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 > 天下英雄争霸最新章节列表 > 第 九十七 章 英雄情
    叶舟道:丞相,何事?

    成直道:传说就在咱们们要开河的附近有一座地下古城,如果真挖到那传说中的古城是绕开还是怎么做。

    叶舟和詹有良都感到新鲜,怎么还会有地下古城尼?叶舟问:有记载吗?

    成直道:没有记载,只是口口相传,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是一个城市一夜之间就陷了下去,有的说是火山爆发把城市掩埋的,还有的说是图兰盆地统一之前,罗斯王在那里挖的一个秘密练兵的地方。

    詹有良道:如果传的如此枝叶茂盛,那看来就真有此时。

    叶舟道:到时候丞相看着办吧,不用禀报,好多事层层批审就耽误工期了。

    成直应诺。

    成直让下人准备酒席。

    叶舟道:就不給丞相添麻烦了,我们还是回去吃吧。

    成直道:大帅和军师能光临寒舍是寒舍蓬壁生辉,怎么能说是麻烦尼。

    詹有良道:大帅,既然丞相如此有诚意,那咱们就缺之不恭了。二人留下吃饭。

    席间成直让自己的小女儿成霏儿来給叶舟斟酒。叶舟目不斜视,只是很客气得体的招了一下杯子表示客气。

    成直对叶舟更是敬重,心里说此乃真英雄也。

    回去的路上詹有良问叶舟,成霏儿长相如何?

    叶舟道:不知道,没正眼看。

    詹有良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尼?这是成直向你攀亲尼?

    叶舟道:攀什么亲?

    詹有良道:你说攀什么亲,他想当你老丈人尼。看着吧,不几日准来提亲。

    叶舟道:明日吃罢早饭,你再往丞相府上跑一趟。

    詹有良道:对,这样的事应该男方主动一些。

    叶舟道:你真迷糊还是假迷糊,你去告诉丞相我要认成霏儿做异姓的妹妹。

    一听叶舟这么说,詹有良心想叶舟大该是怕納了成霏儿为妻庄姑娘会不高兴,人家跟着攻城略地,打打杀杀的到头来他却納了别的女人为妻,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准会不痛快,若她心里不痛快了,将来还有的合作吗?那叶舟不像失去了一条胳膊一样吗?所以说他不納是对的,把她认了做干妹妹也和成直接了亲,此事大妙。

    詹有良道:了然,了然,明早我再跑一趟。

    叶舟问:你了然什么?

    詹有良道:心照不宣。

    叶舟道:还是宣了吧,我看心照的未必一样。

    詹有良把他如何想的和叶舟说了一遍。

    叶舟道:我看你再不见长进你这饭碗就要不保了。

    詹有良拧着眉毛说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呀?

    叶舟把他是怎么想的和詹有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说了一反,詹有良拍手叫好,真是皇帝家的“灵堂”太妙(庙)了。

    次日吃罢早饭詹有良又来到成直家,和他说了叶舟要和成霏儿结拜为异性兄妹。

    这成直不解,叶舟若是看上了霏儿为何不直接納为妻室,为什么要结拜为异性兄妹尼?

    这成直确有让叶舟納成霏儿为妻的想法,当然也不是为将来当个国丈大人,他看上的是叶舟这英雄人物,觉得自己心爱的女儿做了这个男人的女人必会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既然没有这份缘分那也只得做罢,能做这样的大英雄的妹妹必也是一件极荣光的事情,将来他也必会给她找一个如他一样英雄的人物做了他的妹夫。

    成直称谢叶大帅抬爱,然后双方又则了良辰吉日,让他二人行大礼结拜为异性兄妹,从此成霏儿喊叶舟哥哥,叶舟喊成霏儿妹妹,当然叶舟也喊成直夫妻爹娘。

    在对成直夫妻喊出爹娘以后叶舟哭了,为什么哭?因为他从有记忆力开始就在葛丘的军营里,早就不记得自己有过父母,在桃花谷时他们就想喊岳归山夫妻爹娘,大该岳归山夫妻早就考虑到他们年轻人将来的事,所以就一直让他们喊伯伯和伯母,这回他可算有个父母了。

    他一哭成直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了,他哭是因为有这么个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喊他爹高兴的。

