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最新章节列表 > 39 时间线跃迁与量子自杀
    比赛会场永远是喧嚣的,无知的民众极少意识到脑力比赛与体力竞赛之间的区别。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脑力比赛比拼的不单单是脑力的硬件能力,同时也是心理素质的较量,对于占据了主场优势的选手来说,在本国举办比赛时民众的呼声对于其他国家的选手无疑徒增了一种心理上的无形压力。心理压力对于脑力比拼这种需要高度注意力的比赛来说,无疑是一种足以颠覆结果的干扰因素。

    当然,对于此刻站在我面前的这个面带微笑从容而大气的女孩来说,心理压力显然没有构成任何负面影响。

    梳妆打扮,穿着一件海蓝色吊带衫,留着一头齐刘海及肩短发的秦淑雅淡淡地笑着,隔着比赛台站在韩国选手区,即便在我登场时,她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当看到我时,秦淑雅唇角微微一翘,带着几分知性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丝淡定从容的笑意。她朝我微微点头,而我也沉默点头回礼。这不算是我和秦淑雅的第一次见面,之前在市立图书馆就有过一次邂逅,所以我和秦淑雅见面时并没有该有的火花产生。

    led显示板上,闪烁着韩国国旗的一方已经有了两分的优势,那是秦淑雅在我到来之前一举拿下的,除了叶静雯,中国队中之前表现一直不俗的汤初红也败在了秦淑雅手里。

    我的突然出现让比赛场有了不小的骚动,尤其是观众席上是阵阵浪涛般的呼声,大呼我名字的聒噪声音不绝于耳,而比赛的主持人也在询问我情况之后重新宣布了比赛进程:

    “俗话说英雄总是关键时刻登场,没想到我们之前一直失踪的王牌选手神无月总算是没有记错比赛日程,在最后时刻到场了。只不过,现在看来时间还是有些晚了,目前,韩国队已经有了两分的优势,而韩国女选手秦淑雅目前有着压倒性的实力优势,如果接下来的三场比赛,中国队哪怕再输一场,也有可能在今天比赛中败北,到底之前一直被看好的选手神无月能否击败有着压倒性实力的秦淑雅呢?大家还请拭目以待。”

    在一长串的解释之后,主持人还是失意我上场。因为我的出现,比赛的时间已经延后了将近二十分钟,所以在我表示已经准备充分的情况之下,主持人没有再拖延更多时间就示意我上场。

    “喂,你到底有事没有?今天比赛你都能错过?”叶静雯忧虑而不满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我微微侧目,看到的是她上扬后又下拧的叶眉。“我之前打了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说过了,不可抗力问题。关键是,我现在已经来了。”我淡淡地回答叶静雯,“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此刻全场观众都在注视着我,叶静雯也没有更多时间跟我交谈,她咬着嘴唇道:

    “你小心点,那个秦淑雅能力很超常,她不但计算能力惊人,还有自动记忆的超忆能力,你不拿出点真本事很可能……输在她手里。”

    “呵呵,放心,我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我笑着道,“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语毕,我缓步走上了比赛台,而与此同时,秦淑雅也正好从韩国选手区盈盈走出,理着耳侧的鬓发登上了表演台。

    当她走到我面前时,她用一口流利而标准的汉语道: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呢,呵呵。更没想到我们会以对手身份站在这里。”

    “是啊,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我笑着道,“《文学回忆录》看的如何了,喜欢尼采的美女?”

    秦淑雅轻轻地指了指胸口,淡淡然地笑道:

    “一不小心已经全背下来了呢,就在我那天离开图书馆的时候。”

    我唇角弯了弯,苦笑道:“是啊,毕竟全文才不过31852个汉字,对于你来说,要记下来也没什么难度。”

    “呵呵。你还真是有闲心。还会去记住书的字数。”秦淑雅笑意未减。

    “习惯成自然,可以看成是一种偏门的数字强迫症。”我笑着道,“不耽搁时间了,虽然很乐意抽空跟你叙叙,不过场合不适合。”

    “也是。事先申明,你可要用点心了,我看过你的比赛视频了,对你的能力和天赋多少有了估分,我自认为不会输给你。如果不专注的话,说不定就被我比下去呢。”

