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紫渊之心最新章节 > 紫渊之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牛顿归来,冰女切磋

第一百零四章 牛顿归来,冰女切磋

作品:紫渊之心 作者:银河流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赵紫渊忽然觉得加入地下界远征军似乎更加危险,当然也更加刺激。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虽然赵紫渊自从有记忆以来,没有遭受过太大的苦难,但是当乞丐的日子也并不好受。

    要不是安劲男收留了自己,当时的自己早就成为冻死骨了,如果自己一直是乞丐,赵紫渊知道自己未来的生活肯定不会很好,好一点的话能出点力气活,然后卑微的活下去。

    或许运气很差,遇到想【黑心巴赫】那样的人,然后在生不如死中挣扎一些时日,撒手人生,没有人记得自己来过,也不会有人送自己离别。

    所以对于地下界远征军,赵紫渊决定自己以后一定要见识一下,然后正好可以顺便寻找男姐。

    而这个时候一个非常好的消息飘到了赵紫渊的耳中。

    牛顿大师回来了!或许一个炼金大师对其他学员来说,只是一个值得尊重并且具备利益价值的存在。

    不过对于赵紫渊来说,牛顿大师是能让自己突破,跨越时间界限成长的加速剂!

    牛顿大师也是刚刚回来,赵紫渊在学院一角的偏僻处,这里是学院为牛顿大师建立的炼金实验室,反复徘徊却迟迟不敲门进屋。

    他怕自己打扰到牛顿大师的休息,但是内心又急不可耐,这样一时间的矛盾让赵紫渊在门外不知如何是好。

    吱嘎……门,自己开了。

    赵紫渊一愣,却不见有人出来。

    “快点进来,要不然我这点炼金制冷器的冷气全都跑出去了!”

    赵紫渊急忙进屋,然后顺手把门带上。

    屋子里面很大很宽广,赵紫渊印象中的炼金师都是狂人,满屋的狼藉才能证明他们在工作时是多么的伟大。

    不过牛顿大师的炼金实验室干净有些过分,实验台上只有零星的一些药剂试管,而且房间虽然是密闭的,但是灯光却非常明亮,并不像别人对赵紫渊描述的那样,炼金实验室都是像灯光昏的酒吧一样。

    “你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赵紫渊这才细细打量眼前的牛顿大师。

    年轻!干净!这两个词汇最先出现在赵紫渊的脑海中。

    牛顿大师应该穿的是那种宫廷制式的暗红色燕尾服,全身干净的一尘不染,而长相虽然普通,但是明明应该五十岁左右的牛顿大师,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跟大师兄金特格鲁看起来差不多。

    牛顿大师一说话的实话,就会带动嘴唇上的两撇小胡须,显得可爱又成熟。

    可能是长期在实验室里的缘故,肤色显得比较苍白,四肢纤细也证明平时缺少身体上锻炼,学过【杀生之术】的赵紫渊几乎把牛顿大师观察的非常透彻。

    但是这只意味着赵紫渊看的仅仅是牛顿大师的外表而已,炼金大师一直都是一个很神秘的存在,那是无数个炼金术师才能诞生出来的一个炼金大师。

    “牛顿大师……我是赵紫渊。”赵紫渊显得非常拘束。

    牛顿大师惬意的享受了一下南域特产的烟丝,然后磕了磕烟斗蹦出了一些火星,饶有兴致的对赵紫渊说道:“我听宗仁说过了,赵紫渊,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赵紫渊本来酝酿了很多很多话,不过真正来到牛顿大师面前,反倒是因为兴奋和紧张而说不出来什么了。

    牛顿大师又什么吸了一口烟斗,然后缓缓吐出淡淡的烟雾,距离三米远的赵紫渊居然也能闻到这烟丝的清新味道。

    “呼……不用那么紧张,你在害怕什么?”

    确实赵紫渊认知中的炼金大师都是性格孤僻,一般都是那种不合群的怪人,赵紫渊来之前甚至一直在斟酌自己的措辞,深怕可能会哪里说的不对而惹恼牛顿大师。

    不过牛顿大师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首先是那年轻干净的长相就让赵紫渊非常诧异,其次牛顿大师很安静也很普通,就像是正常的和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闲聊一样。

    “牛顿大师,我想和你学习炼金术,我想成为一名符文师,甚至是一名灵魂大师!”赵紫渊几乎是喊着说了出来。

    “哈哈!灵魂大师?小子你可真敢想呐,不过你还算是比较幸运,因为我欠宗仁一个人情。”

    听到牛顿大师这样说,赵紫渊才知道宗仁对自己真的很用心,投资也非常之大。

    一个炼金大师的人情可不是那好欠的,但是宗仁毫不犹豫把这个人情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牛顿大师从摇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差不多一样高的赵紫渊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满怀深意的说道:“希望你别让宗仁失望。”

    赵紫渊听到这话马上做出了承诺:“我一定会拼命学习炼金术,我一定要成为灵魂大师!”

