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神偷小狂妃最新章节 > 神偷小狂妃最新章节列表 > 看我不爽?来咬我啊
    “既然东方家,宁家都来人了,那么老夫也就有话直说了!”董战天终究是一族之长,片刻后压下心头怒火,不再看步璃雪,以免一个忍不住直接动手。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东方静玉,宁静以及萧无痕都侧耳,等着董战天的下一句话,每个人都知道,此事怕是很难善终。

    “我董家公子被人重伤,依照我子都大皇朝律法,我有权诛杀凶手,并且,此事与你东方家,你宁家,你风流庄并无关系,还希望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别怪老夫不讲情面。”董战天目光一一在东方静玉,宁静,以及萧无痕的面前扫过,强势而决然的开口表明了态度。

    董战天的态度十分明确,没有丝毫退路,今日,他就是要步璃雪死。不管谁阻止,谁说情,都绝不会放过步璃雪,甚至,他不惜与其余两大世家以及风流庄为敌。

    东方静玉轻笑一声,目光自步璃雪面前扫过,却见步璃雪像个没事人儿一样眨巴着眼睛,心中不觉好笑,随后目光落在宁静的身上,才缓缓地开口道:“董家族长所言极是,我东方家族虽与这位布姑娘素不相识,但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今日,在我东方静玉这里怕是不能如董族长所愿了,不知宁家小辈是何想法呢?”

    步璃雪颇为诧异,东方家族说受人所托要保护自己,这个人是谁?步璃雪讪讪的摸了摸鼻尖,暗暗感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走运了,还有贵人相助。

    “宁静见过东方世娘,见过董世伯。”宁静彬彬有礼的朝东方静玉和董战天依次行了一礼后才微微抬头道:“步璃雪曾救过小侄一命,是小侄的救命恩人,家父常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还请董世伯见谅。”

    东方静玉颇为赞许的看着宁静,举止端庄,言辞谨慎,果然有大家风范,并且向来低调行事,毫不张扬,这一点倒是更入了她东方静玉的眼。

    董战天冷笑一声,仰头长叹一口气,开口道:“好啊,很好,我们三大世家百年之交,如今,你东方家族竟为了一个小小寒门龙者不惜与我为敌,而你宁家派出一个小辈出来又算是什么?”

    话落目光忽的凌厉起来,抬手朝着步璃雪一指,董战天接着说道:“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可以保住她?哈哈哈,别忘了,我是下降龙,拥有一百二十龙力,而你们……”

    董战天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满脸的嘲讽之色,很显然,不论是东方静玉还是宁家人,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东方静玉摇了摇头,这个动作令董战天十分的不爽,这是对他的否定,但还不及开口,便听见东方静玉幽幽道:“十年前,你便已拥有一百二十的龙力,本以为如今的董族长怎么说也要有一百二十一的龙力了,不想……”

    “不想,十年丝毫没长进啊!”

    后面这句话东方静玉没有说,但声音却在某处传来。

    顿时惊起一片倒吸气的声音,步璃雪迎上众人扫来的目光,无辜的摊摊手继续道:“是我算错了吗?难道不是十年?”说完还煞有其事的自言自语道:十年前难道不是十年?

    宁静嘴角微微上扬;宁静身边的男子则是对步璃雪多看了几分;东方冰心直接捂着嘴巴咯咯的笑出了声;东方静玉则笑着摇了摇头,暗道,真是个腹黑的女娃子,就连萧无痕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还真是个不怕死的主儿。

    董战天目漏寒光,猛地五指成爪,朝步璃雪抓去。

    速度之快,只见一道虚影闪过,当众人看清之时,董战天已停留在步璃雪的面前。一只龙抓手朝前伸着,身躯朝前倾去,却保持这样的姿势停在了这里。

    步璃雪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势压逼迫而来,待看清面前状况之时,便有些许悸动,只见东方静玉站在自己的正前方,而萧无痕则挡下了董战天的那一记龙爪手,最令步璃雪想象不到的是,还有一个男人,也便正是封锁住董战天行动的男人,这个男人便是宁静身边的那位白衣男子。

    只见他眼部周围如同褶皱一般纵横交错出一道道痕迹,颇为怖人。

    “宁家纵横术果然霸道。”

    东方静玉对着那白衣男子赞许了一句后接着道:“董族长何必这般心急,听我一句如何?”

