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列表 > 第70章
    “一颗上品灵石。”凤夕溟头也不抬地报价。

    “不就是一本野史书吗?又不是什么高级功法,犯得着这么大价钱吗?!”下面若干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竞标者纷纷议论。

    “如果没有能够比这位姑娘出的价再高的客人,这本《九州异闻录》就由天字号厢房的姑娘买下了。”

    台上的主持人第一声唱票后下面一片寂静,唱完第二遍依旧如此,第三声结束后直接一锤定音,“成交。”

    “你可真够大方的。”韩璟捏着口袋里所剩不多的灵石,生怕凤夕溟直接抢了她的家当似的死命护着。这可是她当年追着池绫下山,她从渣男主那儿随手拿的。若不是她的体质不能靠吸纳灵石中的灵气修炼,不然早就没剩的了。

    凤夕溟斜睨她一眼,“凤屿国皇宫里有不少进贡的灵石,随便挑一颗都是上品,更不用说还有不少极品灵石。”话外的意思就是,你这点家当姐姐我还看不上呢。

    韩璟张口欲言,想了想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毕竟人家是堂堂的一国公主,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她有什么好反驳的。

    “你若是喜欢,改明儿我让皇侄把那些石头都送给你。”

    “……”土豪,我错了。我现在只想对你说,求抱大腿!

    韩璟用狗腿的眼神崇拜地注视着凤夕溟,凤夕溟被她看的全身都要起毛了。

    所幸不一会儿就有侍者前来扣门,凤夕溟一副大爷模样的端坐在案前,斜了一眼边上的韩璟,明显没有自己去开门的打算。

    韩璟明白过来凤夕溟的意思,气的下意识站起身子就要拍桌怒吼一声“凭什么我去开门”。

    这时,凤夕溟挺直了身板,本就高耸的胸脯又凸显了几分,她一派神色悠哉地给韩璟传音道,“别忘了,在外面你扮演的可是我的护卫,哪有让主子去给小厮开门的道理?”我可是你的金主,你要是不好好配合,小心我不给你赏钱。

    事到临头,韩璟倒是把刚刚要抱凤夕溟大腿的那股劲头给抛到脑后了,“就算你答应把让你皇侄把灵石都给我,那他到时候若是不同意,我岂不是亏大了?”

    “那你到底去还是不去?!不去的话,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你!”凤夕溟气地挺直了身子,怒瞪着韩璟。

    “……”行行行,你胸大你有理。默默瞟了瞟凤夕溟上半身那对呼之欲出的部位,韩璟又低下头对比了一下自己搓衣板似的身材,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身为“护卫”的韩璟终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为小厮开了门,好在进来的是一名长相甜美的妙龄女子,要是换了个大老粗,她还指不定得怎么窝火呢。果然啊,韩璟还是个颜控。

    小姑娘礼貌地对韩璟和凤夕溟露出微笑,手上托着一个上了锁的木匣子走进了房间。

    “打扰两位了,这木匣子里面的便是《九州异闻录》。”说罢,女子将木匣子放到桌案上,并从手腕上取下一根挂着钥匙的红绳。

    之后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只需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书就到手了。

    韩璟偷偷传音给凤夕溟,“说好的一颗上品灵石,人家都把东西送上门了,你咋还不付账?”

    “咦?我有说自己身上带了上品灵石吗?”凤夕溟不动声色地回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来付账?!”

    “嗯,难得一见的机智了一回。”

    “艹!那你之前答应我的也都是在骗我咯?!”

    “自然是真的,今天这书就暂时记你账上了。”

    “……”凤夕溟都这么说了,韩璟能做的,也只剩下掏灵石付账了。

    “这位姑娘……你握的太紧了。”女子正在努力从韩璟手中取出灵石。

    “……哦。”韩璟眼中闪过一丝肉痛,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

    要买的书已经到手了,这里也就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韩璟一步三回头地跟在凤夕溟身后离开了交易行。

    彼时,夜色已入深沉,寂静的街道上,提着灯笼的打更人卖力地吆喝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路上月夜清辉遍洒,两人由此辨清了道路,不多时抵达住处,一前一后地进了门。还未踏入院门,远远便瞧见院子里的某间屋子透出些许亮光来。

    一想到池绫正在漆黑的夜里,守着一盏灯等候着自己的归来。韩璟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愈发柔软,连憋了一路的闷气也懒得跟凤夕溟计较了。

    凤夕溟虽然脸上并未有丝毫动容神色,但脚下却默默加快了步子,先韩璟一步进了屋子。

    微弱的烛台旁,池绫正就着那点亮光,轻声哄着小木床里并头而睡的两个女儿。莫青岚则手捧一本书,眼眸半阖着,一副似睡非睡的模样。

    韩璟紧跟在凤夕溟身后进了屋子,一瞧见池绫的身影,刚想开口唤她,就对上了池绫的眼神。

    池绫没有出声,只是眼神示意韩璟不要做声。韩璟了然地点点头,又偷偷瞥向不远处的凤夕溟,继而看到了靠在座椅上半阖着眼眸的莫青岚。

    凤夕溟看着烛火映照下莫青岚柔和的侧脸,伸手抽走她握在手心的书搁在桌案上,然后动作轻柔地将睡的有些迷糊的莫青岚打横抱起走出了屋子。

    屋子里一时只剩下韩璟和池绫两个醒着的大人,池绫停下了哄孩子的动作,轻手轻脚地将盖在两个女儿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池绫并未停留,转身走到那盏亮着的烛台前吹熄了蜡烛,整个房间一时陷入了黑暗中。

