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列表 > 47 葛立恒数与信息宇宙
    “圣雪,阻止这场灾难吧。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哪怕是为了这个有趣的家伙,毁了这个文明也太可惜了。”我不禁一笑,道。

    “是,主人。”蒂兰圣雪开始了操作,天空中的巨大陨石突然开始瓦解,这是从基本粒子层面开始的瓦解,原因是蒂兰圣雪把陨石的电磁力给调整到了最低值,而电磁力的消除则导致了陨石的电子不再受原子核束缚,而这些自由电子之间也没有相互作用,没有了电磁力也就没了电势场,一大部分电势能直接消失掉,基态电子变成了动能0的自由电子,其他态电子则相当于掉到基态上。于是最后的表现就是陨石的自由电子从陨石内部向着四面八方飞出,这就相当于陨石变成了个巨大的电球,由于没有电磁力,陨石自然也没有了撞击力。最后当陨石落在一片巨大的冰湖上时,仅仅相当于一颗巨大的球状闪电落入水中,除了到处四溢的电流之外,连撞击的效应都没有发生。

    硅人文明,就此幸存。

    蓝色之月依然安静地坐在悬崖边上,望着那一轮消失在天际的陨石,他并没有太大的惊喜,也没有太过的震撼,他仅仅只是舒展着肢体,庸庸碌碌地躺了下来,然后晒着太阳,就像第欧根尼那般,沉醉在阳光的海洋之中。

    “谢谢你,伟大的上帝,活着的感觉,真好。”

    良久,蓝色之月如此说道。

    而悬崖下的城市,正逐渐从恐慌中恢复过来,爆发出劫后余生的热烈欢呼,无数的硅人跪在地上,激动而又虔诚地感谢着上帝的宽恕。

    工业文明的倒退、数十年的暴动、恐慌和军队式集中管理几乎把硅人文明毁于一旦,即便是危机过去,硅人文明的内部危机也没有结束,在末日时期被压抑的矛盾会随着危机的过去瞬间爆发,即便没有亲自观察,我也能够预料到在不远地未来,硅人文明将会因为民族矛盾爆发内战,只有真正渡过了内部的劫难,硅人文明才能够焕发出新的文明曙光。

    “主人,还需要继续跟踪硅人文明吗?”蒂兰圣雪问道。

    “不需要了,我已经看到了结局。能够诞生蓝色之月这般的贤者的文明,必定能够充分利用周边空间内的资源,走上太空文明的道路。”我略显疲倦地道,“倒是对于这个叫做蓝色之月的个体,我非常感兴趣,给我关于他的资料。”

    “好的。蓝色之月乃是在硅人的光明共和国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上帝长老会的前任大长老蓝星?头的独子,年纪只有十八个魔法文明年,他在光明共和国第一学府圣莱克学院就读过一年,其余七年都是靠着自学成才。在圣莱克学院就读期间蓝色之月与光明共和国总统的养女相遇,两人一见钟情,有过一段热恋期。后来总统的养女真实身份曝光,为魔族公主,是前任魔族皇帝因为魔法文明衰落,生存资源减少而希望与光明共和国结好派到光明共和国的和平使者,后来由于光明共和国顾及历史问题以及内部**问题而没有给予魔族物资救济,导致魔族发动对光明共和国的战争,期间魔族公主被魔族的使者带回,蓝色之月因此不得与其**人相会。后来因为陨石迫近消息的传开以及魔法的消失导致战争中途中止,光明共和国与魔族革命军达成契约并开始开放物资流通,蓝色之月方才有机会与魔族公主重会。蓝色之月与魔族公主两人都是在硅人文明中有着极高天赋的男女,尤其是蓝色之月本人,对你的信仰非常忠诚,并且有着过人的谋略与智慧,是硅人文明历史上都极其罕见的智者。他甚至还提出了新的‘万物有灵’魔法理论,认为魔法的本质是一种利用了世界阻止因果律变动的时间线收束效应。”

    “世界线收束效应?”

    “没错,蓝色之月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活的,大到宏观宇宙小到基本粒子,任何存在物其本身就像是精确的计算机一般,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人性化的计算。对于处在‘现在’时刻的人来说未来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所以活在‘现在’时间区间内的人可以拥有看似无限多的选择,可以人为地去干涉周围的一切死物。但是当从未来的人来到现在时,未来人则无法自由地干涉周围的物体,无法改变历史,一旦未来人想要改变历史,就会导致整个世界都联合起来阻止他改变历史。这也是蓝色之月本人对于祖母悖论的解释,他认为回到过去时间线上的人想要改变历史的瞬间会被世界所阻止。”蒂兰圣雪缓缓解说道。

    “也就是说一个人回到过去想要杀死他祖母时就会出现自己被车撞,或者踩了香蕉皮错过了杀人时机之类的意外是么?”我饶有兴趣地笑起来。

    “是的。世界会用各种意外来阻止未来穿越者改变历史。”

    “呵呵,这就有意思了,可惜这个理论存在着致命的逻辑漏洞,那就是当未来人回到过去时他这个穿越行为本身就已经是对过去有了干扰,穿越者回到过去,哪怕没有接触到一个活人,他本身的细菌、身体的每一个基本粒子都对过去的基本粒子产生了影响,因为蝴蝶效应,哪怕是最为微小的一粒尘埃的影响都会导致时间线走向大为不同啊。如果把世界的历史仅仅定位为人的历史,那可就太狭隘了。”我指责道。