    董战天一甩衣袖,三人纷纷收回手,朝着各自的族人走去。白衣男子在被董战天甩开的一瞬,眼眸微眯,眼部周围的印记快速消散,恢复如初。下降龙的力量果然不是他能轻易束缚的。

    “我东方家族不才,小女东方冰心刚刚突破九级龙者,八十一龙力,本族长前不久恰好突破下降龙。”东方静玉颇为自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董成霸那个不过是六级龙者的家伙居然还自称是圣城第一公子,她的女儿不过是不喜风头,否则,哪里轮得到董成霸。

    东方静玉的话顿时引起一片哗然,三大家族的人纷纷窃窃私语。

    “我们东方族长竟然也是下降龙了!同样是下降龙,我们族长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的,一定更厉害一些。”

    “有好戏看了,不过大小姐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竟然比董家大公子还要厉害那么多,这么看起来,董家好像还真是落了一成了呢。”

    “你懂什么,你们东方族长不过是刚刚突破,最多也不会超过一百一十龙力,而我们董家族长已经一百二十龙力了,高手之间,一龙力都能压死人,你们东方家怎么可能是我们董家的对手!”

    “……”

    双方还未开战,董家族人与东方家族人竟然已经开始了唇枪舌战,声音由最开始的窃窃私语逐渐变大,落在东方静玉与董战天的耳中。董战天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恨不得直接吞了东方静玉。

    “东方静玉,既然你非要与我董家为敌,护下这野丫头,那便不要怪我了!”

    “请慢,东方族长,小辈宁颜开愿助您一臂之力。”

    宁静身旁的那位白衣蓝带的男子忽的开口,上前一步,朝着东方静玉行了一礼后,便站在了东方静玉的身侧后方。

    “这位是……”东方静玉的目光自宁颜开身边扫过,看向宁静询问道。

    “小辈是宁家旁系子弟,宁大小姐的堂兄,宁颜开,十级龙者,九十五龙力。”不等宁静开口,宁颜开便自我介绍道,还不忘将自己的实力报出,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有机会,有实力站在东方族长的身边。

    宁颜开的话像是一炸弹直接炸响,又如同一记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董家的脸上。

    宁家一个旁系子弟,都成为了十级龙者,你董家一个主脉的大少爷却不过是个六级龙者,脸面何在?

    “对了,小侄好意提醒董世伯一句,小心后院失火。”宁静依旧是娴静有礼的淑女样子,说出来的话却几乎成为了压垮董家人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董战天忽的意识到了什么,满目震惊,宁家那个老不死的不在,难道是……难道是……如果今日他与宁家东方家为敌,势必要血战一场,那么宁家人会不会趁虚而入,一举抄了他董家的后院?

    他董家百年基业怎么可以鹿死他手!

    步璃雪远远的看着,她似乎成为了某个事件的导火索,因为她一人,圣城百年来维持的三大世家和平共事的局面似乎就要被打破了!

    “你,你们!”

    宁家出了一个十级龙者,着实令董战天震惊不已,此时的形式若真的动起手来,对董家是极为不利的,两大世家联手,高手如云,再加上风流庄的十位十级龙者,董战天是没有把握的,抬手有些颤抖的指着面前的众人,最后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恶狠狠的道:“东方家,宁家,风流庄,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的!哼!”

    丢下一句狠话,董战天作势便要离去,颇有一番秋后算账的架势。他倒真是担心回去晚了,董家被人连根拔了!

    只是,将她步璃雪几乎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想这样子走了?步璃雪会让她这么轻易的离开?

    当然不会!

    “想跑?”

    一句幽幽的女声自人群之后传来,不是步璃雪还是谁?

    嘶——

    一口凉气从口直接凉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中,步璃雪,我的姑奶奶呦,你还想干什么?这尊煞佛还不容易要走了,你还敢叫暄,是嫌命长了吗?

    此时,就连自认为比较了解步璃雪的宁静都不解的看着步璃雪,她要干什么?

    步璃雪冲着众人嘿嘿一笑,她要干什么?当然是仗着自己人多,仗着自己人强,以多欺少,恃强凌弱了!

    她今天就是要让董家知道知道,被人欺压的感觉有多么的酸爽!

    跑?

    当这个字落尽不可一世的董战天的耳中时,是有多么的刺耳,他董战天竟然沦落到要逃跑的地步?怎么可能!

    “野丫头,我看你真是活腻了!”董战天双目锁死在步璃雪的身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啊,我年纪轻轻的前途一片光明,虽说不太可能像您一般一呼百应,倒也乐得自在,自从贫女来到这圣城以后还真是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在此贫女给您陪个不是。”

    步璃雪徘徊在萧无痕等十名护卫之间,一边走一边说,言辞恳切,颇有一番赔礼道歉的意味,然而话锋一转,只听步璃雪接着道:“贫女在此诚心祝愿董大族长延年益寿,子孙满堂,永享天伦之乐!”