    “能够找到一个超过我的强大对手,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我迅速回答道。

    秦淑雅收敛起了笑容,我们的交谈就此结束。而主持人走上前来,在道具组搬上了道具后,旋即宣布了比赛的项目。

    此前我目下无尘的言语引起了场内的轩然大波,主持人也花费了一分钟的时间圆场,但是比赛的程序依然没有收到影响。

    “接下来比赛的项目是图像匹配能力与心算结合的比赛。比赛的项目是——用三维空间坐标表达文字。”

    语毕,道具已经呈上,摆在桌上的两个正六面体魔方,每一面都是三乘三的九宫格,上面的魔方格颜色序列完全相同。

    而在两个魔方的旁边,各自放着一副完整的扑克牌。

    看到魔方和扑克牌,我瞬间明白了这个比赛的用意。

    作为六面体,魔方有六个面,每一个面都是一个九宫格,则一共有五十四个格子,而一副正规扑克,算上大小王,牌数亦为54。

    主持人介绍道:

    “单单看道具观众朋友们也许不是很明白,我来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在我们的场上一共有两个魔方和两副扑克牌,大家知道,一个魔方有五十四个格子,而一副正规的扑克牌,也有五十四张牌。而大家知道,英文字母一共有二十六个,我们的助理已经在每一张牌的背面都写上了一个英文字母,每一副扑克都有两张牌是重复的字母,除了大小王,其他每一张扑克上都必定有一个字母。而在我们的魔方格上,每一个格子里也都有一种花色。一会儿我们的评委将会随机出一句英文短语,要求选手写出对应魔方格的空间坐标。从魔方下左前方的格子的顶角为坐标系的原点,每一个格子的刻度是一,要求选手在记住花色、对应字母编码的前提下计算出每一个字母的空间坐标。最终的评分以答案的准确率与速度的综合判定为标准。”

    “呵呵,有意思。”我微微舔了舔嘴唇,这个比赛项目看似简单,但是事实上包含的计算量却是相当复杂的。魔方能够呈现在表面的格子一共有五十四个,也就是说五十四个格子一共可以用五十四个表示的三维坐标来表示,同时每一个空间坐标仅仅只匹配一种花色数字。

    记住二十六个字母的坐标,看起来这个计算量并不大,但是从概率论的角度来说明,却是大的可怕,每一个字母都用三个数字来表示,那么每一个字母的可能坐标数量多达了五十四种,

    则,不删除大小王对应的魔方格子没有花色的情况下,一个字母用随机乱写的一个坐标来表示正好猜中的概率是二十七分之一,那么,假设一句英语短句长达80个字母,由于字母排列顺序不同,那么,其可能的坐标组合形式就多达了27的80次之多,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整个哈勃宇宙中的原子数量,而我,此刻必须从这27的80次方种可能的字母坐标组合方式之中选出一组正确的来。

    如果仅仅靠运气,其概率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低。

    而单单是记忆量来计算,二十六个字母,四种花色,十三个数字,其需要记忆的组合信息就多到了一千三百五十二种之多。更何况,最终在排列时还要考验空间计算能力和计算速度。

    组合记忆量破千,组合计算量是超越天文数字般的存在,这样的项目,果然有够味。

    我的目光从魔方之上转移到了对面款款而立的秦淑雅脸上,这个女子比我想的要更为镇定,显然这样的记忆量并不在话下。

    “好了,规则介绍完毕,各位想必已经清楚了比赛规则,那么,接下来,两位选手各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记忆魔方上的扑克图案与扑克上的字母,之后我们的评委将随机从《牛津大辞典》中选出一段短句,而两名选手必须写出这一段短句内所有字母对应的魔方空间坐标。现在,记忆时间开始。”

    秦淑雅微微侧颈,冲着我笑了笑,这个姑娘似乎并不急着上前,反倒像是在等待着我先有动作。

    我摆了摆左手,看着她,谦恭地道:

    “女士优先。”

    “呵呵,谢啦。绅士先生。”

    秦淑雅抿唇一笑,最终还是率先走到了魔方桌前,助理端起了魔方,托在手掌心微微旋转,好让秦淑雅将所有方格记忆下来。秦淑雅眉目轻眨,视线轻轻地在魔方的六个面上转动,约莫五分钟后,秦淑雅缓缓地闭上了眼,然后又拿过了扑克,然后开始细细地打量起来。

