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 > 特种狂兵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零三章 犹如当年
    听到花定惊的话后,雷伯立即知道自己被认出来了,既然已经被认出来了,再装傻也没用了,于是雷伯叹了口气,回身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頂點小說,x.

    雷伯拿起一杯酒仰头就喝了下去,他知道今天遇到了这个人,自己恐怕凶多吉少,人一旦到了这种时候,什么都放开了。既然今晚没有什么生还的可能,不如洒脱一点吧。

    花定惊摇了摇头,颇为惋惜的说道:“可惜啊,看样子你已经有很多年不练功了吧?手上的功夫生疏了不少,我原以为以你现在的功力应该早就超过你的师傅了,太让我失望了。”

    雷伯既然已经放开了,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他问道:“我现在早已经不是武林中人了,只是一个炒菜的厨子而已,前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花定惊微微一笑,说道:“你太高看自己了,我可不是专程来找你的,只是有人请我出山,我来到这南云县办事,碰巧遇到你而已。”

    雷伯自然明白花定惊说的办事是指什么事情,他说道:“老前辈,我有一句话想问一问,您愿意回答就回答。您既然已经退隐武林那么多年了,都已经风烛残年的人,为什么还要插手江湖上的事情?那个人给你多少好处?”

    花定惊立即不屑的笑了笑,回答道:“好处?你认为我花定惊是个能被收买的人吗?”

    这句话一出,雷伯不禁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花定惊出手对付叶枫,并不是被重金收买的?

    “那您是出于什么原因出山的?”雷伯问道。

    花定惊看了看雷伯,轻轻说道:“至于原因你没有必要知道,总之我这么做是有我自己的理由的。”

    雷伯见花定惊不愿意回答,也没有追问,他可没有能力强迫他说出来。于是他说道:“我是很好奇,当年天下无敌的花定惊,为什么会出手为难一个江湖上的小辈,您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

    花定惊看了看雷伯,说道:“激将法对我没用的,我花定惊我行我素,我做事从来不需要向别人解释。”

    雷伯叹了口气,既然激将法也没用,他也确实没招了,只能说道:“那今天老前辈有什么指教?”

    花定惊一边吃着牛肉,一边说道:“听说你跟那个叶枫是朋友?他经常来你这里喝酒?”

    雷伯一愣,他立即说道:“是的,我和他是朋友。”

    花定惊继续问道:“你和他关系很好吗?”

    雷伯想了想,说道:“萍水相逢,但却是忘年之交,我一生朋友不多,他算一个。”

    花定惊笑了,很满意的笑了,点了点头,然后又突然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你成家了吗?”

    雷伯一愣,摇摇头,说道:“年轻时家境穷困,而且一直醉心于练武,所以没有成家。”

    花定惊叹气道:“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好,但可惜了啊。”

    雷伯好奇的问道:“什么可惜了?”

    花定惊放下筷子,看着雷伯轻轻说道:“可惜你们雷家从此要绝后了。”

    雷伯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他浑身一震,虽然他已经抛开了一切,做好了死的准备,但听到花定惊这话的意思是要杀他,还是禁不住有些颤抖。

    “老前辈,你要杀我,我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但我有一个问题,希望您让我死的明白。”雷伯说道。

    “你问吧。”花定惊淡淡的说。

    雷伯问道:“为什么您要杀死那么多武林中人?直到今天都不放过我这个退出武林多年的老头子?”

    花定惊顿时像是陷入了沉思,半晌才说道:“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不愿意回答,但第二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杀你并不是因为你是武林中人,而是因为你是叶枫的朋友。”

    雷伯一听这话,顿时大惊失色,说道:“什么意思?难道您和叶枫有仇?”

    花定惊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他素不相识,没有什么仇怨。”

    “那您为什么要杀他的朋友?”雷伯惊奇的问道。

    花定惊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很想看看,当我杀了他所有的朋友亲人后,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很期待。”

    雷伯顿时浑身一震,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人虽然老了,但依然是个疯子!就如同当年一样,花定惊仍旧是那个杀人不眨眼,让人闻风丧胆的魔王!