    噗,众人一阵狂喷!

    毒,真是太毒了!

    唯一的儿子被你废成了太监,还祝人家子孙满堂,永享天伦之乐,这不是往人伤口上戳吗!

    东方冰心扭头朝着步璃雪伸出大拇指,她太喜欢这个女孩子了!

    “步璃雪!”

    董战天双拳紧握,指缝之中溢出鲜血来,可想而知,气的不轻。

    “怎么,看我不爽?”步璃雪似乎完全不知何谓适可而止,得寸进尺的一挑眉道:“来咬我啊!”

    看我不爽?来咬我啊!

    如此流氓无赖之话此时从步璃雪口中说出,却没有人反感,众人均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不发一言,似乎都想看看,董战天这号称圣城第一强者的人到底能忍到何时!

    “族长。”董战天身后一年级颇长的老者似乎意识到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凑到已经忍耐到极限的董战天的身边,耳语了两句话后。董战天才缓缓的突出一口浊气,不再停留,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呕——噗!”

    却在没走出两步的时候,猛地吐出一口心尖血!

    真是气煞他也!

    扑通!

    步璃雪看着董战天以及董家众人消失在视线中的瞬间,身体猛地一软,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璃雪!”宁静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步璃雪,见到步璃雪晕倒,立刻惊呼一声上前。

    “步姑娘!”萧无痕也是被步璃雪突如其来的症状惊了一下,这可是主子交代的人,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可是难辞其咎。

    东方冰心更是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了步璃雪身前,正当众人忧心忡忡的时候,听到了一句苦笑不得的话。

    “吓死我了!妈呀,太他妈吓人了!”

    你还知道害怕?你确定你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刚刚是谁明明是事件的焦点却跟个没事人似的旁观,又是谁不怕死的说什么“十年毫无进步”,最后又是谁作死般的挑衅道:“看我不爽?来咬我啊?”

    这简直就不是正常人正常思维能做出的事好吗?

    但两大世家中却也不乏心思缜密聪慧之人,比如,阅历丰富的东方静玉,还有那个叫做宁颜开的男子。

    他们都十分清楚,步璃雪会如此嚣张狂妄,全是仗着他们两大世家要护她,以及董家后院随时会失火的形势,此时的形势对步璃雪有利,她料定董战天不能把她怎么样,才敢这般肆无忌惮,不得不说,步璃雪是一个懂得分析形势和利用资源的聪明人。

    今日一事,更让步璃雪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有多弱,认清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她不可能一辈子依附别人,她必须变得足够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她珍视的人!

    宁静以及东方冰心纷纷做出邀请,请步璃雪前往族中小住,以免董家人暗中下手,一一被步璃雪拒绝了。自出事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天的时间了,对姐姐步璃和狼牙的担心使得步璃雪顾不上再多,服下东方冰心递来了一颗治愈系丹药,立刻直奔情花林而去。

    见到步璃月和狼牙平安无事的依旧呆在情花林内的这个小院子,步璃雪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步璃雪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跟步璃月交代清楚后,本以为步璃月会生气自己的鲁莽,却不料步璃月抬手抚上步璃雪的头道:“璃雪长大了!”

    “姐姐,董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恐怕……”将董家逼到如今这个份上,百年来,步璃雪算是第一人,但事后想想,他们姐弟三人又如何对抗董家,此时步璃雪才发觉自己当时太过不计后果了,但就当时而言,她并无选择。

    “无碍,你只管继续去翔飞学院学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姐姐相信你。”

    听闻步璃月的话,步璃雪只觉得肩头颇沉,这次的祸真的闯大了,不过就当时而言,她似乎也没有其他选择。

    步璃雪离开后,步璃月祥和的美目中忽的闪过一丝狠厉,“区区一个董家,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

    步璃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捧起古书,自言自语道:“你说,我什么时候能达到那个老不死的下降龙的境界啊?”

    “咚!”

    “什么人?”

    木窗上突然被一颗石子击中,步璃雪立刻警惕的起身,抬手将古书收进空间扳指之中,缓步走到窗前开口道。

    等了片刻都不见任何其他的动静,步璃雪挑了挑眉,许是听错了吧。

    抬头望了一眼清凉白月,似乎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摇了摇头,步璃雪关好窗,朝床边走去。

    不对!