    “这仅仅是蓝色之月本人的一个猜想,他本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理论存在着的巨大漏洞,所以他又提出理论认为历史的改变也存在着宇宙能级上的级别差异,时间线收束效应会允许小的历史改变来阻止大的历史改变。”蒂兰圣雪道。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要杀死我的祖母,世界会允许一块香蕉皮的变动来阻止我。因为香蕉皮位置的变动仅仅只是小的历史改变,而祖母的死亡则是大的历史改变?这样的理论可真是够荒谬啊。”

    “是的。但是蓝色之月的理论能够推导出魔法的本质,蓝色之月认为当未来的人回到过去并且想要改变过去时,整个世界就会有意识地阻止穿越者,世界的这种表现就好像整个世界活了过来一样,蓝色之月称之为‘万物有灵’。活在‘现在’时间区间的人是无法感受到世界的这种有意识性的,只有未来的穿越者才能够有这种感觉。而蓝色之月认为魔法的本质就是对世界意识的利用,蓝色之月认为魔法攻击的本质就是把攻击对象列为时间线收束效应想要消灭的历史干扰对象,从而利用世界意识来借助周围空间中游离着的能量,产生出原来极小概率才会发生的局部性波函数坍塌、区域性宏观麦克斯韦妖式温度差变动、宏观层次的量子集体隧穿等现象。”

    “而蓝色之月最终之所以成为主人你忠诚的追随者,也是因为蓝色之月通过他的这个理论猜测出了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上帝般存在,那就是主人你。”

    我不禁感慨道:

    “这是一个如同恶魔的问题一般永远都无法得到检验的理论,用奥康剃刀足以把它丢入废纸篓,但是能够想出这样的理论,足以证明蓝色之月这个个体本身的想象力之丰富,这算是我这个宇宙最伟大的猜想之一。而蓝色之月本身的胆识和行为也让我佩服。”

    蒂兰圣雪纠正我的话,道:

    “主人,我刚刚扫描了蓝色之月的大脑,发现了蓝色之月之所以有过人胆识的另外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蓝色之月本人还坚信着另外一个理论,那就是类似于量子自杀实验的意识不灭的强人择理论。蓝色之月认为宇宙对于一个观察者存在意义的基础是这个观察者首先是活着的,而假设存在着无数的时间线,即便其他时间线中的观察者都因为各种原因死了,总有那么几条时间线上的观察者会幸存下来,而这个世界的意义仅仅对于活着的观察者才具有,那么,反过来说,在观察者活着的世界里,世界必然也是没有毁灭的。蓝色之月之所以能够坚信上帝存在,是因为蓝色之月发了一个誓言,如果上帝不存在,他就会跳崖自杀。所以,因为意识不灭效应……主人你便被蓝色之月所创造,变为存在了。”

    蒂兰圣雪的话,让我大为震惊。

    “也就是说……正是因为有了蓝色之月,才有了我?这可完全是颠倒了因果律的恐怕猜想啊。如果这个理论是一个真理的话,那么从蓝色之月的角度来说,我这个上帝也不过是他的创造者,他才是真正的上帝。哈哈哈,太有趣了。这才是蓝色之月最可怕的地方么,能够靠自己的理论颠覆因果关系制造出循环论证一般的事项关系,并且创造出一个假象上帝来……哈哈,哈哈哈!”我开始激动不已地笑起来,从创造这么多宇宙到现在,我都还未曾如此激动过。

    “可惜,他的理论终究忽视了几点,第一,意识的连贯性不意味着记忆的连贯性。就算意识不会消灭,但是记忆却可以消除。第二,宇宙本身根本不存在什么意志。意志不过是物质作用力产生的假象一种对外界刺激的非线性计算能力罢了。”我平静下来,缓缓地道。

    当然,因为蓝色之月的这些思想,让我对他的未来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我又关注了蓝色之月几年,他后来的人生过得并不算太顺利。虽然他继承了上帝长老会首席的位置,并且还娶了魔族公主为妻,但是从民族角度他却站到了他的祖国光明共和国的对立面,最后他的妻子魔族公主为了劝导蓝色之月回到光明共和国,自愿跳崖自杀,而蓝色之月与魔族公主的一段美好**恋也就此划上了句点。在那之后,蓝色之月则是一直担任着上帝长老会首席的职务,而且整天沉醉在了音乐之中,除了一些魔法研究,他很少过问政事,一直到他退休的那一年,他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后代。这样的一位旷世奇才,居然就断绝了基因的传承。

    蓝色之月遗留给后人的,就知道他那些在魔法和科技领域的奇思妙想,以及在布局与谋略方面的高超先进的思想和一段段的传奇往事,一直到很久以后,他都依然被硅人文明普遍认为是他们历史上的第一天才。

    在光明共和国、新德利亚与魔族三方面的民族和平上,蓝色之月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一直到蓝色之月退休的那一年,硅人文明的历代伟人宝典上,蓝色之月的名字依然稳居第一。

    “众生共有的深夜十二点的天球四十五度角处八点五纳米每秒的无声无息的冰冷的圆弧状的直径七厘米的气态的唯一的蓝色之月。”

    不论翻开硅人文明哪一本历代伟人宝典,第一个名字,永远都是这个名字。

    一代英雄的悲情史固然令人扼腕叹息,但是时代的洪流依然滚滚而下,不会因为任何一人而放缓脚步。

    “主人,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么?”当我关闭了对硅人文明历代伟人宝典的查看后,蒂兰圣雪恭恭敬敬地问道。

    “圣雪,自从我上一次离开书内已经过了多久?”

    “五天十四小时二十六分,主人,由于你花费了大量时间在观察硅人文明的演进上,现实世界中流走了大量时间。”

    “真是过了很久呢,但是也许是这一次经历的实在是太精彩,我居然没有停下来的自觉。”我不禁笑道,“好了,把我送回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次。然后,为我在现实世界的最后一段旅程做最后的准备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