    “既然如此,请老前辈稍等,我收拾完摊子,找个清净的地方解决吧。”雷伯说完也不管花定惊同不同意,站起来就去收拾摊子。

    花定惊也没有阻止,只是一边喝酒吃肉,一边静静的等待,在他的眼中,雷伯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雷伯现在则安静的异常,他没有露出半点的惊慌,也没有害怕,只是默默的在收拾着自己经营了十几年的夜市摊子,他知道怕也没有用,今天将是他最后一次收拾自己的小摊,所以他非常仔细认真,用抹布将灶台和桌子都擦拭的非常干净,将工具都摆放的整整齐齐,虽然明天已经用不到这些了。

    前后用了半个小时,雷伯才收拾完了他的摊子,花定惊站在街上静静的等待着,一点也没有着急,他也根本不怕对方逃走,因为他看中的目标,至今还没有人能够逃掉。

    “好了,前辈,前面不远有一座无人的小山,我们就去那里吧。”雷伯说完大步朝远处走去,气定神闲。

    花定惊露出赞许的目光,默默的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不慌不忙的离开了这条热闹的街道,穿过几条街后,来到了一座几十米高的无人小山。

    这座小山周围虽然是一片居民区,但山上却没有人居住,只有一个休闲的公园,公园里有一个木质的四角亭子,亭子在山的最高处,在这里可以清楚的俯瞰大半个县城。

    雷伯来到亭子里,看着下面的夜景,长叹一声,说道:“前辈,看在我是昆仑派二十八代传人的份上,请给我一个痛快。”

    花定惊点点头,背负着双手,说道:“老规矩,让你三掌。”

    雷伯一愣,没想到过了四十多年,花定惊都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居然还这么嚣张的要让他三掌。要知道人一旦老了,身子骨自然就比不上年轻时侯,这老胳膊老腿的,硬接三掌,饶是他武功高绝,那也不好受啊。

    雷伯皱眉道:“您确定?”说着他已经在开始运气了。

    花定惊微笑着点点头,“看在你这份气魄上,我就让你开开眼界吧。”说完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散发出来,如同山岳一样压向雷伯。

    雷伯顿时觉得面前的这个老人变得无比的高大,就像自己面前耸立着一座万丈高山,自己都快被这气势压迫的窒息了。

    “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武功丝毫没有减退,他是怪物吗!”雷伯心中震惊无比,同时由于强大的压迫力,也激发了他隐藏多年的实力。

    “啊!看招!”

    雷伯浑身的真气凝结于双掌,大吼一声,飞身而上,双掌带着雷霆万钧之力,拍向了花定惊的胸口。

    虽然雷伯多年不练武了,但他毕竟当年也将朱砂掌修炼到了顶峰的人,此刻他的双掌变得赤红无比,犹如一双血手,掌上的力道刚猛霸烈无比,即使是一块石碑也能轻易的拍碎。

    双掌拍在花定惊的胸口,花定惊只是轻轻一晃,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异样,仍然微微带笑。

    雷伯的掌力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半点反应,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但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了,他咬咬牙,面露狠色,双掌一错,分别朝花定惊的面门和裆部拍去。

    要知道练武之人可以将身体四肢都练得硬如钢铁,但唯独面门和裆部是练不了的,那是人类天生的弱点。

    这两掌下去,即使花定惊武功惊人,也不会安然无恙。

    但当雷伯的掌拍在了花定惊的面门和裆部后,却吓得心胆俱裂,因为他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墙壁挡住了他的掌力,这堵无形的墙壁就是传说中的护体真气!

    “居然能练到这种传说中的境界,这个人……他不是人!”雷伯此刻才明白了一个道理,他和花定惊之间的差距,就如同大象和蚂蚁,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别说三掌了,就算花定惊接他三百掌,他也伤不了对手分毫!

    “三掌已到,该我了。”

    花定惊轻轻说道,然后背负在背后的右手轻轻挥出,就如同当年一样,同样的招式,轻轻的就像拂走一片云彩一样。

    雷伯的身子飞了起来,在空中飘了十几米,朝山下落去,他人在空中却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阴柔之极的力量在疯狂的破坏他的奇经八脉,顷刻间他的内脏和经脉已经全都被这股力量绞碎了。

    “好强!叶老弟你要赶紧逃走!”这是雷伯死去之前最后的念头,他知道子啊这个人面前,叶枫没有半点生还的可能。

    当雷柏的尸体落到了山下的一片空地后,花定惊在高高的山顶看着下面的南云县城,自言自语道:“叶枫,我等了这么多年才遇到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