    从此叶舟和成直成了一家人,叶舟把成直夫妻当成是亲生父母,把他的孩子们当成是兄弟姐妹,当然成直夫妻也是把叶舟当做亲儿子。

    运河开挖以后叶舟和詹有良商量,咱们走吧,沈岳的青山城里也不知怎么样了,即州也没有消息。

    詹有良道:既然这边没了什么事那就走吧。

    叶舟到成直府上告别,两夫妻当然是舍不得,千叮咛万嘱咐叶舟凡事多加小心。

    两口商量着莫如让他们唯一的儿子成左跟着叶舟出去也好学些本事。

    成左现年十六岁,也学些刀枪棍棒,研读些孙吴策略,治世经典之类的书籍,模样也长的风姿卓越。

    成左一听让他和叶舟一起出鹰巢关到汉国去,自是一百个愿意,早就听说汉国地大人多,山山水水也漂亮。一心想出去看看只是不得机会。

    成霏儿一听弟弟要跟叶舟一起出关去,说也要跟义兄一起出去,一来为了和义兄增进兄妹之间的感情,二来也是为了对成左有个照顾。

    成直夫妻一听觉得女儿说的也很对,叶舟就这么走了后也空有个义兄义妹的名号,没有实际的情感,唯有在一起多了才能增进情感。

    夫妻俩和叶舟一商量,叶舟也是很愿意,说道:也好,让他们和自己未来妻子的也都见个面,别一家人也从没见过面,不就枉为一家人了。

    叶舟带着部队来到鹰巢关,此时英雄的伤已经完全痊愈,他问了叶舟进攻图兰的各城池是否顺利。叶舟和他讲了攻打罗斯城的惨烈战争。

    听后英雄遗憾没能和兄弟们一起并肩作战。

    叶舟也封赏了英雄和罗玉,但是由于功劳不同他两个的封赏都比晓风和罗琼少了很多。

    叶舟问英雄他们都赏赐了美人作为妻子,你还要不,英雄低头不语。

    叶舟猜他一定是和索雨竹发展的不错,也便没再多问。

    叶舟又问罗玉要不要赐給他个女人做妻室,罗玉摇头道不用了。

    叶舟心想这俩家伙这段时间没去打仗看来也都办了些正事。

    这里咱再回过头来说说这段时间鹰巢关的事。

    英雄痊愈后就天天去找索雨竹说话,虽说她的哥哥索于土被英雄所杀,可是那毕竟是在战场之上,各为其主的拼杀丧命不能归结到个人恩怨之上。虽说不搭理英雄,但对他也讨厌不起来。

    为了給英雄提供方便,叶舟走之前就安排好了,把索雨竹和其他人分开关着,英雄給她送饭,送菜,送水,还让侍女給她打水洗澡,最后还直接給她安排了一个侍女专门伺候她。

    一开始雨竹不理,就算英雄和她说话,她也是用图兰话回他。英雄听不懂,不管听懂听不懂的,英雄觉得他已经和他说话了就觉得有一股发自内心的幸福笼罩着自己。一遍一遍的学着雨竹和他说过的他听不懂也学不好的图兰话。

    罗玉问他叽里咕噜的说得什么?

    英雄道:是图兰话,翻译成汉话就是“我非常喜欢你,可不可以做你的老婆”。

    罗玉道:你就自作多情吧,哪个图兰姑娘会和你说这样的话。

    英雄道:还能有谁,当然是雨竹姑娘了。

    罗玉找来会说汉话的图兰侍女来給英雄翻译雨竹说的话。他说了好多遍,那个侍女都听不明白她说的啥,最后终于听明白了,那侍女说是“我不想看到你,猪,滚远点”。

    罗玉听了哈哈大笑,他学着英雄说道:“我非常喜欢你,可不可以做你的老婆”,你可真是个自圆其说的天才。

    英雄道:你这是从哪里找的个翻译。她听得懂图兰话吗?是你教他这样说的吧,给了她多少好处。

    罗玉道:不信你自己去找个不就知道了吗?

    英雄真的自己去找来一个会说汉话的图兰侍女,英雄和她学雨竹和他说过的话,这个侍女和罗玉找的那个说的一样。英雄是个很较真的人,就算他多么喜欢她,人家都对他说了这样的话他也就不再去找她了,不过照样让侍女給她送菜送饭。

    雨竹已经习惯了一天之内看几次英雄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他突然一不来又有点不适应了。接连几天不来她开始在心里嘀咕,他是不是又去对她别的姐妹献殷勤了,大概是吧,好几天不理他,他对我死心了,这么容易就死心,然后又去挑逗别的姑娘,定是个花心大少,我才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可是在她阵中眼见自己快要跌落马下,英雄过来托住她的时候他給她的感觉又袭上她的心头,那是平生第一次有那样的感觉,奇奇怪怪的,一想到时就忘了其他的任何事情,心无法控制的怦怦直跳。

    后来她实在憋不住了,就问給她送菜的侍女是不是图兰那边战事吃紧,前几天总过来的那个将军去图兰城或是罗斯城了?

