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列表 > 43 动态博弈与隐含规则
    想要飞上去。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这是白龙人的表层心理状态的反应。当蒂兰圣雪读取白龙人思想时,白龙人又一次从山壁滑落下来,滚落到了雪坡上,摔得浑身是雪,就连白色的羽毛都片片掉落。

    但是,它居然再一次挣扎着,从雪地里慢慢爬了起来,它咬着牙,抬起头,望着那一片无尽的星空,步履蹒跚地朝着山壁走去,然后伸出手,像人一样抓住一块尖利的山岩,一步一步往上攀爬。在超过五千米的这个高度,由于大气稀薄,白龙人的翅膀助力已经不大,它也只能够依靠双手双脚了。而对于手臂较为瘦小的白龙人来说,攀爬是一件相当费力的事。

    白龙人的身体数据一幕幕呈现在光膜上,根据光膜上的数据显示,此刻白龙人的体表温度已经是零度,而血液温度也已经下降到了十三度,哪怕是最好的状况,它也只能够再坚持十六分四十一秒,超过这个临界点,它将首先因为冻僵的翅膀而从山壁上掉落,之后双脚因为冻僵麻木再也不可能在雪地里行走,再之后它的双手也会因为血液循环不畅而没有攀爬的力气彻底残废,最后它将连走出雪地的可能性都没有。

    但是,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亡,这只白龙人却依然昂首望天,一寸一寸地在山壁上吃力地攀爬着,走向注定的死亡。

    为什么?

    为什么它不畏惧死亡?!

    “圣雪,让我跟它说话。直接通过声波振动把我的声音转成它能够听懂的语言在它的听觉中枢制造刺激信号。”我对蒂兰圣雪道。

    “是的。”蒂兰圣雪执行了我的命令,通过对白龙人耳朵附近的空气制造特定频率的振动,蒂兰圣雪将我的语言转变成了与白龙人语言体系对应的语言,并且传递到白龙人的听觉中枢里。

    光膜上,白龙人双手仅仅攀附在山壁上,双手乱颤,翅膀垂在腰后方,细长的身体不也住地颤抖着,显然它的身体状况已经临近生理极限,如果是白龙人种族中最强健的个体也许不至于如此,但是对于这只体型瘦小的白龙人来说,已经不可能坚持更久了。

    “孩子,听得到我的声音么?”

    蒂兰圣雪把我的我的声音转变成了白龙人同类的声音,在白龙人听来,我就是一个它看不见的同类。

    “你是谁?我怎么看不见你?”趴在山壁上颤抖着的白龙人惊讶地转头,望向左右,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是创造你,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人,孩子。你看不见我,但我就在你的身边。孩子,你要去哪里?”

    “上面……我想去上面……”白龙人咬着牙,颤抖着道,它的声音非常虚弱。

    “为什么要去上面?那里什么都没有。那里是一片虚空,一片冰冷,你会死的。”

    “不,你骗我……那里有星星……有太阳……有月亮……还有云……雨和雪也是那里来的……有时候还会有彩虹和美丽的晚霞……”白龙人瑟瑟发抖地说。

    “可是那些星星离你很远很远,就算你能飞上山顶,你也一辈子飞不到星星那里。它们太远,太远了。”我说。

    白龙人的身体开始僵滞了,它呆在那里,双目怔怔。双手也没有再动。

    我以为它终于放弃了,但是我最后还是错了。

    因为就在下一秒,这只倔强的白龙人却再一次伸出了颤抖的手,一寸一寸地抓向了它头顶上方的那块岩石。

    我眯起了眼,心头微凛,道:

    “我都告诉你的命运了,为什么你还放弃?你到不了那里的,你会死的!”

    “那么,你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又是为了什么?”白龙人忽然反问我道。

    我心头一震。

    “如果我永远只能看着这些星星……如果我永远飞不到它们那里,那你又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白龙人忽然歇斯底里地吼叫了起来。

    生平第一次,我的情绪开始了剧烈的起伏,这种起伏,比我第一次得到这本书时还要大。

    半晌,我叹了口气。

    “那里不属于你,孩子。回去吧,回去地上,我可以赐予你最漂亮的姑娘,我可以赐予你们年年丰收,不用再担忧食物和天敌。你不用再受苦,也不用再发愁。你会成为你们族里最强壮的英雄,你可以有无数的美人陪伴左右,只要你肯回去。”我深深吸了口气,望着那只挂在山壁上的白龙人,语重心长地道。

    但是,面对我的诱惑,白龙人给我的回答,却是再一次抬起了手臂,再一次仰起了头,猛然抓住了一块凸起的岩石,双脚错位发力,再次向上攀爬了三寸。

    锋利的岩石割伤了它的手指,殷红色的血液顺着它的手指缝隙滑落下来,冻僵的左足已经彻底残废,凛冽的山风吹得白龙人睁不开眼睛,但是这只白龙人却打着寒颤,咬着牙,卯足了劲往上攀登。

    它那冷冽而犀利的目光,居然在寒风中更显锋芒。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听我的劝告,为什么,孩子?!为什么你要追寻那么遥远的星空,那里不属于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充满威严地质问道。

    而白龙人喘着气,用它那虚弱的身体能够喊出的最后的吼音答了我:

    “因为它们在那里等我,因为……我诞生在这个世界上了啊!!”