    等到一切都安置妥当后,池绫这才回忆起身旁还有个被她一直冷落的大型忠犬韩璟,借着皎洁的月光,池绫好眼力地看清了韩璟摇尾乞怜的模样,被她逗得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开来。

    屋子里跟着传出些许动静,许是池绫方才那一笑吵到了两个。担心真的把两个才哄睡着的女儿吵醒,池绫敛下笑容,一手牵住韩璟的手走到了屋外,另一只手则轻轻带上了房门。

    池绫忽然不发一言的模样倒叫韩璟一时摸不着头脑,感受着贴合在自己掌心的滑腻肌肤。韩璟心下一荡,满心满眼的都是池绫的一颦一笑,哪里还顾得上思考,几乎是等到池绫拽着她进了房间,还未回过神来。

    “看了这么久,还看不腻啊?”池绫牵着韩璟坐在床沿,并没有松开交握的双手。

    “没有,只要是你,我又怎会看的腻呢。便只是叫我这样看着你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腻。”韩璟毫不扭捏地说着叫池绫脸红心跳的情话,凝视着池绫近在咫尺的容颜,有些饥渴的吞咽了一下。

    寂静的夜里,四下无声,韩璟这一吞咽声便显得极为突兀。池绫闻声,只是若有所思地打量起韩璟此刻的表情。

    饶是韩璟平日里脸皮够厚,但此番面对池绫如此不加掩饰的凝视,她也忍不住老脸一红,羞的直想低下头来,把脑袋埋到被子里,当只鸵鸟好了。

    池绫似乎看穿了韩璟厚脸皮之下那颗难得一见羞涩的少女心,又哪里肯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自然是一把按住了韩璟的双肩,主动吻上了她的唇瓣,撬开她的牙关,丁香软舌趁机钻了进去,与韩璟吻的难舍难分。

    趁着将韩璟吻的分不清东西南北,池绫还在脑海里努力回忆了一下在韩璟和凤夕溟尚未回来之前,莫青岚对她讲的那番话。

    “彼此都是女人,她肯定也会有那方面的需求。这个时候啊,你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好好满足她,不能叫她给憋坏了。”

    念及此,池绫凝视着韩璟的眼眸愈发深沉,手上稍一使劲就把人给推倒在床上了。

    韩璟被这一动作惊的清醒过来,刚要挣扎起身那厢池绫已经整个人压了下来。

    细密缠绵的吻把韩璟迷的完全无法思考,直到身上一凉,她才认命般地接受了自己受的命运。

    夜,还长着呢,满室旖旎自是揭过不提。

    却说第二日一早,池绫面对着被自己吃干抹净后慵懒地倚在自己怀里,困倦到睁不开眼的韩璟时,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特别是回忆起她昨晚的逢迎,扣人心弦的吟哦,承欢时蹙起的眉头,绯色面颊上沾染着晶莹泪珠的楚楚可怜,笑中带着泪的模样,都令池绫的小腹处泛起一阵火热。

    池绫看着怀里的韩璟,真是越看越止不住的心痒痒。终于还是败给了眼前美色,池绫凑近韩璟面颊偷了一个吻。

    韩璟也不知是睡足了,还是被池绫的亲吻给弄醒了,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

    她先是愣愣地盯着天板几秒,继而感受到自己所处怀抱的柔软。下意识地偏过头去,对上池绫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眸,里面的深情几乎快要将韩璟溺毙其间。

    韩璟害羞地想要背过身去,身体却像是被碾过一样泛起阵阵酸疼,她这才记起自己昨晚真正成为了池绫的女人。

    由攻转变为受,个中滋味一时难以评说。韩璟倒也不是无法接受自己被池绫攻了的事实,只是一直以来自己那坚定不移的攻君地位被池绫抢走了,她有点不适应罢了。

    踏出房门的时候,韩璟举步维艰,小媳妇一样的任由池绫搀扶着慢慢行走。

    反观池绫,满面春·风,行动自如,目光像是黏在了韩璟身上,小心翼翼地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眼角眉梢皆是温柔。

    两人鲜明的对比落在对面的凤夕溟和莫青岚眼里,就多了几分意味不明。

    “你这是不小心闪了腰吗?”凤夕溟满是嫌弃地往后退了几步,一副我跟这人不认识的样子。

    “……你才闪了腰!”韩璟闻言,眼角抽了又抽,良久才努力憋出了一句话。

    那厢,莫青岚朝池绫递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