    步璃雪忽的发现什么,厉色自眼角闪过,身躯迅速朝后一跃,同时快速拾起桌边的一把匕首,猛地朝前刺去。

    黑暗之中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在此住了数月,并且房间摆设极为简单,步璃雪真的担心,自己稍微反应慢那么一点,就踏入万劫不复之地。

    “哐!”

    步璃雪只感觉手腕一阵发麻,匕首直接掉落在屋内的土地上。

    是个高手!

    步璃雪目光朝着门口瞟去,出了房间,借助月光或许能看清对方,心动则行动,步璃雪身躯猛地就地打滚朝房门撞去。

    “咚!”

    步璃雪只感觉自己撞到了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地方,而那绝不是房门,因为由于步璃雪用力过猛,导致她直接和被自己撞到的不明物来了个360度翻滚,那触感,似乎……是一个人!

    “我们去床上滚可好?”

    不明物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而迷人,气息喷洒在步璃雪的面庞耳际,步璃雪直接打了一个冷颤,一双紫罗兰色的眸子突然出现在步璃雪的脑海,这声音,是他!

    蓝墨卿!

    好你妹!

    步璃雪一把推开蓝墨卿,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使劲的翻了个白眼,坐在了桌边的那把唯一的椅子上。

    这两日来,步璃雪的神经就没有放松过,好不容易能够稍微休息一下紧绷的那根弦,这男人又跑出来吓人!

    黑暗的房间中,蓝墨卿并没有看到步璃雪那记十分不爽的白眼,起身后直接站在了步璃雪的身边,抬手便搭在了步璃雪的肩头处。

    步璃雪刚想甩开这个时不时就占自己便宜的流氓,动作却忽的一顿。她只感觉一股暖流自肩头流经五脏六腑,传遍四肢百骸,身上的那些新伤旧伤竟瞬间痊愈,整个身体都感觉到十分轻松舒畅。

    “才七十几的龙力,难怪被修理的这么惨!”蓝墨卿十分不给面子的一张口就将步璃雪打击了。

    努了努嘴,步璃雪没有反驳,谁叫人家说的是事实呢!步璃雪转念一想,不对啊,这男人现在有给她疗伤的功夫,早干嘛去了,当她被董家满世界的追杀时,他上哪去了?

    蓝墨卿似乎知晓步璃雪心中所想,淡淡的道:“用我帮忙?”

    “不用!”步璃雪立刻接口道,没错,凭着她自己似乎也搞定了。

    “恩?”忽的察觉到一丝不正常的龙力流动,蓝墨卿微挑眉头轻疑出声,片刻后神色轻怔,从步璃雪的肩头收回手掌,肯定的问道:“你修炼了《神储遗书》?”

    步璃雪转头望向蓝墨卿,看着蓝墨卿朦朦胧胧的样子甩出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我们点个蜡烛?”

    蓝墨卿轻笑一声,没有再追问下去,抬手之间,一颗琉璃球般的夜明珠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顿时,照亮了本就不大的屋子。

    “你来干什么,不会是就为了给我疗伤吧。”步璃雪从椅子上起身动了动手脚,灵活多了。

    “本来是想送你个礼物的,不过现在看来,另外一样东西更适合你。”蓝墨卿话落,大掌一翻,一道赤红色光芒从他掌心处跃起,步璃雪还未来得及看清,便见那道青光自蓝墨卿的掌心钻进他腰间的羊脂白镂空玉佩,同一时间,步璃雪手腕上那个几乎快要被她遗忘的黑曜石般的漆黑手镯,发出一阵幽光。

    意念一动,步璃雪直接透过那漆黑手镯看见了好多漂浮的字符,一个个字符犹如有了生命一般在步璃雪的神识里面跳动,这时……

    那本古书上的文字!

    步璃雪猛地睁大双眼,看向蓝墨卿,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紫眸,半响,步璃雪才开口,有些别扭的问道:“为什么?”

    蓝墨卿传给步璃雪的东西,竟然就是那本龙者绝学古书上的文字,每一个天书乱码都对应着步璃雪最熟悉的文字,从此,想要读懂那本被蓝墨卿称为《神储遗书》的龙者绝学,将会轻而易举。

    既然蓝墨卿知道这本书,又拥有这本书的破译文字,为何将它送给了自己,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这本古书绝对是所有龙者梦寐以求的东西。

    “恩?”蓝墨卿轻挑长眉,似乎并没有理解步璃雪的话。

    步璃雪眼神闪了闪,看向别处,接着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