    我没有急着上前,而是缓缓地叹了口气。这个项目看似记忆量很大,但是事实上,如果采用适当的记忆法的话,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来缩减记忆量,那就是联想法,利用人脑的联想功能,极尽所能,把每一张扑克的图案想象成一个字母,这样一来魔方上每一张扑克都能够自动在脑内被字母代替,这无形之中就减少了记忆量,最少只需要要记忆二十六个图案就可以答对所有的坐标。

    甚至,假如使用声音记忆法的话,方法还能够更为简便。比如方块j背后是字母j,那么我就可以把字母和扑克联合记忆为一个编码,也就是“方块**”这样一句类似于口令的短语在脑海内默念来记忆。

    这样一来,看似复杂的碎片信息就变成了类似于二十六行诗句一般的整体信息,这种难度,哪怕是记忆力过得去的学生都能够搞定。

    从秦淑雅开始记忆时我就在关注着她的表情和手上的动作,她每次都挑选相同的开头数字进行记忆,这显然暴露了她采用了声音记忆法。比如说,都从a开头的字母进行记忆,就能够简单地分成四句短诗句:

    a方块v

    a梅花x

    a草花y

    a红桃z。

    这样一来,开头字母相同的分组记忆情况之下,秦淑雅的大脑里就会有一个树状图,她只需要率先记忆后面的花色和字母就可以了,这就缩短了记忆时间,也减小了记忆难度。

    我相信以秦淑雅的能力她不需要这些小技巧也能够做到完全记忆,而她这么做,不过是为了缩短记忆时间为了在和我的比赛中增加胜率而已。

    “主持人,我有一个要求。”没等秦淑雅开始记忆第二组扑克,我就对主持人开了口,“我要求增加难度。我希望我的扑克记忆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1、记忆的顺序不得由记忆者自己挑选,必须按照扑克牌的本来顺序。2、第一次记忆时请遮住花色。3、第二次记忆时遮住数字。我不希望比赛中存在技巧性的水分因素。”

    我的提议再次引起了主持人和在场的评委的蜂议,主持人面色抽搐,显得为难,但是斟酌之下,他还是亲自上前询问我提出这个意见的原因。

    “原因?很简单,只是想让比赛项目更能体现选手硬实力而已。”我简洁地回答,“而且我的要求并没有超出项目本身的规则。”

    说话间,我顺便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秦淑雅,她似笑非笑,但是眼神里却是带着几分的惊讶。

    在我的注视之下,秦淑雅最终还是缓缓地竖起了手,用一口标准的汉语口音对着主持人提议道:“主持人,我赞同神无月选手的提议,希望能够采用他说的方式进行比赛。”

    “呵。”我轻轻一笑。秦淑雅的反应在我的预料之内。事实上,当我如此提议时,我就已经知道秦淑雅必然会赞同我。因为如果她反对或者默认,都只会从侧面表示她承认了在能力之上不如我。

    哪怕是从自我荣誉这一点上考虑,这个聪明的女人最好的选择就是赞同我。

    两位选手的提议,评委自然不得不采纳考虑。不出我所料,五分钟后,主持人选择了使用我所说的方式进行比赛,也就是每次看牌时都由一名助理遮住扑克的花色与数字。

    比赛继续进行,由于秦淑雅在我之前已经记忆了三组扑克,接下来她的记忆时间相对缩短,但是我也并不急着在记忆时间上比试,因为记忆的时间本身并没有算在最终的评分标准之内。

    不过,即便如此,最终我的记忆时间依然与秦淑雅相同。我们两个同时从扑克和魔方之上收回了视线,当我对上秦淑雅的目光时,却是看到她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笑容。

    看到我和秦淑雅同时记忆完毕,主持人道:

    “好,两位选手都记忆完毕,那么,接下来,就由评委从最新版的牛津词典中随机抽取一段英文短句,让两位选手来写下字母对应的魔方坐标。”

    很快,那么来自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物理学评审委员会的allvargullstrand从牛津字典中选出了一句多达76个英文字母的短句,两名在场的女助理记下了短句,以同样均匀的步速走到了我和秦淑雅的面前,同时呈现上纸和笔,让我们写下对应的空间坐标。

    我的目光在助理呈递上来的英文短语上扫过,然后微微吸了口气,这句短句选的还算不错,英文字母重复率不算很高,难度中等。就在我思索这些时,我目光微微一瞥,却看到秦淑雅轻轻拨动了一侧刘海,冲着我微微一笑,只见她手中转动着钢制的笔杆子,然后突然食指与拇指轻轻一掐笔杆,接着就毫不犹豫地开始动笔在纸上奋笔疾书,书写坐标!