    听着赵紫渊的豪言壮志,牛顿大师并没有嘲笑赵紫渊的狂妄自大,因为他仿佛看到四十年前的自己,立志成为炼金巨匠一样。

    “拼命固然很重要,但是炼金也是需要悟性的,起码成为符文师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你的路还比较长,欲速则不达,走的越踏实对你的好处也就越多。”

    赵紫渊把牛顿大师的话谨记在心,然后压制着内心的激动闻到:“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来学习?”

    “随时都可以,不过我今天有些累了,你明天早上来吧……”

    赵紫渊很知趣的和牛顿大师告别,然后开门出来,再顺手把门带上,走了大约能有一百米左右后,回头已经看不到转弯处的时候,大吼一声宣泄了一下内心的激昂!

    殊不知这些都被牛顿大师看在眼里:“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子,宗仁说的不假,我也能感觉到那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力量……”

    赵紫渊感觉午后的阳光似乎都照进了自己的心窝,全身暖洋洋的太舒服了,不过这个时候有几个人似乎并不太想让赵紫渊这么舒服。

    赵紫渊还在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罩住了赵紫渊:“见到比利大师兄,都不知道打一声招呼,你家里人没教导过你礼节么?”

    赵紫渊微微睁开在阳光下晒的眯起来的眼睛,看着比利身边说话的那个人,这口气带有明显的指责,来者不善的意味都这么浓烈了,赵紫渊岂会惯着他?

    “家里人告诉过我,遇见狂吠的狗,得躲远点……”说罢,赵紫渊夸张的往旁边跳了两下。

    纳姆心中气的不行,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赵紫渊,不过被比利拦了下来。

    “赵紫渊师弟,不知道艾斯德斯是你什么人?”比利的微笑堪比阳光,但是那隐藏在阳光之下的阴寒却被赵紫渊清晰的捕捉到了。

    原来是因为艾斯德斯,现在学院里流传着一句非常火的话:得【冰女】者,得北域!

    赵紫渊觉得这句话说得很过分,因为艾斯德斯并不是一件交易品,为什么两者划为等号,而且赵紫渊从宗仁和金特格鲁那里得知,王者的称号岂是可以继承的?

    赵紫渊的想象中拥有成长定义的人都是性情非常稳重,德才兼并的栋梁之才,都是那种将来必定雄霸一方的人,像金特格鲁一样。

    不过今天看到比利这个样子,哪里具有一个未来强者该有的姿态,比利拥有的磁场甚至都远不如艾斯德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赢得艾斯德斯的芳心!

    无论是赵紫渊主观感受还是客观分析,他都认为比利绝对难成大器。

    “哟,小弟弟,我找你半天,来,跟姐姐玩去。”赵紫渊刚想回答比利,却没有想到当事人居然出现了。

    赵紫渊刻意的观察到,当艾斯德斯对自己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关系时,比利眼中的妒忌根本瞒不过掌握了【杀生之术】的赵紫渊。

    但是赵紫渊确实也不知道艾斯德斯找自己到底干什么,不过却并没有当面询问,而是乖巧的向艾斯德斯走过去,然后两人并肩走向演武场。

    “比利师兄,这小子……”

    比利笑了笑对周围的学院说道:“原来是艾斯德斯的小弟弟,是咱们大惊小怪了,下午要上课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众位学院都散开了,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比利很不开心,因为背后凉飕飕的感觉提醒着自己,比利绝对是一个习惯带着面具生活的人。

    等来到演武场,赵紫渊才忍不住问道:“师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艾斯德斯轻轻靠前,几乎额头快抵在了赵紫渊的眼眶上,赵紫渊想躲开,但是本能的却又很享受这种感觉。

    “小弟弟,你刚才好勇敢的样子,姐姐都有点动心了呢。”

    赵紫渊终于还是后退了一步说道:“师姐,还是有事说事吧……”

    艾斯德斯捋顺了一下稍微散乱的银白色刘海,然后有些无聊的说道:“没有人陪我战斗,那么我就只能找你了。”

    赵紫渊倒是很想和强者战斗,但是也知道循序渐进,两者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大,这样对两个人来说都无法得到提升。

    “师姐,我才是一级职业者,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五级职业者对抗呢?”

    赵紫渊也只是比艾斯德斯小了不到两岁,但是师姐叫的艾斯德斯有些不爽,但是艾斯德斯却又喜欢叫赵紫渊小弟弟,这便是女人不可解释的矛盾。

    “废话少说,你功我守,我不动用兵器和灵威,你能让我移动位置就算你赢了。”

    赵紫渊被艾斯德斯说的一愣,这样的藐视实在是让赵紫渊无法接受,赵紫渊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实把对男姐的一部分思念转移到了艾斯德斯身上。

    所以在自己比较在意的女人面前,赵紫渊怎么会示弱呢,即使对方是【冰女】。

    赵紫渊从兵器架上拿了一把铁木梨花巨剑,简单的挥舞了两下,赵紫渊虽然被激怒了,但是他知道赤手空拳的话,根本无法撼动艾斯德斯。

    所以他还是选择了自己最常用的兵器,然后来到距离艾斯德斯五米左右的距离,有些赌气的说道:“师姐,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艾斯德斯点了点头,露出一个风韵未满,又超脱可爱的笑容。

    “随你处置喽,小弟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