    侍女道:没有,他一直在这关上。

    雨竹心里一下子空落了好多,心想他果真是去调戏其她姐妹了,玉竹咬着牙关发誓这回真的不理他了。

    那侍女出去后为了讨好英雄就和他说了雨竹姑娘问起过他。

    英雄虽说是知道了雨竹和他说的图兰话的意思很是生气,可是一听到雨竹两个字还是莫名的激动,更别说听说她提起他了。就追问那侍女她提起他什么了?

    那侍女道:你亲亲我,我就告诉你她提起你什么了。

    英雄道:好刁蛮的小蹄子,我亲亲你能多长一块肉还是怎么了?

    侍女道:估计肉是多长不了,恐怕日后的日子会因为你亲的这一下消瘦不少。

    英雄问:为什么?

    侍女道:我会经常想起你亲的我这一下,总是想,又看不见你,怎么会不消瘦呢?

    英雄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蹄子,说着蜻蜓点水般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好吧,亲完了,你总该说了吧。

    那侍女像是被英雄的嘴唇在脸上点了一个什么穴一样,呆呆的在那里没了一点反应,她以前也被仆人们生硬的抱着亲过脸蛋,甚至还有亲过嘴的,可是那些亲也不过是用他们的嘴接触了她的肌肤而以,她总觉得就像用自己的手摸了一下那里一样,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可是被英雄亲了这一下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刚才她说会为他亲这一下消瘦是说着玩儿的,难道真的要一语成谶吗?

    英雄在她的腋下轻轻拧了一下,说道:说呀,别装傻抵赖好不好,我都亲完了。

    侍女这才回过神来,像刚从睡梦中被惊醒,还没完全醒利索一样,问句,什么呀。

    英雄道:你还真想抵赖,你说让我亲你一下就告诉我雨竹姑娘提我什么了。

    侍女起身,她觉得她非得先离开一会儿,要不然她就要晕过去了,她身上的血仿佛被他的嘴从脸上都吸了去一样。

    她走到门口时被英雄拽住,你这个小蹄子还真要耍赖不成。

    侍女道:她问你这几天是不是去图兰城或是罗斯城打仗了。

    英雄这才松开她,侍女出门离开,英雄站在那里冥想雨竹姑娘问他是否去图兰城或是罗斯城打仗了是什么意思。这时罗玉想过来找他下棋,一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就问,我的独孤大将军是不是雨竹姑娘又和你说什么了,说出来我让人给你翻译。

    英雄道:她问侍女我是不去图兰城或罗斯城打仗了是什么意思?

    罗玉道:这谁知道什么意思,来下盘棋,下盘棋。

    英雄摆摆手,不行,心里乱糟糟的一点心情都没有,你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罗玉道:我看呀你就是被这个索雨竹给迷住了,本来能打过她,可是为了抱人家一下就让人家活捉过去,还打的到阎王那里转了一圈,你说现在如果有人攻关,她要和你幽会,你是选择尽心尽力的守关还是和她去幽会。

    英雄道:你竟说这些,不是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吗?

    罗玉道:我看你呀也别自己在这里冥思苦想了你就过去问问她,闲的没事打听你干什么,弄的你整日里神神叨叨的。

    英雄真就起身出去,罗玉把棋都拿出来了他却出去了,罗玉摇摇头,这家伙脑子出了毛病,这得在他脑袋上钻个眼用根竹管儿把索雨竹抽出来,老是让她盘踞在他脑子里将来那有心思上场杀敌呀,他把抓在手里的棋子,一颗颗掉落到棋盘上,好像是为了听那响,实则是觉得一个人无聊。

    罗玉先到关上溜达一圈,问士兵们可有什么情况,士兵们说没有。

    罗玉道:没有也要打起精神可知道咱们是怎么进来的这关。

    士兵们嘴上都答应着,心里都说:哎呀,除了咱们这有能进这鹰巢关的天兵天将,别人谁有本事进的来。

    英雄去找雨竹了,罗玉从关上下来无意间似乎受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的引领一样,鬼使神差的就来到关押着索阿滕家眷的院落里,怕生嫌他可是从来不来这里的,一进去他突然觉得不该来这里,就在转身的那一瞬他的眼睛和一另一双眼睛对了一下,如果仅是对视了一下他就出去,也便没事了,可是罗玉又像被鬼使了一样回了一下头,就是回头这一下,她看见了和他对了一下眼的人的脸,罗玉的心一下子像被什么抓了以下一样,他说不清自己的心是被那眼,还是被那脸狠狠的抓了一下。

    不知抓住了罗玉心的是谁,请看下章分解。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