    “头脑倒是挺机敏,小姑娘。”我笑了笑,手中笔杆转动,也开始笔走龙蛇,洋洋洒洒地开始书写。如果用普通的方法,就算我赢了,却也未必能够震撼全场,所以这一次书写,我选择的是把可能出现的两种坐标全部写出来。由于英文字母只有二十六个,而扑克牌却有五十二张,所以必然会导致一个字母能够对应两张扑克牌,所以每一个字母事实上都有两个空间坐标能够对应,如果我能把每个字母的两种可能坐标都写出来,在数量上,我就压倒了秦淑雅一筹,这无疑中会增加我的难度分。

    这也是我选择的战术。我以我最快的速度书写着坐标,因为书写速度过快,我甚至还简化了书写模式。但是让我稍稍吃惊的是,秦淑雅这个丫头的书写速度丝毫不亚于我,显然她也采取了与我类似的方法。她的计算过程与我完全相同,中间丝毫不曾停滞,这就导致了原本应该由计算和记忆为项目的比赛变成了纯粹的书写速度的比赛。

    可笑的是,生平第一次,我居然在这种脑力比赛上产生了几分紧张感。当然,这种紧张感并非来自于对自我能力的否定,就算我在速度上慢了秦淑雅半拍也不能够说明什么,比赛的记忆内容和计算量对我来说都不算大,如果在更大的数据上,我相信秦淑雅在绝对实力上未必是我的对手。只不过,大多数时候,对于这个社会来说,一个人的能力不在于他的真实水准,而在于他人的评价。

    “结束!”

    “over!”

    我以最快的速度写完了所有坐标并在第一时间喊出了结束的话语,但是让我略略讶异的是,在我喊出宣布写完的口号同时,秦淑雅也恰好宣布了她写完了所有的坐标。

    我和秦淑雅同时侧目,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惊讶,旋即这种惊讶又变成了几分的笑意。

    “真是没想到,神无月和秦淑雅同时写完了坐标。这可真是不分伯仲啊。那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两位选手的计算准确度。”主持人在吃惊之后,让助理接收了我和秦淑雅的坐标图纸,然后开始和魔方上的扑克牌坐标比对。

    “先让我们来看看神无月选手的答案……哦,他居然写了五十二个坐标。他居然把每个字母对应的两张扑克牌的坐标都写出来了,这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至于准确度……”

    在差不多六分钟的比对之后,主持人赫然宣布道:

    “完全正确,神无月选手所写的空间坐标完全和魔方上的坐标相同!”

    主持人高声宣布了我的坐标,这让我略略松了口气,但是当我的目光转移到秦淑雅脸上时,看到的却依然是她那清疏淡雅的笑容,就如同一开始那般从容不迫。

    我微微敛起了眉毛,喉头咽了口水,因为我从秦淑雅的笑容中猜到了她的答案。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秦淑雅的答案——”

    果不其然,在五分钟后,主持人也同样宣布了秦淑雅的答案:

    “完全正确,秦淑雅选手的坐标也同样,完全正确!”

    “不但如此,秦淑雅也写出了五十二个坐标,她的坐标数量和神无月选手完全相同!”

    听到主持人宣布的答案,整个观众席上都是一片哗然,但是很快却又转变为沸腾的欢呼之声。

    主持人激动不已地道: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神无月选手和秦淑雅选手不但以同样的速度写完了坐标,而且他们的准确率也完全相同。这样的情况之下,难道他们会以平手结束这一场比赛吗?这必须由我们的评委来做出最后的抉择了。”

    但是就在主持人话音落下时,我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事实上,比赛结果已经确定了。

    “是我赢了。”我喃喃地道。

    “是我输了。”也差不多在我喃喃自语的同时,在另一方的秦淑雅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我和秦淑雅的同时开口,再次让主持人愣了愣。

    但是很快,评委也宣布了比赛的结果,打出了比赛分值:

    “ullstrand用冷静而平稳的声音宣布道。

    “咦,这是为什么呢?我们的评委居然宣布了神无月为这一次比赛的胜者。但是我们都看到了,神无月和秦淑雅无论在计算的速度还是准确度上都完全相同,为何胜者是神无月呢?”

