候是不说话的,就是说话也说不了几个字。大多数时候也只说个“嗯”或是“是这样”。

    你说奇怪不奇怪,就是英雄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柳月儿也觉得很好,别说他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就算他一句话都不说,就是让她在这里看见也是好的,这个心病和其他的脏腑的病或是外伤病不一样,若是别的脏腑得了什么疾病。医术再怎么高明的大夫不管用上什么灵丹妙药也,那病也要循序渐进的痊愈。

    这心病就不一样了,刚才柳月儿刚来花园的时候还仿佛气如悬丝一般,这英雄才来了一会儿,那病已经好了一大半,气色也好看了,整个的人就像是干旱的玉米苗突然淋了一场雨,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简直就无需什么过程。

    柳月儿道:你们这在战场上征战惯的将军都是不善言谈的吗?听说那个现在朝阳城的西门将军也不怎么说话。

    英雄笑笑说道:也许是习惯动手的人舌头就退化了,说话是文臣们最擅长的。

    柳月儿道:这是见到你以后第二次说了这么长一段话,你说话虽少,必也是非常风趣的,“习惯动手的人舌头就退化了”,说的多好呀,其实说再多的话又有什么用呢?最终还是要动手的,把话说的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事做不漂亮也是没用的,话说的再强硬又有什么用,不真刀真枪的打,葛丘人也不会自行退到他们的草原上去。

    英雄道:你说的真好,说的很对,这时候英雄在心里对这个刚才还病恹恹现在变得神采飞扬的姑娘有了好感,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就对她有了好感,难道这么快就会喜欢上一个人吗?那他喜欢上了她的什么呢?喜欢上了他的病恹恹还是她的神采飞扬,还是喜欢上了她对他的喜欢,他说不清楚。

    一个以奋勇杀敌而扬名立万的将军怎么能把爱情这种事情想的明白呢?特别是英雄这样的将军。

    柳月儿脸上飞过一层红霞,似乎是心里想到了什么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英雄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没好意思说,但是就是他那样在她的脸上多看了一眼,就足以让这柳月儿心神**起来。

    她摸了一下脸,低下了头,似乎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隐藏一下自己心事。

    英雄已经不像刚来的时候那般拘束,看到柳月儿这样,他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柳月儿道:我想到了一件事情,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英雄道:姑娘问便是。

    柳月儿道:不知道公子有没有意中人?

    英雄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若说有,老婆总不能算是意中人,若和姑娘说他已经有了家室,并且已经快临盆了,这姑娘的病本来就是因他而生,他若再说了这件事,怕她又会受到刺激,这病刚好些了别再加重。索性他不如就撒个谎,说自己没有心上人,其实这也不算是撒谎,顶多也就是隐瞒了他结婚这个事实。

    英雄道:没有。

    姑娘最担心的事情最终是不用担心的,心里当然更是豁然开朗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