    我的心中掀起了汹涌的浪潮。

    也许这也算是我生平听过的最倔强的话语吧,居然还来自我亲手创造的世界。真是有种儿子叛逆父亲做怒的相似感。

    我静静地看着这只倔强地冲我仰天大喊的白龙人,我亲眼看着它在吼完这句话后浑身乏力地从高空坠落而下,重重地朝着下方数千米的大海坠落而去。以这样的高度,这只白龙人的身体在砸落海水表面的那一刹那,会和撞上铁板一样,成为肉泥,绝无生存的可能。

    我叹了口气,道:“圣雪,救下它。”

    “是。”蒂兰圣雪在白龙人坠落的那一刹那通过对白龙人正下方的空气分子加温制造出上升暖流托住了白龙人的身躯,白龙人的身体接着温暖的旋风飘荡在了空中,但是它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我静静地端详着这只身形瘦小的白龙人,因为寒冷,这只白龙人的皮肤表面已经彻底发紫,薄薄的嘴巴因为寒冷地颤抖着,背后的羽翼上更是有一块肉被冻伤了,羽毛裸露了一块,露出了一块红紫色的肉。

    “主人,怎么处理它?”蒂兰圣雪问道。

    “把它送回到它海滩上吧。”我轻叹了一声道。

    “主人,这只白龙人身体受的伤很重,脚踝和翼骨的神经纠合处已经造成了永久性的功能障碍,就算回去,恐怕它的翅膀和脚也无法继续正常使用。需要通过蛋白质替代和活化的方式来把它治愈么。”蒂兰圣雪道。

    “不用了,这是它自己的选择,想要追求头顶上的星空,就要付出粉身碎骨的代价。”我平静地说道。

    蒂兰圣雪按照我说的做了,通过对上升气流的垂直操作,昏迷的白龙人被缓缓托回到了海岸边,而在那之后,我只让蒂兰圣雪融化了白龙人身上的冰雪给它的身体加温,除此之外,我没有给它做任何治愈。

    这只为了触摸星空而攀登高峰最终不幸跌落的白龙人中的万户,终其一生也无法再飞行,甚至连正常走路也几乎不可能。它的余生将极其悲惨。

    但是这是它的选择,就算我治愈了它的身体,它也会再一次尝试登天,它的追求决定了它的命运。

    我没有让蒂兰圣雪把时间加速,而是一直站在海滩边,看着这只勇敢而令人惋惜的白龙人一直被它的同胞发现,一直被抬进山洞中,一直到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醒来后的世界,才悄悄地离开。

    我和蒂兰圣雪一同站在海岸边,看着那渐渐升起的水平线尽头的红日,看着那被红色朝霞映红的天空与海岸,听着那时起时落的海潮,许久没有说话。

    良久,蒂兰圣雪才道:

    “主人,你的心情很惆怅。”

    我微微点头,缓缓说道:

    “是啊,生命本能地具有追求无限自由王国的倾向性,这种倾向性是任何物种进化到一定程度都会产生的。就像量子在空间中有各个方向的无限自由度一样,生命也总是会前往没有到达过的地方。”

    “恕我直言,主人。生命的好奇心依然产生于生存本能,由于在限定的环境内的资源有限,生命体会本能地探索未知的地区,这样有利于它们发现新的资源。同时,探索新的地形有利于它们掌握周围环境,有利于躲避天敌或者捕获食物。生命体的好奇心本质上还是来自于基因层面的生存本能。”

    “是啊,”我点点头,道,“可是,当这种追求自由的渴望超越了生存的本能时,一个生命就已经不再局限于基因的本能生存**了,它有了向往自由的意志。从概率上来说,要让一个物种所有群体达成这样为了自由和真理而牺牲生命的集体意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从个体案例来说,却总是在进化的历史长河中时不时出现呢,人类如此,白龙人也是如此。”

    对此,蒂兰圣雪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转头,道:

    “圣雪,给那只受伤的白龙人找一只最健康优秀的雌性配偶,对那只配偶的脑垂体激素分泌和大脑视觉审美的关联性进行定域性操作,产生因果联系,让它在见到那只受伤的白龙人时会分泌大量肾上腺激素、睾酮素和雌性荷尔蒙,从而产生交配**,能够让那只受伤的白龙人的基因能够传承下去。我不希望它那种为了追求真理而甘愿放弃自我的基因在白龙人这个物种中消亡。”

    “是。”蒂兰圣雪服从了我的命令。

    “还有,圣雪,从今天开始,可以停止对白龙人的种群再进行任何人为干涉了。”

    “是,主人,”但是蒂兰圣雪疑惑道。“可是,主人你不担心白龙人会无法进入高级文明么?”

    “不会的,我相信白龙人一定会创造出辉煌的文明。”我淡淡地笑着,“一个能够诞生出为了追求真理而不惜牺牲自我的成员的物种,最后必定会创造出最灿烂的文明。”

    “……”

    蒂兰圣雪看着我,点点头,遵从了我的命令。

    而也从那天起,我没有再干涉白龙人的进化,只是默默地关注着白龙人物种的繁衍与进化。而那只受伤的瘦小白龙人,它的余生极度悲惨,身体残疾的它,只能靠配偶的救济才能够苟活,在十年后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那个小小洞**里,年老体弱的残疾白龙人终于死于风寒。

    终其一生,它也再也没能够飞上天空,也再也没能够看到它年轻时仰望的那一片星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