    但是不等评委解释,秦淑雅就自动上前一步,淡淡地苦笑着解释了原因:

    “因为神无月的计算量比我的要大很多。其实,在他宣布采用他设定的方式来重新比赛时,我就已经中了他的策略,已经输了一筹。”

    “秦淑雅小姐,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作为普通人,不太明白啊。”主持人风趣地道。

    秦淑雅笑着道:

    “原因很简单啊,因为采用了将花色与数字分开记忆的方法,由于每个字母都有两张对应的扑克,那么其实每个字母对应的花色和数字其实有四种可能。举个例子吧,比如说,b这个字母可以对应的四种组合可能是方块b,草花b,ab,2b,这样一来,事实上如果单单只记忆数字和花色的话,是很难判断出每个字母具体对应的真正扑克牌的,因为存在着错误的干扰项,比如说b真正对应的扑克是方块a和草花2,但是由于没有神无月没有看到过组合在一起的完整扑克牌,他也有可能错误地计算为方块2和草花a,他猜错的可能性是一半。”

    “那你也一样不是么,秦淑雅小姐?”主持人不解地问。

    “不,”秦淑雅摇了摇头,“我不一样的,因为我一开始就已经看了十三张扑克牌,所以已经看到过了十三张完整组合的扑克,事实上剩下的四十张牌就算是采用碎片记忆的方法,我还是可以采用排除法来确定剩下的牌的类型。除了大小王,扑克牌一共也就五十二张,如果你记住了其中十三张牌的花色和图案,就可以推算出所有剩下的牌的类型了。比如说,在记忆到底是方块a和草花2的组合还是方块2和草花a的组合时,如果你知道了所有方块a,那么就可以确定另一个数字草花2,而又因为你知道了草花2,那么,在计算下一个组合,比如说是草花2和红桃a的组合时,你就可以确定红桃a,之后利用红桃a,你又可以确定黑桃上的数字……这样利用排除法,四组花色搭配的数字都能够全部确定。我就是采用了这种方法才求出了所有的坐标的。”

    主持人惊讶地道:“所以,神无月选手……”

    秦淑雅无奈地笑着道:

    “神无月他连一张牌都没有看过,就推导出了所有的坐标。他的计算量比我大得多。连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秦淑雅的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主持人不敢置信地转过头来问我道:

    “神无月,你能否告诉大家你是怎么做到在没有看过一张牌的完整组合的情况下计算出所有牌的坐标的吗?”

    我笑了笑道:

    “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颜色。”

    “颜色?”主持人仿佛明白了什么。

    “扑克牌的记忆其实除了花色与数字之外,其实还有颜色这一层记忆。只不过很容易被忽略而已。我举个例子吧,比如说方块a和草花2的组合之中,由于方块是红色,数字a也是红色,那么我自然而然就可以知道方块a是一组组合。而草花与数字2是另外一组组合。这样我至少就计算出了两张牌。既然计算出了两张牌,那么我又至少可以用组合的排除法确定四种花色和数字的组合,这样就最起码确定了四组。之后再利用这四张牌花色与数字与其他牌的错位组合,则剩下的牌自然也就不是问题。而在扑克牌中,出现红黑两种组合的总概率是百分之五十,这样的可能性,虽然存在着风险,但是我依然打了赌。当然,秦淑雅说的我一张牌也没有看过也不正确,事实上,扑克牌中最上层的第一张牌我还是看到了的,因为那第一张牌是正面向上显示,任谁第一眼都可以看到,无法遮挡。我也是看到了第一张牌后才有自信立下新的规则进行推导,不然的话,我失败的概率就是百分之五十了。”

    “所以说,你仅仅只靠看了一张牌,然后根据两种花色就能百分之百计算出所有牌和字母的对应类型?”

    “没错。”

    当我说完这一番话时,与之前的哗然不同,整一片会场,都陷入了漫长的阒寂,像是被万古寒冰覆盖的南极大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